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部杂交小说,年轻的馊子8

38部杂交小说 第一章

陈仇晋宣布去除帝号,遵奉北晋为宗主国,同时向梁国宣战的消息传遍天下以后,稍有点见识的文人基本上都明白了,这个天下终归还是晋室的,哪怕晋室曾经一度有着倾覆之危。

那位年轻的昭王,以一己之力,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晋室给拉了回来。

姜承枭自己对陈仇晋的态度并不感到意外,这位‘陈后主’,还真有几十年前那位‘陈后主’的遗风。

一张巨大的南方舆图摆在面前,上面标记着北晋在各处的兵力,以及梁国和陈国的军力部署。

他的手指划过夷陵郡,向北掠过襄阳郡、汉东郡。此时此刻,这三处正在爆发战斗,根据前线的消息,李药师在南郡那边遭遇了梁军激烈的抵抗,双方在大江之上爆发大战。

北晋出其不意拿出来的猛火油和从青州调过去的楼船给了梁国沉重的打击。萧统怎么也不会想到,向来以骑兵纵横天下的北晋,居然还能拿出来这么强大的水师战船,简直是匪夷所思。

依据地形而言,北晋训练水师的地方还真是不多,不过青州那边却是个极好的地方。当年曲让等人败亡,神举独揽青州大权之后,姜承枭便考虑到将来南下,势必会和梁国以及陈国爆发水战,所以让神举提前在青州训练水师。

这个时候,也算运用的恰到好处,给了他母舅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猛火油,这种东西乃是吴山惠从西域那边送过来的。他让工部的人在北地四处寻找,找到了这种猛火油。之前因为敌人不禁打,所以猛火油一直没有拿出来。

这次水战,倒是拿了出来。

“南方,不足为虑了。”姜承枭收回手掌,负于身后,挺拔的身子笼罩舆图,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南霁云立在他的身侧,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主上。从前主上虽然也是运筹帷幄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反贼,可是无一不是高兴的摸样。

怎么现在…反而有种迷茫的感觉?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但是总觉得主上就是在踌躇。

难道,即将一统天下,主上不高兴吗?

“主上,怎么了?”南霁云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什么?”姜承枭转身不解的看着他。

南霁云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前主上剿灭反贼,必定会欢欣鼓舞。可是这一次大事笃定,天下一统在即,主上反而没有了过往的高兴,属下不太明白。”

姜承枭意外的看了一眼南霁云,他没想到霁云居然看出来了他的内心迷茫。

沉默一会儿,他方才缓缓道:“我确实有着困惑。”

言罢,姜承枭转身离开大殿,领着南霁云等几名亲卫,在洛阳皇宫散步。

二月,中原的天气还是有点冷,风吹在脸上不是很舒服。总让人感觉会将体表的温暖吹走一般,姜承枭也是一样的。

走着走着,姜承枭便来到了太庙。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诡异的来到太庙,按照皇宫各宫殿的布局来说,太庙因为地位尊崇,所以位置比较隐秘,而且一般也比较偏僻。

毕竟,太庙是供奉历代先帝的地方。

由于洛阳收复,曾经一度封存的太庙,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血食祭祀,烟火气息缭绕殿外,几名内侍殷勤的在殿外打扫。

见姜承枭出现,内侍们纷纷诚惶诚恐的低头问安。

进入太庙,在历代先帝的牌位前伫立,目光幽幽的看着武皇帝的牌位、先帝的牌位、赵王的牌位……

他的困惑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过往的时候,他剿灭反贼非常的高兴,土地增加了,势力壮大了,人口变多了,威望增

文学

大了等等。但是这一次,明明一统天下近在眼前,相反的他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开心。

很诡异的想法,可是确确实实出现在他心里。

他曾经问过自己,这算不算是没有对手的迷茫?

但是很快这个答案就被否定,并不是因为这种‘自虐’的心理在作祟。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开心不起来,甚至都弄不清楚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

真是好笑,他居然也会有一天搞不清楚自己内心是什么想法。

“霁云,你说到底缺了什么呢?”姜承枭开口低声询问。

不算是询问,倒像是一种诉述的语气。

38部杂交小说 第二章

推荐阅读:当听到了想要进行裁军之后,军方这边立马有不少人反对了。?文?裁军可是要动了他们的蛋糕,军队的人数可是他们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被裁军了∶军意味着军队实力的缩小,更是代表了必然要有一些部队要被撤编,有不少军官要被

文学

迫转业去从事别的工作。这样军队的实力肯定会被打压,他们当然不干了,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捏鼻子人了,这样他们还当什么军人?

“我们不同意,尤其是我们军队目前裁军,那是不是要缩减我们的军费呢?如果缩减了我们的军费,那我们军队如何维持?”战争部长陈立岩先开口反对。

不过王国瑞主动替萧宏盛说:“其实你们想差了,我们目前的军队并不会裁剪军费。而是让我们的军费使用更合理,尤其是我们以后将会从数量型的军队转变成为质量型的军队。我们目前虽然采用了新战术,可是我们的堑壕战的战斗模式,其实也就是一种消耗战。一旦当机动力无法能够达到了一定程度,那这样我们必然会陷入消耗战。消耗战是非承酷的,不但是武器装备弹药经济的消耗,更是人命的消耗。这些人口都是我们国家最大的财富。一个国家最重要都不是事很忙资源和财富,而是一个个的人口。”

“未来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是科学技术,我们未来的竞争是科学技术的竞争。未来的竞争不是资源了,尤其是资源多未必能够产生强国。而真正的称雄世界的,是我们的科技展。所以我们武器装备,将会从粗放型的人数,变成质量型的高科技军队。”

“你们想想看,我们目前研制的飞机,还有6地上的战车。我们的战车目前虽然没有太多的战斗力,可是我们未来呢?未来我们一个战车坦克,能够顶的上多少步兵?甚至我们一架飞机,一旦可以安装一些重量级的炸弹,那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作为战略武器来使用了。一个炸弹下去,一个足球场的范围都要被杀伤。这样一个飞机,能够顶的上多少门火炮,一个飞机能比得上多少士兵?”

“所,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质量为主,而并非是以数量。你们都应该听说过兵在精不在多的道理,我目前也就是采用精兵的方式。过去的精兵是训练能量大,可是现在的精兵不但是训练了,更是要武器。

我们不会减少军费,而是会把这些军费用得更合理,直接用在了那些更需要的地方。这样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未来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好处。”

“我们减少了军队,增加了人口。每一个人口背后都是一个希望,也许我们人口越多,那带来的希望也都越多。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是有限的,我们多一个人口意味着他们的后代也都有多一个天才的可能。别跟我说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废话,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随机的,所以多一个人口多一个机会,只要人口足够多,那天才总会到来的。”

王国瑞给这帮军队的人讲解了未来的军队展趋势,未来的军队都是以高技术作为主要的手段了,并不以数量作为根本了。也许冷兵器时代是一个代差,可是到了火器时代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冷兵器。而到了信息化高科技时代,那信息化时代的军队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普通热兵器的军队。

未来只要技术高的军队,那完全可以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歼灭数以千倍的敌人。所以在各种高科技面前,所谓度传统通步兵几乎是一文不值,完全是待宰羔羊。

王国瑞不会傻乎乎的继续把这些军费投入到那些军人身上,而是要转移到那些武器装备的研,这样才能够武器越来越先进,不至于落后了。

只有军队武器装备展了,这个才是正道。何况现在天下还是比较安宁的,没有必要展维持这么多的军队,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皇上,真的要裁军吗?”郑虹也都不太甘心的问道。

王国瑞点头说:“是的,必须要裁军。未来我们东方几乎没有什么大型战争,而且这次裁军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暂时不裁撤。”

听了这话,那些6军出身的军官,包括胡伟,郑虹,陈立岩脸色也都有些黑了。而那个狐出身的邱宝仁,刚刚有资格参加军委会议的黎元洪也都松了口气,因为这次裁军是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不会被裁撤,那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38部杂交小说 第三章

殿内淡淡血腥气触鼻欲呕,看着一身是血没了呼吸的朱常洛和失魂落魄不复英风锐意的叶赫,冲虚真人眼底喜惊惧怒诸般情绪交替上演,最后变得无比亢奋与满足……自已谋划了半生,到底还是做成了一件事!这样也好,自已去昭陵见他总算有点拿得出手的见面礼了,冲虚大口的狠狠的吸了口气,用这辈子从没有过的亢奋声音笑道:“现在,是公布答案的时候了,那两个婴孩,一个是活着的你,一个就是死了的他!”

如同一道烧得通红的铁针从头顶直插入心,这一路刺骨冒烟,烧灼骨肉的剧痛让叶赫再也承受不住,背对众人的身子一阵颤烈振动,缓缓的抬起全然变红的眼,死死的瞪住冲虚:“你在说什么……”

声音中是咬牙切齿的不敢置信,看向冲虚的眼底却全是脆弱而心痛的恳求。此时冲虚真人心中之快几可使他飘飘欲仙,眼里闪着野兽一样的光,无比兴奋的边喘边道:“我说你们是兄弟,如假包换!”

明显听到来自对方喉间一声痛楚****,看着从地上慢慢爬起的叶赫,看着他一步一步缓缓向自已接近,宋一指和阿蛮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冲虚真人自然更加清楚,笑容不减愈盛,邪恶笑道:“想杀我么?那也得等我把话说完。”

“你说了这么多,已经足够了,我不会再听你胡说八道。”叶赫嘴角不停的往外流着血,而手中的剑锋无比的璀璨炫目。

“你怕了?”冲虚哈哈大笑,大声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最清楚!但你再不想听,也不想知道你是那两个孩子中的那一个了么?真的不想知道你的母亲到是底是谁么?”

看着踉呛立定的叶赫,冲虚真人笑得欢快恣意,要报仇就是这样最彻底最痛快,就象一把熊熊燃烧的火,任何碰着它的东西都会化灰湮灭!想到将到昭陵面对隆庆牌位时,自已终究有了可以自傲的资本……笑意在这一刻如花绽放,灿烂无间。

“我从慈庆宫带走的那个孩子,身边有块玉。”

叶赫茫然的抬起了眼,声音嘶哑的不成腔调:“你是说,我是那个带玉的孩子?”

偌大的殿内在此刻忽然静得针落可闻,冲虚肆意的笑声和叶赫受伤野兽般喘气声俱都潜息无踪。无论说的人还是听的人,都在等着这个几乎是呼之欲出的答案。

瞪大了一双眼不停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阿蛮一双大眼里泪珠滚来滚去。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朱常洛的身边,宋一指伸出一只手轻轻抚过朱常洛并末闭合的眼,叹了口气:“你真的不该死,若还活着,也该睁开眼睛来看一看,听一听了。”

他诡异的动作和话没有逃得过冲虚的眼底,一瞬间内他的心底突然生出一种古怪的惧意,可是随后便即释然,阴笑道:“他听到不听到没关系,估计一会肯定会有人去寻他,早知晚知也不争这早一刻,晚一时。”

听他说的恶毒残忍,宋一指忍不住反唇相讥:“师尊口下留德罢,你害了这么多人,他日你老人家归去时候,就不怕那地狱油锅正热,刀山雪亮,想必你到时定会忙得不可开交,自顾不暇。”

冲虚脸色一变,恶狠狠道:“你这是在咒我么?”

宋一指扭过头,口气淡然:“不敢,弟子只是念旧日情份,提醒一下师尊罢了。”

冲虚笑得欢快又恶毒:“事到如今,我却是顾不得那些了。”

宋一指低头叹了口气,话是说给人听的,而对面这个人已经不是人,他分明是一个从地狱中脱逃出来的魔鬼。

“嗯,说正事要紧,咱们刚刚说到那里去了……”对于宋一指不回应冲虚也无意再多做纠缠,难以抑制的兴奋化成语言不受控制的滔滔不绝:“对了,刚说到孩子,”眼光戏谑的在叶赫脸上转了一圈,将后者脸上的痛苦绝望尽收眼底,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够:“你先不要急着难过,我言而有信,你既然杀了他,我就将这一切都和你细说了罢。”

叶赫抬起脸,表情已经完全呆滞,突如其来的打击已经将他彻底击跨,眼底全然是被逼至绝境后即将崩溃的疯狂,心里忽然觉得冲虚说的很对,他此刻想杀的人真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已。

猫捉到猎物时从来不会将轻易将猎物吃掉,而是尽情的玩弄,看着猎物四处奔逃惊慌欲死,远胜于将它吃到肚中的快乐,叶赫的表现让冲虚非常满意,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享受。

“两个孩子中那个带玉的是那个草原女子的孩子,一个是永和宫的恭妃的孩子。”

“因为慈宁宫那个嬷嬷当时踌躇不定,我见她想要将那个带玉的孩子送走,是我灵机一动,当夜便将他偷偷抱走。”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脸如死灰只剩一口气的叶赫,心里说不尽的痛快:“你是不是以为那个孩子就是你么?”看着对方血一样红的眼,冲虚笑得越发欢快。

“别急着咬牙,那个孩子不是你!”

这又是何等的石破天惊的一击,不说宋一指、阿蛮,就是即将崩溃的叶赫都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惊诧痛恨的目光如同实质,交叉汇集全都落在冲虚身上,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冲虚无比满足的挺了挺胸,缓缓来到叶赫面前,自上而下俯视着,在这一刻他似乎已化身成手握凡人生死的神祗,眼前这个脆弱渺小的凡人,他的生死、尊严甚至于喜怒哀乐,这一刻都由他随意玩弄掌控,而且不堪一击!

“三日后,我重回紫禁城,在永和宫见到了那个不知所谓的恭妃。”冲虚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深浅不定,带着无尽的恶意:“是我,从她的怀中抢过她的孩子,又将那个带玉的孩子交在她的手中。”

从叶赫蓦然瞪大的眼里,冲虚再一次得到自已想要的东西,无比满意的笑了一笑:“你可以想象……那个恭妃跪在地上哭着求我,叩头叩得头上都出血了……哼,以为这样就能打动我,她还真的是蠢。”

叶赫脸上肌肉扭曲纠结,眼神零落哀伤,就连笔直挺拔的身子都变得佝偻,却紧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其实他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说话,因为冲虚的话比任何时候都要多:“你猜出来了吧,对啦,你就是那个我从她怀里抢来的孩子。”如愿看到叶赫眼底最后一丝光茫寂灭,冲虚心中快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峰,装模做样的叹了口气:“……不过看在她那样苦求我的份上,我真怕我若是转身一走,她估计马上就去寻死了。”

“是我一时善心,对她许下一个承诺。”

叶赫完全沙哑的声音:“什么承诺?”

冲虚脸上洋溢着得意,不怀好意的眼光在他脸上转了一瞬,忽然笑道:“我答应她,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让她亲眼的见到她的孩子。”

已经完全明白过来的叶赫心口如同被铁锤击中,一股火灼之感来回兜转,喉咙一甜,一口血猛得喷了一地。随着这一口血喷出,心神却是无比的清明,“原来如此。”四个字说完后,再无任何下文。

冲虚观色察意,不由得纵声大笑:“那个女子说起来也是可怜,苦苦守了十几年,养着别的人儿子,一颗心却在心心念念盼着见到她的儿子,不过我相信她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人哪……毕竟有希望就是好的。”

叶赫痛得眼前发黑,脑海中万历十七年腊八那一晚情景,清楚如镜照物般纤毫毕露,恍惚间自已再度回到那个大雪之夜,自已闯进永和宫时,看到那个容貌清丽的女人,向着自已伸出一只手,脸上因为痛苦扭曲纠结在一处,却伏在地上努力的往外爬,见到自已第一句话却是:“求你,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无尽的血气在胸口处剧烈翻腾,痛到极处似乎已经变得麻木,奋力撑开眼皮,眼神中幽幽暗暗的没有任何希望,只有一抹近乎疯狂的狠绝阴冷:“你说的对,这个时候我要杀的确实不会是任何人,而是我自已,至于你……”俊面已经完全扭曲成一团的叶赫,声音虽低弱,听起来却有一种冷静的疯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