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作者:

次日,陆子民早早起床在外面吃过正宗的渣渣面,才夹着包去了党政大院。

进了办公室,已经等在里面的王虹丽和何国强立即迎上来问好。

陆子民将包放在桌上,脱下大衣挂在门后,转过来见俩人还站着,笑道:“都坐下说话,不用等我,我不兴这些规矩。”

应声坐下后,王虹丽从茶几上递过一份资料,道:“镇长,这就是我家那口子从他单位复印的提留款存取资料。”

陆子民接过后,也不翻看,等何国强也将几个村的提留款交纳纪录一并递过来后,才笑呵呵地问道:“关于这件事,你们还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镇长,我就是有些担心大家都会反对。”王虹丽知道超出的提留款历来是大家吃喝的费用,担心刚刚才树立威信的陆子民在会上会被群起而攻。

“镇长,要不再等等?”何国强琢磨了一下,也建议道。

“呵呵,我看你们都成小官僚罗,记住,想要以后走的更高,一心为公才是正道。”当然陆子民这番话主要还是对何国强说的。

见时间差不多到了,陆子民又交代两人几件事情,就端起茶杯去了会议室。

推门进去后,发现就吕鸿星、伍玲燕以及刘伟三人在里面围在一起聊天。

几人见陆子民进来后,赶紧停止刚才的话题,招呼起陆子民。

“镇长,广播站的金站长都找过我好几回,想给他们站多争取点福利,你看今年能不能给他们多拨点款?”伍玲燕分管的所办比较少,日子不太好过,遂打着广播站缺钱的名义开口道。

“伍部长,钱拢共就那么多,每年都是有标准的,我也没法子。”陆子民放下茶杯,给两个男人散过烟,各自点燃后,才双手一摊,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言洛希才回到办公室,她坐在老板椅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开始回放刚才的新闻。

她一边听新闻,一边拿出相关文件,很快,她就从文件上找到了航行的路线,她迅速与实际航行对比了一下,然后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货轮根本没按文件上的航行走。

十二月有台风确实很稀奇,但当时签发航行文件时,他们就已经规避了会有台风的那条路线,改了另一条路线,所以货轮中途转了路线,驶向出事航行。

她立即打电话给运输公司,出了这件事运输公司也没敢下班,一直在加班处理负面新闻,言洛希道明来意,对方立即转接了最高负责人。

言洛希与对方聊了半小时,她挂了电话,神情高深莫测。

看来她有办法让韩祯祯出售那百分之五股份了。

她一直加班到凌晨三点,打了一份文件出来,这才头疼欲裂的下楼。

厉氏大楼外,停着一辆军绿色越野车,车内有着点点微光,她看着靠在座椅上刷手机的男人,脚步顿时轻快起来。

她快步走过去,抬手敲了敲车窗。

厉夜祈回过头来,看到她的一刹那眼前一亮,他倾身过去把车门打开,“忙完了,累不累?”

言洛希拉开车门上车,她摇了摇头,“不累,你等很久了吧?都怪我忙忘了,应该给你打个电话,不要来接我了。”

厉夜祈看着她满脸疲惫,心疼的抱了抱她,“就算你不让我来,我也会来的,今天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已经有眉目了,明天我就能大杀四方。”言洛希自信满满道。

厉夜祈微挑了下眉,“不需要我帮忙?”

言洛希便笑了起来,“就这点事,哪需要你出手啊,你可是我的终极杀手锏,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厉夜祈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言洛希倾身亲了他一下,“走吧,我们回家。”

翌日,言洛希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起来了,厉夜祈迷迷糊糊的时候看见她在穿衣服,他道:“几点了,怎么这么早就要走?”

言洛希一边穿外套,一边走到床边,“刚刚七点,我先去公司把事情料理完,昨晚我就让阿美通知董事会的成员今天早上十点开会。”

厉夜祈撑身坐起来,“我送你去。”

言洛希在床边坐下,看他还不怎么清醒,她笑了笑,说:“不用啦,我让司机开车送我去,你再睡会儿,然后我再告诉你好消息。”

厉夜祈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她接手厉氏后瘦了很多,“我昨晚让佟姨给你炖了燕窝,你吃完再走。”

“好。”

言洛希赶到公司,再次将自己收集来的证据整理了,然后让阿美去复印,她站在窗前,外面艳阳高照,而厉氏集团马上

文学

就能焕然一新了。

十点,言洛希走进会议室,依然是那天会议上的人,她的目光扫过众人,朝阿美颔了颔首,“把文件发下去。”

阿美将文件一一分发下去,拿到文件的董事们看完文件,脸色姹紫嫣红,纷纷看向韩祯祯和厉二叔。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你后悔了?后悔帮了绛珠他们?”

嫦娥顿了顿,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轻叹说道:“我不但不会后悔,还要感谢他们,若非有他们,他不会有生命,不会从绝情绝爱中走出来,正因为有了他们,他才重新踏入人世,再历人间冷暖,重新拥有了一颗心。”

“那你呢?你的心呢?还要遭受这千年抑或万年的钻心之痛?要知道,这桂花树代表的是你的情丝,情丝不断,永远也砍不断的?好不容易它不再疯涨了,可自从你回来后,它又开始疯涨了,又得砍它了,这可是你的心啊,你不疼的么?”玉兔指着月宫中的桂花树说道。

嫦娥看着桂花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知道么?即使砍我心千刀万斧,我也

文学

不会觉得痛,只因当初奔月时的痛已盖过所有,再也没有那种痛能与它相比了。”见玉兔不明白的望着自己,继续说道:“你没有经历过,不明白。”

“不明白?”玉兔说道。

“二千年来,我以为我的心死了,但,这次下世一趟,我明白,我的心不但没有死,更因了这一世的相见,我又将念他千年万年,但……我不后悔,即使又要忍受这千年、万年的斧凿。”

嫦娥说着,慢慢的走到桂花树旁,抚摸着桂花树,耳听得桂树不停的粘合的声音,明白,自己与桂树心意相通,旦凡自己思念后羿的时候,它就会粘合,而里面,会不停的传来自己的情真意切的叫喊‘后羿!后羿!’

看到桂树又已粘合,玉兔再次轻叹一口气,问道:“你真的不后悔?”

听到桂树中传来自己心里的声音,嫦娥不觉流下泪来,轻声说道:“心中有他,心中有情,我不后悔,我不后悔。”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一觉醒来,我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念着,似乎,脑中空了好多,浑身感到清松。

“可是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吓了一跳,寻声瞥眼瞧去。

“天啦,雪芹先生,莫非……我尚在梦中?”

曹雪芹先生闻言一笑道:“花非花,梦非梦,你非要分得那般清楚么?”

嘻嘻……扰了扰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先生见笑了,我终是俗人,哪能如先生般,将世事看得那般通透。”

“通透?不过出口之词而已,世上真能看得透的,又有几人?即使是我,亦只能算在不通透之列。”

“先生何出此言?”

“我且问你。”见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曹老先生继续笑道:“你认为,做人最重要的,不必再乎的事是什么?”

我闻言,笑了,真巧了,这段时间,我刚好看过一本书,名字就叫《做人不必在乎的几件事》,竟读得意犹未尽,该书从名利讲到地位,从出身讲到工作的得失,含盖了人生大义上的许多方面,看罢之后我竟也生出些许感慨来。

如今先生既问了,可想是知道我读过此书了,于是认真的答道:“素馨认为:做人最重要的其实是不必在乎‘福与祸’。”

雪芹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抚须笑道:“倒与书中所言不一……说说看!”

果然,雪芹先生看过此书,我心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古人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古人亦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雪芹先生亦是一笑说道。

“他们都禅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福祸是共存的。”我亦笑着,见雪芹先生未反对,难免又自大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许多,继续说道:“福祸的定义其实是非常的现实的,如已所愿,事事称心则是福;非已所愿,事与愿违则是祸。”

“如已所愿是福,非已所愿是祸?这倒是新奇了,却也不是无理可寻!”雪芹先生抚须长叹,似有所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