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第一章

“……我赞颂万能的主将这么可爱的人送到我的面前……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一直聆听她演奏乐曲,那将是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享受之一。”

特蕾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轻声读完了报纸上登载的访谈。

壁炉里静静燃烧着的火焰,让这间房间隔绝了外面的寒风,温暖得如同春天一样。

而熏香的气息,也随着温暖的气流而散发在房间各处,让人心旷神怡。

也许是熏香太浓的缘故,她仿佛脸都在发烧,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特蕾莎,你差不多也该放下报纸了吧?”正当她还在沉醉其中的时候,她的母亲亨利埃塔大公妃走进了书房当中,然后坐到了她的面前,“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一下——”

特蕾莎清醒了过来,然后看了一下母亲,然后主动将报纸递给了她,想要向她分享自己的喜悦,“妈妈,您快看啊!殿下夸奖我了……”

“我知道,这份报纸我早就看了。”亨利埃塔无奈地叹了口气,“另外,我可怜的女儿,这已经是你第三遍读它了。”

“因为,确实好看啊……”特蕾莎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殿下可是公开在赞美我呢,我猜他说这些的时候一定脸红了!”

这笑容里带着太多的喜悦,以至于母亲看了都禁不住觉得好笑。

“你可太容易被满足了,这可不行,女孩子应该更加矜持一些,这样才会被珍惜。”

“您说的那些小手段我也不是不知道,可是妈妈,如果连真情实意都不肯表露出来的话,那就算呆在一起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特蕾莎对妈妈的告诫不以为然,“与其因为害怕被人轻贱而不愿意表露真心,我觉得倒不如一开始就坦诚一些,免得到时候后悔。”

“这样说倒也不是没道理。”母亲微微皱眉,“不过,我总觉得弗朗茨目前态度还是有些暧昧,似乎像是在犹豫什么……我不是说他没这个权利,只不过既然现在一切还没有明朗,那么你最好也不要投入过多的期待,免得万一发生什么变故的话又后悔莫及。”

“他跑不了的,妈妈。”特蕾莎带着满满的自信回答,然后又摇了摇手中的报纸,“他现在可是在报纸上公开示爱,全欧洲都会看得到的!事到如今他想要反悔也晚了。”

“傻孩子,男人发下的毒誓都可以食言,更何况只是一段登在报纸上的话而已!”亨利埃塔忍不住苦笑,“我也不是在给你泼冷水,只不过想要告诉你一切都还没有万事大吉,你还是得小心点。”

“那是自然!我会继续努力,让殿下感动,让他知道世上只有我是最适合与他共处的人……因为我们配得上彼此。”

接着,她终于放下了报纸,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以在舞台演出一样的气派挥了挥手,裙子上带着花边的衣袖也随之甩动。“只要我精诚所至,就算殿下铁石心肠我也能够感动下来,因为……这是注定好的,我能够帮助殿下,殿下也能够用他的才华满足我的愿望……我们是可以为彼此缔造幸福的人,不是吗?”

“唉……”亨利埃塔只能叹了口气,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她放弃了继续徒劳的劝说。

女儿长大了,心已经飘到外面去了,作为父母的又能怎么办呢?

只能尽量为她多做点打算,让她往后的日子过得舒适富足一点吧。

一开始她听到皇帝陛下的联姻计划时,又是惊讶又有点将信将疑,毕竟那个少年的身份实在特殊,她没想到原本心高气傲的女儿却从一见面开始就对少年人如此钟情,最后反而在女儿的推动下,把联姻计划给快速坐实了。

她也不知道事情来到这一步是好是坏,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说到底,弗朗茨殿下也确实既长得好看又才华横溢,如果真的能成为自己女婿的话,又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

而且,女儿如果嫁给这位殿下,就可以留在奥地利而不是远嫁到异国他乡,一直都可以长留在父母身边,想想也非常理想了。

所以……希望上帝把一切都引向最好的结果,让她隐隐约约的担心全部落空。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就这样开花结果吧!

毕竟,所有人都在等着祝福他们。

一想到了这里,亨利埃塔又重新打起了精神,而后开始返回到了之前的话题。“好了,我们不要扯远了,特蕾莎,我有件事想要征求你的意见——”

“什么事情?”特蕾莎疑惑地问。

“关于日期的意见。”亨利埃塔也不打算继续逗弄女儿了,直接就说了出来,“殿下出生于1811年3月20日,也就是说明年3月20日他就满十六周岁了,届时也可以算作是长大成人。梅特涅和皇帝陛下觉得这个日子相当不错,具有纪念意义。所以宫廷那边询问我们有什么意见——特蕾莎,你觉得如何?如果没意见的话,就在这天正式订立婚约——”

说是明年三月,但是现在已经是年底、临近圣诞节了,其实也就只是三个月以后而已。亨利埃塔觉得有些急促,但是想看看女儿的意见。

“倒是个好日子呢……”特蕾莎眨了眨眼睛。

就她的本心而言,她当然希望越早确定婚约越好,可是她早就在艾格隆面前承诺过,等待他把一切了结,现在又这么快催促的话,她怕反而激起殿下的逆反心理。

思索了片刻之后,然后回答,“三个月似乎还是有点太快了……那么,妈妈,我出生于同年的六月十二日,定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可以吗?”

特蕾莎的话,亨利埃塔当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把你的意见回复给宫廷吧。如果殿下没也有意见的话,那我想一定就这么决定了。”

“我会让殿下没有意见的……”特蕾莎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小声回答。

半年时间的话,怎么样都够了,她相信只要凭借着她的诚意和热切的爱意,终究可以让殿下的心融化下来,抛弃掉已经成为阻碍的孽缘。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第二章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悠扬的歌声在轻盈婉转的童音相辅下,在月牙湖畔随风伴波向着碧绿蔚蓝的天际漫开……

时光荏苒……

随着甘肃几个重点州府外围雷区的布置完毕,其城防建设也愈加完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而雷区的布置自然是为了防范胡人大批人马的侵犯,来往的行商只要老老实实的在官道上行走绝对是可以保障安全的。

三年时光转瞬即过,在这期间,甘肃在杨耀宗及其南宫情忆几女的帮助治理下可谓展的日新月异。如今无论是经济还是人口均都增增日上,且有越来越多的突厥及外族人来到甘肃选择定居生活。

这一切安定繁荣的展可谓来之不易,尤其是去年,因为伊然可汗的离世,早已对权利窥伺已久的驳马部率先开始反叛默哆的统治,让本就不是很稳固的新突厥政权再一次分崩离析。不过好在有杨耀宗及大周派兵帮助默哆镇压翻版,终使得驳马部的反叛未能成功。

在这期间,日子虽然过的紧张而刺激,最值得令杨耀宗欣喜的是南宫情忆为杨耀宗旦下长子,被杨耀宗起名为南宫孝,其实本不需要如此做,但杨耀宗还是按照约定履行诺言。南宫战得知此事后,心中的喜悦之情自不用说,甚是激动的辞去了本就闲适的官职,简单嘱咐了一下家中大小事务,就披星戴月的赶到兴庆,说是要颐养天年,实际上却是每日都陪着孙子。老人家也不闲孙子吵闹,反倒每日都乐享其中。

喜事不仅如此,早几个月之前景翊君几女先后为杨耀宗旦下子女。

文学

景翊君旦下一女取名杨懿、音如歆为杨耀宗生下一子取名杨兴、廖七娘为杨耀宗生下一子取名杨毅、阿伊为杨耀宗生下一子取名杨平。如今杨耀宗可谓是子女双全,人丁兴旺,就连最后过门的慕清涵也已有了身孕,即将临盆,且如今南宫情忆又再次有了身孕。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第三章

这几日小宋在辽新都被抓壮丁,基本上就没什么别的事可以干,隔两天去一趟金家威逼利诱,剩下的时间则是在那折腾赵橙。

本来还打算和辽国周旋的金家,被他逼迫的恨不得立刻就辽国把技术协定签下来,而本来还打算和自己拉扯的赵橙则被他逼的现在已经看到他远远走过来就要钻进房间紧锁房门。

言而总之,在磨人这件事上,宋北云可谓是绝世出尘,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最好的职位应该是在某个执法机构里当审讯人员,毕竟非肉体上的折磨人是一种很离谱的享受。

“你开开门,逃避什么,这有什么好逃避的?你先开开门,橙姐姐,我来给你送饭了。”

宋北云在外头敲门,对于赵橙来说就是催命的魔咒,她躲在房间里回忆起了当年被外头那个人支配的恐惧。

“真不开门啊?”小

文学

宋叹了口气:“那我就进来咯。”

说完大门一声巨响,单见外头宋北云收回一条腿,拎着食盒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在屋中环顾一圈,笑盈盈的说道:“橙姐姐在房间里吗?我来了哦。”

赵橙躲在柜子后面,浑身发抖,明明已是冬至,但额头脖颈之间却满是细密的汗水。

屋中的门被推开,不那么顺滑的门轴发出吱嘎的摩擦声,接着便是一个脚步声传了过来。

赵橙压着自己的呼吸声,生怕弄出些动静被那人给发觉了,而宋北云却看到柜子后头一抹衣裳飘在外头,看上去像个憨批。

不过他也没立刻拆穿,只是坐在那将食盒打开,将里头的饭菜取出。

“这里有素鸡、酸汤豆腐丸子、闷笋丝。”小宋把东西放在桌上:“橙姐姐出来吃饭了啊。”

讲真,赵橙宁可饿死,死外头,她都不愿意再被这个狗东西给精神污染了,打又打不过,撒泼发疯也都没有用,骂更是骂不过,总之只要不看到这个人让她去干什么她都愿意。

小宋把东西摆好之后,打量起了这个小房间,这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套被子之外,其他也没什么东西了,家具也就是个桌子柜子,朴素到了极点,当真就是冷宫的配置。

而赵橙在这样的地方蹲了三年,出点什么毛病都是正常的。

不过如今她好像毛病更重了,但这又跟他宋北云有什么关系呢,他的任务就是把赵橙完好的交到福王的手中,剩下她是死是活便再无瓜葛了。

“我说。”

小宋走到柜子旁,靠在离赵橙不到一米的地方,看着她露出来的半截衣服:“你现在算是嫁了两次人,你有没有好好思考过为什么你两端婚姻都这么失败?第一次好像是还没来得及洞房花烛,相公就战死了对吧。第二次还把自己整冷宫里来了,你说你图个啥。”

赵橙没有回答,反而将自己更往里头缩了缩,好像生怕宋北云发现自己似的。

要么说她不聪明呢,这地方来回就这么大,连个跳井的地方都没有,她藏能藏在什么地方呢?连这个都想不明白,就这智商还造反……这让小宋对她的血统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按照道理来说,他老赵家的孩子又有几个会是呆傻的呢,偏偏赵橙却是……

“橙姐姐你在哪里啊?”小宋就在柜子旁边喊了起来:“你要是不在我便走了。”

宋北云叹了口,转身走到了门口很大力的关上了门,过了一会儿之后赵橙觉得他已经走了,便探头探脑的从柜子后面走了出来,可是刚一出来却发现宋北云哪里走了,他就站在门口,依在门框上并且从里头关上的门。

“呀,橙姐姐,你从哪里变出来的,好厉害哦。”

听到他语气夸张的嘲讽,赵橙当时就知道自己又玩砸了,不过她已经没心气去说话了,对于面前的这个怪物,她除了乏力感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橙姐姐怎么不理我了?”小宋靠在那嬉皮笑脸的说道:“是不是今天的饭菜不满意?”

赵橙就当宋北云不存在,坐在那开始吃饭,因为之前的几日她也试过不吃东西,但面前这个人会用暴力按着自己的头往下灌,她不想再体会那种感觉了,所以自觉的坐在那吃起了饭来。

因为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对抗这个人的折磨,而自杀又跟她的底层逻辑有冲突,所以与其被人强迫,倒不如自己主动一些。

“年前我会把你带出这里,送你回大宋,你觉得怎么样?”

觉得怎么样?自己能有选择权?赵橙心中冷笑,怎么样都不是别人说的算么,自己的一生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不是我说啊,橙姐姐。你呢,又笨又没本事,还总是喜欢搞点事出来。我觉得大可不必,你懂我意思吧?我要是你,我就老老实实安安稳稳的坐在家里混吃等死。”宋北云仍然在不停的说,他也不管赵橙会不会接话:“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在一群女孩子里笑颜如花等着路过的公子春心荡漾。我保证,你只要肯这么干,我一定给你安排,就是安排那种女子的聚会,里头其他女子都丑兮兮的,一眼望去就是人群众最靓的仔。”

赵橙仍是不动不听不说甚至不看他一眼,可宋北云却丝毫不以为意:“然后你就去选个老实人嫁了,虽然这次回去之后,你可能要改头换面了,但问题不大,毕竟还是福王爷罩着你,就算以后王爷老了,金铃儿也会照顾你,毕竟你是她姐姐。”

“哦,对了。还有一点,你回去之后可不可能再跟以前的朋党有私交了,先不说你那朋党可能都被我杀干净了,就光说你可能会连累你娘亲这件事,你也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小宋一边剥着指甲一边说道:“如果说你再胆敢犯蠢,福王爷绝对是不会姑息的,他可没我这么好说话这么随便。他可能不杀了你,毕竟你是他和你母亲的意外产物,但他可能会把你嫁到乡下去,嫁给村口卖猪肉的刘屠户。你见过那帮屠户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