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一章

他一愣,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身体:“我?”

话音刚落,数不清的散神丝奔着这里扑了过来。

“咣”的一声,巨龙的身体暴起,直接把所有的散神丝,全部扫倒。

龙鳞碎裂,血肉横飞。

它以一己之力,挡住了全部的屠神使者。

“哄”的一声,这个地方,碎裂了大半,紧接着,空气之中,是一阵战栗——好像,数不清的东西,冲着这地方奔赴而来。

灵物——多而强大的灵物,听到了它的号令。

跟万马奔腾一样,那些灵物撞了进来,挡住了屠神使者。

屠神使者是厉害,可这些灵物数目太多了。

“哄”的一声,巨龙的身体,倒在了我们前面。

乱发青年盯着那个巨龙,想说话,可是说不出来。

它曾经是翱翔九天之上的龙族,可现在,为了乱发青年,它沉在了尘埃里,看清楚乱发青年毫发未损,它的眼神只有庆幸,没有后悔。

“为什么……”乱发青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己恨了几百年的庞然大物:“为什么……”

巨龙缓缓说道:“本能。”父母保护后代的本能。

“快走吧……把号灵珠拿好了,”它哪怕遍体鳞伤,也还是依然从容不迫:“千万不要给别人。”

乱发青年抿了抿嘴:“你到底是啥谁?我母亲,又是谁?你要是为我好,就告诉我,不然——我绝不走。”

他怕这一走,他就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你母亲……”巨龙的眼神里,却不见憎恨,只有柔和的怀念:“我管她叫,栀子姑娘。”

他看向了头顶,那眼神,是对过去的怀念,对光的怀念。

“我以前,是这地方掌管平安的。”他看向了上头:“曾经有一个盘龙庙。”

盘龙——乱发青年大概也想起来,他母亲,就自称盘龙娘娘。

不过,这个故事,跟盘龙娘娘讲的,完全相反。

事情确实也是从神庙上的那片瓦开始的——不过,挡在瓦片上面的,不是巨龙,而是一个撑着伞的少女。

少女明眸善睐,天真无邪——他从神会归来,十分意外,给人遮风挡雨惯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遮风挡雨。

少女是个人。

他的信众都是人,可这个少女,跟其他的信众不大一样。

他站在檐角下问少女,为什么给盘龙爷遮风挡雨?

少女狡黠一笑:“盘龙爷是附近最灵验的神仙,我待盘龙爷好,盘龙爷就会待我好——神仙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也许,可以让我多活几年。”

是了,那个少女虽然灵巧狡黠,可她命不久矣,这是她的命数。

少女自己也知道,从滴水的房檐上滑下,轻纱飘扬,像是一朵盛开的栀子花。

她抬起头看着他:“你说是不是?”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可惜。

后来,少女天天都来。

给盘龙爷擦桌子,摆祭品,香案上每天更换新鲜的花,她尤其喜欢栀子。

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姑娘,新鲜又有趣。

他忍不住又问:“要是你白做这么多,盘龙爷却保佑不了你呢?”

“那也没什么。”她的眼睛还是狡黠:“本来都是要死的人了,也不亏本。”

日复一日,他习惯了有她陪伴左右的日子,可忽然有一天,她没出现。

他急了,站在庙口伸着脖子等,等也不来,他恨不得找到女孩子家里去,可他不能轻易离开这里。

他甚至大发脾气,让灵物去拦路过的阴差——动谁也行,别动栀子姑娘。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二章

@@这本书完结了,实话实说,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本身这个题材我个人很喜欢,世界观其实也铺的很大,原本预计是要写一百万字以上,甚至两三百万字的小说,要是可以,我也不想就这么完结,但现实就是,这本书成绩很差。

同时上架的时候我就有说过,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一个人可以任性的时间是有限的,要是再早几年,我也许还能再任性一下,但现在没有了,现实让我不可能再花大把的时间去写一个根本出不了成绩的书。

当然,更现实的情况是,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陷入一种一日三餐吃什么都没着落的处境,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生活费用真的是连想都不想去想,所以,这本书完结了。

不过在此还是要感谢那几个订阅了这本书的读者,谢谢你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三章

陆晨忍不住又问灵珑,“那金锤要是赢了会如何,输了又会如何?”

“赢了,幽月喊价作废,输了或者不接挑战,金锤出局。”

“那金锤不敢争的,金锤仙王是十年前才进入一星的仙王,幽月可是几十年前就成为一星仙王了。他们交过手,金锤还不是幽月的对手。”灵珑还不忘给出预测。

陆晨这才明白仙界的拍卖规则,不但要有钱,还得有实力。

话说,陆晨不禁想到这个方法居然还挺合理,谁要是敢胡乱叫价,被打一顿不算,他喊价还会被作废。

擂台上,金锤狠狠瞪着幽月,然而幽月却也丝毫不惧,似笑非笑的看着金锤。

僵持片刻,金锤狠狠说道,“好,幽月,这笔账我记下了,不着急,咱们来日方长!”

说罢,金锤一转身,愤怒下场。

竞拍还在继续,又有几人出了高价,只是有趣的是,这些仙王貌似对彼此知根知底,不管多么不甘,但若是实力不济,也只能出局。

“这些仙王倒是谨慎的很啊。”叶凡说道。

“不错,他们在仙斗场上都遇到过,对彼此实力都有了解,现在出局,总好过恶战一场还什么都没捞到的好。”玲珑说道。

不知不觉,宝瓶的价格已经炒到了19万,此时场上只剩下两人。

喊叫的是一个紫衣女子,容颜姣好,目光清澈,看起来不似几百岁,更像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

她转身看向最后一人,微微一笑,“牧龙前辈,你就不要跟我抢了吧。”

身后白衣男子神色淡然,目光却看向场外某个方向,“我以为他会上场,没想到……东篱,这瓶子你要变拿去,我没兴趣!”说罢,白衣男子直接下场。

最终,东篱仙主以19万的价格,拍下了如意金枝壶。

虽说这一场并没有人动手,但是整个过程却也充满了火药味,看得众人都是捏了一把汗。

第一件拍品成交后,很快第二件,第三件便送了上来。

后面的拍品价格可就没有那么夸张,大概也就是在几千到几万之间,许多真仙都有机会争夺了。

真仙数量众多,上场的人多了,那就不可能像仙王一样,彼此知根知底,逐渐的,拍卖会里开始有了争夺。

陆晨发现,后面的拍品与如意金枝壶差了不少,真仙战斗也没意思,忙着出售一些常见材料。

原本叶凡他们得到的材料是想分给陆晨的,但后来考虑如果陆晨买了二级洞府,他们都可以在这里修炼,那就不需要分配仙祖遗址所得,全部交给陆晨了。

这一趟,他们小队得到的宝物非常多,陆晨忙的不亦乐乎。

“我靠,寒云铁一块400灵片!我这有……89块!”

“金雀尘,300一份,这里143份……这么多!青龙珠,1000一颗!我这里19颗!”

陆晨一个劲的往金属块里传送材料,灵片一叠一叠的涌出……

大概几分钟后,陆晨传送了一批材料,突然金属块不出灵片了!

陆晨急忙拿起金属块左右查看,敲敲打打,“卡了?靠,吞老子宝物?!”

还好,没多久,金属块又传出了大量灵片。

陆晨这才松了一口气,“哎,还是当面交易放心,这东西总感觉有种网上购物的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