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36章,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翁熄系列36章 第一章

昭群也怒问道:“你们说,谁给大王的,为什么有毒???没人试药吗?”

医官们哪里担得起这个罪责,连连跪地道:“冤枉啊,这丹药,非我等炼制,而是另有其人啊,君上明察,王后也知其中原委啊。”

随即。

昭群从医官们的口中,喃喃知道了其中的因果。

“什么?泰王庙,武王庙的人?大巫官做的?”

“王后,大王,我等都在场,岂会相欺!!”

昭群之前还以为这是黄歇的安排,没想到,居然是泰王庙和武王庙,可是这二庙怎么会毒大王呢。

在医官们的解释下。

这合欢树,并不是毒药。

而是,因为大王服用过多,又因为多年体虚,无法压住这药性,随后才会由补药变成毒药。

就在这时。

黄歇,还有数十文武百官,闻讯而来。

黄歇一进来,看到熊完这个样子,整个人,泣不成声,匍匐在床案边,痛哭不止,道:“大王,大王,臣来晚了!”

见熊完无论如何也没有动静。

立刻看向医官们到:“本君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要救回大王,否则,本君把你们一个个都砍了。”

医官们更是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的给打死。

此时见到令尹发怒,哪里还敢说半点,只有求饶。

不管怎么说,大王的药他们确实也有参与,随即,解释也是苍白无力。

黄歇知道了这前后因果。

李嫣嫣顿时走了出来,哭泣的说道:“令尹,大王此番乃是三苗人的药出了问题,这些医官死不足惜,但谋害大王的,便是那河渊,河海,你岂能放过他们。”

群臣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黄歇看着悲泣的李嫣嫣,瞪大眼睛道:“什么?河渊!!!”

李嫣嫣哭泣道:“本宫岂会冤枉他们,大王若是有三长两短,本宫还有什么好活的,留下本宫母子独存在世,岂不是要饱受欺凌,大王视你如父,如今,更是被奸人谋害,你难道不该找出罪人,给大王谢罪!”

“可是,可是,三苗乃是。”

昭群大怒!

指着黄歇的鼻尖道:“楚国是大王的,不是三苗的,令尹不分黑白,放任罪人逍遥在外,对得起大王叫你一声太傅吗。”

项梁和屈氏已经到达。

一进屋内。

顿时连连跪了一片。

耳语之间已然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大王因为服用了河渊的丹药,而命悬一线。

谁也不知道,河渊在药里做了什么手脚,几番问向医官,最终,缺点就是合欢树和蟾宝,还有河豚的毒,一同发作。

“河豚?”

“居然是河豚!!!”

李嫣嫣闻言,两眼一黑。

河豚毒,无药可救。

群臣大多泣不成声,黄歇更是跪地嚎哭起来。

李嫣嫣转醒,道:“本宫明白了,本宫明白了!!!”

众人纷纷看向李嫣嫣。

李嫣嫣哭着说道:“这河渊想让大王死在这春药下,就是为了让负刍能够继承王位!!!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大王身体太弱,这毒提前发作了。”

昭群和景绘一听。

吓得连忙退后。

李嫣嫣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负刍是河渊带来的,不是没人怀疑李嫣嫣,但是医官都说了,大王确实毒在合欢树下!

这药,多人可以作证。

简直是千夫所指。

医官们也是一个个发誓道:“这真的是河封亲手炼制!”

昭群本想扶持负刍上位,现在连负刍都牵连了,岂敢多言,顿时道:“你们也有脸了,验药难道也是河渊吗,你们过失之责,岂容本君无视。”

医官们低着头,不敢多言。

黄歇顿时站了出来,道:“项将军何在!!”

项燕目光圆瞪,道:“末将在。”

黄歇道:“项将军调集一万城卫军,围了孔庙,将罪人河渊,河海,还有三苗术士,全数缉拿,一个都不许放过,天亮之前,我等要目睹这些贼子伏法!!!”

项燕顿时道:“领命!!”

项燕杀气腾腾的快速离开。

看着昏迷的熊完,众人是百转千回。

心中恐惧又惊愕。

翁熄系列36章 第二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

文学

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翁熄系列36章 第三章

李虎做不到将一个大活人给震慑到丝毫动弹不得的程度,能做到那种程度的是玄幻,不是历史。

许褚胯下坐骑亦非凡品,四蹄发力,顷刻间便冲到了李虎的近前,二人很快便战在了一起。

许褚借着马力抢得先手,冲李虎来了一记力劈华山,镔铁大刀自上而下迎面劈向李虎的面门。

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李虎丝毫不敢大意,他高举沥血破城槊,以一招霸王举鼎化解了许褚这势大力沉的一刀。

两军阵前,随之响起巨大的兵器交击之声,震得正聚精会神观战的两军将士耳膜嗡嗡直响,更有甚者竟不自觉的捂住了耳朵。

二人在经过第一回合的交手之后,均对对方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李虎瞬间便判断出许褚的能耐与特点。

许褚爆发力高,持久力强,是以杀法凶猛而着称的猛将。

对李虎而言,这种类型的猛将不足为惧,起码自己并不虚他。

许褚在与李虎交过手之后,却暗自摇了摇头,因为他实在找不出李虎的弱点和破绽。

自己刚才明明已经占据了马力的优势,可他却依然未能给李虎带来丝毫的威胁与伤害,这种情况对于许褚来说,当真是平生仅见。

此刻许褚的心中已经有些发虚了。

二人打马错身之后,李虎不紧不慢的调转马头,看向许褚,淡淡的说道:“你的力气很大,刀法亦不错,可仅凭这些却是杀不了我的!”

许褚面色阴沉,冷哼一声,咬牙道:“少说废话,看刀!”说着,再一次纵马冲向了李虎。

许褚顷刻间便来到了李虎的近前。

此次许褚却是做出了些许的改变,他将镔铁大刀倒托于地,当他纵马奔至李虎的身前时,他使出全身力气将大刀自下而上撩向了李虎。

这一刀极为刁钻,许褚将身子

文学

向右侧偏出了些许,这样更便于发力,如此繁琐的程序只为了挥出这完美的一刀。

李虎一脸兴奋的大喝了一声:“来的好!”

他将沥血破城槊高高举过头顶,随后又重重的向下插进了地里,如此一来,便可完美的挡住这来势凶猛的一刀。

许褚并未感到气馁,他双手握刀顺着李虎的槊杆向上抹去,若被他这一刀抹到,李虎瞬间便会变成一个失去双臂的小可怜儿。

没了双手,便没了幸福,人生亦失去了许多乐趣。

李虎迅速做出反应,这可是关乎着自己下半生幸福的一刀,李虎又怎能让许褚得逞。

他双手紧握槊杆,将身体脱离了马鞍,拄着槊杆高高跳了起来,他借力抬脚蹬向镔铁大刀的刀杆。

李虎身具龙象之力,许褚的胯下战马被他蹬得直退出七八步,才将将止住后退的颓势。

李虎长舒一口气,复又坐回了马背上,心道:“手在,幸福就在,还好还好!”

此刻许褚的心里已经凉了大半截,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可人家却仍然能够应对自如,这种硬性实力所带来的巨大差距,令他的心中生出了无限的无力之感。

要知道,二人斗将到现在,李虎尚未主动出手,他一直在以防守的姿态与许褚打斗搏杀,许褚借着马力的优势攻杀李虎数个回合,却始终没能将优势转化为胜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