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跟岳弄进去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一章

特成额败得很惨。

钟祥城外的大战,侧翼的永州镇先溃,使得正面的朱射斗只能分兵去救,稍后正面陈军压来,两面夹击下朱射斗自己也搭了进去。

清军无奈的往钟祥后撤,特成额亲自率军接应朱射斗他们,结果泥沙俱下,溃兵中混入了一些披上了绿皮的陈军。

那到了晚上清军还能得好吗?

本来就有不少清兵有夜盲症,加之白天里的败阵叫他们士气低落,现在内里还有陈军在捣乱,外头又有陈军发起的夜间攻势,钟祥的清军不败才有鬼呢!

特成额是只能仓惶南逃。

朱射斗负伤而遁。

近三万清军逃到荆门的时候只剩下了五千人不到。

余下的两万多人大概逃走了四五千,之后的就或是阵亡或是被俘了。

而等到陈军再接再厉兵逼荆门的时候,特成额手中的兵力还不到七千人呢,听闻陈军打来了,立马是向着荆州逃之夭夭。

可以说这一战之后陈军就暂时消除了来自湖广方面的威胁。

清军不再集结三五万兵力,都不可能再从南路发起大规模进攻。

邱志宽、陈元祐也立刻兵分两路,一路缀着特成额的屁股往荆州江边赶去,另一路掉头东向,杀奔汉阳,兵锋会直指对岸的武昌。

安陆本地则留下了一个团的新兵用来清剿清军的那些散兵游勇。

这消息传到襄阳之后,陈军欢呼雷动,清军如丧考妣。即便是俞金鏊在湖广军中的声望都觉得自己要有些带不动了。

特成额大败让襄阳成为了一座孤城。

哪怕城内还有上万清军,哪怕城中粮草军资还很充足,可军心已乱也。

赵亮趁机率军渡过汉江,就跟掐着点一样选在了清军军心最为动荡不安的时候。

俞金鏊压力更大,但他还是决心坚守襄阳。

“哼,你二人倒是好一张尖牙利嘴,竟然说动了那么多人同来。这是欺老夫刀口不利么?”

俞金鏊看着低头的十几个军官满脸铁青,他已经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决心死守襄阳城,竟然还有那么多人跳出来劝他南下。

这罪魁祸首便是他现在目光

文学

所视的这两个人。

“军门冤枉卑职了,卑职这是一片忠心啊。”

“是啊军门。卑职都是出于一片忠心一片公心啊。”

两个军官再次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虽然无非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存有用之身好为朝廷效力之类的话,但被这俩人变着法的说,却叫人不觉得老套,这也是一种本领了。

“还敢嘴硬。你们自己胆小如鼠就罢了,牵连那么多的同僚下水,不就是自持法不责众么?”俞金鏊脸上全是森冷杀意,“来人呐。将这两个无胆鼠辈给我拖出去斩了。”

几个亲兵扑上拖着竭力挣扎叫嚎的两个军官就带下了堂,很快两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俞金鏊目光森冷,耍嘴皮子他的确有些不如那俩个怂货,但他就不跟他们耍嘴皮子功夫。

劝他弃城南逃,难道弃城南逃就是生路吗?

贼逆的主力就在长江边,没了这襄阳坚城,大军又一路南逃军心涣散,届时只需要被贼逆拦头一击,这上万军力就败得毫无意义了。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三章

“诗涵,你尝尝我酿的酒。”萧羽林这段时间也没闲着,想着既然开酒楼自然需要酒,所以他酿了一些果酒,准备拿出来卖。

蒋诗涵之前就是负责卖酒的,从滴酒不沾到现在的千杯不醉,听到萧羽林的话眉头紧锁道:“酒有什么好尝的,不就是那些东西吗?”

“我这个可不一样哦。”

听了萧羽林的话,蒋诗涵白了他一眼,拿起萧羽林手中的鼎喝了一口,长声说道:“哇,这个酒喝起来好甜啊。”

果酒自然和白酒不同,度数低含糖量高,而赵人生性懒散,不像秦国人那么彪悍,秦国地处北方,喜欢喝烈酒取暖,而赵国地处偏南一点,这里的人都不太喜欢烈酒,所以萧羽林才研制出来果酒。

蒋诗涵卖酒多年,自然知道果酒的好处,看着手中的果酒,两眼放光道:“单单靠这个果酒,我们的酒楼就能够生意红火的。”

萧羽林看着蒋诗涵开心的模样,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道:“这算什么?我还有后招呢。”

蒋诗涵知道那群猪肉肯定有用,不过萧羽林没说具体的用途,她也就没过问,不过现在天天老苟被人嘲笑蒋诗涵也有点看不过去,忍不住抱怨道。

“你天天让老苟去遛猪,多丢人啊,能不能让他别遛了。”

现在老苟在邯郸十分出名,因为老苟每天早晨,中午,晚上,一天三遍带着一大群猪在邯郸溜达,想要不认识都难。

这里的人哪里见过遛猪的,况且还连续这么多天,这个年代没有网红,要不老苟绝对是邯郸第一网红。

听到蒋诗涵的话,萧羽林挑着眉毛问道:“这些话是老苟让你说的?”

萧羽林以为是老苟和蒋诗涵诉苦,蒋诗涵才会过来求情的,其实老苟现在心里已经彻底服了萧羽林。

老苟把赵为得罪的那么严重,都没有看到赵为报复,萧羽林现在在老苟的心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自己把人家打得那么狼狈,连个面都不敢露,说明萧羽林足够强大,这样的人自己怎么能够不听话呢?

蒋诗涵摇了摇

文学

头道:“老苟并没有和我抱怨,就是觉得他挺不容易的。”

“虽然现在老苟看起来像个傻子,但是过几天,所有人都知道这项举动的伟大,就会敬佩老苟的,你不用在意。”任何天才的举动的出现都会伴随着质疑,这很正常。

在萧羽林看来,只要老苟能够把猪给遛好了,以后邯郸会很多人抢着学习养猪的,况且这是造福整个华夏的事情,这样能够让所有人都有肉吃。

蒋诗涵听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萧羽林说话向来靠谱,所以蒋诗涵也没太多的担忧。

“师父,不好了,我们前方战事失利,父王大怒,现在要御驾亲征,这可如何是好?”扶苏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因为着急小脸苍白。

最近萧羽林也接到了消息,嬴政迷恋炼丹,吃了丹药之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御驾亲征,没准死在半路。

而且因为嬴政身体不好,胡亥在旁边嘘寒问暖,很受嬴政的喜欢,而赵高很有时机的夸着胡亥,更是让嬴政高兴。

扶苏说完之后,还带有一些埋怨的看了萧羽林一眼,是萧羽林让他来邯郸的,现在自己不受宠,前方战事失利,嬴政连想都没想到自己,更是让扶苏感到心寒。

萧羽林听了扶苏的话,自然明白他的弦外之音,也不想多说,这些东西和扶苏解释他也不会懂,有一些道理还是自己理解比较好。

“你放心吧,我夜观天象,已经知道了前方战力吃紧,不过不碍事,最后肯定会赢的。”

同时面对两个国家,纵然秦国十分强大,也会吃力,所以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萧羽林早就预料到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搞定军队。

“为师的酒楼要开业了,过去坐坐吗?”萧羽林看扶苏累的模样,想带他出去散散心。

扶苏听完之后,根本就不接话,而是继续说道:“可是父王要御驾亲征,这可怎么办!”

印象中,这还是扶苏第一次大声和自己说话,弄得萧羽林十分惊讶,没想到看着老老实实的扶苏竟然也有脾气。

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扶苏,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扶苏早已经方寸大乱,本以为来这里可以得到帮助,没想到师父竟然让自己无为,这不是要了命了吗。

“你放心,秦王不会御驾亲征的,你要知道,古往今来,御驾亲征只有两种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