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杨凌却是古怪道:“你辅助妙衣?”

“不不不,秋霞姐,妙衣那个性格大家都知道,她能有什么主见?”

“你做主,她辅助你,就这么决定了!”

“噗……”

身边的沐婉莹和苏绮灵忍不住轻笑出声,苏秋霞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了古怪之色,您这话……也太直接了吧!

苏秋霞似乎还想说几句,杨凌却是推开了身上挂着的苏绮灵,走到了苏秋霞面前认真的说道:“秋霞姐,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火精灵军团非常重要,家里面的女孩子你也知道,正常人都少,更别说是让她们掌控如此重要的战斗力量了。”

“除了你,别人我不放心。”

“这……”

苏秋霞脸上古怪之色更甚,身边的苏绮灵不依道:“老公,你是说我和彤儿不是正常人是吧!”

“讨厌,人家以后也要和秋姐姐学习,怎么做一个小仙女哼!”

“是不是,彤儿。”

“嗯!”

妙彤儿亲昵的挽住了苏绮灵的胳膊道:“我也不想做小妖女了,以后要学着做个小仙女!”

“叮,你粉碎了苏绮灵、妙彤儿、卡莉儿、杨小玄等人不希望您说她们是不正常女孩子的愿望,属性点+3600点。”

看着这群女孩子不依的样子,杨凌翻了个白眼。

“我没有指名道姓说你们不正常吧,这不自己就承认了?”

“果然挺有自知之明的。”

这话的攻击范围意想不到的大呀!

转头看向了沐婉莹,却见她红着脸看着自己,目光对视之下急忙低下头去,小表情有些委屈。

“这……婉莹,我没有说你,与她们比起来,你正常多了。”

“唉?真的吗?”

沐婉莹原本委屈屈的小脸立刻带上了笑容。

“叮,您满足了沐婉莹希望您认为自己是个正常女孩子的愿望,许愿值+240点(双倍)。”

“嗯!真的!”

杨凌煞有见地的点头,苏秋霞看着眼前这群人,突然明白,自己好像的确是掌控火精灵军团最合适的人选……

杨凌对着她眨了眨眼睛,苏秋霞脸上一红,却是轻轻点头,这就是答应下来了。

“这才对嘛!”

上前捏了捏苏秋霞的小手,看着眼前这位漂亮女子羞涩的神情,杨凌突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对了,秋霞姐还没有和自己亲昵过呢,得抓紧找个时间办了她。

感受到了杨凌这略显灼热的目光,苏秋霞似乎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咯噔一下,整张脸涨的通红,一时间却是羞红着脸转过了头去,不敢看杨凌了。

与身边的女孩子们说了一些话,大概两小时后,蕾雅兴匆匆的跑了过来,先是对着姨娘们微微行礼后,咯咯笑道:“爸,统计结果出来了!”

“咱们此战,从进入海底遭到伏击到最后拿下城池,一共歼灭海族军队二百七十万人,俘虏三十万,各类先天境以下的海洋生物六百九十万头。”

“另外,击杀海族先天境三百零九人,海族各类先天境的妖兽一万七千,蛮荒族两万人。”

[

文学

标签:标题1] 第二章

“啪!”

李天愤怒地将茶杯摔碎,语气阴冷:“你跟我说,你那些手下都消失了?”

“王天佑,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嘛?所以你的这些杀伐果断的手下各个都拥有大变活人的戏码?想去哪就去哪?!”

“抱歉,少爷,这件事情绝对是个意外……”

手机麦克风传来惶恐的道歉声,但这样并不足以平息李天松的怒火!

“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会认真考虑是否该换个走狗办事。”

“李少爷,放心,,放心,我绝对会在三天内就给出答案的。但也希望李少爷明白一点,要是那男人真的有什么隐藏身份,我派人过去也只能是徒劳无功,白白送死。”

“还有,凭我现在的关系网无法获取晚上的里面监控,李少爷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咽了口口水,王天佑快速道:“言尽于此,也希望李少爷能够好好衡量,我明天会亲自跟他谈的。”

说是要给出答案,但王天佑心里却罕见地没有任何把握!

自己这一次派过去了五个小弟,全部消失……就连车子都消失不见!

这件事情本就极为惊悚,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当王天佑想依托关系找自己车辆的监控探头时,以往那一位在酒场上把酒言欢的好兄弟就像是死了一样,不再接起自己一个电话!

这一来一回,直接把王天佑那自信的心打击的千疮百孔了。

这里不是什么乡下僻壤,王天佑在这边闯荡江湖十几年,深深知道这样一个道理,你可能以为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普通人,其实他一句话就可以送你下地狱!

这并不是无稽之谈,十几年来大水冲了龙王庙的事情不在少数,误判身份惹祸上身,最后被迫趋势的地下大佬也有几个!

而王天佑,不想做那些人的其中一个!

所以,他宁愿承担着被责骂、打入冷宫的风险,也不愿意在实况不明的情况下贸然踏入其中。

“行。”

李天松冷漠地挂掉电话,脸上余怒未消。

他知道王天佑的意思,对于王天佑的愤怒倒不是那么强烈,最主要的还是在于施清海那唬了他一遍的陌生人身上!

以往,他追求魏可可的事情京城人尽皆知。尽管说暂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两大家族对于这样一场婚姻都颇为看好,努力促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它世家根本不会再参与其中,默认了魏可可是李天松的禁脔。

因为如此,李天松这些年来毫无危机感,他只需要向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熬着魏可可,等到未来某一日,这一位冷美人的所有一切都将归他所有!

李天松更是在心里为魏可可计

文学

量着时间,魏可可越晚向他屈服,他就要折磨魏可可越久!

心理扭曲的李天松甚至在心里幻想出了魏可可被他娶进家门后残忍折磨的画面,他期待这样的一幕有朝一日变成现实,但是……

在逐渐趋近于现实的现象之中,一个陌生人不讲道理横插进来,莫名其妙就成为了魏可可的男朋友,这让李天松原本的心理状态瞬间就变了!

就算是以往,魏可可找的那些男朋友,李天松也能一眼就瞧出来这绝对是假的!但是下午……魏可可挽着施清海手臂,脸上那种烟视媚行的神情,深深地烙印在了李天松心里!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虽然老陈初中时那点“风流韵事”被揭穿了,不过换来的是梁美娟和莫珂隔阂尽消,梁太后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都冤枉莫珂了。

这两位中年妇女和解以后,爆发的能量非常巨大,除了一些聊不完的家长里短,还把医院里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陈汉升也因为小小鱼儿出生时积累的经验,他也没有那么焦虑了,晚上甚至还能和港城老乡曹副院长应酬一番。

从酒桌上回到高干楼以后,大部分人都在病房里陪着沈幼楚,陈汉升在走廊上都能听到陈岚咋咋呼呼的声音。

这个丫头差不多是无缝对接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的出生时间,昨天回宿舍睡了一觉,今天又背着化妆包过来了。

因为在小小鱼儿那边,陈岚觉得宝宝第一眼没有看到的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幸好这边还有一个侄女,所以是绝对不能错过了。

老陈和王梓博在隔壁休息室里说话,王梓博身前还摆着个笔记本电脑,他应该是把工作带到这边了。

老陈呢,他正在讲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还有分享工作上的一些经验,期望能够对王梓博事业有所启发。

陈汉升和王梓博是一起长大的发小,老陈两口子都把王梓博当子侄辈看待的,平时见面也会关心这个黑小子的工作状态。

王梓博果然也听的津津有味,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些崇拜的表情。

他从小就羡慕死党有这样一位宽厚睿智的父亲,遇事从不发火,有问题可以和孩子一起商量,王梓博希望自己也成为老陈这样的家庭顶梁柱。

“这爷俩倒是投缘。”

陈汉升笑了笑也没有打扰,反而走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因为梁太后正一个人坐在上面,握着手机在呆呆的发愣。

“妈~”

陈汉升帮亲妈捏捏肩膀:“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想事情。”

“谁让你喝酒了?”

梁美娟皱了皱眉头,先甩出一句“母亲式”的质问。

“曹院长是老乡嘛。”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人家晚上请客吃饭,你和我爸不想过去,我只能替你们多喝两杯了,毕竟沈幼楚还住在医院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听到可能对沈幼楚有便利,再加上陈汉升也不是那种嗜酒的酒鬼,梁美娟这才没有计较,叹一口气说道:“刚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鱼儿,问了问宝宝的情况。”

“宝宝怎么样?”

陈汉升问道,他知道小小鱼儿状态很好,回来的路上他也打了一个。

“宝宝倒是能吃能睡。”

梁美娟愁着脸说道:“就是小鱼儿一直没问我休息的怎么样,她似乎知道我在照顾幼楚,所以刻意的避开了。”

陈汉升没有说话,萧容鱼心里肯定的什么都懂的,所以她才没有询问,这样梁太后也不需要撒谎来应对。

母子俩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直到耳朵里传来胡林语和陈岚互相嫌弃的吵闹声,梁美娟才摇摇头说道:“先不谈这些了,当务之急就是等着小小憨包出生,我再顺便学学按摩的手法,到时帮小鱼儿和幼楚按一下身子。”

陈兆军一家过来照顾沈幼楚的事情,萧宏伟和吕玉清迟早会反应过来的,所以梁美娟决定听从丈夫的建议,尽可能从各方面补偿一下小鱼儿,减少老萧他们的怨言,维持住两边的平衡关系。

不得不说,梁太后现在“一碗水端平”的操作越来越熟练了。

“你不用真学。”

陈汉升心疼亲妈,笑着说道:“到时请个中医馆的女师傅上门就好了。”

“能一样吗?”

梁美娟白了儿子一眼:“用心程度不一样,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你赶紧去洗个澡,别让酒味影响到我家小小憨包。”

陈汉升被赶走后,梁太后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才面带笑容的走近病房。

······

沈幼楚是24号住进医院的,大概稍微有些早的缘故,又或者小小憨包不想和姐姐在同一个月份出生,好几次都只有动静,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不过陈汉升逐渐和“幼楚党”混熟了,除了胡林语依然横眉冷对以外,莫二妈因为陈汉升这阵子的日夜陪伴,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当然陈汉升肯定有演的成分,比如说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和下属打电话讨论业务,又或者挑个吃饭的时候审阅聂小雨送来的文件,直到大家都吃完了,他过去随意吃几口。

事实证明苦肉计还是很好用的,最夸张的是27号那天下雨了,陈汉升去买早餐的时候,故意一脚踩进水塘里,导致鞋子和袜子都湿了,然后才“狼狈”的回到高干楼病房。

同去的王梓博因为看了太多表演,他已经无动于衷了。

“儿啊,我让你去买个早餐,没让你去游泳啊。”

梁美娟瞅了瞅说道。

梁太后也没当回事,儿子从小就皮实,鞋袜湿了都是小问题。

“我为了扶一个老太太过马路,不小心踏进水沟了,你们先吃吧。”

陈汉升胡诌几句,把鞋子和袜子脱下来晾晒,自己赤脚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没过多久,眼前突然有个黑影出现,陈汉升抬起头,原来是小胡。

“胡总有何指示······”

陈汉升还没说完,胡林语就“啪嗒”扔下一双干净的白袜子。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这就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连胡拳师都被我感动了,真担心她以后会爱上我。

陈汉升笑嘻嘻的拿起袜子,偏偏嘴里还碎碎叨叨的不老实:“小胡你没脚气吧。”

“你放屁!”

胡林语气得直跺脚:“这是沈幼楚的袜子,她担心秋雨太冷你被冻感冒了,所以让我把袜子拿给你。陈汉升你这种人能找到沈幼楚,我真的觉得世界太不公平了。”

陈汉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小胡改了性子,而是那个关心自己的人,一直在关心自己。

“你知道幼楚平时养胎的时候,除了看书还在做什么吗?”

今天既然说开了,胡林语索性就要讲个痛快:“她在织毛衣,小小憨包两岁之前的衣服都有了,你再猜猜她还帮谁织了?”

陈汉升不吱声,沈幼楚肯定还像往年一样,帮自己全家都织了衣服。

“陈汉升,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啊?”

小胡冷着脸,忿忿的说道:“你从韩国回来后,同学们都打来电话祝贺,但是幼楚并不是很在意。”

“我就问她原因,毕竟你收获了那么赞誉,按理说应该感到自豪啊。”

胡林语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幼楚说,万千荣耀再多,也比不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陈汉升你慢慢品一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