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短篇合篇500篇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准确的说这本书烂尾了,或者说太监了!不过我感觉还行,毕竟为了十五个读者,一直写到五百多万字,已经很能坚持了!白天搬砖晚上写书!最近工地有点忙,实在是有点挤不出来时间了!所以打算写到这里结束掉!实际上这本书写的有点,恩,怎么说呢!有点歪了!世界构造,构造的太宏大了!如果按照这个世界构造去写的话!我估计得写上千万字都不一定能写完,所以打算结束掉,过段时间开新书,恩,新书还是仙侠。我下面吧这本修行的年代的后面的故事梗概说一下,也算有个交代!

林凌是要到魔道时空之中,在魔道时空之中修行负面能量,这是另外一个故事线,最后林凌会成就万化圣仙。而林青则在复活了自己的母亲之后,进入到修行世界核心区域之中的剑道圣地,成为一代剑主,最后成就万化圣仙的境界!修炼正道能量成就万化圣仙,然后零号从林青的身体之中突然独立出去!制造零号的科技文明复苏!成为修行世界的敌人!因为零号已经在修行世界时空呆了很久,所以对修行世界修士的能力了解的十分透彻!然后积攒了那么多能量,开始批量制造法则仙人已经更加强大的存在!修行世界岌岌可危,然后林凌剔除了自己身体之中的零号的子系统,跨越时空,和林青正面能量负面能量融合在一起,最后成就了无上境界,大败了科技文明!

恩大概就是这个一个主线!当然,我不会写女主!哈哈哈哈!这么多年都不会写!下一本应该会尝试一下!

算起来我从写书到现在都快十年了!不过有点尴尬的是,期间有好几年都没写!这本书本来我是打算写个一两百万字,找找以前的感觉呢!没曾想写扑街了!但是想想还是要把这扑街书写个差不多啊!但是扑街扑的实在太厉害了!高订三百多,均订五十多!我也是尴尬的要死!不过想想还是得写个差不多才行!所以才一直写一直写到现在!只是到了后期,世界背景,实在是有点太大了!而且感觉自己行文节奏也有点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主角三百多万字的时候,还没成仙呢!哈哈哈哈!仙侠文主角三百多万字都没成仙,我都佩服我自己!恩,不对,韩老魔也没有!说的有点多了!调侃一下哈!怎么能和人家韩老魔相提并论呢!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啊!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河道边的草地上说着话,看着澄澈的蓝天和河水相映成趣,听着河水流过的声音和树林里万物的欢声笑语,时间不知不觉就这么流逝了。

“真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太阳有些斜了,张窈有些感慨。

“别停留了,赶紧走吧,天不早了,马上就会天凉的。”庞小南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

“走吧,你请我去吃好吃的!”张窈拉着庞小南的手也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怎么是我请你呢,不应该是你请我吗?”

“我就是个教书匠,你好意思要我请你吗?”

“现在教书匠的工资可不低,多少人都想当教书匠呢,寒暑假那么悠闲。”

“比起你这个大财主来,我那点工资怎么够花呢,我告诉你啊,以后你要是娶了我,家里的钱可得交给我管。”

“那我还娶你干什么,这不是找了个败家娘们儿回来了吗?”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败家,我们张家可是做金融的出身,我管钱是为你好,保证你的财富蹭蹭蹭的往上涨。”

“你怎么知道我是财主的,难道你们张家调查过我的账户?”

庞小南的猜测是有道理的,他的金融账户虽然很隐秘,但是作为金融大鳄的张家,要想调查到他的个人财富,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还要调查吗?你妹妹都告诉我了,说你在很多公司都有股份,还有,我可是被你忽悠到霍拉马来的,你敢说,这整个霍拉马城,没有你的产业吗?”

“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不许你这么说自己的妹妹!”

“我供她吃供她住,她竟然把我的秘密透露给你个外人!”

“谁说我是外人啦,我是她的姐姐,是你以后的大老婆,你有多少钱,不是应该让我清清楚楚吗?”

“你这还没过门,就算计我的身家,我一定不能让你得逞。”

“哼,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好了,不跟你计较了,你先请我吃饭,请客的钱你还是拿得出来的吧,铁公鸡!”

“你还敢叫我铁公鸡,你知不知道你在华海市我请你吃了多少次饭,你好意思叫的出口!”

“哼,想请我吃饭的人多了去了,让你请是给你个机会。”

“那我宁愿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来不及了,别人我已经拒绝了。”

就在两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张窈突然看到自己的车子面前聚集了一帮人。

张窈把车子开到城郊的时候,是和庞小南一起走到河边去的,这时他们刚刚走到停车的地方。

“这些是什么人?”张窈好奇的看了看庞小南。

“是不是你的追求者追到这里来了?”庞小南也不认识那帮人。

这时候那帮人里走出一个男青年来,冲张窈打招呼道:“张老师,你好啊。”

张窈皱了皱眉头,还是没认出来人,她问道:“请问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庞小南却认出了这个男青年,是徐福松。

徐福松是当年和特柏普一起,想要除掉庞小南的霍拉马恶少之一,不过自从他的父亲归顺了卡洛斯之后,他就从霍拉马离开了,没想到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庞小南戴了面具,徐福松并没有认出这个“哈拉帕”是谁。

“张老师不认识我不要紧,但是我很快就会让你认识我的,来人啊,给我绑了。”

徐福松一声令下,身旁的几个壮汉就朝张窈涌来。

“等一下!”哈拉帕大声喝止道,“你们欺负一个女的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来。”

“哈哈,有人英雄救美啊,好,那我们就满足一下他的愿望,给我打!”

徐福松指挥这群壮汉调转枪口,围住了哈拉帕。

“我可警告你们啊,我很厉害的,我的拳头可不长眼,不要到时候跪地求饶,现在你们跑还来得及!”哈拉帕故意挑衅徐福松这帮人。

徐赛东一伙哪里经得起哈拉帕的挑衅,“弟兄们,给我把他打残!”

在徐赛东的加油鼓劲下,一帮壮汉开始向哈拉帕发动了猛攻,只是在几秒钟之后,灰尘散去,哈拉帕是唯一一个还站在地上的人。

“你……你不要过来啊……”徐赛东恐惧的看着哈拉帕慢慢的向他走过来。

哈拉帕走近了徐赛东,但是没有动手,只是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跟我说说,为什么要来打张老师的主意啊?”

“不,不敢,我有眼无珠,请大侠饶了我……”徐赛东还是那么怂,他已经跪到了地上。

“说出你的理由,我就饶了你,否则你就得像他们一样!”哈拉帕指着在地上哀嚎的打手们,刚刚他都是一拳一个轻松解决了。

“我说,我说,我打听了一下,张老师和庞小南的关系很好,几年前我在霍拉马城被庞小南给耍了,这次我是回来找庞小南报仇的,但是我找遍了霍拉马也没发现庞小南的踪迹,所以我想只要控制了张窈,庞小南一定会现身……”

“原来你是来找庞小南的啊?”

“大侠,你认识庞小南吗?”

“不但认识,还熟的很呢。”

“啊?大侠,你饶

文学

了我吧,我马上离开霍拉马,再也不骚扰张老师了。”

徐赛东不傻,哈拉帕陪在张窈的左右,又说认识庞小南,说不定哈拉帕和庞小南也是好朋友。

听到有人找好朋友的麻烦,哈拉帕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爸知道你回来找庞小南的麻烦吗?”

庞小南想搞清楚,这件事有没有徐赛东他爸徐福松在背后搞鬼。

“我爸不知道,我爸早就不敢和庞小南作对了,我这次回来,他不知情,不然他肯定不会让我来的。”

庞小南观察徐赛东没有说假话,看来徐赛东是确实一个人谋划这件事的。

但是庞小南很好奇,徐赛东是哪里来的胆子要回来找庞小南的麻烦。

“你回来找庞小南,就带这点人,难道以前你在霍拉马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大侠,我知道庞小南在霍拉马很有权势,所以我只是来霍拉马找他,并不是要在霍拉马跟他对着干……”

“那你的计划是?”

“这……”

“快说!”庞小南捏了捏拳头。

徐赛东吓得立马就交代了,“是一个霓虹人找到了我,说让我把庞小南引诱出霍拉马,只要我办成了,他就给我一大笔钱。”

“霓虹人?”庞小南想不到自己和霓虹人有什么过节,除非是日不落哦多桑,可是日不落哦多桑已经被他废了啊。

“这个霓虹人长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啊,他戴着面具,从头至尾都没有摘下来过。”

徐赛东说的是真话,庞小南通过读心术看出来了。

“你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就帮他做事,你是不是傻掉了,还有,他说他是霓虹人就是霓虹人吗?”

“不是啊,大侠,他直接给了我一箱金条,谁会拿钱开玩笑啊,他说这是订金,事成之后还有重谢,还有,我是听他打电话才知道他是霓虹人的……”

“说说他跟你见面的过程。”

徐赛东瞄了一眼倒在地上依旧苦苦挣扎的打手们,用颤抖的声音描述起他和霓虹人见面的经过。

徐赛东几年前离开了霍拉马,本以为不会再和霍拉马产生交集,可是有一天,他在歌厅里喝酒的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进了包间。

这个男人戴着面具,后面跟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壮汉,这些人把歌厅里的其他人都清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关掉了音乐。

徐赛东很生气:“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的姑娘都赶走了,你们知不知道她们多少钱一晚?”

徐赛东离开霍拉马之后,就投奔了自己的老娘,他的妈妈之前跟了一个大老板,后来就开了这家歌厅,徐赛东无聊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喝酒取乐。

“徐赛东,你给老实听着,否则,你家的这个歌厅,我让它不得安生。”

面具男的声音很有威严,而且有些口音,不像是华国人。

徐赛东被吓住了,只得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面具男翘起了二郎腿,对徐赛东说道:“庞小南你认识吧?”

徐赛东长这么大,最大的侮辱就是来自庞小南,他捣蒜似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被庞小南整的很惨,你的父亲徐福松也被庞小南整的很惨,我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

面具男朝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一个手下马上把一个皮箱放到了茶几上。

面具男打开了皮箱,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箱金条,徐赛东虽然生在富贵家庭,但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震撼的财富。

“你,去霍拉马把庞小南给我带出来,这些金条就是你的了。”

徐赛东突然冷静过来,去霍拉马找庞小南的麻烦,那不是找死吗,就算再多的钱,没命花也是相当于粪土啊。

“大哥,庞小南在霍拉马势力大的很啊,我爸都拿他没办法,我哪里有本事把他给带出来啊……”

“徐赛东,你可以选择不去,你也可以选择不要这些金条,但是你要知道,这些金条买你的命还是没问题吧,你不要有的是人要。”

面具男的华语虽然生硬,但是充满了震慑人心的力量。

“大哥,我去,我去

文学

……”徐赛东很清楚,他今天要是敢说不去,明天自己就得横尸街头。

“这就对了吗,”面具男拍了拍徐赛东的肩膀,然后递给他一杯酒,“我知道,你在这里过的并不快活,这些都是庞小南造成的,这次我不但帮你报这个仇,我还会帮助你重整旗鼓,这些金条只是订金,事成之后,我还会有重谢。”

面具男举着杯子横扫了一周,“这样的歌厅,你想开十个,我都可以帮你开起来。”

徐赛东高兴坏了,这个歌厅的投资上千万,看面具男出手阔绰的态度,他说的肯定不是假话。

这时候面具男的手下递给他一个手机,徐赛东听到面具男对着手机里说了几句话,很明显,那是霓虹国的华语。

华语在这个世界上是最普遍的语言,霓虹国本来原先就是华国的附属国,通行的也是华语,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口音的变化很大,霓虹华语还保留了一些古华语的特点,在华国人听起来,有些拗口了。

霓虹国的面具男和徐赛东干了一杯,就起身走了,留给了他一部手机:“有什么行动,用这个电话跟我联系。”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周成,多年不见,你居然还活得好好的,大道果然是公平的”太上老君似乎感触最多,当年他是惜败在一招之下,留下了咫尺之恨,今日雄心亿万丈,怕是想来个反其道而行之,“一饮一啄皆是定数,你不封印我们,我们如何能参悟大道,还取了你封印吾等的法宝,这些法宝早已炼化自如,今日便是鸿钧老师前来,也休想救得你!”

太上老君环视一眼其余三人,抬手收了天道,其余三人居然视若无睹,任他取之,看来这四人间已经有了什么默契,说不得眼前的周成才是最大的敌人

“阿弥陀佛,道友,当年你有恩与我西方教,今日道友大难来临,吾等二人便做主,保你师门弟子无恙便是”

接引道人一声长叹,似乎是感慨世事无常,任圣人也难逃一荣一枯,一兴一衰

“哈哈哈……一帮蝼蚁,杀了他们侧是脏了圣人手段”通天教主手中提着一剑,霍然就是当年周成四剑合一,封印众人的诛仙剑,居然被通天教主取了

“阿弥陀佛!”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也齐齐显出了法宝,却是一盘古塔与七宝妙树杖

“开!”太上老君轻喝一声,顿时虚空一抓,一把比开天斧只小了三分之一的斧头出现在他手中,原来他早已经将盘古幡与太极图祭炼到了终极状态,返本还源,成就了三分之二的盘古斧他倒是想待杀了这周成,再去取了混沌钟盘古斧重现天地,岂不快哉

周成笑了笑,指着盘古塔,道:“老伙计今日你也要与我为难吗?大道无形,果然无那永恒定律”

太上老君道:“周成,你当年逆天封印吾等,早就应该想到,逆天之后必有逆天之罚,很可惜,这次的逆天之罚就是让吾等得了灵宝,涨了道行”

“周成,当年之辱今日一并赐还你若有何心愿未了本尊倒是可以代劳一番”通天教主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起来高高在上在他看来,当年这周成能够封印诸圣,所绮仗的不过就是这些灵宝,而今天的周成充其量就一把混元剑,不过看他样子似乎是知道大难来临居然连法宝都不用了

周成不置可否,淡淡笑道,“通天师兄,敢问琼宵魔君可好?”

“你!哼!”通天教主脸色一寒,顿时不好看了原来四位圣人前来之前,那琼宵居然自行了断了,根本不愿再面对这位昔日的“恩师“通天教主

“大道无形,天道无常凡人有因果,圣人又何尝没有因果当年我若不封印你们你们又如何有今日大成?”周成依旧淡定自若,仿佛千山云海过,兀自安道心

“哈哈哈……周成,你今日即便死,也不冤了你倒是个明白人”通天教主大笑道

周成似乎恍然无觉又道:“今日你们不大成不取了吾之灵宝,我地道又如何能成?大道之路越到最后,越是艰涩难行,尔等越强,不过犹如狂涛加身,推了贫道一般而已”

“你,狂妄至斯!”太上老君大怒道,他即便想立刻就杀了周成,但一听周成居然将自己等人的强大比喻成大海之狂涛,不能倾覆他也罢了,居然犹如雅着他在那大道之路上前进一般这,这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其余三位圣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这周成说话越来越玄,有些东西似乎比当年鸿钧在紫霄宫中所说的还要晦涩难懂

四个圣人,一个周成,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周成犹如岿然不动之亿万丈高山,任四个圣人气势与怒火暴涨,依旧是大海狂涛中的扁舟一

般,上下起伏,随风而动,却永不沉没

“唉……”周成长叹一声,望着天际道:“此次大劫,当为众生大劫,可怜多少修行高手,不过旦夕便化作齑粉,着实惨烈不过,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是最倒霉的人,那么他们就错了”

准提道人道:“周成小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成摇摇头道:“初脱大劫,不过三日之功却又再次遇劫,他们倒霉,却是不及各位了”

“这厮疯了”太上老君面皮抽动,顿时扬起了手中三分之二的开天斧,就要朝周成砍去

“今日叫你证道涅!”准提二人也齐齐施宝打来

“诛仙剑,正好送你一程!”

诸般先天至宝,抑或混沌至宝,不过瞬间便将周匝虚空全部碎裂,灵宝一卷,看似就要将周成杀死

周成恍然无觉,只是眼角溢出两行清泪,叹道:“亿万年苦修,今日终成大道大道无形,说容易不容易,说难,原来也不难诸事不过至简至繁,果然便是这般”

一道虚无之光闪过,周成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盘古塔、七宝妙树杖、三分之二的开天斧、诛仙剑四件灵宝瞬间砸中周成,爆出万丈精芒“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