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二章

“扶苏,我好像……感应到了那个孩子的存在。”

某一日,荷华忽然间匆匆忙忙从蓬莱回到昆仑,一把拉住了扶苏的手,眉眼间都是激动。

扶苏也是一愣:“真的吗?”

那个孩子,始终是他们二人一直以来的心结。

明明可以平安诞生,但却因为……

“你知道的,母子连心……你陪我去看一眼好不好?”

荷华拉着扶苏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晃着,水雾朦胧的眸子溢满期待地看着他。

扶苏根本就拒绝不了荷华的要求。

何况……

他也确实很想去看一看那个孩子。

那个,一直以来就命途多舛的孩子。

他也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竟然还能留下来。

在去往那个小世界的路上,荷华一直紧紧地抓着扶苏的手。

“扶苏……你说他会不会怪我?”

扶苏有些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她,空着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当年之事,也不是你有意的,何况,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会理解你的。不必那么紧张,嗯?若是他真的怪你,我便告诉他都是我做的,和你没关系。”

荷华闻言,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冷哼一声。

“你这些年也够苦了,少把错误往你自己身上揽了,你根本就没有错,错的明明就是那群道貌岸然口口声声正邪不两立的卫道士。”

扶苏重新拉过荷华的小手:“当年的事儿有我的责任,若是我早一点到,你们就不会有事了。”

荷华白了他一眼:“少来了,反正都是他们的错。世间阴阳调和,有正就必有邪,永远都是一副要诛尽天下妖孽的嘴脸,实际上还不知道他们在背地里都做了多少恶心事儿呢。”

“就是就是。”

荷华的话刚说完,脚边就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奶音。

而后方,一阵的喧闹。

一听到那声音,刚刚还蹲坐在她脚边,附和着她的话的红毛小狐狸,一撒腿就打算跑。

却被荷华一把揪住了后颈,抱在怀里。

“扶苏,这只小狐狸好像有点麻烦,要不……你帮帮忙?”

扶苏看了一眼自家有了小狐狸以后都不再看他的小妻子,无奈地笑了笑,抬脚走远,把那些人都给处理了。

而荷华则是在翻找了一阵过后,取出几本修炼的秘籍,交给了怀中的这只红毛小狐狸。

“这几本秘籍是适合你们狐族修炼的,你好好用着,修炼的方法虽然有些阴毒,但看你自己把握。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一旦你真的修炼了这功法,你便要好好地活。”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三章

聂远彬发现,霍尔夫根本就没有要跑的意思,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雪茄和威士忌,很是放松。

“我们终于见面了,霍尔夫教授!

您的地方看起来不错。”

聂远彬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罪大恶极的人,但在他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来有那么变态的气息。

“老师,就你一个人吗?”

MAY环顾四周,除了留声机会发出声响,好像真没什么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密闭的有点可怕。

“霍尔夫,你跑不了,束手就擒吧。”

左泽京拿枪指着他,一刻都不敢放松。

“跑?”

霍尔夫晃动着手里的酒杯,

“我为什么要跑,这里是我的家,有我所有的藏品跟回忆,我要守着它们。”

“你的藏品?

那些你通过不法手段得来的东西,怎么能叫你的?”

欧游觉得他就是个疯子,说着不着调的话。

“不法手段?

只是没按照你们的规则做,在你们的眼里叫不合法而已。

我给了这些文物最好的保存条件,它们在我这里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温度适宜,湿度适中,它们完完整整的存在于最初的模样。

你们呢?

如果这些在你们手里,你们能保证给它们这么好的条件?

你们只会利用它们,用它们的故事为你们赢得更多的利益,美其名曰摆在博物馆里供大家观赏,对它们的保护,你们能保证做到万无一失吗?”

说到岛上的文物,霍尔夫眼睛瞪的老大,拿着酒杯的手不停的颤抖,像得了脑充血的后遗症。

欧游与左泽京面面相觑,不得不承认,霍尔夫

文学

陈列文物的地方真的是非常考究,通风除湿都是最先进的设备,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它的特性摆放,而且被擦的一尘不染,单从这一点上说,霍尔夫绝对称得上是爱家。

“别用那套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你盗窃文物,豢养非法组装来满足你的私欲的事实。

跟我们走吧,有什么理由,想表达什么情绪,有地方让你说个够。”

聂远彬无情的近乎冷血,在他眼里,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无论你是什么理由,这就是规则,尤其是关乎民族与信仰,那是决不能让步的。

“聂队长,你可知道,欧阳盗取敦煌壁画最大的愿意是什么吗?”

聂远彬抿着嘴,不说话。

“是因为你!

是你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上,一失足成千古恨。

如果,你能给他一点关心,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不会死的这么惨,这么的不甘心。”

霍尔夫邪魅地一笑,看着聂远彬紧绷的眉头,知道他的心里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

“还有你MAY,你也是间

文学

接杀死欧阳的凶手,因为你的出现,才酿成了今天所有的后果,你是整个事情的***。”

MAY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天听到霍尔夫的话,仔细想来,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她自己到敦煌开始,认识了欧阳,加入煌颜组研发还原壁画的颜色,后被徐丽套路接触到伯瑞斯.冯,再后来到了加纳热基地,发现了传艺会的真面目是倒卖文物和制假贩假,聂远彬冒着生命危险把她就出来,从那时候开始,欧阳静林就开始记恨她了,直到后面矛盾升级,巴鲁达地区发生冲突,欧阳静林彻底倒向了霍尔夫,亲自推翻了他和聂远彬一直守护的东西,最后所有的事情浮出水面,却没想到背后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自己的老师。

MAY突然觉得头很晕,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被聂远彬一把抱住揽到怀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