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按住腰顶弄,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二章

在与日本谈判之后,明军就打算撤军,毕竟大军放在这里是要粮食的,而朝鲜又不能为明军提供半粒粮食。

至于与大明与日本的关系,日本方面是说将会遣派使臣去京城谈,大明对此非常随意,因为如今大明全面开放,与以前的朝贡体系是完全不一样。

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而是商人之间的贸易。

故此日本是否派使臣来,大明方面也不是非常在意。

还记得最初的时候,朝鲜不愿意求援大明,其中主要原因就是怕这请神容易送神难,另外在元朝攻伐日本的时候,是要求朝鲜提供后勤,这给朝鲜留下了心理阴影。

可如今明军不但自卑粮食,而且还给朝鲜提供粮食,并且急于退军,一点都没有想留在这里。

这又令朝鲜方面有些患得患失。

其实朝鲜渴望歼灭日军全部主力,也不是真的没事给明军找事做,而是他们担心这明军一撤,日军就会卷土重来,事实上他们就是打不过日军。

而此战他们损失惨重,也成为最大的输家,将来就更加难以抵抗日军。

故而在明军撤军之际,朝鲜国内展开激烈讨论。

战争刚刚结束,立刻就掀起了党争。

北人党就主张自强,依靠自己的实力防卫日本。

但他们并非是出于为朝鲜着想,只是因为在此次战争,与大明合作密切的李德馨、柳成龙、李舜臣,全都是南人党,如果继续加强与大明的关系,南人党必然会得势。

以柳成龙为首的南人党,就表示以目前朝鲜的情况,根本就无法自保,且不说日本会不会卷土重来,北边可还有强大的女真,咱们过去经常欺负女真,如今咱们打得是山穷水尽,谁能保证女真不会报复我们,所以应该继续加强与大明的关系,借大明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至少先渡过这个难关再说。

但是李昖就担心若请明军驻军,会影响到他的权力和威望。

到底是听大明的,还是听我的。

李舜臣就提出一个建议,与大明加强海上防卫,他可是亲眼看见大明的帆舰是如何摧毁日军的水师,而那玩意真是他们朝鲜做不出来的,技术且不说,他们可没有这么多钱,而且如果没有明军的帮助,对马岛都不见得能够守得住。

因为对马岛上面的百姓,他们倒是非常愿意加入大明,他们并不情愿加入朝鲜。

而最终谈判结果,也是日本将对马岛给予大明,而大明再交予朝鲜管理。

对马岛对防卫日本是至关重要,李舜

文学

臣的建议就是提供济州岛的一个港口给明军水师作为补给基地,可以在此威慑日本,同时可协助朝鲜防卫对马岛。

其实李舜臣也是主张自强,但是党争吗,对方支持的,我必反对,而且他也认同柳成龙、李德馨的建议,以目前朝鲜的状况,根本不可能同时防卫日本和女真。

这一个虽然建议遭到北人党猛烈抨击,但是却深得李昖之心,这既可以保护自己,同时又不会影响到他的权威。

于是李昖赶紧派李德馨与跟沈一贯交涉。

而在郭淡的计划中,并没有提到济州岛,沈一贯纯属就是来领功劳的,他完全听郭淡的,都不去过脑子,因为他知道这事帝商组合肯定有着详细的计划,那自己还动什么脑子,他心里还暗笑,你们朝鲜可真是异想天开,给了你们岛,还得负责帮你们防守,何不我大明直接拿着。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这事他也做不了主,到时再说,暂时大明水师也不会急于离开

文学

这里。

然而,还有一个部族与朝鲜一样,也在思考着战后的秩序。

就是女真族。

努尔哈赤虽然不是此战的输家,但也谈不上什么大赢家,他并没有达到太多的政治目的,他只是借此战笼络到一些女真部落的支持,以及抢得一些财物。

其它的就所得甚少啊!

但努尔哈赤也被明军的实力给吓到了,什么时候这明军变得这么强大,这也令他感到非常迷茫。

不过海西女真的首领金台吉却有着非常清晰得得思路,这努尔哈赤只是在后期才跟明军主力协同作战,但因为当时日军的战略,也就没打什么,金台吉可是一直跟着明军的主力在打。

他对于明军的实力,可是比努尔哈赤要深刻多了。

在撤军之际,他将部队交予副将,自己率先赶回辽东,因为他得知郭淡又来到了辽东镇。

辽东镇。

“哟!大首领,你怎么就回来了?”

正在与顾长生交涉朝鲜业务的郭淡见到金台吉突然到访,不免深感诧异。

金台吉抱拳一礼,道:“实不相瞒,我是在得知郭顾问来到辽东镇,故而先赶了回来。”说着,他瞟了眼,一旁的顾长生。

郭淡立刻向顾长生道:“你先下去吧。”

“是。”

等顾长生走后,郭淡伸手道:“大首领请坐。”

金台吉坐下来之后,开门见山道:“郭顾问,您应该也知道,在此战之前,我们海西女真正在与建州女真交战。”

郭淡点点头道:“我略有耳闻。”

金台吉道:“可如今我军疲乏不堪,若是建州再对我部发动进攻,我部可能难以抵挡啊。”

这显然是一个借口,他才出了两三千人,远不及努尔哈赤,要说疲乏,建州更加疲乏,他显然就是希望明朝介入,制止建州女真。

郭淡沉吟少许,道:“其实这事也与我们有关,若是回来你们就开战,好像也确实不妥。”

“就是,就是。”

金台吉连连点头。

郭淡道:“这样吧,到时努尔哈赤回来之后,我们再具体谈谈,我相信建州方面也是能够理解,大家毕竟都非常疲惫,都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恢复。”

“那就有劳郭顾问了。”

金台吉欣喜地拱手道。

郭淡笑道:“哪里,哪里,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金台吉又道:“对了!我听说最近朝廷的政策有些改变,好像是说要开放贸易。”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三章

牙帐内,沈飞、马昂等人已经和桑玉吵的不可开交,不过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理智告诉他们不能和桑玉动手WwW.КanShUge.La

桑玉则是一脸无辜,好言相劝,只是一个劲的说流贼出现,张千户带着陈瑀去打流贼去了。

不过他心里也泛起了嘀咕,都一夜了,为什么张千户还没有回来?

“桑总兵,陈大人只是监军官,小骨流寇需要陈大人去么!”沈飞忍着怒气道,“若是陈大人出了何事,桑大人也就好之为之吧!”

昨日沈飞和马昂骑马出去找了整整一天,期间倒是发现了马蹄印,可由于下了雪,马蹄印最后消失,便没有找到陈瑀。

沈飞现在深深的自责,他相信以陈瑀的聪明才智不会这么轻易的出事,,可是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

“沈校尉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威胁本官么?”桑玉脸色沉了下来,“别以为跟了陈瑀几年,就可以无法无天,这里是河北,给老子放老实点!”

“哦……河北?怎么了?河北很厉害还是你军中这群酒囊饭袋很厉害?亦或者是桑总兵觉得自己武艺高超?要不要领教一番试试?”沈飞脸上露出了深深的不屑。

“沈兄弟,莫要冲动。”马昂在一旁拦住了沈飞。

桑玉哼了一句,又狠狠的对马昂道:“还有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管好你自己的百户营,少多管闲事,以免招来祸端!”

“你……”

“滚出去!”

话还没说完,牙帐外便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桑玉愣了下,听这脚步的声音,不像是牙帐内军队的,难不成朝廷又从九边调军过来了?

牙帐被打开,一个年轻人身披铠甲,嘴边留了点胡须,俊俏不失威严的走了进来。

“陈瑀……你……你没……”

“没死是么?”陈瑀呵呵笑道。

“哦……不,不是,陈大人这是做什么来了?”桑玉洋装镇定,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做什么来了?”陈瑀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后面出现了二十来个手持绣春刀的校尉,“桑大人贪墨朝廷军饷,数额巨大,锦衣卫请你去诏狱喝两杯。”

“陈瑀……你休的胡说,可有证据?本官堂堂二品总兵官,你们有什么权力拿我?”

“桑玉,你莫要挣扎了,跟我们去京师吧,皇上的口令已下,尔贪污证据确凿!”锦衣卫一千户冷冷的道。

“是张……”

“没错,你说的没错。就是他。你以为你贪污可以瞒天过海,你以为有几个人在你背后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你以为这里在河北,我陈廷玉就怕了?你没听过他们都叫我陈愣头么?!”

陈瑀脸色一变,满脸怒气的道:“前前后后一百万两银子,够江南一个大县一年的赋役了,就这么被你桑玉私吞了!你好大的狗胆!你知道为什么流寇久攻不下,你也知道军队为什么没有战斗力,所有的事你都知道,可你就是不管,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军饷到你的腰包!我真不敢想象你每天晚上在这军营睡觉,难倒不怕被手下割了脑袋么?”

“陈瑀,你以为这样就能斗到我?哈哈……”

“你现在不该笑,我知道你为什么有恃无恐,不过你想想,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会动手么?你以为谁会保你,晋商那群老匹夫还是杨阁老?抓捕你就是杨阁老下的命令!”

“好,好你个陈瑀,咱们的帐以后在算!”

“没有以后了。”牙帐外又来了几个人,陈瑀定睛一看竟然是兵科给事中方献夫,都察院、刑部两个员外郎和几个主事。

“圣旨到!”方献夫从怀中掏出锦黄绢圣旨,众人皆跪,他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平流寇总兵官桑玉不思皇恩,玩忽职守,贪墨巨大,依大明律,枭首示众,即刻执行!”

等方献夫唱完,桑玉突然瘫倒在地上。

方献夫又掏出另一圣旨,桑玉又然起了希望,一定是杨阁老,杨阁老肯定在圣上面前求情的,这一封一定是要我戴罪立功!

“……尔陈瑀暂替桑玉为平流寇总兵官,明年开春,流寇不除,唯尔示问!”

桑玉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口中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不过也只是一个棋子,一旦没有用处了,便会将你弃之如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