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器风云录|乡村乱人伦

名器风云录 第一章

沈行知推开殿门,看到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盘坐在殿中,此人身上生机早已断绝,但是一双眼睛还睁的大大的,正直勾勾的盯着沈行知。

“你不是武宁侯……你究竟是谁?”殿中老人明明已经没了生机,但是依旧开口说了句话,那双眼大睁竟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沈行知一步步的向老人走去,此人肯定就是七杀真人无疑了,只是他元神都溃散了还能憋着一口气不咽,这让沈行知都有些意外。

“你为何不说我才是真正的武宁侯?”沈行知已经走到了七杀真人身前,最后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这话无疑也是告诉了七杀真人,先前与他交手的那个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

听到沈行知的回答,七杀真人脸上闪过一丝苦笑,不过下一刻笑容戛然而止,因为沈行知直接一掌按在了七杀真人的头顶,他那腐朽的身躯便缓缓倒下,看起来像是已经死去多时。

接下来沈行知例行在七杀真人尸体上摸索了一番,又在大殿各处搜寻了许久,最后还真找到了几卷禾山道的功法和法器炼制之术。

做完这些之后沈行知走出大殿,此时禾山道的战斗也基本已经接近尾声,大部分禾山道弟子都趁乱逃走,只有少数死忠还在负隅顽抗,不过这些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因为越来越多的昭化军将他们团团围住,被围杀只是迟早的事。

沈行知站在山顶看着零星的战斗,他知道禾山道是彻底没了,而梁州以后将完全沦为自己的势力范围,经此一役元祐帝和李皇后将会越加的器重自己。

禾山道的后续自有昭化军的将领处理,很快沈行知就回到了昭化大营。

营帐之中沈行知将沐心轻轻的放在卧榻之上,而后伸出手指抵在沐心的眉间,接着沈行知身上那种没有任何属性,却又异常精纯的元气开始流入沐心的身体。

沈行知小心的控制着元气,让元气修复着受损的经脉,最后还将大量的元气灌入到沐心丹田之中,留待她以后慢慢吸收。

有了沈行知的元气修复伤势,沐心很快就醒了过来,她自然感受到了体内充盈的元气,很是感激的看了沈行知一眼,她努力的想要撑起身子来行礼,可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不要乱动,这次我要是再晚点回来,你这条命可就交代在禾山道了,若你因此身陨,我这一辈子都难安心。”沈行知伸手示意沐心不要乱动,他看向沐心的目光还有些愧疚,毕竟沐心受此重伤还是因为自己。

沈行知这话其实也是顺口一说,但是落在沐心耳中可是感动的不行,她一直以来只把自己当成沈行知的奴仆,一个可以为主人去死的仆人而已,可现在她知道自己如果死了,沈行知会难过一辈子,顿时让她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动。

“若能为侯爷去死,沐心也是心中无憾。”沐心是真的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这句话可不是她随便说说的。

“呸,谁要你死了?你可要记住了,从今往后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第一要紧的,这也是我给你的命令。”沈行知呸了一声,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他可不想这个将自己演的惟妙惟肖的人轻易的就死去,以后需要沐心的时候还非常的多。

沈行知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随着自己将要经历的任务世界等级越来越高,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差也会越来也小,很可能会出现自己几年都不在大虞世界的情况,如果没有沐心的话,自己许多秘密都会面临暴露的危险。

听到沈行知如此严肃的说此事,沐心一点不觉得委屈,反倒更觉心中温暖,她抿着嘴努力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沐心此刻已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也没有注意到沈行知直接就动手解下了自己腰间的八尺琼勾玉,等沈行知将玉勾拿在手上时,沐心才反应过了,而后脸颊有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沈行知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他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反正沐心穿的也是他的衣服,他取八尺琼勾玉的时候,感觉就是在拿自己的东西。

拿着玉勾沈行知将体内所有的元气全部注入到玉勾之中,而后又亲自放在了沐心的手心,最后还不忘将沐心手指扳过去,好让她握的更紧些。

“玉勾已被我重新注入了能量,拿着它你会很快就恢复的。对了离开时我不是让你尽量拖延时间吗?怎么自己就带兵进攻禾山道去了?”沈行知叮嘱了一句,最后还是问起了正事。

沐心虽然现在行动还有些困难,但是说话并没什么问题,加上八尺琼勾玉在手,她的状态正快速的恢复。

“侯爷请听我慢慢道来,当日侯爷走后沐心一直按照侯爷吩咐行事,前两个月我一直在昭化大营不出,顺便也用这两个月彻底掌握了昭化军,现在这支大军已经完全忠于侯爷了。不过在一个月前事情出现了变故,皇帝的圣旨送到了昭化大营,与圣旨同来的还有三万大军所用的全新铠甲和兵器…….”沐心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详细道来。

名器风云录 第二章

滴乌,滴乌。

几辆警车,鸣着警灯,来到了废墟的厂房前。

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官,带着人,从警车下走下来。

跟在她身后的,也都是些看上去很年轻的警察。

大概有十来个的样子。

这些警察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

“新手吗?”灵平安想着:“刚刚才警校毕业的实习生?”

大抵也就只有这样的毛头小子,会这么紧张了。

看着他们局促的神色,灵平安笑着迎上前去。

“请问,你们是北方路分局的吗?”他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一些,以免对这些警察造成压力。

为首的女警官看到他,似乎被吓了一跳,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灵平安还是察觉到了这位女警官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

“什么情况?”灵平安有些难以理解。

“是……”对方似乎很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我是北方路分局的乙级警长宁轻虹!”

她打量了一下现场,洁白的脖颈上,能明显看到吞咽口水的动作。

就听着她道:“我奉令前来,接收……嗯……犯罪分子……”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指了指前面,那十来个举着双手,看上去非常乖巧的黑袍人:“这些……就是犯罪团伙的成员……”

“而他们的头目……”

灵平安眼角瞥了瞥自己脚下,那个被摔得七荤八素,好像还没回过劲的家伙:“就是他咯!好像是什么老祖……”

…………………………

宁轻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同时在心灵链接中,安抚着随行的同袍们:“别怕……别怕……灵公子是不会伤害咱们的……”

但心灵链接内,只有同袍的无尽恐慌!

有人甚至,连灵能都被吓得停滞了。

没办法!

实在是眼前的一切,太过惊悚和恐怖了一些。

地面,仿佛被陨石砸过一般。

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样的裂缝,延伸到了那浓雾之中。

而那位灵公子,则好整以暇的,踩着脚下的尸骸。

那被重力狠狠的砸碎的碎尸!

血肉、骨头和内脏,已经混合在一起,再难分彼此。

厌胜学派的总执事,那位举行了尸解仪式,号称这个世界上最难杀死的人。

现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他尸解后寄托本体的那件法袍,被暴力所震碎。

每一片衣袍碎屑上,都沾着血水。

而他的魂魄,则被一条黑色的无形触手缠绕着。

触手顶端,完全张开。

就像一朵来自梦魇深处的食人花。

也如那恐怖的噩梦中的恶鬼。

一滴滴黏液滴落。

那灵魂的哀嚎与求饶,声声入耳。

头顶,浓雾中矗立着数十米高的巨大鬼神。

祂那庞大的头颅,垂在这片地域上方。

三只灯笼大的眼瞳,不怀好意的打量和审视着一切。

空气中,于是弥漫着恐怖的危险气息。

灵能在静谧中,传来无比诡异的味道。

隐隐约约,似有无数鬼魂在那浓雾中悲鸣。

这是最极致的恐怖。

来自祖先对恐惧的最初记忆。

也来自灵智初生之日,明了了‘我是谁’,定义了‘我的存在’后,便随之而来的恐惧。

人,皆会死。

无论帝王将相,还是神通广大的超凡者。

即使是神明,也有陨落寂灭之日。

于是,死亡本身就成为了恐惧的源头。

再强大的勇士,再聪明的智者,都会害怕死亡。

而今,死亡的本身,就披露在眼前。

原来……

将军也会死……

原来……

即使强大如将军,也能被人和宰小鸡一样的轻松捏死。

宁轻虹看着那地上,已经被砸的稀巴烂的尸骸。

感受着那被紧紧束缚、折磨的魂魄传来的哀嚎与求饶声。

她内心只有一句话。

“纣贵为天子,其死不若匹夫!”

号称不可能被正常手段杀死的厌胜学派总执事,联邦帝国通缉罪犯中最变态无情的屠夫。

现在,死的比狗还惨。

他那魂魄,被束缚着,不断哀嚎着求饶。

他现在的样子,恐怕还不如那些曾死在他手中的无辜者。

耳畔,传来了那位的声音,很随和。

“这些犯罪分子,不仅仅在偷猎此地稀有的珍惜保护物种……”

宁轻虹抬起头,看到了一只只鬼魂,在这位身旁环绕。

他轻轻伸手,鞠住了一只鬼魂。

黑色军服,笔直的身姿。

毋庸置疑,这是一位十字坡的保卫者。

“你看啊……”

“这些小东西多可爱?”

宁轻虹咽了咽口水,只能点头:“是很可爱!”

“它们是受保护的吧?”

“嗯!”宁轻虹用力的点头。

十字坡内的保卫者,当然都是受法律保护的。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也属于黑衣卫的一员。

这些可敬的战士,都是当年,牺牲在此的军人。

就听着那位说道:“这些人除了偷猎外……还绑架了好几个无辜者,意图掩盖他们的罪行!”

“甚至,还在看到我以后,非但不投降,还敢反抗………”

“我也是没办法!”他耸耸肩:“只是小惩大诫,略施薄惩!”

“警官小姐!”他笑眯眯的拿着脚,轻轻的踩了踩那地上的残肢:“我也是没办法啊!”

宁轻虹咽了咽口水,道:“我理解!”

她想起了这位的人设,于是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公子,您的义举,我会和上面仔细报告的!”

对方听着,非常满意。

“那就麻烦警官小姐了!”

“不麻烦!”宁轻虹连忙说:“不麻烦!”

……………………………………

提着彭畅,张惠落到了鹿鸣山庄的一栋楼房的顶部。

早已经在等待的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迎上来。

张惠将手中提着的,已经只剩下十来斤的重量的巫蛊教的老祖丢给那几个人,嘱咐道:“送去黑衣卫的超凡研究所……”

“告诉研究所的人,仔细观察和记录,这件标本的实际数据,并进行分析……”

如今的巫蛊教老祖,现在已经确确实实的变成了一份标本。

他……不……它,最后的价值,恐怕就是向黑衣卫提供一份‘未知术法研究分析’的报告了。

说不定,还能发挥一点作用!

“是!”一个官员,将那彭畅递给几个工作人员。

然后他对张惠道:“将军,帝都公安局刚刚接到了报警电话……是那位打来的……说是抓到了一批犯罪分子……”

张惠听着,慢慢翘起嘴唇:“果然……”

“那位还是坚持着他的人设呢!”

想了想,张惠问道:“是谁带队过去接手?”

“回禀将军,是宁轻虹阁下!”

“哦!”张惠点头,他也不意外。

宁轻虹是黑衣卫推出来的典型。

千金市马骨的那种典型。

在过去,黑衣卫从未有异类,可以达到将军的境界。

不是说黑衣卫中的异类少。

而是,异类其实很不习惯黑衣卫的氛围。

总觉得黑衣卫管的太多。

所以很多异类,在修炼到将军之前,就会递交‘退役报告’。

而黑衣卫和帝国自然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

所以,只要打报告,就会在挽留后,确认对方已经坚定了离开的心态后放人。

宁轻虹是两百年来,第一位突破了将军后,依旧留在黑衣卫中的异类强者。

自然,会被优待。

有好处,优先分配给她。

以便激励后来者。

这也是一种展示:向所有异类展示——我们真的是一视同仁。

“都督现在到哪了?”张惠又问道。

“回禀将军,都督在十分钟前和我们连线过一次,此刻他的专机,应该在凉州上空……”

张惠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

他看着深重的夜色下,皇宫方向的动静。

他能感知到,皇宫方向的灵能波动,已经停滞。

战斗结束了。

于是,他接通通讯,问道:“

文学

宋兄,情况如何了?”

通讯器中传来了宋时恢淡淡的笑声:“幸不辱命,已取钱千秋的一条性命!”

“辛苦阁下了!”张惠挂断通讯。

蝠魔钱千秋,并非异类。

准确的说,他乃是从人类,修炼成为妖魔的疯子。

灵气复苏的时代,不仅仅异类可以修成人身,变得和人类相差无几的物种。

人类也可以修

文学

炼某些妖邪的术法,将自身变成妖魔。

钱千秋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

钱千秋在这些妖魔中,也是极为特殊的一类。

据说,他崛起于那神秘的‘噩梦空间’。

乃是噩梦空间中的强者。

因之,有着保命的术法。

杀他一次是不够的。

名器风云录 第三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