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乱翁系列小说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一章

绝命崖曾是多少南钊国将士的丧命之处,此时却成了苏异的绝命之地,对于一个大宋国人来说,多少有些讽刺。

大当家在那悬崖边上张望着,双腿欲动未动,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追苏异。这绝命崖的高度对寻常人来说或许是该敬而远之,但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却未必会放在眼里。

“姓段的,你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这小子活不成了吗?”大当家终是没迈出那一步,退了回来,转而朝段风怒目而视,质问道。

段风也不知自己何曾“信誓旦旦”过,便是冷笑道:“我说你就信?那现在我告诉你这崖底安全得很,你跳下去追吧。”

大当家自然也对崖底的情况清楚得很。

都说南钊国的鬼神壁前有一尊山神坐镇,但凡有人不走驰关,反而选择从此地偷境入国,便会遭到无情的镇压,成为这墓碑上千万无名魂中的一道。

这大概也是南钊国在争夺驰关这个天险之地失败后,仅剩的坚持了。

虽然这说法从未被证实,但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有偷境者成功过,便可知它并非空穴来风。大当家即使修为再高,也不敢如此冒犯一个并不怎么友好的邻国。

他也从未想过苏异会有胆做一个“偷境者”,想必其他人也是有一样想法,以至于放松了警惕。

“妈的贼小儿…”大当家终是啐了一口,悻悻地收回了望向茫茫树海的目光。

他心有不甘,只得狠狠地瞪了一眼穆兰心。

穆兰心吓得一哆嗦,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好在也没人拿去她这个少女来撒气,不仅仅是因为大家都要在人前保留一分颜面,更因她是镇南将军的千金。

大当家丢了苏异这个“猎物”,贼心不死,竟是打起了河途的主意。便听他阴恻恻地说道:“段督护,半妖虽然没了,但眼前还有一个老妖。不如你我联手将他留下来,你看怎样?”

“留下我?”河途失笑道:“你这吞丹贼人竟还敢将将主意打到老夫身上来,也不怕撑死自己…”

他怒火中烧,心道正事已了,尚有些时间,便顺道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吞丹者吧。

雪虎的巨大身影继而出现在绝命崖顶,竟有十来丈之高,抬头望去,一眼看不清全貌。

现出了妖之本体的河途,仿佛只需以虎目凝视脚下的人类,便能将人恫吓致死。

阴影笼罩下的段风三人神情凝重,稍作犹豫,终是奋起而击之。

落日余晖映照下的驰关,一头鹰隼从城中飞出,快成了一道黑影,直奔北方而去。

据说要分辨斥候传信的缓急,可以观察它携信的方式。

绑在鸟足之上的,是为缓信。以竹筒皮革锁在鸟喙中的,是为急信。

鸟喙被锁不能动弹无法觅食,斥候便会因饥饿而拼命飞向目的地以求喂食,如此方能将急信尽早送达。

这一头鹰隼的鸟嘴被一圈皮革紧紧捆起,看样子该是急信。

它昼夜不停歇,历三天三夜,跨越了大半个大宋国,终是停在了京郊的一处院落里。

那院里的一个下人见这勾嘴利爪,心中虽有些发怵,却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松开鸟喙,取下竹筒。终了不忘备来食水去喂那头比自己的命还贵的斥候。

他用清水冲洗那竹筒,取来干布擦净,又用新布包起后,便急步往后院走去。

这院落看起来虽不如何奢华,但其用料布局与造景皆是十分讲究,要营造这内在之美,并不比雕饰华丽的外表省钱省力。

那下人穿过道道门拱,已远不止三进三出。

他最终走进了一座极为普通,与这院落格格不入的草庐里,躬身下跪,将竹筒呈给了眼前之人,恭敬道:“国师,是天目堂来的急信。”

“急信?”

国师谒法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过急信了。他面露趣容,欣然接过竹筒,取出当中的纸条读了起来。

谒法眉头渐皱,待放下纸条后,方才又平缓下来。他接着提笔,狼毫只在空中微微一滞,便直落白纸之上,写下了一行细小的字: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二章

对于罗修来说,上官天穹此刻的表现,以及他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他总感觉这老家伙,是有种想把上官家带入深渊的意思,当然,这只是他的错觉,毕竟,对于洪荒世界当中的危险,也只有他知道,对面的上官天穹只是通过罗修之前编排出的记忆,对那洪荒世界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但就是这种情况下,上官天穹竟然还是如此表现,就让罗修有些看不懂了!

此时此刻,上官天穹这老家伙的这种莫名自信,简直让罗修有些抓狂,甚至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不单单表现在对于这些人的看法上,就连罗修对于

文学

东林书院以及东苍真人一众散修的谨慎对待,此刻在上官天穹看来,都是完全多余的,这才是让罗修感觉极度无

文学

语的地方。

虽然这可能因为信息的不对等,让他产生了错觉,但罗修还真的感觉无奈,他自认为他自己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了,这老家伙全然无动于衷,简直让罗修想要真的破口大骂!

而就是这样子,才是让他有些抓狂的地方,虽然自己跟上官家没有什么关系,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身份,罗修当然不愿意这身份还没有起到作用,就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也因此,他对于此时此刻在那里拼命拱火的东苍真人与吞天魔帝,那真的是恨到骨子里了。

有一点,罗修其实直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上官天穹会如此执着,一定要亲自带领着大军去洪荒世界,虽然他之前已经解释过了,也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条退路,但罗修却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们口中所谓的世界毁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如果是此前的时候,东苍界因为本源力量大量消耗,可能会爆发这种情况,但是既然东苍真人已经回归了,而且鸿蒙界的情况彻底恢复,那这个东苍界绝对不会出现万年前的那种灭世之灾!

“老祖,既然我已经成功练成了千山万刃诀,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而且这段时间的修炼当中,我已经可以驾轻就熟的使用出来了,您看是不是把完整的千山万刃诀交给我,我也好尽量抽时间参悟后续的修行功法,而且有件事情,我其实一直都想建议您,那就是我们完全不需要如此着急,一切都以稳为主,虽然这样做可能会有一些损失,但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稳扎稳打才能万无一失吗?”罗修仔细的思索了这其中的隐秘之处,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神情极为黯淡的开口说道。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无论他之前的努力,还是他现在的尽力劝说,面前的上官天穹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简直就跟个茅坑当中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

但是再怎么困难,他也必须努力去做,因为这事关他后续的所有计划和努力,也关乎罗修的切身利益,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没准整个千山剑派都有可能落入他的手中,但想想上官天穹的霸道做法,罗修又感觉到,别说是说服面前的上官天穹了,估计只是阻碍一下他的行动,这其实也有一定的难度,除非他能快速的突破现有境界,镇压一切反对的力量,他才能万无一失的做到想要做的一切!

而整个千山剑派当中,罗修算是看明白了,这老家伙是真的可以舍弃一切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疯狂,但罗修却知道,一切都跟他的谎言有关,而且罗修怀疑,洪荒世界的出现,才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因此罗修有理由怀疑,可能自己也没注意到,洪荒世界的某些东西,真的具备无尽的吸引力!

最起码对于面前的这老家伙来说,洪荒世界是真的吸引到他了!而对于这些,罗修心中明白,真要是能够说动面前的这老家伙,估计也就只有他自己有这个能力,但很显然,以自己现在的身份,上官天穹顶多会笑笑,然后一切还跟之前一样,除非他再借住罗修的这个飞升者的身份,来告知上官天穹关于洪荒世界的危险,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只是罗修自己清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的那个飞升者的身份已经消失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跳出来,那绝对跟找死没区别,这才是罗修比较担心的一个方向。

更加主要的是,他很确信,一旦自己再以罗修这个身份显露人前,那等待着他的,必将是被人搜魂的命运,这跟之前主动展露记忆可不一样,这可是强制性的搜魂行为,即便他有再强的防备,也是无可奈何的。

“系统,你觉得我该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让我那飞升者的身份,再出来告诉面前的这家伙,这一切都是假的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我先前的所有努力全部都白费了,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明明我根本就无法感应到那洪荒世界的存在,为什么我竟然借助定界罗盘,强行打开了两个世界之间的空间壁垒,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存在,不然的话,上官天穹这老家伙如此一意孤行地要去洪荒世界,我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是我根本不知道的,而与此同时,上官天穹这老家伙明显就不会告诉我!甚至于估计很多人也都被蒙在鼓里!这种情况之下,我真的有点儿感觉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真的有些白费功夫了!”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之下,罗修只得求助于脑海中的系统,给他一个参考答案。

没办法,现在的这种局面下,罗修实在难以想象,以吞天魔帝的精明,老家伙对于执着要降临那洪荒世界,都表现出了万分的热情,这在罗修看来,才是不可思议的,更加不用说,面前的上官天穹,明里暗里都在努力尝试要进入洪荒世界,这简直就是在明白无误地告诉罗修,这其中有着很大的猫腻。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三章

双目睁开,谢适眼前出现的,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一片无比宽阔的广场,甚至这宽阔的程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毫不夸张的说,这广场之巨大,即便是百万人同时存在,也丝毫不会显得拥挤。

而在这广场的中央,赫然存在着一座同样无比巨大的宝塔,这宝塔九角,一共九层,每一层,都足足有着千丈之高,九层联合在一起之后,直接成为了将近万丈!

站在这万丈宝塔面前,谢适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巍峨二字。

甚至在面对这宝塔的时刻,他的心中,居然有了颤抖,如同面对着一名无比高大的巨人,让谢适认识到自身的渺小。

而在这宝塔的四周,有着一层淡淡的光幕悬浮,这光幕散发五彩斑斓之光,如同霞光缭绕,美轮美奂。

而在这光幕之上,有着无数的名字悬浮,这些名字密密麻麻,对应着宝塔的每一层。

而这些名字,在三四层对应的光幕上最多,无法计数,仿佛星云浩瀚,第一层数量虽然庞大,但依旧可以看清。

同样,从第五层开始,光幕上的名字,开始急速减少,越是向上越少,尤其是到达了第七层之后,数量已经成为了可以轻易估量的数千,而到了第八层,则只有百余,更在最高的第九层,只有屈指可数的九个名字。

谢适不知这些名字,究竟是何意,但在目光环绕之时,谢适赫然发现,在这广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大量的修士。

这些修士,全部都穿着丹师的法袍,人人心情振奋,面色之中的,带着紧张,更带着期待,从远处而来,直奔宝塔,纠结犹豫之后,迈入了宝塔之中。

而也是在同时,这宝塔之中,不断有身着到那时法袍的修士迈步走出,脸上的表情,或者是平淡,或者是兴奋,但更多的则是无奈以及惋惜。

不过谢适很快也发现,此刻自己的身上,赫然也穿着一模一样的法袍!

而在谢适驻足观看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有所明悟。

这宝塔,如同当初的骨妖塔一般,乃是一座试炼之塔,只不过这其中试炼的,应该是丹道修为。

不光如此,在其目光一阵闪烁之后,忽然猛的一缩。

因为他在这宝塔的第七层上,看到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叫做时运!

此刻封印在自己体内的残魂之躯!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这就是被开启的第二座上品丹湖?”

思索了半晌之后,谢适依旧不得其中关键,索性迈步之中,跟随着四周人流,直奔那宝塔而去。

很快,当谢适渐渐靠近宝之时,一股浓烈的丹香之气,便是扑面而来。

“该不会……”

到了此刻,西施已经有了猜测,似乎已经想到,这宝塔之中,会发生什么!

这广场虽然浩瀚,但谢适走到这宝塔跟前,并未花费多少时间,临近宝塔之时,他便是看到,进入这宝塔,竟然还需要出示一枚令牌,这让他立刻想起了之前那虚幻空间之中,他获得的样式精巧无比的令牌。

此刻想起,取出一看,只见这令牌上方一面镌刻细密的花纹,初步一看之下,似乎是一座沧桑无比的山峰。而在另外一面,则是两个古朴文字。

这文字谢适明明不认识,但偏偏在手指触摸而上之时,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了这两个子的意义。

九胤!

“莫非,这里,是九胤山!”

当这个想法在其心中浮现的瞬间,谢适立刻便是忍不住心中一震。他之前已经十分怀疑,这所谓的上古丹湖,根本就是曾经九胤山。现在看来,这个猜测,根本不用怀疑!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丹湖秘境,更是曾经的九胤山,那么那些丹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