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妈妈的朋友7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第四千四百一十四章节四季之神

不得不说,帝江祖巫与后土祖巫的这番话也是很有道理,眼光都很锐利,后土祖巫虽然看起来最适合,但身在局中的她,真得可以做出最好的,最适合的选择吗?这只怕并不容易,而幽冥之主则不同,身在局外,又对六道轮回有所了解,对十二祖巫也有所了解,更对巫族的传承有所了解,所以他才是最好的选择,才最适合指点巫族的那个人!可是幽冥之主心中有顾及,这件事情对巫族十分重要,自己参与进去真得好吗?成功了没有什么问题,可失败了,自己与巫族之间的关系只怕会出现问题,这可不利于日后的修行!

仿佛是看透了幽冥之主心中的担忧,后土祖巫淡然一笑说道:“道友其实没有必要有那么多的顾虑,对我们巫族来说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与算计,我们愿意请道友指点,就是相信道友,无论成败得失都不会埋怨道友,更不会做出对道友不利的举动!”

听到这番话时,幽冥之主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诸位祖巫的想法,但是这并非小事,关系着巫族的发展,我身为一个外人,并不适合去做太多的事情,更不用说是在这问题上指点诸位什么!”

说到这里时,幽冥之主语音稍微一顿,然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后土祖巫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再推辞就有些不妥,在我看来诸位祖巫之中最适合坐镇六道轮回中巫人道主的是玄冥祖巫,六道轮回身处幽冥世界,而幽冥世界总体而言是与天界相对,天界至刚至阳,而幽冥世界至柔至阴,玄冥祖巫无论是

文学

在自身掌握的大道法则,还是身份都是最适合的!”

听到幽冥之主这番话后,十二祖巫的眼前为之一亮,这话有道理,在十二祖巫之中也只有玄冥祖巫最适合,无论从那一方面都比其他祖巫要来得好,而且如果玄冥祖巫能够悟透自身大道,或许可以借助着幽冥世界的本源来完成自身的蜕变。

虽然,幽冥之主并没有在这一方面多说什么,没有指出玄冥祖巫的修行方向,可是后土祖巫则想到了这个问题,相比自己掌握的土之大道,玄冥祖巫的大道更加适合幽冥世界,也更容易从幽冥世界感悟自身大道,提升自身大道的掌握力度!

后土祖巫点了点头对幽冥之主的提意十分满意地说道:“道友高见,如果不是道友指点,我们还真是想不到这么多,既然道友对我巫族有这么深入的了解,还请道友再多多指点我们一番,能够让我们在这场天地量劫之中掌握主动!”

瞬间,幽冥之主目光一凝,沉声说道:“后土祖巫是担心妖族与天道不会给巫族太多的准备时间,担心他们会出手阻止巫族的积累,不给巫族开辟世界的机会?会提前发动两族的生死对决?会打乱巫族的一切布署,会让局势出现意外?”

后土祖巫轻叹一声道:“是的,我正有此担忧,要知道这一次是我们巫族先出手针对妖族,如果不是鸿钧道祖插手,这一次妖族必然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以我对妖皇帝俊的了解,他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可能不报复我巫族,而这个时间洽洽是我巫族最紧张的时候,如果真得引起两族大战,道友之前的指点虽好,可是巫族却没有时间来完成这一切!”

不得不说,后土祖巫所言的确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巫妖两族大战再起,之前做的那些计划虽好,但很难实现,巫妖大战一起,巫族根本抽不出时间,也抽不出力量来完成世界的开辟,更不用说壮大自身,从天地量劫之中抽身而出,打天道与鸿钧道祖一个措手不及!

幽冥之主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一个难解的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巫族想要从天地量劫之中抽身而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不小心不仅仅无法抽身,相反会让自身陷入到绝对的危机之中,给妖族重创巫族的机会,毕竟如今的巫族有着太多的问题!”

做为巫族的首领,帝江祖巫则长叹一声说道:“是啊,看似我们巫族一直都占据主动,而这实际上因为天道与鸿钧道祖的原因,甚至是诸圣的原因,我巫族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稍有差错都会给自身造成巨大的损伤,毕竟巫族要面对着重重的压力,不仅仅是妖族,还有洪荒大地之中那诸多强者,那些紫霄宫中听道的强者,对这些强者,我巫族都需要分出精力来防范,以防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偷袭巫族,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威胁!”

如果巫族在强盛之时,那些洪荒大地之中的强者不敢这么做,不敢招惹巫族,可是一但巫族在与妖族的对决之中处于下风,甚至是陷入被动之际,这些人就不会对巫族视而不见,在利益的诱惑之下他们会大大出手,会杀巫族一个措手不及。利益决定着一切,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有足够的利益,那些强者就是巫族的巨大隐患!

气运,对于巫族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自身气运,不给任何敌人出手的机会,能够为自身争取到足够的准备时间,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据肝的问题都会应刃而解,而洽洽现在巫族没有时间,妖族的报复很快就会出现,大战是一触即发。

怎么样才能够给巫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与气运?这个问题让幽冥之主也有些为难,可是这又是不得不解决的问题,时间不等人,拖得时间越长,对巫族来说越是不利,因为这会让巫族陷入到更大的危机之中,妖族绝对不会给巫族喘息的时间!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天地果位,洪荒人道的果位,如果能够让十二祖巫强占一部分人道果位,会让天道,让鸿钧道祖忌惮,也让妖族不敢轻举妄动,能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很快幽冥之主想到了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有着不小的隐患。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正是!”柳牵浪九天仙缘剑之上殷红光幕已经开始弥漫开去。

“哈哈,哈哈……”蛰魂王闻言狂笑。

“哈哈……”

柳牵浪停住了就要削掉对方脑袋的殷红剑幕,也朗声大笑。

“你笑什么?”蛰魂王笑声戛然而止,冰冷的问道。

“这话应该是我先问你!”柳牵浪并不生气的问道。

“我笑你和我们一样,都是虚伪之辈,整日赞花儿赞草儿赞自己,大谈特谈什么美善,其实都是骗人的鬼话。暗地里到处做坏事!哪配出现在那些天生丽质,没有丝毫尘渍灵花儿异草之中的!

你不是主张善缘大道吗?可是你刚才屠戮我亿万子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难道还敢枉称悲悯生灵,善缘天下吗?”

蛰魂王对于柳牵浪瞬间就可以诛灭自己的九天仙缘剑剑虹毫不畏惧,相反踏着金色蜂蛹更靠近了一些质问。

“哦!”柳牵浪听到对方一个丑陋之物竟然讲出如此一番话来,颇为惊讶的感叹了一声,彻底收了九天仙缘剑剑虹。然后道:“柳牵浪刚才想说你们名为蛰魂蜂,自然残害无数生命灵物,本就该杀。

不过现在柳牵浪听了你的话,突然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更感叹你虽是精妖之物感悟至此,实在难得。不知这样可好,我还你子孙性命,然后咱们从此不再虚伪,共同追求真正的善缘大道如何。

面对苍生,如果有可能,我们尽量不去屠灭他们。以后,你就跟着我,见到要杀之人,由你全力去规劝,实在无法,再动杀戮如何?或者每次诛灭对手之前,柳牵浪问你一声可否一剑灭之!”

“哼!休要

文学

诓我,本魂王既然落入你手,又何必惺惺作态,斩杀的子孙又如何能够复命归来?”蛰魂王冷哼一声,倔强的一歪头说道。

“能不能让你的子孙复活,那是我的事,我只问你是否同意我的建议?”柳牵浪四外瞭望着第二人间入口内的空间情况,笑问。

“如果能够让我的子孙复活,本蛰魂王以后就是你的魂奴,如何役使,甘心听任摆布,绝无怨言!”蛰魂王看到柳牵浪抬头看向洞中深处刻满骷髅纹的第二人间冥界之门,收了九天仙缘剑,并没有诛杀自己的意思,于是说道。

“呵呵,你看那是什么!”柳牵浪挥袖一指蛰魂王身后高空,笑道。

“嘻嘻!”

“咯咯!”

“魂王爷爷!魂王爷爷……”

蛰魂王顺着柳牵浪所指的方向,转过头去,还不等到位,就听到声声熟悉的子孙呼喊的声音,犹如婉转悦耳乐音传来,蓦然大喜。然后就看到所有明明是被柳牵浪诛灭的无数子孙蛰魂蜂铺天盖地飞来了。

“这?”

蛰魂王惊喜不已,支吾着看向一脸坦然的柳牵浪,莫名其妙。

“哈哈,不瞒蛰魂王,刚才柳牵浪殷红剑幕之下零落的都是我制造的幻象,而你的子孙都被我收入了袖海。当然,我本意也绝非大善,是想利用你的子孙要挟你问出一些五人间的事情

但是,刚才看到你,以及听到你的话语,柳牵浪发现,蛰魂王绝非是可以左右了的精妖。更难能可贵的是,你的心念之中已经萌生大爱之思。如此灵妖,柳牵浪敬佩之至,又怎么会用宵小之辈的手段加以对待呢?故而尚未铸成大错之前,将你的子孙全部归还于你。

刚才要求蛰魂王随我同行的话也只是玩笑的话,现在蛰魂王既可以选择自由离开,柳牵浪绝无丝毫杀心。当然,我柳牵浪闯入此间,自然是冒犯你和蓝月灵魅,红日精魅守护第二人间冥界之门入口的职责。

如果你想和柳牵浪公平对决,柳牵浪也自然不会拒绝,何去何从,蛰魂王自便,柳牵浪哪一样都会高兴奉陪。而且柳牵浪有言在先,断然不会伤及你子孙任何一位的性命。”

柳牵浪话音一落,礼貌一礼,微笑等待对方的反应。

“好,爽快,不知刚才浪缘门掌门所言让我追随你的话可否还当真?”蛰魂王喜形于色,看到无数子孙缠绕飞行,眼中闪过异样兴奋光亮,充满渴望的问道。

“当真,可是果真如此,随柳牵浪风行雨宿的,时时生死无着,实在不是件好事!只怕委屈了蛰魂王!”柳牵浪心中当然希望有这样一个五个人间之行的帮手,不过还是坦言说道。

“哈哈,那好!什么人间地狱的,本魂王根本不在乎这些,本魂王在乎的只有这些子孙的性命。既然所有子孙未亡你手,你便是我的恩人。如果不弃,从此后,本魂王就跟定你了。

蜂孙子们,爷爷要去和这位少仙去做大事了,你们一起去蝶渊灵山一方寻找蝶皇,就说爷爷我让你们去的。然后你们就在那里好生修炼,等着爷爷有朝一日有空时去看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蛰魂王一阵嗡声大笑,对头对漫空蛰魂蜂喊道。

“嘻嘻!太好了,蝶渊的蝴蝶阿姨们都可漂亮了!以前我和爷爷去过一次的,可是爷爷,你不和我们去,我们想你怎么办呢?”

漫空蛰魂蜂一听,霎时高兴不已,不过一听蛰魂王不去,片刻后又没声了。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回到仙云城一带,下界通天教已经搬迁的差不多了,整体弟子都已尽数来到仙界通天教。而虽然随着下界通天教的整体到来,目前仙界通天教的宗门驻地明显是不够用了。

不过如今常玄得了仙王这个名头与相应的封地,那此事对他来说也自然不是什么问题,更况且如今通天教周围一带早就被重阳子等人收复了,只是没有合并而已。

前往仙云城主府中走了一遭,一切面临的难题都自然而然的解决了。

从即日起,通天教的威名将彻底在仙界之中崛起!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半年光阴过去了,在过去的这半年光阴里,通天教已经完完全全的走上正轨,弟子们也都适应了仙界中的各种生活,且自身境界也在飞快变更着。

尤其是他的几大亲传弟子,在进入仙界不久后便相继问鼎地仙之位,实乃天骄中的天骄。

与此同时,在通天众人疯狂修炼的时候,作为通天教主的常玄也没闲着,只是他的战场并不在如今的仙界之中而是在那深邃的宇宙星空。

如今,他有了实力,又有了覆灭至高神界的计划,只是这一切实施起来并非是那么容易,首先他就要在这宇宙星空中定位至高神界的所在,如若不然则一切都是空谈。

而纵观整个通天教,如今能有实力进入宇宙星空探索至高神界的也就只有他一人尔,所以这份先锋的职责他这个通天教主是当仁不让了。

所以,当处于仙界的通天众人正在拼命突破实力的时候,他这个高高在上的通天教主正在这漫漫宇宙星空中遨游。

为什么要用遨游这两个字呢?那是因为在这宇宙星空中速度已经失去了概念,无论他飞了有多快,看起来也就和漫无目的的游荡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他并不是真正的没有目的,早在出发之前他就从仙云交易行那里得到了关于至高神界的珍贵资料,就算漫游在宇宙星空之中也并不会迷路。

只是,这两界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即便是他作为仙帝不出意外的话都要飞上数年光阴。

不过漫步在这宇宙星空之中,看那犹如万家灯火般幻灭的日月星辰,着实是一种人生不可不说的体验,只是这种体验实在是太难得了,若没有一定实力那就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宇宙星空中,仿佛时间也失去的概念,常玄不知道在这里飞行了多久,但他知道他距离那神界的位置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忽然,正当他要跨越一颗浩瀚古星时,前方的虚无之中陡然传来一股苍茫波动。

感到这股波动,常玄瞬间脸色大变。

因为这股波动给他的感觉非常强,比他还要强!

且就在他吃惊警惕的时候,前面那虚无之处陡然裂开了,一个浑身裹在黑袍里的强大男子走了出来。

见这男子,常玄顿时心神狂震,因为此人他虽然没见过但是却并不陌生,在他手中关于至高神帝的资料中便清晰的记载此人的一切。

此人,正是他一直视为大敌的至高神帝!只是他想不通对方为什么回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仙云交易行给给我的资料就是一场骗局?联合了至高神帝再次等我?

猜测着,常玄的眼神越发凝重,同时对面的至高神帝也如发现什么似的超的看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