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年轻漂亮的老师7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一章

被绑架了!

剑修神色有些古怪!

青衫男子低声一叹,“这个家伙…….”

剑修笑道:“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去看看吗?”

青衫男子犹豫了下,然后摇头,“让他自己解决!”

剑修道:“应该是无法解决,所以才找你!”

青衫男子摇头一叹,“逍兄,我们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成长起来,若是我与天命还是那么的帮他,他一辈子都无法成长起来。”

剑修想了想,点头,“也是!”

青衫男子道:“走吧!”

剑修犹豫了下,然后道:“等等看!”

剑修摇头一笑,显然,青衫男子还是放心不下。

十方绝地。

红裙小女孩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两只小脚轻轻地晃动着,在她手中,是一枚已经被啃去一半的灵果。

在小女孩面前,那亡灵大帝正在跳舞!

没错!

一具骷髅在跳舞,跳的还挺好!

不得不说,这一幕很诡异。

而一旁的阿罗笙脸色则无比的凝重,这亡灵大帝何许人也?

百万年前就已经是无间境无敌了啊!

而就是这么一个无敌的强者,此刻竟然在这跳舞!

这红裙小女孩到底是谁?

是十方神帝吗?

阿罗笙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她此刻也不敢问,怕惹恼那小女孩。

没多久,一名老者来到了十方绝地,老者走到阿罗笙面前,恭敬地递上了一枚纳戒,纳戒内,正是一百亿枚魂晶!

阿罗笙将纳戒递给小女孩,小女孩看了一眼,然后收起纳戒,道:“走!”

阿罗笙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当经过叶玄身旁时,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叶玄,“你的家人呢?”

闻言,叶玄顿时悲从心来。

因为老爹没有任何回复!

阿罗笙轻轻拍了拍叶玄肩膀,“保重!”

说完,她快步消失在了远处,头也没回。

这时,小女孩看向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也没有说话。

这时,小女孩起身走到叶玄面前,她手中的灵果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柄匕首。

就是这柄匕首,刚才将炎皇分尸成了数万段!

小女孩看着叶玄,“穷鬼!”

说着,她就要动手,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等等!”

小女孩盯着叶玄,没有说话,但是叶玄已经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意。

叶玄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他手中,“你看看这个值一百亿魂晶不!”

小塔直接跳了起来,“小主,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卖我!”

叶玄:“……”

叶玄面前,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塔,她眉头皱起,片刻后,她摇头,“不值!”

闻言,小塔勃然大怒,“你居然说我不值?我可是诸天万界第一塔!”

叶玄连忙点头,“诸天万界第一塔,我可以作证!”

小女孩又打量了一眼小塔,再次摇头,“无用!”

叶玄:“……”

小塔还想说什么,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小塔剧烈一颤,直接飞了出去,但是没有坏!

见到这一幕,小女孩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她手中,她打量了一眼小塔,下一刻,她直接进入小塔的世界内。

小塔内,小女孩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她似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再次皱起。

片刻后,小女孩双眼眯了起来,她发现了一道封印!

青衫男子留下来的封印!

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四周空间突然剧烈一颤,但是那道封印没有任何反应。

小女孩沉默片刻后,离开了小塔,她就那么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这女人没办法破老爹留下的封印,但是,对方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

小女孩突然转身离去。

叶玄眉头皱起,有些疑惑。

而一旁,那亡灵大帝深深看了一眼叶玄,然后连忙跟上了小女孩。

叶玄有些疑惑,这小女孩怎么突然收手了?

他刚才其实已经感受到这小女孩的杀意了!

对方是想杀他的,但不知为何,对方又收手了!

没有多想,叶玄决定先溜,他刚走几步,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响起,“我若是你,就留在此处!”

叶玄转头看去,刚离去的亡灵大帝又回来了。

叶玄沉声道:“为什么?”

亡灵大帝淡声道:“外面到处都是亡灵,你若出去,瞬间被分尸!”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前辈,那小女孩是?”

亡灵大帝摇头,“不知!”

叶玄眉头微皱,“不知?”

亡灵大帝点头,“我在此地陪了八十万年,但我对她,一无所知!”

八十万年!

闻言,叶玄眼皮一跳,这家伙被囚在这里八十万年!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

文学

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三章

苍穹之门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所有人跪倒在地,都只呼喊着一个名字——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

楚末离猛地闭上眼,竟感觉自己眼底一片湿热。

他抬手轻轻碰触了一下,睁眼看着指尖的晶莹,有些疑惑自己竟然哭了。

原来,他也会有绝处逢生,喜极而泣的一天吗?

“永夜圣皇……回归?”

小天傻乎乎地喃喃道:“为什么我听到那些钟声里有人在说,恭迎永夜圣皇回归?可是,永夜圣皇不是已经死了无数年了吗?怎么可能回归?”

楚末离没有回答。

因为小天话音刚落,几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天看清了来人,惊呼道:“这不是初代宿主的伴侣吗?他没死啊?”

小光伸手一把捂住了小天的大嘴巴,惊疑不定地瞥了面前的俊美男人一眼,又连忙惊恐地收回目光。

帝溟玦很少进入天光墟,所以小天、小光和小墟没有见过这位极域帝君几次真容。

可印象中,很强大,却远远不像此刻这般……这般可怕,让人连直视都不敢。

楚末离躬身道:“参见永夜圣皇。”

嘶——!!!

小天、小光和小墟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谁是永夜圣皇?

他们看向帝溟玦,又飞快地收回视线,眼中满是惊恐。

帝溟玦淡淡道:“还是叫我墨导师吧。逍遥门只许入赘不是吗?”

楚末离:“咳咳咳……”

他难得被呛到了,“墨导师,你是与永夜圣皇的基因彻底融合了?你的意识竟然没有被永夜圣皇所吞没?”

帝溟玦轻笑了一声,声音冷淡道:“残魂罢了。”

残……残魂罢了?

那可是曾经主宰两个世界的永夜圣皇的残魂啊!

因为他的死亡,整个主世界天道规则彻底崩塌。

主世界所有的主宰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望其项背。

墨导师居然说……残魂罢了?

楚末离好半晌才平复了情绪,只见帝溟玦已经走到七煌和洛云潇身前。

他抬手按在七煌头顶。

下一刻,蓝色的冰晶从他指尖蔓延,瞬间覆盖了两人全身。

就连那金红色的火焰也被冻结在这蓝色冰晶中。

帝溟玦这才收回手,看向了虚空中的某处,眉头紧紧皱起来。

楚末离道:“墨导师,你要去接小师妹?”

帝溟玦冷着脸没有说话。

但手中的【九幽鸿蒙衍】已经轻轻挥出,霎时间,虚空裂开了一道门,里面是滚滚流淌的时光长河。

楚末离已经能猜到帝溟玦的心思。

别看他此刻神情平静,心中大概已经气疯了。

因为慕颜没有等他、相信他,而是选择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别的男人。

楚末离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小师妹点根蜡。

但想了想,又深觉这样事不关己似乎不够厚道。

他斟酌了一下,才漫不经心道:“小师妹活了两世,最艰难的时候都只能靠自己熬过去,所以才养成了万事不依赖别人,自己一力扛下来的性子。墨导师,你说是不是?”

帝溟玦一怔,眼中的怒色逐渐被心疼和愧疚取代。

他最后冷冷看了一眼被冰冻的七煌和洛云潇,这才走入时光长河中。

算了,自己的妻子再任性又能怎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