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受 高H,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软萌受 高H 第一章

天黑时分,魔兽潮如期而至。

当!当!当!当!当!当!

钟声响六次,传遍整个黑白城。这是召唤黑白城所有人员防御的信号,钟声响起,如果还有人不出来抵御魔兽,那就是与黑白城为敌。如果在钱乐金、邱巨山时代,钟声响起,无人不从。但是现在是刘危安当家,情况就有些变化了。

“七成左右!”卢燕的脸色很冷,足足三成的人不把钟声当一回事。

“七成,已经很好了。”刘危安笑着道,“虽然我们用黑龙商会的装备笼络了一批人,但是那些人有几分真心?都是冲着装备来的,我原以为有五成就不错了。”

文学

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一点担心。

“三成人以天空商会和孙家为首。”卢燕清冷的眸子里闪过杀机。

“孙家是孙灵芝的家族吗?”刘危安问唐叮咚。

“不是,孙家的支脉很多,孙灵芝这一脉只是名气最大,能代表孙家的其实是广饶孙家,据说孙姓的祖籍便是在那里,黑白城的孙家便是出自广饶,负责人叫孙全。”唐叮咚道。

“孙权?”刘危安吃了一惊,这可是霸主啊。

“是全部的全,不是权力的全。”唐叮咚道。

“呃呃呃,吓我一跳,还以为冒出一个古人出来了呢,和孙灵芝一脉关系如何?”刘危安问。

“水火不容!”唐叮咚道。

“都是一个姓的,搞成了仇人。”刘危安摇摇头,国人内斗,屡屡不息,若非如此,哪能给别人机会?

“如果我们对付魔兽的时候,他们在背后偷袭——”唐叮咚脸上担忧。

“如果他们真要自寻死路,我成全他们。”刘危安目光越过长街,落在了城门之外,“走,这是一个考验,打败了魔兽,黑白城才会真正的诚服!”

数千只弯角蛮牛以惊人的速度冲过来,大地仿佛不能承受其重量,剧烈摇晃,雷鸣般的蹄声似乎踩在心头上,又是难受,又是恐惧。

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不知道让多少人脸色发白。

“他们……想干什么?”惊呼声带着焦急又夹着愤怒和不安。

面对弯角蛮牛的冲锋,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紧闭城门,以城墙挡抵消弯角蛮牛的冲刺之力,平安君却打开了城门,这不是找死吗?

“快,快关——”气急败坏之人说不出话来了,赵京天看了他一眼,眼神如刀,直戳**入他的内心深处,浑身剧颤,脑海一片空白。

“他们想干什么?”黑白城的人震惊地看着平安君冲出城门,三队人马,每队100人,分为三排一字横排在城门前,张弓搭箭,瞄准了速度已经达到了巅峰的弯角蛮牛。

一辆板车拉着一座肉山一样的大号胖子,缓缓驶出城门,咚,胖子跳下板车,众人仿佛听见了轻微的颤抖声,猪都没那么重。

150米……120米……100米——

“射击!”随着聂破虎一声大喝,一百支箭矢闪电射出,一百道流光仿佛商量好了,两支箭一组,瞄准一只弯角蛮牛,基本上没有混乱。

城头上,目睹这一幕的黑白城高手们惊呆了,他们真的用弓箭手对付弯角蛮牛,脑子被门夹坏了吧?且不说弯角蛮牛皮粗肉厚,一般的黑铁器都难以留下痕迹,就算有些弓箭手力量足,射穿了牛皮,哪有怎么样?三米多体型的弯角蛮牛会因为区区一支箭的伤害而停下脚步吗?

答案是肯定的。

刻画了兵刀符咒的箭矢深深地射入了弯角蛮牛的前肢内部,弯角蛮牛吃疼,受伤的脚无力承受高速冲刺带来的压力。

咔嚓——

前肢断裂,弯角蛮牛的头颅重重撞在地上,把地面撞出了一个大坑,尘土飞扬。

“射击!”

第二排弓箭手射出了箭簇,利箭不受混乱的影响,准确地射中了后面的弯角蛮牛,又是几十只弯角蛮牛翻滚倒下。

“射击!”聂破虎表情冷酷,他也在射箭。别人射一箭,他射出了三箭,三排弓箭手射完,他已经是射出了第十只箭矢,十只弯角蛮牛倒下,百发百中。

一百多只弯角蛮牛倒下,引发了整个弯角蛮牛群的混乱,后面的弯角蛮牛毫不客气踩在倒在地上的弯角蛮牛的身上,被踩的弯角蛮牛吃疼反击,弯弯曲曲的牛角看起来有些滑稽,杀伤力却是极为可怕,轻易刺穿了同伴的肚子,鲜血飙射出来,场面血腥。

弯角蛮牛可不是食草动物,它们是吃肉的,鲜血引发了它们的狂性格,眼睛顿时红了。城头上的高手们目瞪口呆,可怕的弯角蛮牛就这样解决了?

黑白城遭遇魔兽攻击多少次,哪一次不是付出惨痛的代价才顶住第一波攻击,如此轻易瓦解了弯角蛮牛的攻势,在很多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软萌受 高H 第二章

李阎也收到了高宏伯的讣告,那时候的他满以为应龙之死和自己无关。

阎浮短暂的风波随着高宏伯的死,和大批烛光会的人被骄虫逮捕,最后平息。

拍卖行的价格波动趋于平缓,比之前的平均物价大概平均贵上20%左右。以此计算,查小刀的净亏损在三十万阎浮点数以上,如果算上他大手大脚花掉的部分,那就亏的更多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两天后,查小刀的伊尹试炼,失败了。

对于进入阎浮会的行走来说,阎浮试炼失败说不上家常便饭,但也并非什么天塌下来的坏事。也就只有李阎特立独行,明明是阎昭会二席,居然连一次阎浮试炼也没经历过。

“我真傻,真的。”

失败以后,查小刀直奔李阎家里,痴愣愣的诉苦。

桌上的东安鸡还冒着热气。

李阎扯下一只鸡腿。

“阎浮点数的事就不要提了,争取早日六司。白嫖就好了。伊尹试炼怎么也失败了?”

查小刀摊在沙发上,叹了口气:“伊尹试炼的虽然每次的内容细节不同,但大体无外是给食客们烧制宴席。本来我以为,90%以上的厨艺传承,加上几道传说级的菜肴成品,足够唬住那几个食客。谁知道运气不好,有个老饕尝出我做的东安鸡调味不正,一口断定我玉皇味的道行不到家,结果……”

查小刀一拍大腿:“折了。”

李阎几口就把鸡腿吃干净,舔着手指问:“那几个食客是什么人?”

查小刀一摊手:“我怎么知道啊。”

李阎隐约觉得伊尹的阎浮试炼绝不是做好一桌宴席就能完成,不过阎浮试炼,说到底还是要靠查小刀自己,李阎帮不上忙。

“那怎么才能调正这道玉皇味呢?”

“正路就是不停地试味,拿捏火候。捷径就简单了,找到老食谱和对应材料,一步到位。”

查小刀撕下一块鸡肉:“我看啊,我还是得回人·癸丑一,碰碰运气。”

他露出追忆的神色。

“恐怕你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李阎把鸡骨头丢进垃圾桶。

“怎么说?”

李阎分享给查小刀一封文字简讯。

“阎浮行走请注意,您于果实秀儿(原序列神·丙申九十九)中的替身忍土于昨日发出一系列讯息,你面对的局势发生一系列恶劣的变化,以低级忍土的智力和能力,已经无法正常应对,极端的情况下(大屿山陷落,澳门陷落),不排除永久根茎通道关闭的可能性。请尽快回到该序列果实执行新的阎浮事件,或者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

所谓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说白了就是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让后土多耗费一点cpu,让你的忍土变得更加强力,但李阎不打算花这笔冤枉钱。

“这可不是件小事。”

查小刀也严肃起来,他还背着贷款,要是南洋出了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看不如这样,后土为我准备人·癸丑一的假身份,至少也要四个月,咱们干脆先回南洋一趟,别让后院起火。”

通常来讲,80%以上的果实和阎浮事件,是对二席无条件开放的,可惜人·癸丑一并不在此列。它对绝大多数阎浮行走都不开放,只有少部分原本就在果实中具备“同位体”的幸运儿,有可能获得进入这类果实的资格,查小刀就是其中之一。

软萌受 高H 第三章

非常遗憾陈厌的故事在这里停下了。

其实早在刚上推荐位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要结束。

因为那是推荐里最差的一个位置,代表编辑完全不看好这部作品。

但是书友们的推荐票和评论,还有15位打赏的朋友,支持虫子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事实证明,编辑的眼光确实没错,这本书之后的数据比预期中还要差很多。

所以没有办法。

我写小说,是因为现实里生活面临困难,非常缺钱。

而这本书用这个成绩上架,最终大概率也只能拼全勤。

不过呢。

虽然没有物质上的收获,但这本书为我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总之,我还会再写一次吧,不写敏感题材了,写本火影的同人。

这将是我写书赚钱的最后一次尝试。

毕竟花一个季度的时间来试错,对虫来说真的很奢侈了。

还是没有办法,我知道写书赚钱很难,但没想到会这么难…….

“好想靠写书生活啊!”(作者发出灵魂呐喊)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熬了一个月的夜,但总觉得陈厌已经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了。

最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努力生活的少年。

抱歉。

我没有写完你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