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一股大风袭来,那几百个童男童女在顷

文学

刻间被掀翻在地。

叶千秋冷然注视着东皇太一。

他没有见过东皇太一。

但是,当见到东皇太一的这一刻,他便知道这一定是东皇太一,从他的身上传来的那股气息,令人极为不舒服。

此时,正值海水上涨之时,巨浪冲上外围的礁石,不时发出使人心颤神荡的声响。

常年不化的云雾随风消散,云雾蔓延到远处的海面之上。

苍茫的烟水里怪影幢幢,恍若海市蜃楼的太虚幻境。

岛边的海滩处怪石乱布,岛身被风浪侵蚀得无比严峻。

狂风卷进礁石的间隙里,浪花四溅,尖厉的呼啸犹如鬼哭神嚎,闻者惊心。

叶千秋的心神在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平和。

蜃龙制造出的海市蜃楼魔境幻象,正在朝着东皇太一无尽的蔓延而去。

如果,东皇太一连蜃龙的海市蜃楼也破解不了,那这个东皇太一,也就不配做他的一合之敌。

剧裂磨擦的声音在岛边响起。

一个巨浪翻来,来到了碎石滚动的险滩。

东皇太一就飘在那里,只听得他一声长啸,凌空而起。

一抹阳光破雾而下,刚好把他罩在光亮之中。

此时,海市蜃楼在顷刻间消失。

东皇太一的目光朝着叶千秋看来,二人的眼神交接,天地顿时发生了变化。

天际边,一抹又厚又重的乌云,挟着闪动的电光,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正朝着无名岛上票啦。

这股乌云压来知势,看得让人心生寒意。

叶千秋站在蜃龙龙首之上,两手负后,目光如电。

东皇太一朗声说道:“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得知你的存在时,我便已经从星象之中算到了你定然会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劫难。”

“我本以为,当我继承了冥神的力量之后,我们之间才会有这么一战。”

“但是,我好像高估了你的忍耐力。”

傲立龙首,神态自若的叶千秋没有说话。

东皇太一不动声色的破掉了蜃龙的海市蜃楼,已经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实力。

锵!

太玄剑招摇而出,暴涌出一团光雨,接着雨点扩散。

刹那间,叶千秋的身前身后尽是光点。

东皇太一的衣衫本来被海风不停的吹拂着,此时却是静止下来。

只见他一脚轻轻踏上虚空,当即便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轰传于天地之间,回响不绝,威势慑人。

整个孤岛好似都摇晃了一下,把浪声风声,全盖了过去。

叶千秋身前的光点倏然散去。

叶千秋身前的太玄剑凝立当空,不动如山。

东皇太一望向天际,好似正在看那天际之中正在朝着这边移动而来的乌云。

“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

“天人交感,四时变化,阴阳有道,人心幻灭。”

“太玄子,不愧是道家百年来的至强者。”

“单单是这份牵引天地气机的神韵,就已经超过了道家从前的许多大师。”

叶千秋终于开口道:“东皇太一,你还在等什么?”

“如果你再不出手,那你可就没机会了。”

东皇太一呵呵一笑,道:“这么多年来,我曾经见过不少宗师级别的人物。”

“但能像你太玄子这般的,还从来没有过。”

“你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叶千秋淡淡说道:“谁?”

东皇太一道:“玄微子,王禅。”

“初代鬼谷子,王禅?”

叶千秋一挑眉,有些意外。

东皇太一道:“当年,我尚在邹师门下学艺,曾经有幸追随邹师见过一面这位初代鬼谷子。”

“这位初代鬼谷子,也和你太玄子一般,有着强大的神韵。”

“可惜啊……”

“纵使他是天纵奇才,也终究抵挡不住冥神的力量。”

“太玄子……你以为你能战胜我吗?”

“你可能不太了解,东皇太一为什么是东皇太一。”

就在此时,东皇太一全身的黑袍忽然飞扬而起,猎猎狂响,远去的云雾突然绕着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叶千秋见状,淡淡一笑,手往后收,好久没有碰到值得让他倾力出手的对手了。

他倒是想看看东皇太一的手段。

此刻,叶千秋的心灵彻底敞开,那一刹间,叶千秋融合入了天地之间。

天际边的雷鸣之声,渐渐传来。

东皇太一傲然立于卷飞狂旋的浓雾之中,不住的催发他的功力。

一股强悍至极的气息,渐渐的从东皇太一的身上散发出来。

东皇太一见叶千秋一动不动,心中多了几分欢喜。

尽管高明如初代鬼谷子王禅,在他全力施为的压力和强劲的气势催迫下,也必须改守为攻。

自他功力大成以来,还从未有人可像叶千秋这般能与他正面对峙这么久,更不要说任他提聚功力了。

他早已经跨过了天人合一的界限,将阴阳术修行到了筑元归基,只差一步,就能冲击传说之中的元丹之道。

此时,整个天地的精气不住的顺着他的毛孔往他的体内流入。

这些精气转化为真元之气,他已经感觉到了冥神的召唤。

但是,想要继承冥神的力量,必须破解开那道封印。

太玄子挡在这里,不由的让他想到了传说当中布下封印的神界正神。

东皇太一深吸一口气,气势在不停的暴涨之中,明灭不定的幽光已经将他的身躯给全部包围。

叶千秋双目神光电射,无悲无喜。

无论东皇太一表现出了如何庞大可怕的气势。

但他的气势总是如影随形,伴随着东皇太一的气势不住增长着。

叶千秋就是想看看东皇太一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他犹如那一叶轻舟,无论波涛如何汹涌,总能在波浪上任意遨游,安然无恙。

轰隆!

雷鸣声传来,风雨将至。

嘭!

东皇太一终于出手了。

他浑身裹挟着幽光,出现在叶千秋身前丈许处,一拳击来。

这似乎和阴阳家常用的阴阳术法手段不同。

刹那间,无名岛上空,云雾旋飞狂舞。

东皇太一的这一拳,看似平平无奇,毫无花巧,但却是显尽了天地微妙的变化,贯通了阴阳两道的秘密。

饶是叶千秋也不由的眼前一亮,他倒是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奥妙的拳法了。

就在东皇太一的拳头再进了三分时。

叶千秋的眼中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太玄剑早已经化作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叶千秋忽然从蜃龙的脑袋之上跃起,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轰然出击。

叶千秋也挥出了一拳,这一拳直接与东皇太一的拳头隔空相交。

两股庞大的拳力相交,在天地之间形成了一道淡淡的余波,朝着周围不停的散去。

广布岛上的云雾,瞬间被这两道恐怖的拳力所带来的无边劲气给震散。

狂风暴卷起来。

东皇太一急速往后退去。

轰!

一道电光如同金矛一般穿云刺下,在半空之中形成了无数根状的闪光,历久犹存。

朝着东皇太一急速轰去。

嘭!

雷光击中了东皇太一的幻影。

东皇太一的身法之快,绝对是冠绝当世。

他的身形变幻之间,充满了神秘奥妙的味道。

叶千秋见状,不禁感觉到有些神奇,东皇太一的境界好像很是玄妙。

他似乎掌握着一种本不该属于这个人间的力量。

这种力量将他本身的力量无限增强了。

此时,天地失色,乌云盖顶。

滂沱大雨漫天打下,茫茫的风雨雷电中,成为了最好的战场。

叶千秋只要愿意,可以在顷刻之间,将云海之中的雷电给聚集起来,尽数朝着东皇太一给轰去。

但是,叶千秋感觉到了东皇太一身上的那股异样力量,所以,他想要搞清楚,东皇太一到底和神冥两界的神冥沟通到了什么地步。

远处,东皇太一遥遥看着叶千秋。

他已经十分肯定。

这威震天下的大秦国师太玄子,早已经步入了前所未有的超凡入圣的境界。

这天地之间的大势,都已经成为了他强劲无比的后盾。

若非他身上有着那股来自冥神的力量。

就刚刚那一拳,太玄子那澎湃惊人的力量足以将可把他炸成粉末,不留丁点痕迹。

东皇太一没有想到,太玄子不施展道法,也有如此强横至极的恐怖实力。

这让东皇太一有些没有想到。

他双臂招展,高呼道:“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下一刻,东皇太一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一般。

天地间的灵气如同千川百河般朝着他的身体内猛灌而去。

东皇太一狂吸着这天地灵气,身前渐渐凝出一张遮天蔽日,巨大的面孔。

那是一张似人非人的面孔,一张面孔遮蔽天日。

东皇太一再狂喝道:“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

一股奇妙的乐曲之音从天地之间悠悠传来,仿佛能直接触碰到人的灵魂。

东皇太一朝着叶千秋寒声道:“没有人可以挡得住我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太玄子,即便是你也没有能力办到!”

“冥神一击!”

随着东皇太一话音的落下。

一股浩荡磅礴的力量从他身前凝聚而出的那张面孔之中涌现而出。

东皇太一化作一团电光,流星追月一般划过虚空,循着一道包涵了天地至理的弧线,朝着叶千秋杀来。

叶千秋一拳轰出。

东皇太一驱使而来的光球瞬间爆炸开来,变成潮水厅卷般的剑雨,一浪接一浪朝着叶千秋冲击狂涌。

叶千秋周身泛起一层光膜,将这一浪又一浪的剑雨给挡在了外面。

片刻之后,剑雨敛去,东皇太一的身躯出现在半空之中。

他如飞鹰一般急掠升空,朝着山顶急扑而去。

叶千秋见状,顿时明白了东皇太一的心思,此獠想要声东击西,前往山顶,破解封印。

叶千秋飞身而去,朝着东皇太一的后背轰出一拳。

东皇太一心头警兆急升。

他身后骤然出现那道鬼面,将叶千秋的这一拳给挡住。

叶千秋看到那道鬼面竟然能挡住他的一拳,不禁诧异不已。

当即,再轰一拳。

他倒要看看,这股力量到底有多么雄厚。

嘭嘭嘭!

叶千秋连轰三拳。

东皇太一是有苦说不出。

他所拥有的这一部分冥神力量,是有时效性的。

如果不能在冥神力量消退之前,将封印给彻打开。

那他便只能死在太玄子的拳下了。

他现在根本不敢回头。

一旦回头,便更会被太玄子给拖住。

只有硬抗太玄子的拳力,只要冥神的那部分力量还在他的体内。

他就是不死的存在!

天地的灵气还在源源不绝的朝着东皇太一的身体涌入着。

天空之中,轰鸣之声不绝,电打雷击,明灭不休,威势骇人至极。

叶千秋突然速度暴涨,直接横空一跃,挡在了东皇太一的前面。

东皇太一见状,急速闪躲。

叶千秋快攻上去,不让东皇太一有喘息的机会。

一边快攻,叶千秋还一边喝道:“东皇太一,你身上的这股力量,是来自冥界的哪一位神灵!”

东皇太一冷哼一声,道:“关你何事!”

“太玄子,你阻挡冥神的降临,来日定然会受到冥神的惩罚!”

叶千秋道:“你再不停下,我只能直接将你灭杀了!”

东皇太一已经看到了山顶的法阵符文之光,他爆喝一声,倾尽全力,施出浑身解数,轰出浩荡一拳。

叶千秋见状,冷喝一声,“找死!”

下一刻,叶千秋双手捏决。

云海之中,千百道电光激打而下,震破了虚空,强烈至使人睁不开眼来的庞大电光朝着东皇太一迅速轰来。

叶千秋早已经急速而退。

东皇太一感觉到了这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登时心头大骇!

赶紧疯狂的催动体内的冥神力量,想要撑过这一劫。

下一刻,大片云雨雷电移聚至无名岛上空。

刹那间,天地失色。

轰!轰!轰!

千百道雷霆直接将东皇太一给湮灭。

蜃龙匍匐在岛下,瑟瑟发抖。

叶千秋漂浮在半空之中,蹙了蹙眉头。

本来想从东皇太一口中问出一些关于冥界之神的具体事情。

但是,这东皇太一死不悔改,他身上的那股力量,十分诡异。

叶千秋连连轰出了数拳,居然也没将东皇太一打死。

只能是施展天雷将东皇太一给直接灭杀。

雷霆海渐渐散去。

东皇太一的身形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叶千秋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东皇太一的气息。

就在这时,叶千秋却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

他急忙飞身而起,飞到了高空之中,凝望着山顶的天绝地裂大阵。

只见那本来完好无损的大阵,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一束幽光从那大阵之中直射而出,朝着天际之中涌去。

一股幽深强大的气息仿佛要从那道缝隙之中涌现出来。

一道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之中传出。

“是谁!”

“是谁灭了吾之分神!”

这时,又有一道浩渺的声音传来。

“东流不溢,孰知其故?”

“姜,你过界了!”

随即,一道道浩渺气息从那缝隙之中传出。

一道道战斗余波从那缝隙之中传来。

叶千秋面色一肃,严阵以待。

数十个呼吸之后。

一道金光从那道缝隙之中窜出,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金光之中身着金边衣裙的绝美女子。

只见那女子衣袂迎风飘扬,似欲乘风而去,她朝着叶千秋微微一笑,然后抬手朝着那破裂的缝隙打入了数道符文。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吼!”

席城仰天怒吼,刚刚的他,也一样自爆了自己的眉间月月牙形标记,当即,一股澎湃血族能量迅速充斥着席城的四肢百骸,让他有一种可以随意宣泄力量,体内的血族能量根本没有止尽的感觉,当然,这应该是一种错觉,或者说是一种美好的幻想,因为席城之所以感觉力量永久不会匮乏,是他自爆了血脉的原因,如果不是在训练空间之中可以直接修复的话,席城就会因此丧失掉自己的始祖级吸血鬼血脉阶位,这和杀鸡取卵涸泽而渔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圣乔治此时自爆血脉所获得的力量正处于下坡路,而席城则是刚刚自爆,能量正充盈,这种状态所持续的时间也会比圣乔治长一些。

两个始祖级吸血鬼,在自爆血脉的代价下,展开了一场声势无比磅礴的对决,一次次将对方打成了肉泥,一次次被对方打成了肉泥,又一次次复原出来继续战斗,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疲倦为何物一样。

不过,到最后,席城拼尽最后一丝能量重组了身体一拳将圣乔治打碎了,圣乔治再也没能重组起身体来,他已经彻底的拼光了能量,比席城早一步。

“【挑战任务】——成功!”

“你的复制体将成为挑战模式——血族血统的最强者。”

“挑战模式奖励——血统级别调升一级!”

……

白光闪烁,席城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祭坛上,这一次,原本站着的他身形一个踉跄,直接单膝跪在了祭坛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就连面容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扭曲,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席城才堪堪从之前在训练空间中的状态内恢复了一点。

不过,席城的眉间,原本只有一个月牙形标记,如今却有了两个。只是第二个明显显得黯淡一些,这很显然是主神替席城强行提升的,这种强行提升对于席城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使得席城先前几乎不能忍受,就算是现在刚刚熟悉了一点这种状态,但是要想真正地将血脉进阶后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巩固境界。

如今自己体内刚刚开启了一个宝藏,席城自然不会再去训练空间内继续训练了,当务之急就是回到主神空间内的房间世界去巩固境界,不过。席城也默默地替以后挑战血族血统模式的人默哀,因为那些挑战者将要面对的是拥有诅咒之枪以及诅咒之枪内灵魂印记的强者以及夜血、龙魂两大兽宠的席城,当席城挑战成功后,他的复制体将会取代圣乔治成为新的守关者。

“主神,回归主神空间。”

……

席城的身影被一道白光带回了主神空间之中。他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世界,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现在,他还不清楚裁决和迈瑞有没有从训练空间中回来,不过应该没有的可能性居多吧,而且席城也不清楚小囡囡有没有去训练空间,可能已经去了。也可能还在房间世界里继续熟悉着镇魂护心镜。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的房间世界,一道门,隔绝了一切探查。

席城的房间世界内,依旧是崇山峻岭,席城倒没有特别“入乡随俗”地直接在岩壁上砸个洞穴居住,他是吸血鬼。虽然蝙蝠一直被世人认为和吸血鬼有很大的渊源,但是吸血鬼一族向来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极高,他们一向隐藏于人类之间充当着贵族中的贵族角色,见过哪个吸血鬼会住在山洞里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么?

在一处山峰上,一座简单的吊脚楼出现在那里。当然,简单却不失精致,反正房间世界里的事物都是席城自己设计的。

在进楼之前,席城先将诅咒之枪随意地插在岩石上,诅咒之枪毕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席城的心绪,而席城接下来需要的是绝对的安静。

随后,夜血和龙魂被席城放了出去,让他们在崇山峻岭中尽情地飞行,而他自己则走入楼中,盘膝打坐。

席城在重新熟悉着自己的身体,重新掌握着自己的血脉阶位,他的眉心,两枚月牙形印记一同闪烁着血色光芒,散发出一种比一月始祖级吸血鬼更具有威严的气息,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感觉。

不过,在席城不经意间,眉心两道月牙形标记所产生的光芒居然和席城胸口所挂的琥珀产生了一丝共鸣,琥珀散发出一道黄色的光芒,将席城全身直接包裹住。

就如同,好像只有等到席城血脉阶位达到二月始祖级时才能触发琥珀内的能量,而之前的席城则不行。

席城感觉自己的意识像是喝醉了一样,显得晕沉沉的,他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席城仿佛看见了在《死神来了》世界中的惊险,那死神,已然强大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甚至不惜毁灭一个城市来杀死自己等人,在自己小队和死神的对抗之中,地球上的天灾不断,乃至于连核武战争都爆发了,而这一切的目的,就是尽最大可能地消灭叛逆者小队。

最后,当任务时间结束时,地球上已然是满目疮痍,天灾带来的影响兴许还能够较快平复,但是核武战争所带来的疮痍却几乎毁掉了那个世界人类的生存环境。

紧接着,梦在继续着,意识继续保持着微醺状态,席城仿佛看见了《诸神之战》中诸位西方古希腊神祗的强大,在《遗落战境》世界中,席城见识到了什么是外星统治者的恐怖武力,在《普罗米修斯》中,席城好造物者一方发生了硬碰硬的碰撞……

而且,席城还遇到了其他小队,这其中,有中国小队……中国队如今的队长,是被重新复活的徐帆,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花纹道袍,整个人显得很是阴沉,而姚舞,显得愈发空灵动人。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几个中国小队成员,只是那些人对于席城来说已经是新面孔了。

至于,自己和中国小队是合作还是交战的情景。席城感觉得不是很真切,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拼命地跳过这些画面,或者说,在前方还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自己。

到最后,到最后,跌跌撞撞地闯过了一个个世界,席城看见了一场场“擂台赛”,主神先将全世界的轮回者小队都放入一个巨大的杀戮空间之中,互相厮杀抢夺积分,最后。积分能排进前32的队伍进入了死亡杯32强决赛,在刚刚的杀戮中陨落的32强队伍成员直接被主神复活参与下一轮对决,而除了这32强队伍之外的其他队伍,全部被抹杀得一干二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