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尤物人妻:乱亲生子小说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一章

“哗啦啦……”

雨下个不停,为漆黑的夜色增添了几丝凉意。

一辆疾速行驶的红色轿车冲破雨帘行驶在无人的大街上,后面有一辆黑色越野车正在追赶它。

越野车车窗放下,任由雨水灌进来,里面坐着四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

做在后排的左侧的黑衣人手里面拿着一把全自动步枪,将上半身探出窗外对着前面的红色轿车一阵扫射。

红色轿车左右摇晃,躲避子弹的袭击。

将弹匣里的子弹打光之后,黑衣人又缩回车箱里,右侧的黑衣人取代他将身体探出窗外,他手里面拿着榴弹枪。

“轰隆!”

随着一声爆炸,红色轿车失控撞到路边的大树后停了下来。

黑色越野车停在红色轿车前面,四名黑衣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红色轿车车门被用力推开,一名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从车内跌落在地上,她手里面拿着一把女士手枪,端起枪就朝黑衣人扣动了扳机。

黑衣人站在那里没有躲避,任由子弹打在身上。

文学

中枪之后,黑衣人身上闪现出红色鱼纹状光芒,肉眼可见之下伤口很快复原。

文学

女人的秀发被雨水打湿,看起来有点惊慌,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转身逃走。

可没跑出去几步,女人就被一名黑衣人挡住了去路,她只能掉头朝另一个方向跑。

同样没有跑出去几步,路就再次被黑衣人挡住,很快他就被包围了。

“玛雅女士,我们不想伤害你,请你跟我们走。”

其中一名黑衣人开口讲道。

“呸。”

玛雅·汉森吐了一口,将手里的枪砸了出去,嘴里叫道:“我是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那可由不得你了。”

说话的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站在玛雅身后的两名黑衣人立即动手将玛雅控制了起来。

“不,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玛雅挣扎着叫道,却无济于事。

就在黑衣人想将玛雅绑上车时,一名头戴礼帽、身穿风衣的男子出现在雨帘中。

男子明明没有打伞,可雨水在距离他还有三十公分的时候就自动向两侧流去,就连地上的水渍也向四周避开,让男子保持着干燥。

男子的出现让这起绑架案暂时停止,负责说话的黑衣人使了个眼色,身边的黑衣人立即端起全自动步枪向男子开枪射击。

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弹头袭到男子身前三十公分的时候突然间停了下来,又像是被施了某种魔法一般悬浮在空中不落。

下一秒,这些悬浮在空中的子弹就又倒飞回去,精准的击穿四名黑衣人的身体。

受伤之后,黑衣人像之前一样身现红光,开始治愈身上的伤。

男子伸出手轻轻一推,一道金色的法光袭向四名黑衣人,“轰”的一声,四人倒飞了出去。

玛雅有点被眼前一幕给吓住了,直到她被一道法光笼罩。

四名黑衣人刚刚落地,他们手中的枪就悬浮在空中,并对着他们再次扣动扳机。

紧跟着,他们身上的手雷保险自动打开,还没等四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手雷就炸了开。

巨大的爆炸威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红光迸出,他们的身体也随之炸开。

玛雅庆幸自己有法光保护,否则也会在这次爆炸中死去。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二章

“哒哒哒~”

“轰轰~”

“停火!停火!节约弹药。”

1647年10月8日,开伯尔山口,张巡寨。

“上将军,印度人又被我们打退了。”

“哧~这些印度人的战斗意志啊。每次冲一冲,等到我们的机关枪一开火,他们倒下人数只要有了几百个,就马上的退走……话说,这一次大概击毙了多少人啊?”

“两百人还是有的,至于倒在我方阵地前暂时没死的伤兵,我懒得管。”

“倒也是,拖进来的话,还要浪费我们的粮食和药品呢。”视线从自己的餐盘上移开,满桂道:“老黑,印度人的进攻也就那样,以后这些事情不用跟我讲了。倒是我们的弹药和粮食……”

“因为沿途奔袭过来,我们缴获了克什米尔各城给印军准备的给养,所以粮食什么的暂时是不缺的。弹药嘛,这个,因为印军的武器是和西贼一样的,这规格参数和我们的武器无法通用。因此还真的有些吃紧。”

“水源呢?”

“没有问题。当年温相修筑开伯尔体系的时候专门从远处的雪山引来了水源,而且修的是暗渠。八年前曹变蛟交出此地后,奥斯曼人对这里的水井只是做了简单的填塞。估计是没有找到那条暗渠吧。总之,目前张巡寨、许远堡、南霁云堡里的十五口水井,已经有十二口恢复供水,我军的日常饮水完全没有问题。”

“那就好,只要水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能在此地坚持很长的时间。至于弹药嘛,下次印度人再来的时候我们反冲锋一下,争取把印度人的武器弹药一起弄过来。”

“好,那我待会就去组织冲锋队,等下次印度人进攻的时候给他们好看。”

黑云龙退走后,满桂招来了藏族师的师长曲多嘎:“我们的信使都派出去了吧?”

“上将军,联络锡克人、普什图人和向北寻找孙督师的信使,全都派出去了。每个方向都派了五组信使,全都是我们藏民里爬山最厉害的。”

“那就好。哎,这印度人打得是什么仗啊,再这么下去,老子在这里都要生锈了。”

当满桂在张巡寨内大叹对方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时候,开伯尔山口以北,这一年已经64岁的瓦伦斯坦,正对着一副巨大的军用地图叹气。

当年在东南亚大败被俘,西班牙王国政府开具了巨额赎金将其赎回后。菲利普并没有苛责他,反而任命他做了印度总督。如此厚恩,让瓦伦斯坦感动不已,下定了为菲利普效死的决心。

这次大明大举征伐印度,年过六旬的瓦伦斯坦早早的就把二十个印度师动员了起来,就想着如何为菲利普陛下出把力。

谁知道,他前脚刚刚率领十个印度师走过开伯尔山口,准备继续北上支援中亚侯赛因集群的时候。后面第二梯队的印度人发来紧急电报:路口被堵上了!

大明第一次征伐印度,在雪区这边也是出了一支兵的。但一方面那次大明的对手是莫卧儿,一方面是欧盟参谋部一致认定,就算这次大明再次从雪区出兵。那糟糕的道路,也绝对支撑不起大兵团的行进。就算雪区这边真的有一支明军开出来,以印度方面整整二十个师的兵力,要将其歼灭也不算太难。

谁知道,战事开打后,北线的侯赛因就被孙传庭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正的战斗没几场,战略上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于是在大明的主力还未在印度登陆的时候,瓦伦斯坦就被迫率领印度军团北上支援。

然后满桂的这一支奇兵,就恰恰的卡在了中间。

在收到后方的电报后,瓦伦斯坦思虑良久,还是决定先集中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夹击,收复了开伯尔再北上:原因很简单,开伯尔不通畅,则自己这已经处于开伯尔以北的十个步兵师的后勤给养,尤其是弹药供应也不通畅。而且若是自己在北上的时候,那支从雪区开出来的中国军队在自己的身后踢他的屁股呢?

可是,这印度人的战斗意志为何如此的薄弱?从10月5日开始,二十个印度师南北对进,两面围攻张巡寨、南霁云堡和许远堡。可不管是南线和北线,三天下来,进攻的一方总是一触即溃。

“可恶啊,这些该死的印度人。我算是能理解九年前中国驻印军官们的无奈了。这开伯尔防御体系,当年被奥斯曼人用炮火犁了好几遍,之后又荒废了八年多。可以说,这个残破的防线,若是我们欧洲精锐来进攻,就算三天内打不下来,至少也能有效推进。可是这些印度人……”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三章

呼延玉正在忧心忡忡的思考着史毕思穆尔特这位老故人跟云阳他们商议着什么图谋,耳边传来了完颜叱咤的话语。

“呼延王爷,大龙兵马又要撤退了,出击吗?”

呼延玉急忙回神望去,入目的是大龙兵马步伐一致,井然有序的撤兵举动。

“出击吧!老样子,你左我右两翼包抄拦截。

尤其敌军骑兵好像发生了内讧,正是冲锋的最好时机。”

“好,计划行事。”

两人各自纵马离开,在两人令旗的会晤下,金突两国骑兵的阵营中传出了冲锋的号角声。

然而他们这边刚一动身,史毕思穆尔特麾下的突厥骑兵跟沙俄国的那些骑兵便纵马冲锋过去拦截开来。

张狂,东方明两人也指挥着麾下的五万亲兵前去协助史毕思穆尔特。

张默,南宫晔他们正跟姑墨蓉蓉为统领的一方人马陷入了胶着之势,听到骑兵的冲杀声跟步卒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急忙转身望去。

“张默,你们怎么回事,为何还不南撤?”

张默纵马停到云阳的面前,简明扼要的将事情讲解给了云阳。

云阳刚刚舒缓的眉头立刻紧皱起来,朝着那些脱离出去的西域兵马眺望而去。

思索了良久,云阳目光沉静的挥舞着手里的令旗。

“不管他们,继续撤离。”

“万一他们在背后发动突袭怎么办?”

“他们不敢,阻击咱们还可以,对咱们出手,他们扛不起这个责任。”

“是,大帅,那支兵马为何要帮咱们拦截敌人的阻击?”

“一个不怀好意的朋友而已,现在来不及细说了,马上撤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旦金突两国后方大本营的兵马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进行阻拦,咱们将失去最后的机会。”

“好,末将马上去传令!”

史毕思穆尔特,斯拉夫两人一边指挥着兵马迎敌,一边心神紧张的关注着大龙兵马这边的情况。

见到他们毫不停留的继续难撤,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指挥着兵马对呼延玉两人麾下的兵马冲杀过去。

张狂指挥着兵马小范围迎击冲杀过来的敌军。

“东方兄,史毕思穆尔特这家伙还真卖力气啊!”

“可不是,看来汗位对他来说很重要啊,否则怎么会如此的卖力。”

“方才老夫说的话可不是戏言,说真的,这些傻大个真的是干苦力的好手。

以后有机会一定得擒拿到硕方去筑城。”

“先把并肩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万一赶不及了,天下都要大乱了,相比天下安宁,小小的硕方城再重要又能重要到哪里去?”

“唉,北疆的书信没有传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咱们目前还不清楚。

以柳小子的性格决然不会无缘无故突然造反,其中肯定有蹊跷。

希望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吧。”

“杀出去再说吧!”

几十处兵马混战在一起,西域将领看着大摇大摆难撤而去的几十万兵马神色纠结不已。

“姑墨王,怎么办?他们这样撤军,咱们阻拦的话势必要见血啊,那样的话可就真的没有回还的余地了?”

“是啊,您快拿个主意吧,出击还是不出击?万一做出了不符合柳大帅心思的决定,将来柳大帅那边怪罪下来,我们可吃罪不起啊。”

姑墨蓉蓉此时何尝不是六神无主,芳心分寸大乱。

夫君只交代自己传令西域诸国的将士不得回国驰援,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鬼知道那支北方而来的兵马是什么情况?

虽然是帮夫君阻止大龙兵马撤退,可是真的对他们动了刀兵,真的会符合夫君的心意吗?

万一到时候怪罪下来,怕是没办法交代啊。

“先继续吊在他们身后,本王先给夫君金雕传书一封,看看他是否允许咱们对大龙兵马下杀手。”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姑墨王快传书吧。”

“这支突然出现的兵马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为何要帮助云大帅这边阻击金突两国的兵马呢?”

“鬼才知道,本将军只知道现在所有的计划都因为他们的出现乱了。”

姑墨蓉蓉将写好的书信绑到了金雕的腿环之上,对着身边的西域诸国的将士挥挥藕臂。

“先跟上去,金雕传书最迟五天就有消息,一个月的路程还来得及。”

“是,我们都听王上你的。”

姑墨蓉蓉美眸瞄了一眼两侧混战的兵马,银牙轻咬纵马朝着云阳他们的方向跟了上去,身后仅剩的十几万西域诸国的兵马立刻纵马跟随其后。

呼延玉,完颜叱咤两人看着冲到什么地方就纠缠不已的史毕思穆尔特跟斯拉夫他们,心里焦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搞不好,还真就被大龙的兵马给撤回去了。

两人立刻传令身边的亲兵,撤离出战场朝着后方大本营奔袭而去。

必须要加派人手才行了。

这群王八蛋的出现简直乱了所有的谋划。

“儿郎们,随本汗拿下这些乱臣贼子,夺回汗位之后,本汗重重有赏。”

“万岁!”

“万岁!”

“万岁!”

呼延玉他们无心恋战的举动,反而增长了史毕思穆尔特麾下兵马的士气,加上大汗的许诺,更加卖力的冲杀起来。

等呼延筠瑶接到呼延玉的消息之时,天色已晚,大龙步卒已经急行军了八十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