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豪门 古代薄纱乳h

放荡豪门 第一章

奎木狼之所以冒险下界,求得便是人间儿女情长,此时妻子出言相劝,他心中也非常清楚,一直躲在这方地下峡谷,也不过是求片刻心安,自欺欺人而已。

想要彻底解决问题,还得从改变目前天庭天条入手。

想通此间关键,他收起神通,安顿好子女,运转星辰接引法门,与郎行一同上界,成为郎行未来团队的重要一员。

郎行随之潜入星君府邸,明面上的身份还是当年第一次上天时留下的后手,以酒神官职在天庭休行走,施展天妖变化,改变样貌气息,用酒开道,结交天界低阶神邸。

天宫巍峨,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万年不变的宫殿下埋藏着常人发现不了的裂缝,郎行需要做的就是找到缝隙所在,朝分离的方向加把力,然后等待猴子大闹天宫那场惊变。

他相信,像奎木狼这般有着自身诉求的神仙绝对不在少数。

通过奎木狼的关系,他与二十八星宿渐渐熟识,他们是天庭内层的守备军队,属于凌霄殿前最后一道大规模天军,一旦有外部势力击败四大天王,穿过天门,他们将快速组织起防线。

本以为天庭守备森严,二十八星宿出动的机会非常少,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不少三界修行有成的妖魔鬼怪,都会试图来天庭开开眼界,盗宝事件时有发生,成功者也不在少数。

郎行帮奎木狼破获一次盗宝事件,保护王母灵芝仙草有功,申请调入奎木狼麾下,成为星宿副将,实则暗中保护了前来盗宝的万圣公主,借万圣公主探听天牢虚实。

成为星宿副将后,借鉴星辰锻体法门,改进功法,同时帮助二十八星宿在域外除魔行动中,架空李天王,暗中与李天王交手。

二十八星宿本身有亲兵卫队,但因李天王从中阻碍,势力龟缩在天庭内部,外战未取得好战绩,郎行帮奎木狼成为星宿之首,并降服九曜星君和漫天星宿,时隔数千年后,将所有星宿神邸整合,重建周天星斗大阵。

周天星斗大阵乃是天地奇阵之一,郎行借助周天星斗大阵修行增长,打败域外天魔,接触到准圣斗姆元君,了解到仍旧存世的虚弱准圣,与斗姆元君结盟,开始酝酿封锁娑婆世界的计划。

玉帝如来等大能目的是成就至圣,超脱到所谓大自在,甚至不管娑婆世界本身的基础,关键时刻牺牲天庭和西天这种一方势力祖地也再所不惜。

而斗姆元君、半尸祖龙这些逐渐消失在传说中的上古遗老,目的则是将娑婆世界完全封闭,抽空人界灵气,三界分离,主动断绝世界生灵修行之路,除了已经成仙的生灵停留在当前境界,世界逐渐进入末法。

而太上老君则态度模糊,没有明确倾向。

郎行逐渐了解到诸多争斗背后的推手,成为封锁派大能的先锋,破坏天庭和西天势力,将原本天庭和西天默契控制范围的大闹天宫搞得一发不可收拾。

猴子大闹天宫本就是玉帝有心纵容结果,借此敲打还未完全归心的王母势力,而郎行则联合位于人界的牛魔王等妖族大圣,一同发动,捣毁人界神庙,抢夺灵脉资源,甚至侵入本身与世无争的地仙界,直到地仙之祖镇元子出手才退走。

放荡豪门 第二章

绝命崖曾是多少南钊国将士的丧命之处,此时却成了苏异的绝命之地,对于一个大宋国人来说,多少有些讽刺。

大当家在那悬崖边上张望着,双腿欲动未动,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追苏异。这绝命崖的高度对寻常人来说或许是该敬而远之,但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却未必会放在眼里。

“姓段的,你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这小子活不成了吗?”大当家终是没迈出那一步,退了回来,转而朝段风怒目而视,质问道。

段风也不知自己何曾“信誓旦旦”过,便是冷笑道:“我说你就信?那现在我告诉你这崖底安全得很,你跳

文学

下去追吧。”

大当家自然也对崖底的情况清楚得很。

都说南钊国的鬼神壁前有一尊山神坐镇,但凡有人不走驰关,反而选择从此地偷境入国,便会遭到无情的镇压,成为这墓碑上千万无名魂中的一道。

这大概也是南钊国在争夺驰关这个天险之地失败后,仅剩的坚持了。

虽然这说法从未被证实,但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有偷境者成功过,便可知它并非空穴来风。大当家即使修为再高,也不敢如此冒犯一个并不怎么友好的邻国。

他也从未想过苏异会有胆做一个“偷境者”,想必其他人也是有一样想法,以至于放松了警惕。

“妈的贼小儿…”大当家终是啐了一口,悻悻地收回了望向茫茫树海的目光。

他心有不甘,只得狠狠地瞪了一眼穆兰心。

穆兰心吓得一哆嗦,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好在也没人拿去她这个少女来撒气,不仅仅是因为大家都要在人前保留一分颜面,更因她是镇南将军的千金。

大当家丢了苏异这个“猎物”,贼心不死,竟是打起了河途的主意。便听他阴恻恻地说道:“段督护,半妖虽然没了,但眼前还有一个老妖。不如你我联手将他留下来,你看怎样?”

“留下我?”河途失笑道:“你这吞丹贼人竟还敢将将主意打到老夫身上来,也不怕撑死自己…”

他怒火中烧,心道正事已了,尚有些时间,便顺道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吞丹者吧。

雪虎的巨大身影继而出现在绝命崖顶,竟有十来丈之高,抬头望去,一眼看不清全貌。

现出了妖之本体的河途,仿佛只需以虎目凝视脚下的人类,便能将人恫吓致死。

阴影笼罩下的段风三人神情凝重,稍作犹豫,终是奋起而击之。

落日余晖映照下的驰关,一头鹰隼从城中飞出,快成了一道黑影,直奔北方而去。

据说要分辨斥候传信的缓急,可以观察它携信的方式。

绑在鸟足之上的,是为缓信。以竹筒皮革锁在鸟喙中的,是为急信。

鸟喙被锁不能动弹无法觅食,斥候便会因饥饿而拼命飞向目的地以求喂食,如此方能将急信尽早送达。

这一头鹰隼的鸟嘴被一圈皮革紧紧捆起,看样子该是急信。

它昼夜不停歇,历三天三夜,跨越了大半个大宋国,终是停在了京郊的一处院落里。

那院里的一个下人见这勾嘴利爪,心中虽有些发怵,却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松开鸟喙,取下竹筒。终了不忘备来食水去喂那头比自己的命还贵的斥候。

他用清水冲洗那竹筒,取来干布擦净,又用新布包起后,便急步往后院走去。

这院落看起来虽不如何奢华,但其用料布局与造景皆是十分讲究,要营造这内在之美,并不比雕饰华丽的外表省钱省力。

那下人穿过道道门拱,已远不止三进三出。

他最终走进了一座极为普通,与这院落格格不入的草庐里,躬身下跪,将竹筒呈给了眼前之人,恭敬道:“国师,是天目堂来的急信。”

“急信?”

国师谒法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过急信了。他面露趣容,欣然接过竹筒,取出当中的纸条读了起来。

谒法眉头渐皱,待放下纸条后,方才又平缓下来。他接着提笔,狼毫只在空中微微一滞,便直落白纸之上,写下了一行细小的字:

放荡豪门 第三章

对于罗修来说,上官天穹此刻的表现,以及他这种一意孤行的做法,他总感觉这老家伙,是有种想把上官家带入深渊的意思,当然,这只是他的错觉,毕竟,对于洪荒世界当中的危险,也只有他知道,对面的上官天穹只是通过罗修之前编排出的记忆,对那洪荒世界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但就是这种情况下,上官天穹竟然还是如此表现,就让罗修有些看不懂了!

此时此刻,上官天穹这老家伙的这种莫名自信,简直让罗修有些抓狂,甚至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不单单表现在对于这些人的看法上,就连罗修对于东林书院以及东苍真人一众散修的谨慎对待,此刻在上官天穹看来,都是完全多余的,这才是让罗修感觉极度无语的地方。

虽然这可能因为信息的不对等,让他产生了错觉,但罗修还真的感觉无奈,他自认为他自己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了,这老家伙全然无动于衷,简直让罗修想要真的破口大骂!

而就是这样子,才是让他有些抓狂的地方,虽然自己跟上官家没有什么关系,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身份,罗修当然不愿意这身份还没有起到作用,就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也因此,他对于此时此刻在那里拼命拱火的东苍真人与吞天魔帝,那真的是恨到骨子里了。

有一点,罗修其实直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上官天穹会如此执着,一定要亲自带领着大军去洪荒世界,虽然他之前已经解释过了,也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条退路,但罗修却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们口中所谓的世界毁灭,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如果是此前的时候,东苍界因为本源力量大量消耗,可能会爆发这种情况,但是既然东苍真人已经回归了,而且鸿蒙界的情况彻底恢复,那这个东苍界绝对不会出现万年前的那种灭世之灾!

“老祖,既然我已经成功练成了千山万刃诀,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而且这段时间的修炼当中,我已经可以驾轻就熟的使用出来了,您看是不是把完整的千山万刃诀交给我,我也好尽量抽时间参悟后续的修行功法,而且有件事情,我其实一直都想建议您,那就是我们完全不需要如此着急,一切都以稳为主,虽然这样做可能会有一些损失,但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稳扎稳打才能万无一失吗?”罗修仔细的思索了这其中的隐秘之处,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神情极为黯淡的开口说道。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无论他之前的努力,还是他现在的尽力劝说,面前的上官天穹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简直就跟个茅坑当中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

但是再怎么困难,他也必须努力去做,因为这事关他后续的所有计划和努力,也关乎罗修的切身利益,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没准整个千山剑派都有可能落入他的手中,但想想上官天穹的霸道做法,罗修又感觉到,别说是说服面前的上官天穹了,估计只是阻碍一下他的行动,这其实也有一定的难度,除非他能快速的突破现有境界,镇压一切反对的力量,他才能万无一失的做到想要做的一切!

而整个千山剑派当中,罗修算是看明白了,这老家伙是真的可以舍弃一切的,虽然

文学

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疯狂,但罗修却知道,一切都跟他的谎言有关,而且罗修怀疑,洪荒世界的出现,才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因此罗修有理由怀疑,可能自己也没注意到,洪荒世界的某些东西,真的具备无尽的吸引力!

最起码对于面前的这老家伙来说,洪荒世界是真的吸引到他了!而对于这些,罗修心中明白,真要是能够说动面前的这老家伙,估计也就只有他自己有这个能力,但很显然,以自己现在的身份,上官天穹顶多会笑笑,然后一切还跟之前一样,除非他再借住罗修的这个飞升者的身份,来告知上官天穹关于洪荒世界的危险,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只是罗修自己清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的那个飞升者的身份已经消失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跳出来,那绝对跟找死没区别,这才是罗修比较担心的一个方向。

更加主要的是,他很确信,一旦自己再以罗修这个身份显露人前,那等待着他的,必将是被人搜魂的命运,这跟之前主动展露记忆可不一样,这可是强制性的搜魂行为,即便他有再强的防备,也是无可奈何的。

“系统,你觉得我该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让我那飞升者的身份,再出来告诉面前的这家伙,这一切都是假的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我先前的所有努力全部都白费了,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明明我根本就无法感应到那洪荒世界的存在,为什么我竟然借助定界罗盘,强行打开了两个世界之间的空间壁垒,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存在,不然的话,上官天穹这老家伙如此一意孤行地要去洪荒世界,我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是我根本不知道的,而与此同时,上官天穹这老家伙明显就不会告诉我!甚至于估计很多人也都被蒙在鼓里!这种情况之下,我真的有点儿感觉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真的有些白费功夫了!”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之下,罗修只得求助于脑海中的系统,给他一个参考答案。

没办法,现在的这种局面下,罗修实在难以想象,以吞天魔帝的精明,老家伙对于执着要降临那洪荒世界,都表现出了万分的热情,这在罗修看来,才是不可思议的,更加不用说,面前的上官天穹,明里暗里都在努力尝试要进入洪荒世界,这简直就是在明白无误地告诉罗修,这其中有着很大的猫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