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年轻漂亮的老师6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一章

轩辕婉蓉此刻有些恼怒。

此时的她已然恢复了记忆,可记忆世界还未彻底破灭,她的实力境界并未恢复。

但眼下,她也清楚就算恢复实力境界,恐怕还不是徐缺的对手。

老院长王尺,还有那四座神像,皆比她巅峰时期还要强大,依旧被徐缺轻松斩杀了。

这家伙……到底修炼了什么,竟变得如此可怕,宛若疯魔。

轩辕婉蓉注视徐缺的眼睛,感觉脊背有阵阵寒意。

“徐缺,你被魔念控制了,不要享受杀戮,否则你会彻底迷失,沦落为毫无感知的疯魔。”轩辕婉蓉开口道,清脆的声音,犹如天籁。

她试图唤醒徐缺。

然而徐缺眼眸里依旧充满了戾气,脸上那疯魔般的嗜血笑意,令人头皮发麻。

“轰隆——!”

天穹上再次传来巨响,记忆世界崩塌得愈发厉害,碎片裂痕间,有另一方世界的场景,不断出现重叠。

那是天洲。

“嗖!”

就在这时,徐缺已然启动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一股滔天的杀意,完全锁定了轩辕婉蓉。

轩辕婉蓉脸色惊变,迅速后撤。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仅仅眨眼间,徐缺那张疯狂的冷冽笑脸,近在咫尺。

一只宛若能毁灭一切的拳头,正朝她轰来。

“死在你手上……”

轩辕婉蓉眼神微微呆滞,缓缓闭上,仿佛认命。

这一拳,她无法躲开。

内心只觉若这样死在徐缺手中,似乎也能接受。

只是为何会有一丝的不舍?

这世间怎么还会有令我不舍的存在?

“砰!”

突然,轩辕婉蓉面前的虚空,出现一道裂痕。

她与徐缺之间,如一面镜子般破裂开来,记忆世界的裂痕发生在这里。

徐缺这一拳,打空了,顺着记忆世界的裂缝轰砸了出去。

外界明显传来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卧槽,这特么是什么拳?把本神尊的人头给抢了!”

紧跟着,一道熟悉的叫骂声传来。

轩辕婉蓉微微错愕,似乎是一只名为二狗子的狗。

不对,那家伙是数万年前麒麟老祖的后世,也叫威武王。

难怪此前一直觉得很熟悉又有些陌生。

“卧槽,好像是徐缺那小子,这一拳有那小子的味道,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又一个声音传来。

轩辕婉蓉微微蹙眉:“段九德,段七德的后代孙子?”

轰!

又是一声巨响,记忆世界彻底破碎。

轩辕婉蓉表情微微古怪,自己竟因记忆世界的裂痕,死里逃生,从徐缺手中活了下来。

唰!

眼前的场景,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天宫院的群山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硝烟弥漫的战场。

无数的修士在半空中厮杀,无数的法诀铺天盖地,弥漫天穹。

二狗子正冲向几名大罗金仙境,不断掏人下身,踹人臀部,偷袭完扭头就跑。

段九德满脸凝重,仙风道骨,祭出一道道符箓。

随后大喊一声“震天拳”,抬脚就往对手脑门飞踹过去,嘴巴一张,喷出一片毒雾。

战场另一边,有无数天洲的熟面孔。

瑶池,神农氏族,暗影浮屠宗,方寸仙宗等,天洲十四仙域,皆联手在大战。

他们的对手,跟二狗子段九德的对手一致,都是身穿相同的服饰。

“轩辕婉蓉?你出来了,徐缺呢?”

不远处,正在与敌人拼杀的一名女子开口问道,正是紫霞仙子。

“什么,轩辕上仙回来了?”二狗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附近,当即冲了过来,大喊道:“恭迎轩辕上仙,快救本神尊啊!”

“恭迎轩辕上仙。”段九德也过来了,满脸怒意:“仙元洲入侵天洲,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徐缺那小子呢?快来帮忙啊。”二狗子东张西望。

轩辕婉蓉这才缓过神来,秀眉一挑,对了,徐疯子呢?

“轰——!”

几乎同时,不远处那片虚空引发巨响。

一道身影从中冲了出来,黑白两色相间的长发迎风乱舞,全身带着滔天戾气,杀意弥漫全场。

这一刻,原本在乱战中的人群,竟忍不住都停下手,凝望而来。

天洲十四仙域,瑶池,神农氏族等势力,所有认识徐缺的人,纷纷呆愣。

“卧槽!”二狗子吓了一跳。

“卧槽卧槽!”段九德也懵了。

徐缺怎么变成这副德性了?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

文学

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三章

@@@@第146章龙鳞果

四方城聚灵洞府内,方岩手上拖着一只储物袋,只听其暗暗错愕道:“竟然是龙鳞果,这种可以纯化妖兽血脉的灵物,也不知道那人为何要将龙鳞果藏在海底,想来和蜥背蛟的出动不无关系”

有空补上

四方城聚灵洞府内,方岩手上拖着一只储物袋,只听其暗暗错愕道:“竟然是龙鳞果,这种可以纯化妖兽血脉的灵物,也不知道那人为何要将龙鳞果藏在海底,想来和蜥背蛟的出动不无关系”

有空补上

(本章完)@@@@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