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我在健身房被3p了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墨离忍不住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杜伊帆,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却见瑗歌苦笑了一下,眼角余光扫了下众人,说道“墨离,难道你要在这里说吗?”

墨离顿时省悟,自己可是穿越者,这个事情不能让部下们知道,因为说了他们也不会~щww~~lā当下点点头,说道“把这个女人带到我房间里去。”

司马剑心领神会,随即让人将瑗歌带进一间僻静的屋子里。随后墨离也走了进去,司马剑等护卫在门口环立戒备。

墨离挥了挥手,说道“司马,你们先下去吧!”

“大人,这……”司马剑有些犹豫,里面的可是皇太极的女儿,万一她要是对大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隔得太远了可是救援不及。

墨离眼一瞪“怎么,难道本官还会着了一个小女人的道儿不成!”

“大人,她可是奴酋皇太极的女儿,这万一……”

“万一个屁,老子要是连她一个小女娃也收拾不了,那还混个屁!快滚!”墨离有些不耐烦了。他迫切想知道杜伊帆怎么也会来到了这个朝代。

“是、是!”司马剑不敢再坚持,当下带着部下撤出几十米,仍是有些担心的望着墨离这边。

墨离也懒得理他,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瑗歌呆呆的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天边出神。

“杜伊帆,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也穿越过来了?”墨离压低了声音说道。

瑗歌缓缓转过身来,精致秀气的柳叶眉轻轻颦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与你发现的那块神秘的令牌有关。令牌还在你身上么?”

“令牌?在的呀!”墨离闻言从怀里取出那块黑色的令牌,随意的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于是递给瑗歌(杜伊帆)。

瑗歌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异样,随即抬起头来说道“我也看不出什么古怪,不过,那天你确实是看见了这块令牌,然后就大叫一声,整个人就不见了。我当时就站在你身边很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我感觉身体一阵晕眩,跟着人就昏了过去,醒来后,我们就都穿越了。”

“这真是奇怪了,”墨离接口说道“既然我们是一起穿越过来的,为什么我重生在大明边将身上,而你却投身到了皇太极的女儿身上呢?而且还相隔那么远?还有,郭飞那小子呢?”

文学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瑗歌摇了摇头,说道“郭飞应该没有穿越,因为当时他离我们比较远,可能没有受影响。我发觉自己穿越后,心里有些害怕,于是不停的在心里默念你,希望你来找我。”

原来是这样。墨离点了点头,难怪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会梦见那个女子的呼唤,看来应该是他们心灵上的感应吧。至于后来为何没有再出现,也许是因为瑗歌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而且那块神秘令牌的神力也渐渐消散所致。

说到这里,杜伊帆(我们还是叫回她本来的名字杜伊帆吧)抬起头,望着窗外远处漂浮的云朵,耳边仍在隐隐约约传来的金人凄绝的哀嚎呼号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墨离,你真的要将女真人都杀绝么?她们毕竟有很多人都是无辜的,战争对她们来说,真的太残酷了。”

墨离点点头,眼中透出坚毅之色“是的,这次我一定要将所有的女真男人都杀光杀绝!这样以后他们才不会欺凌奴役中国,以后中国才会强大起来,不再让英法火烧圆明园,不再有八国联军荼毒北京,再也不会有日军侵华的那一场世纪大浩劫。”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其实和他们又有多大差别?在别人的眼里,你也会是头号大魔王,甚至比希

文学

特勒比裕仁他们还要残暴,因为你灭绝的是一个种族,甚至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杜伊帆冷静的说道,脸上不悲不喜。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我们中国永远强盛不受任何人欺凌,这就足够了。至于他们认为我是魔王也好,刽子手也罢,我只相信一句话,死去的人是无法阻挡活着的人的脚步的。”墨离也淡淡的说道。

“你太固执了!”杜伊帆摇摇头,说道“其实你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自大观点,我倒是觉得,王朝兴衰更替其实是很正常的,所谓物竞天择,每一个王朝的兴起,都有他的必然性。同样,每一个民族的没落也都有他自身的因素在内。

我们常常说,我们汉族人民是最优秀的,但是人类总是在不断进步的,我们汉族会进步,那是好事。会没落,那也是有因果的,原因必然出在我们自身上。就像以前那么强大的明朝,现在不是也一样山河破碎了吗?当然,现在的山河是你墨离重新收拾起来的。但如果没有你墨离这个穿越者呢?这天下还会是这样的吗?我们的历史还能改变吗?”

墨离默然不语。的确,如果没有他这个穿越者,历史就还是原来的历史,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其实,蓝天之下,万物竟长,不要说我们中国这片土地,就是整个地球、整个宇宙,他也不可能永远是某一个族群所统治、所控制的,优胜劣汰,这才是铁的规律。

的确,历史上满清是对我们汉族人民进行过种种非人道的压迫和奴役,造成了苦难深重的过去,但是现在你仇也报了,大局已定,满清仅剩这最后一点血脉,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要知道,杀戮太多是有违天道人和的,墨离,你难道现在还认为苍天冥冥中没有神明的存在吗?”杜伊帆又款款而谈。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李璟伤重不起,做为儿子,李丛嘉不得不回京城去~щww~~lā

但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的金陵城定然是龙潭虎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整个关中兴唐军的大好形势就会化为泡影。

回与不回,成了一个摆在李丛嘉面前的难题。

周仑从蜀中返回来,带着贾崇的意见,而柴让则送来了自己老子的建议。他们不约而同指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是,做为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柳一凡、周宗和庞龙,却提出不同见解:大唐以孝治天下,如果不孝,将来就算坐了天下,其位不正必有后患!应该回金陵城,但要带上贴心卫队!

坐在长安城中的府邸,李丛嘉的心里满是疑惑:大哥不在京城,二哥、五哥在杭州,三哥在成都,是谁动手刺杀父皇的?

是皇叔李景遂吗?他不可能有这个胆子!就算自己老子死了,会轮到他登基吗?嫌疑最大的他,到时候不想死都难!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究竟是谁能接近父皇并一击中的?

是北方的柴荣、耶律述律还是海外仙山出手了?

猜测不出结果,但他却明白一件事情:自己不想回金陵趟这次混水都不行!不管是谁想要算计自己,必然接二连三的设计,躲开了金陵这次,还会有下一次!

既然想在乱中取胜,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搅混这滩水,究竟是谁最后摸到这条大鱼?

李丛嘉出发了,去了金陵城。长安城内,一股股潜伏的势力听到这个消息,兴奋起来了!

有的联系王景崇等老臣,试图恢复李守贞的地位;有的则想鼓动王景崇自立为王;有的则趁机准备告密,想借别人的脑袋上位……

鱼龙混杂中,王景崇忽然病了,而且病得挺重,所有军权都交给了呼延朔!

整个长安城内外瞬间安静无比,没有谁不清楚呼延朔是谁,也没有人不清楚他手段如何:他拿过军权的同时,就直接斩杀了数十个有异心的将领,甚至灭了三个家族!

而在陇西之地,蜀中五万军士直接换下了唐军重要驻防地凤翔府的防卫力量,和平解决了节度使王景所担心的问题:他荣升为长安守备副使,相当于呼延朔的副手!

但谁都知道,他算是告老还乡了,再无一丝接触兵权的可能!

随着老将领的退下,王琰、周德胜、呼延赢、柳雷、庞赛雷等年轻将领开始露出头角。长安城中,王景崇忽然在告病一个月后,荣升为长安大唐军事学院院长,开始带着一群老将军管理数千来自各军中的年轻人。

李丛嘉走了一个月了,关中局势由乱转为平静,让所有势力瞠目结舌。与此同时,呼延赞千里奔袭河湟之地的消息传遍天下。整个河湟吐蕃人被斩杀数千,十几个部落被夷为平地,解救出的上万汉人成为这支军队的主力,继续向西冲进了河西走廊。

天下风云正起时,李丛嘉则如一个白面书生般摇着纸扇走在金陵外,看着草长莺飞,吟着诗词,一派得意的样子!

他不担心别人认出他来,现在他的身份是蜀中孟氏降臣涂氏唯一的儿子涂光远。

至于真正的涂光远,则就改头换面在长安军事学院学习呢!

与此同时,金陵城中,刚刚被封为西北王的李煜府邸内,一个“李丛嘉”正在周娥皇和马碧岑的陪同下,和五皇子李弘宣闲谈着。

李弘宣被封为吴王,二皇子李弘茂被封为楚王,至于大皇子李弘冀则被封为魏王。蜀王则是三皇子李弘邺。

皇太弟李景遂因定国安邦有功,则加封了金陵王。没有了皇太弟的称呼,一时间他算松了口气。

这几个侄儿太生猛,一个比一个厉害。自己哥哥的皇位,他算是得不到了。现在皇兄下旨取消了自己皇太弟身份,间接表明李璟不想传位于他,那么他也就安全了!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陈仓城墙被攻破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六午后,所以城内的争夺厮杀结束、张济的尸体被找到时,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部队根本没时间为胜利庆功,就在混乱中肃清、灭火,整整乱了一夜,才算彻底控制住全城局势。

百姓的死伤,肯定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夺路而逃的小股西凉兵难免脱掉盔甲伪装成百姓,试图掩藏身份,一旦走不脱就会狗急跳墙。汉军神经过敏了也会误杀无辜——这是受限于时代通讯条件的,不以军阀是否仁义爱民为转移。

哪怕张济死了,城内的西凉军残部也并非个个都知道张济之死是真相。就算知道了,也会有愚昧无知的士兵们害怕被杀俘或者遣送去南方、一辈子无法回西凉老家,而仅仅因为思乡想要武力突围逃亡。

整场战役到最后西凉人全部放下武器为止,总共杀了五六千人之多。

刘备和李素这些人,当然不用亲临战场,关羽攻城的时候,他们还在西南方五十里外的大散关镇守、遥控战场。

这并不是怯懦,而是为了不给敌人可乘之机。越是位高权重,亲征的时候越是没必要亲临一线,在散关已经足够鼓舞士气了。

刘备是半夜时分,得到前线的探马回报,说关羽已经拿下城池杀了张济。刘备兴奋不已,第二天卯时初刻就让亲随的护卫部队用过朝食。

然后带着两千骑兵护卫,跟李素、荀攸一起出发,骑了一个半时辰的马,辰时末刻进了陈仓城,进城的时候城门口的积水都还没褪去,显然关羽还没时间搭理这些工作。

“云长攻势如此迅猛,当真可喜可贺,今日应该大宴众将,庆祝北伐旗开得胜。”刘备看着一处处冒烟的废墟,心情着实不错。

“大王,入城式还是不必了吧?庆功宴可以有,但也不能耽误正事儿,依臣之见,眼下需要的是尽快疏浚好陈仓东侧城壕与渭水之间的接口,把西汉水形成的淤湖排进渭水。然后清出城内府库的钱粮、清点损失,立刻安民恢复春耕——

按例二月初二百姓就该开始春耕了,我们攻城是在春耕开始前一天,现在已经过去五天。一般春耕开始的日子如果耽误一个节气,那就严重影响收成了。我们最多也就七八天时间修复河道。

我认为,陈仓城内可以缴获的存粮,未必够大军额外吃多久,我军的粮草主要还是得靠西汉水河道运过来,一直到秋收之前,还是要依赖汉中存粮为主。”

刘备数学不好,心中对钱粮账目没概念,闻言才收敛一些:“是么?那就依伯雅的,陈仓那么快攻破,云长不是应该缴获了大批张济的余粮才对?公达,你也去清点一下府库,理清账目再说,要实打实的。”

荀攸连忙领命,跟李素分头去安置民政。

李素也不含糊,立刻带着几千士兵坐着船顺流现场勘测,还让士兵们在方圆几里被淹了的地上拿竹竿子测量每个点的水位深度,统计成表登记在一张专门的地图上。

中午时分,李素已经看出这一路上哪些点水最深,然后连缀起来,在地图上规划出了一条河道——后面几天,就让俘虏和百姓集中挖掘这些点,挖出一段排水渠,将来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形成西汉水末段的河道。

毕竟平地上不像秦岭山里,三百多年下来地都积平了,已经看不出河道,不专门挖深的下场就是到处沼泽。

地图上还标了一批点水深也比较深,但是与河道距离较选,李素就规划成蓄水池、以及与主河道相连的天然支流灌渠。

具体施工方法,就是把已经比较深的地方继续挖深、挖出来的土堆积在旁边稍微浅一点的地方,把那些田地堆得高出水面。

这样修出来的河道,会占用一些原本的良田,让耕地总面积有所损失,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而且这种修法也不是完全有害无利,至少修好之后的田地灌溉会更加充分,基本上每一块田都可以近距离邻接水渠,只要河流不干枯,哪怕几个月不下雨也能扛住。

历史上兴平元年的关中,有地震、旱、蝗三重大灾,李素倒是记不得那么多历史细节,他前世看书比较观其大略。但后来证明,他在陈仓、郿县附近这样挖河导流西汉水,居然对后来的旱情灾害有所缓解,那也是因祸得福歪打正着了,并非他的本意。

他的本意只是想借着西汉水改善汉中回关中的运输条件、同时大大地借一下刘邦托梦的谶纬祥瑞,鼓舞士气。修河属于弥补积德的补偿措施,毕竟因为他改道河流淹了一些田地,不善后的话造成民生问题,就太缺德了。

李素做完规划的同时,荀攸也在初七这天中午,把陈仓粮仓里的存储情况清点出来了,把真实账目送交到刘备关羽面前。

刘备正在让人筹备庆功酒宴呢,拿到账的时候也是心里凉了半截:

“张济的存粮原本就只够一万人吃半年?这不可能吧?他在陈仓的守军就有一万五千人,就算七月份秋收立刻吃新粮,二月初到七月初只有五个月,那也只能养活一万两千多士卒,难道张济还克扣战兵的口粮、不给西凉军吃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