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肉女心经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一章

刘禅向诸葛亮求助时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生怕诸葛亮并不答应他的交州开发计划。

但诸葛亮思考再三,还是表示了绝对支

文学

持。

虽然这样会牵扯好多北伐的精力,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交州虽然荒蛮,但那里毕竟是大汉的故土,有已经开发好的现成土地,在合理规划后可以大规模种植水稻,比从荆州开垦土地还节省人力,熟地的产量也不错。

而且就算北伐时转运不畅,可进攻东吴可是非常方便,甚至可以选择走番禺翻过大庾岭的战术,对东吴的两路都形成威胁。

早晚要灭吴,现在吴国在夏口囤驻重兵,造出一副铜墙铁壁的架势,诸葛亮也愿意玩玩两路出击,分散他们的兵力。

更重要的是,诸葛亮现在有一个现实问题正需要交州这片土地来解决。

“丞相,不,孔明,你得好好考虑一番啊。”

马良已经连续四天,每天一早就来到诸葛亮府上影响他办公,让诸葛亮的脑袋现在有三个大。

平心而论,马良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有手腕、又对大汉非常忠心的人,

在他治下,荆州的世族不敢随意兼并土地,一切赋税、徭役也要按时缴纳,可谓是提着自己脑袋替刘备厮杀。

可马良也是一个缺点非常明显的人。

他特别护短,虽然一心向着大汉,却也希望把自己麾下的荆州子弟都塞到匡扶大汉的队伍中。

简而言之,就是喜欢帮自己的子侄亲信找工作,不仅是七大姑八大姨,整个荆州的世族豪门只要愿意吹捧马良两句,马良就非常热心地带着他们一起匡扶汉室。

这些世族子弟肯定不愿意经商或者做小吏,一群人年纪渐长,聚在一起时间长了就开始清谈、饮酒、装逼,抱怨自己的一身本事为什么没有得到朝廷的重用。

诸葛亮曾经让马良动员过他们去军中效力,可这些人到了军中也是人事不干一点,天天在军中聚众装逼。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诸葛亮于是想出了一个非常霸道的手段——把他们送去交州。

“孔明,这些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子侄,各个都是能匡扶汉室的好孩子啊,

你怎能把他们送到交州去啊!”

“我早就听说益州那边的人对陛下不算恭敬,不如这样,我选拔一些子侄,你让他们去益州当官。

随便来个县丞、县尉也就是了。”

“还有不少人精善武艺,现在又是北伐又是东征,自然少不了这些英才,我看让他们跟着云长翼德学学统兵作战,将来也是……呃……孔明你说。”

诸葛亮难得露出了非常无语的表情,马良也只好讪笑着不再说话。

我是丞相还是你是丞相?

诸葛亮干咳一声,道:

“荆楚之地人才济济,这点亮再清楚不过,

只是现在大汉开疆,最需要人才的偏巧是交州、陇右、南中三地,这交州离荆州最近,风土有些接近,正是荆州男儿一展身手之时。”

把自己家的子侄运作到一个钱多活少离家近有油水的地方是本事,运作到交州这种荒蛮的地方就是找事了。

马良要是这么搞了很担心挨闷棍,于是据理力争,希望诸葛亮收回成命。

一向温文尔雅的诸葛亮也懒得跟马良多说,他瞪了马良一眼,缓缓地道:

“若是不愿,我便从蜀中再选人去。”

马良:……

这些世家豪族的子孙不出仕肯定也饿不死,

但虽然不出仕装清高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但大多数正常人的梦想还是当官发挥自己的本事,争取一个名垂青史的机会。

谁不想像诸葛亮一样被英明的领导从山村中发掘出来,尽情挥洒自己的本事。

见诸葛亮这次好像是真的不开心了,马良赶紧改口道:

“丞相,有话好说,何必如此,

那些益州人跟咱们可不是一条心,关键时候,还得咱们的荆州乡亲啊。”

交州又不是垃圾桶,往那派人诸葛亮肯定也要经过一定的考核。

这次他没有完全使用察举,而是拿出察举和考试相结合的方法。

这些世家子弟都是经过马良推荐,算是给足了马良面子。

而考试的题目也很很容易——在诸葛亮看来非常容易,都只是一些数学、物理、化学的入门题目。

马良之前就在督促荆州的世家子弟学习这些科目,现在诸葛亮拿出这种考核方法,更是大给了马良面子,以后想做官就要听马良的,这威信可想而知。

但马良很快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啊孔明,呃,丞相,怎么这益州人也跟我荆州儿郎一起考试?”

“既然要都去交州支援太子,自然要一起考试,

这评卷人只有我自己,难道我还要分两次给你们出题不成?”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二章

“主任,您这么说,那学生可就不客气了!”面对耍“光棍”的戴老板,罗耀也不打算客气了。

他很清楚,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

这个是时候不要点儿东西,那怕是“许诺”也行呀,不能空手就这么回去呀,那不是白来了。

“我要这个,这条必须有……”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我不能答应你。”

“你要是不答应,我今晚就不走了!”

“你居然敢在我这里耍无赖……”

“我就耍了,怎么的,既要马儿跑得快,又不让马儿吃草,有您这么使唤人的吗……”

“信不信,我现在就命人把你架出去?”

“我信。”但眼神里全都是挑衅的意思:“你倒是叫人来把我拉出去呀?”

“这个人,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跟他说,他要是跟你走,我去帮你去协调关系!”戴雨农气的一咬牙。

“成交!”

“咳……”戴雨农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咳嗦一声,答应快了,掉这小子设的坑里了。

……

“王秘书,怎么回事儿,戴老板在跟谁吵架?”一名身着开叉旗袍,身段妖娆的年轻女子上楼来。

王秘书忙微微欠身,目光投向别处。

“周小姐好。”

“我问你话呢,谁这么大胆跟戴老板吵架?”那周小姐冷哼一声,十分傲慢的质问道。

“这个……”王秘书怎么敢乱说话,虽然里面吵得厉害,可是戴老板一点儿没有要喊人的意思。

很明显这两人关系不一般呀,他要是胡乱搬弄是非的话,除非是不想干了。

“怎么,不好说?”

“周小姐,这事儿您最好别管。”王秘书好心的提醒一声。

“我怎么不能管?”周小姐眉头一挑,抬脚就要朝戴雨农的书房走过去,王秘书连忙伸手拦住了,“周小姐,戴老板正在见客,您不能过去。”

“把手拿开,你什么身份,敢拦我?”周小姐喝斥一声。

“周小姐,您要进去的话,能否让我进去禀告一声?”王秘书恳求道,这周小姐的身份,他确实不敢得罪,只能委屈求全。

“不用,我自己去……”

门外说话的声音还是惊动了里面争吵的戴雨农和罗耀,两人停了下来,你看我,我看你。

罗耀不傻,这个周小姐怕是戴雨农某个枕边人之一,不过,这么嚣张跋扈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这样恃宠生骄的女人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主任,要不然,我就先回去吧。”这种复杂的男女关系,罗耀就想躲得远远的,沾着肯定没好事儿。

“嗯,那件事就先到这儿,我让王秘书送你回去。”戴雨农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罗耀都看在眼里,这应该不是冲着他去的,应该是外面那名姓“周”的女子。

“是,学生先告辞了。”罗耀忙道,今天晚上他已经拿了不少好处了,得懂得见好就收。

有些条件还不能让戴雨农有反悔的机会,刚好这“周小姐”出现了,倒是帮他不小的忙。

罗耀从书房内出来,直接拉着王秘书就往楼梯口方向走去。

“老戴,这人是谁呀,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老戴是你叫的吗?你给我进来!”戴雨农铁青着一张脸,冲着那位周小姐了冷哼一声。

……

“罗组长,你拉我干什么?”

“戴主任叫你送我回去,我不拉你做什么?”罗耀嘿嘿一笑,“难不成,你愿意杵在那儿?”

王秘书顿时醒悟了,

文学

罗耀拉走他,是避免他尴尬,夹在戴雨农和那位周小姐之间不好说话。

何况戴老板也不见得待见他继续留下来。

“罗组长,这个周小姐,你遇上了,可小心点儿。”上了汽车后,王秘书发动后,悄悄的对罗耀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王秘书这是投桃报李呢。

“对了,王秘书,这个周小姐是什么来头?”

王秘书道:“罗组长,叫我王汉光就行了。”

“汉光兄。”

“这个周小姐来头可不小,戴老板开办浙江警校的时候,就认识了,这几年基本上陪伴在身边……”

王汉光作为戴雨农的贴身秘书,对老板的私生活自然是了解的,有时候还需要出面解决一些事情,这不了解也不行呀。

王汉光一边开车,一边跟罗耀说话,说了是一路。

大概是平时没有人能够让他倾诉这些话,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就凭罗耀能够跟戴雨农吵架的这关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回到公馆。

“汉光兄,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喝杯茶?”罗耀从车上下来。

“行,不过在戴老板身边做事儿,怕是难有自己的时间,天生劳碌命。”王汉光慨叹一声。

“不说了,你晚上回去开车慢一些。”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三章

倾栩立即反手回击,背后的人却忽然蒙住她的眼睛,在她耳边低声笑道:“猜猜我是谁?”

倾栩无奈道:“你别闹啦。”

背后的人又道:“你知道我是谁嘛?”

倾栩道:“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会做这种事。快放开吧。”

背后的人死活不肯松手,依旧捂着倾栩的眼睛道:“那你说说看,我是谁?”

倾栩道:“言疏啊。”

“唉。没劲。”

倾栩回头,果然看见言疏颇为遗憾地松开手,笑盯着她道:“为什么你能猜到是我,我都故意压低声音了。”

倾栩认真道:“就算你换个皮囊,我也能认出是你。”

“啊?”言疏稀奇道,“为什么?难不成我……身上有什么味道?”

“不是味道,”倾栩见言疏开始作势要闻自己的袖子,哭笑不得地伸手拦他道,“是因为我记住了你的气息。”

言疏放下袖子,不是很相信地“噢”了一声,道:“我的气息和旁人有什么不同么?”

倾栩点头,却不解释。言疏撇撇嘴,也不问了,就着脚边的一角屋檐坐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干脆躺下了,双手枕在脑后,十分惬意地看着云层后的月亮。倾栩见状也与他并肩坐下,学着他的样子躺在层层瓦片之上,倒也不觉得硌人。

“言疏,你为什么在这里啊?”

“那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睡不着。”

“那我也睡不着啊。”

“……所以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因为我睡不着啊。”

“可是……你睡不着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哎,你都能来,难道我不能来?”

“可……”倾栩正要反驳,忽然明白过来,侧目看他。

月光下言疏的侧颜如玉雕琢,眼眸如粼粼的湖水,泛着温柔的光。他静静地看着月亮,忽觉倾栩好半天没再说话,转过脸欲言,却发现倾栩已经定定地看了他好久。

“嗯?”言疏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又转回脸,目光落在远处的屋顶,道,“你看着我干什么呀?”

倾栩依旧看着他,道:“我方才做梦,是不是吵醒你了?你才不放心,跟着我来到这里。”

言疏眨眨眼睛,道:“我听见你在喊,‘不要杀她’。你向来睡的都挺浅,做了这种梦之后估计是睡不着了,我就想着,过来看看。结果就看见你走出了房间,在王府里乱转。”

倾栩笑了笑,静了好一会儿,忽然道:“谢谢。”

言疏没说话,唇角却悄悄扬了起来。

二人一时间无话,都盯着天上的月亮看。

又隔了一会儿,倾栩坐起身来,手指拨弄起脚边的瓦片,状似不经意地出声问起来。

“言疏,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

言疏也坐起来,看她低着头玩瓦,垂下的眼睫却微微颤动,他有些想笑,但没有表露出来,柔声道:“我当初碰巧路过你们道观,看见你们观里火光漫天,一时好奇便跑过来看看,结果就看见你浑身是血地绑在那里,烧得奄奄一息。”

倾栩转过头,眼睛里闪烁着未知的光芒,望着言疏道:“可是我是个道士啊。”

“我知道啊。”言疏笑道,“可是我当时就是觉得,你应该被救。如果不救你,我一定会后悔的。”

倾栩想问“为什么”,到嘴的话却收了回去,最后憋成一句“谢谢”。

言疏伸手摸摸她的头,笑道:“你今天都说了多少句谢谢了。我也是举手之劳,不必挂心,不必挂心。”

其实言疏没说,那天他看见倾栩被绑在火堆之中,忽然心如刀绞。他没来得及分清这是什么情绪,便匆匆跳下屋檐,赶去救她。

因为他好怕。

好怕她下一秒就消失在火海里。

而这种未知的恐慌,他把它归结成对倾栩的惊鸿一瞥后产生的莫名情愫。

可这要怎么解释呢,难道要告诉她,我在你被火烧得快不行的时候,居然对你一见钟情了?

言疏心道荒唐,有些心虚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全然没有发现倾栩在一旁神色渐黯,似乎在内心挣扎着什么。

又过了一阵,倾栩忽然抬头,声音低低地道:“言疏。”

“嗯?”

“你想……看看我的梦吗?”

言疏一怔,对上她坚定的眼神,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难受,道:“怎么了?”

倾栩又低下头,声音却异常清晰道:“言疏,我刚刚做的梦,是我之前的一段回忆。一段让我无法……原谅的往事。我,我想让你看看,因为……”

她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言疏没听清,凑过去道:“因为什么?”

倾栩看着他明亮而关切的眼神,忽然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这个人,其实不值得你救。

“我……帮你做一个梦吧。”倾栩低声道,双手结印手指却有些发抖,轻轻点向言疏的额间,“这个梦,能让你看见我的……一段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