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诺。”

点头答应一声,嬴高在一旁从容落座,他与王翦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如此,他恪守师徒之礼,而王翦恪守君臣之义。

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有些突兀,不习惯,但是时间久了,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一点,同样的王翦也习以为常,不在刻意的强调。

习惯总是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影响一个人的一点一滴。

嬴高的行事,多多少少受到了王翦的影响,虽然勇猛精进,却也谋定而后动。

“老师,学生此来,是为了调集蓝田大营的大军,将三川郡封锁一事,不知老师意下如何?”

兵贵神速,这个时候,嬴高也没有过多的委婉,而是直言不讳,他需要蓝田大营以最快的速度出兵,然后提防三川郡之中的作乱份子逃亡。

中原大地很大,若是这些人逃亡之后,短时间之内,嬴高根本没有可能将其捉拿,这一次,嬴高不仅要将直接参与者斩杀,也要将参与其中的幕后黑手问罪。

所以,他需要借助蓝田大营的力量,唯有如此,他才能在三川郡之上做到这一点,要不然,力有不逮。

光是五万万胜军,威慑力不足。更何况,万胜军远在西北,想要调集而来就需要数日之久。

所以,在目下,他最能够借助的大军,只有蓝田大营以及关外大营。

关外大营他能够调动,在这个时候,蓝田大营便成了关键。

这个时代是大争之世,大家对于战争都不陌生,规模很小的战争,根本就不能震慑人心,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

只有当数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他们才会胆寒。

这便是嬴高的想法,既然是出手了,那就杀的天地胆寒,让天下人都清楚,动了大秦的官吏,动了他嬴高的人,就必须要做好死的准备。

任何人都不能除外。

喝了一口茶水,王翦朝着嬴高意味深长,道:“调集蓝田大营大军封锁三川郡,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学生知道,只是事已至此,除了这样做,学生别无选择!”

这一刻,嬴高的脸上浮现一抹肃杀,朝着王翦慷慨激昂,道:“老师也清楚,先是在学生与大月氏王对峙之时,明卿一家被替换。”

“这可是大秦的郡守,参与此事者何等的胆大包天,学生前来三川郡之前,更是得到消息范增遇刺。”

“对方这是对我的挑衅,对于大秦的挑衅……”

“这一次参与者,必须死,纵然是借道而行,我也要灭了他们的背后的幕后黑手。”

“哈哈哈……”

大笑一声,王翦神色舒展,在嬴高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对于大秦而言,此事必须要坚定的回击。

唯有如此,大秦才能威慑四邻,这一刻,当他知道嬴高与他的想法一致,自然很满意。

“老夫这边你不用担心,大军可以立即出发,但是有一点,那便是出手之后,必须赶尽杀绝。”

王翦直视着嬴高,一字一顿,道:“这种事情最忌讳拖沓,以及心慈手软。”

“诺。”

……

有了王翦的支持,嬴高心中的压力一下子荡然无存,他心里清楚,三川郡之行,他要杀得天下为之动容。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雨一直下,谁也没料到,这场雨居然下了三天都没停。别说是黄河了,就是穿越邺城而过的漳河,都疯狂涨水。

好多鱼儿跳出河面到岸上,被好事之人捡走,一时间,漳河两岸到处都是捡起鱼的人。

邺北城南门外,皮景和穿着蓑衣,也不打伞,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以轻浮为习惯的邺城人在岸边抓鱼,还时不时有人落水,引起一阵阵的哄笑。

“捡吧,捡吧,说不定以后你们看到鱼就会想吐的。”

皮景和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很简单啊,因为邺城周边的大战即将爆发,天知道会死多少人啊!死人后,雨水一冲,血水甚至尸体,最后都会汇聚到这条河里。

到时候漳河里出来的鱼你敢吃?

据说历史上高洋屠杀元氏一族,抛尸漳河,后来有人吃鱼的时候,在鱼肚子里吃到人的指甲,这可是记录在正史里面的事情。

和高伯逸一样,皮景和也看出来了,高睿想玩什么套路。

以现在的情况看,今年黄河泛滥是大概率事件,而神策军已经渡河去南岸了。如果邺城失陷,高伯逸肯定会回师邺城,到时候,渡河,就会是个大问题。

更何况,高睿占据邺城之后,肯定大军士气高涨。而神策军担忧家眷出事,一定会军心浮躁。

搞不好,高伯逸会在这件事上栽一个大跟头!

皮景和也不由得捏了把汗。他真有些搞不定,高伯逸明明有更好的应对方法,明明知道黄河汛期问题,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险地呢?

一个人静静思索了下,皮景和觉得,这应该属于典型的“卖一个破绽”。

如果没有这么大的漏洞,如果高伯逸和神策军都还在邺城,哪怕二者之一还在邺城,只怕高睿也是动都不敢动的!

这一点根本不需要怀疑。

而高氏一族的问题,早解决比晚解决要好,皮景和不相信高伯逸能忍得下去。正在想问题的时候,皮景和忽然察觉自己背后有人。

他转身一看,原来是永安王高浚和一个下仆,二人都是穿着仆人的衣服,似乎也是刚刚到这里。

“王爷真是好雅兴啊。”

皮景和笑着说道,虽然笑容很假,但毕竟也是在笑。这种态度,高浚还真说不出个什么来。

“你去河边帮我抓条鲤鱼。”

高浚将下仆打发走以后,目光灼灼的盯着皮景和,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王爷是不是想说,今夜邺南城城门不要关,对吧?”

皮景和这话说得高浚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感觉全身上下都被对方看透一般。不得不说,和聪明人说话,特别是专业人士+聪明人这样的组合,极有可能猜出你想说的话来。

“不错,今夜子时后,打开城门。其他的事情,就跟皮将军无关了。”

说实话,如果没有高伯逸交代,皮景和真想一巴掌招呼到高浚脸上去!

他有时候真是不知道有些高家人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打开城门?你当所有的城卫都是

文学

傻子么?

如果是自己来操作,一定是打开邺北城的城门,先攻占邺北城,然后再通过邺北城与邺南城连接的廊桥,直接攻入位于邺南城北部的皇宫!

攻占了皇宫,就控制了大局,这样稳赢不输。

直接打开邺南城的城门,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要兵变么?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冬春交际之时,昼夜温差甚大。

入了夜,朔方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变得稀少。

倒不是没人逛街了,而是客人们都躲在店铺里闲逛聊天。

万灯辉煌,遮挡了漫天璀璨的星辰。

席家庄,小院内。

铁桶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木紫衣坐在秋千上,享受着席云飞的温馨服务。

佳人的影子在院墙上来回晃动,时而张扬,时而内敛,笑语丁零,宜嗔宜喜。

“二郎,你喜欢那位王姑娘?”

席云飞的手僵持了一下,按在少女软糯的背上,轻轻一推。

纠结的一会儿后,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要说什么喜欢,那就太过了,就多就是好感,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艳吧。”

“哼!”

木紫衣双脚下探,前摇的秋千一下子顿住,嗔怪道:“没想到你现在变得那么不老实了。”

“这话说的……”

席云飞求生欲极强的搂住她的娇躯,“我什么时候不老实了嘛,我一有事儿就跟你说了,哪怕明知道你不高兴,我也不曾对你有任何隐瞒啊。”

“你以前是这样没错啦。”木紫衣身子往后贴紧,“可自从我把身子给你之后,你就都是甜言蜜语,你敢说你没有吗?”

“你不喜欢甜言蜜语?”

“嗯,喜欢是喜欢啦。”

“那不就得了。”席云飞紧了紧双手,低头在少女的秀发中贪婪的深吸一口气:“我家紫衣宝贝哪那都好,我不夸你,不对你说甜言蜜语,难道还能去找别人说吗?”

“哎呀,别闹,痒死了!”

木紫衣放心大乱,白皙的双颊染上一层好看的红晕,眼角弯弯的像是月牙儿。

“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嘛,干娘特意叮嘱我的,不能太早便宜你。”

席云飞神色一变:“三公主竟然……”

“不许说干娘的坏话!”木紫衣转过头,葱白的手指点在席云飞唇上。

“唔!”席云飞看着月光下少女皎洁的容颜,歪过头躲过她的手掌,身子一探:“唔啾……”

良久,唇分。

“咳咳……”

院门传来干咳声,吓得二人扭头看去。

“娘?”

“刘姨!”

刘氏带着姨母笑走了进来,欣喜的打量着埋头不敢看她的木紫衣。

而后,与席云飞投去一个‘老娘没白养你’的欣慰表情,说道:“放心,娘什么都没看到。”

“……”

席云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你不说还好些。

木紫衣的头几乎埋到地上。

“这么晚了,有事吗?”席云飞拉着木紫衣站起来,三人走进茶室。

木紫衣乖巧的烧水泡茶,刘氏与席云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刘氏不让木紫衣动手,拉着她,让她坐到自己旁边。

“是这样的,我不是去庙里礼佛嘛,顺便问了一个好日子。”

说着,她拿出一条红绸,“你们看看,下个月十六,会不会太赶了?”

席云飞接过红绸,上面有他跟木紫衣的生辰八字,还有大师写的大喜日子。

对于这个东西,席云飞是不大相信的,而且木紫衣的生辰八字也不准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