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一章

冖丬卜手卩丿

曹操一手支着头身体不停的打抖,自从曹仁战死、西川归孙以后,曹操的头痛病越来越重,犹如万根针刺一I、难以忍耐。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随着时间的流逝,曹操越觉得天下离经越来越远。

“主公,身体要卩您还是休息去吧。_些琐事交给志才处理就行。谋士戏志才见曹操如此难受,于心不忍。

曹操叹了口气,“九在时机本就I料,西川失策,.牢落陷。_I军人不稳,我若再不以身做责,亲立榜样,如何稳定夂一?’

曹操将手中的件放在一旁,靠iI大椅上闭目养神,觉得头_舒缓了一些后,在道:“汉中的情形如何?”

还未等戏志才开口,肀强调道:“如实说来,不可隐瞒。丨

戏志才沉默了会、答道:“并不乐观。_一政一段比起刚出道时以有天攘之别。卜以川人治川,并娶西川旺族吴之妹,以政治婚姻控制住了西川,使得西川连成一气、_同时还卡徐庶驻入西川,以袭扰战术时不时派大军进入我汉中腹地捣乱。卩庶有大才,行军又异常谨慎_浮定,我军难以探他踪迹,以数次被得手,上百倾粮田被他们毁去。丨

“可恨!”曹操猛一拍案桌,怒道:“他们这是想完全断我们生路,想不到卩子羽竟会绝情。丨_话也是占占口头便宜,他知道如果情况对调,他将会I得更加绝情。

“还有,孙灿境内-地都在筹备粮草,卡刂近有大的行动。_.志才见曹操头痛病已经过去,藏在心中的情报说了出来。

这时,程昱步走进了议事厅,神色严肃的说道:“主公,孙灿分兵三路,攻打刘备。_是刘备的求救I、_”

安十年三月。

孙灿出动大军四十北上并临_-成三军由周瑜、6逊领十万攻打白马;徐晃、赵云;领军十万攻打南皮,孙灿自己领大军二十万攻打延津。

曹操得知此消息立刻调集大军准备支援刘备,介大军行至洛阳便收到彻里吉攻打凉州的消息。

已曹操让夏侯渊领部分军马前去增援可战况出呼曹操意料,彻里吉用兵神出鬼没不但大破了夏侯渊的援军,还一举拿下了凉州。

曹操得到消息后,悲痛大呼,“天亡我也!”头痛病复,晕倒在地。_爿后放弃增援刘备前去收复地。

刘备得知曹操无法增援便I庞统逐个击破的方案,出动出击。

但孙灿的三路大军仿佛事先安排好一般,刘备大军一但攻打一军,另外两军就加强攻势而被攻打的一则死守阵地,不让刘备占得半点便宜。

逐个击破地方案不但失效反而加了孙灿进攻的度。

刘备吃冖亏,亦乖了,改攻为守,打算利用邺城阻挡孙灿大军的攻势。

这时刘华献出-之策,撅漳河之水,以淹邺城、

在一个无月之夜,孙灿命十五万大军挖掘漳河。_日天刚亮,万倾洪水奔腾而下。洪水冲了邺城城门丿卜_蜂拥而入。

关羽为救丿卩亲自后,被孙灿大军重重围困。

孙灿惜其才亲II求劝他归降。

但关羽个性孤傲又极中情义在无力突围下引剑II刎麾下三将士,竟同时尾随而去场面极其壮烈。

得知关羽自刎,伤心欲绝在三弟张燕的鼓动下不理会庞统、沮授良言执意出兵要为关羽报仇血恨。

沮授以死进言撞死于堂前。丿卩醒悟,转守易京。

孙灿听取诸葛亮郭.良言,死守、用断粮拢城战法对付困守由斗地刘备。

三月后,易京内粮草断绝,老鼠匹皆以吃尽。

诸葛亮亲自入城劝下,城中无辜百姓及士兵下令投降介本人因无法报关羽之仇,一把火烧毁了城守府同烈火一起化为灰烬。

张燕对孙灿恨之入丨孙灿接手易京时,持剑刺杀

文学

,但被许林所阻,就地正法。

庞统心灰意冷,黯然归隐不知所踪。

用时一年,终定北地。

安十七年,贾诩在未得孙灿允许之下同刘华暗设离间计策。

原来,当年贾诩亲自前往羌族,化身奴仆,用麾下“毒士营”中最擅长溜须拍马的手下讨好彻里吉,并暗中策划使其成为彻里吉的谋臣。

在贾诩的帮助下,彻里吉数败曹操。卜贾诩终究卜一氵,法战胜曹操军这个团体,彻__被杀的打败二十五万大军逃回者不过三万。

在数次交锋中,贾诩敏感的现曹操有削弱马家军的意图,便时刻留意,他将曹操削弱马家军的意图告诉了马。

马性烈得知事情后,利马质问二

肀秽氵毫无芋丫之意。

曹操妙言脱身,马信其言,刂在追究。卜马却在曹操心中留下了极不可印象。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二章

说来也怪,本来就是一场牵制战,没想到打去打来打成了大决战。

赵云大军全军出动,就连赵云陛下和“诸神特种军团”都亲自参战了。

赵云与“诸神特种军团”一起实施斩首行动,赵云命“诸神军团”神级高手阻挡天使军团的统领护卫亲兵,而他与数十位神王级的高手对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实施围捕,寡不敌众之下,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全部被赵云成功的活捉了,赵云将祂们打晕之后,在祂们识海深处打上自己的魂印,使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顺利成为赵云的忠实奴仆。

赵云从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那里知道了监军的存在,也知道了监军大统领卡奇诺.拉姆的存在,赵云命令大军不得为难天使军团中的监军,并传令放其离去,不要斩杀祂们,赵云麾下的将士们虽然不解,但还是忠实地执行了赵云的命令,将卡奇诺.拉姆和祂的监军部队给放跑了。

赵云又命令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下令,让十二个天使军团缴械投降。十二位军团统领在天使军团的威信还是很强大的,在祂们的命令下,十二个天使军团全部向赵云大军投降了。

如此一来,光明神王在天界军事主力在卡奇诺.拉姆的搞搞阵之下,竟然尽数成为赵云大军的俘虏,光明神王手中就只剩下光明神教势力和部分中心追随光明神王的天界贵族势力了,当然,还有赵云有意放跑的天使军团监军部队。

当卡奇诺.拉姆连滚带爬地逃回天界皇城,向光明神王哭诉十二路天使军团统领集体叛变,全部投降了赵云大军之时,光明神王竟然惊呆了,十二路天使军团是祂在天界的核心军事力量,是光明神王统治天界最强大的工具,可如今十二路天使军团全部叛变投敌,怎不让祂惊骇莫名?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竟然全部都要背叛本尊?该死!通通都该死!传令黑衣执法队,本尊要亲自取十二路天使统领的项上人头,立刻、马上!”光明神王在沉默了数刻之后,突然咆哮如雷地大吼道。

“神王陛下、神王陛下不可呀!那赵云麾下大军过亿,不是黑衣执法队所能撼动的呀!还请神王陛下从长计议!”卡奇诺.拉姆听到光明神王的咆哮,只吓得屁滚尿流地向光明神王力谏道。没办法啊,事关祂自己的生死存亡,卡奇诺.拉姆只得拼死向光明神王力谏了。

“贪生怕死的废物,说,是不是你谎报军情,肆意污蔑十二天使军团统领?”光明神王突然抓起卡奇诺.拉姆,恶狠狠地逼问卡奇诺.拉姆道。

“没、没有,神王陛下,是属下亲眼看到的,绝对没错,再说属下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欺骗神王陛下呀!请神王陛下看在属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情况下,绕属下一条贱命吧!”卡奇诺.拉姆装着一副可怜样,向光明神王祈求道。

“那好,本尊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你率领监军部队,随本尊和亲卫军团、黑衣执法队一道,去斩杀十二天使军团统领,本尊便饶你不死。”光明神王对卡奇诺.拉姆不带丝毫感情地冷声道。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三章

袁绍有三个二子,大儿子袁谭,二子袁熙,三儿子袁尚,袁尚还很小,不值一提。袁谭已经成年,才能虽然一般,但也走到了权利面前,至于袁熙,这小子依然年岁十六,能力也是平平。

刘辩把主意打到了袁熙的身上,他在想是直接绑了袁熙,拿他当人质,以要挟季雍,从而出城脱身而去,这种方法是否可行?

衡量了一番之后,刘辩觉得直接绑人来要挟这样的方式太过于简单粗暴,万一袁绍军到时候不配合,更会是难以脱身。

绑人是要绑的,但不能够暴露,不能明着那袁熙来要挟季雍,而最好是让袁熙在不知不觉当中配合才是。

那到底要怎么行事才好呢?

刘辩又独自琢磨了一番,他觉得这事还是得找甄宓商量一番才是,脱身的办法是袁熙,而袁熙的目标可是甄宓,若是甄宓能够配合,定然事情会顺利许多。

隔日刘辩便把他的想法与众人讲述了一番,众人听完之后都是面露难色,张氏更是担忧甚多,情势可要比她想象的严重许多,最让张氏担忧的是她害怕会牵连到刘辩,万一刘辩就此身陷涂沦,那张氏可是已死谢罪都抵消不了这份愧疚的。

“殿下,实在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吗?宓儿,她,她真的太小了。”张氏满脸愁容的问道,她担心刘辩不假,可她也不愿意甄宓以身犯险,女儿家的名节也是很重要的。

“张夫人放心,我并不在强求,而是在询问你们的意见。倘若你们不同意,我们就再寻其他的方法。”刘辩点点头说道,随后他下意识的看向甄宓,而甄宓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看着刘辩的。

甄宓心里面是清楚的,若是刘辩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他断然不会提这一茬的。见着一脸坦然的刘辩,甄宓的心也逐渐的平静下来,她没有埋怨和不满,而是嫣然一笑道:“这是美人计吗?”

以甄宓的姿色,美人是肯定算得上的,但是美人计的话?

刘辩忽然感觉心头一阵难受,他深感利用一个女子是十分不耻的行为,遂

文学

又说道:“是我失言,此事就此作罢!”

“不,就依此计行事吧!”甄宓面对刘辩果敢而坚定的说道:“此刻殿下能够站在我的面前,我便已经是十分的感激了。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我惹出来的,那又怎么可能让殿下独自面对眼前的这些困难呢?我虽然书读的少,懂的也没有那么多,但我知道如今的困难并不是殿下的过错,为何要让殿下独自面对呢?身为女子的我在娘亲的眼中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我也能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刘辩动了两下嘴角,他未有应了甄宓的话。甄宓是小,但她却是很有想法,外表柔美,内心却是倔强,甄宓可要比刘辩想象的要有见地很多。

“况且殿下只是想让我与那袁熙周旋而已,可能就连逢场作戏都算不上。”甄宓转而对着张氏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所以娘亲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况且,殿下一定会护我周全的,对吗?”甄宓又看向刘辩,她笑的很自信,眼眸明亮。

刘辩仿佛被甄宓的笑容感染到了,他不禁换下了温良的模样,而是换上了认真的神情说道:“放心,我定然护你周全。”

事情就此定下,尽管张氏忧心满满,但她也只能够按照刘辩的吩咐行事,毕竟是生死相关的大事,张氏也马虎不得。

不懂就学,不会就问,接下来要怎么做,该怎么做,能怎么做,刘辩按部就班的一个一个的吩咐,等到众人全部商定完毕,天色已黑,人也散去,就剩下刘辩和甄宓两个人独处在后院的亭楼里。

甄家老宅院很大,方方面面都体现了甄氏一族的底蕴,甄宓落落大方的坐在石墩上,刘辩则是依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一天的商议下来,刘辩疲态尽显,扪心自问,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来确定此番行动计划是否可以成功,没有荀谌、郭嘉等内阁大佬们在,刘辩只能够一个人来推敲这些行动步骤。

要不然还能够怎么办呢?指望星辰八卫吗?让他们去砍人还行,谋划方面,他们还是差一点的。

冬季已经来临,夜里寒冷,风一吹过来,吸入一口都可以感受的到肺腑中寒意,刘辩有修心功法伴身,他可以轻松的抵御寒冷,但甄宓不行。甄宓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袍子,这件袍子是刘辩亲手给她披到身上的,所以显得很大,把甄宓那小小的身子都全部给裹住了。

甄宓仰着小脑袋看着刘辩,眼眸里面充斥了一种叫做仰慕的情感,夜的确很冷,但甄宓的心却是感觉很暖,暖得她脸颊都觉得发烫,越是与刘辩独处,她就越是感觉身上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质,而这股气质正在深深的吸引着甄宓,以至于她的脑子里和心里全部都是刘辩的身影。

美人计预示着什么,可能会发生什么,这些甄宓心里都很清楚,但她还是愿意义无反顾的去做,正如同她所说的,这不是只为了刘辩,也为了她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