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挺岳双腿之间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一章

李别被赵云一闷棍打得龟缩回去之后,好歹也算是搜集到了足够多关于刘备军的情报,立即飞马回报长安。

而同一时刻的长安,却还处在一片虚假的“团结繁荣”之中。

此前刘备出兵的消息,已经悉悉嗦嗦在满朝公卿之间传开了,小道消息满天飞。毕竟李傕派出李别、王方增援陈仓方向,是二月初六的事情,四天时间足够小道消息发酵。

李傕心里也清楚,所以在二月初十这天,大朝会散朝的时候,拦住满朝公卿,表达了邀请大伙赴宴的拳拳盛意:

“诸位同僚,难得今日朝议,大家到得齐全。在下略备薄酒,一会儿还请到寒舍一叙。值此国难之秋,有要事相商,切勿推辞。”

李傕请客的时候,旁边站着一排飞熊军的铁骑,当然没人敢推辞。

所有人都想起了两年前被董卓那一场场杀人取乐的宴会所支配的恐惧,面面相觑唯唯诺诺。满朝秩两千石以上的高官,一个都不许跑。

“李傕前年看着倒还谦恭,最终公卿,比董卓好些,去年就原形毕露了。如今刘备来袭,他不会跟董卓听说袁绍来袭时那样,兽性大发性情大变吧……”

好几个位列三公九卿的重臣,内心都忍不住这般惴惴。

他们当中有好些人,是从董卓刚进京时就位列中枢、一直活到现在,在京城活满五年的。所以他们是亲眼见识过董卓的转化蜕变过程的。

董卓在位的最初半年多,也是挺谦恭、废除党锢拔擢清流名士,哪怕是憋着坏水在那儿演。就是桥瑁袁绍那一闹,才彻底黑化,连演都懒得演了。

董卓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在请百官的宴会上随便杀人立威,张温之辈就是这么死的。

前有车后有辙,李傕不会有样学样么?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大伙儿在飞熊军的“保护”下,来到了车骑将军府。

酒肉果品按席摆开,李傕阴沉着脸先敬大家喝几轮,酝酿着台词。

几个有头有脸的公卿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让尚书令士孙瑞出马,向李傕打探消息。

如今的朝中公卿,以这几个人为首:

三公分别是司空赵温、司徒淳于嘉、太尉杨彪,除了三公之外,还有一个名义上不算三公、但权力与开府相近的尚书令士孙瑞。

再往下,九卿里面有点乱世实权的,包括卫尉张喜、太仆韩融,这都是理论上能掌禁兵、军需的。

另外还有一些位列三公九卿但实际上作为外放使者离开了中枢的,比如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都是在袁绍、袁术那儿出使,然后被当成橡皮图章扣留的(赵岐以太仆身份持节出使,被扣留后朝中不能没有太仆,才让韩融接任)。

还有一些承担使者任务的列卿更惨,出去了直接被诸侯为了隔绝王路找借口杀了,比如执金吾胡母班,以及段训。

一个在即将抵达袁绍的地盘时,被袁绍假借王匡之名杀了,一个当初被公孙瓒挟持,借刀杀了燕王刘虞,然后公孙瓒也没让他活着回到长安,刚离开蓟县就不明不白死于盗贼之手灭口了。

总之三公九卿都是走马灯似地轮,大多数人都干不到两年。很多人两年前还是太守的级别,居然就升到三公了,官位贬值可见一斑。

士孙瑞虽然只是尚书令,但谁让他之前是王允的同谋、王允完蛋时他又第一个跳出来承认李傕郭汜的合法性,所以被李傕赏赐了不少实权。

士孙瑞谨慎地打听道:“车骑将军,听说……逆贼刘备兵寇陈仓,如今有了将军的增援,后将军拒战肯定挺顺利吧?”

李傕本来不想回答,但三公九卿们的眼神交流他也看在眼里,既然士孙瑞半是打听半是捧哏,他也想趁机立威:

“那是自然!诸位有什么好担心的,陈仓坚固无比,而且运粮困难,刘备穷兵黩武、轻进易退,贸然出动能团团围困陈仓的兵力,虽众而粮草定然很快不济,到时候我军随后掩杀,岂有不破之理?

大家忘了两年前,刘备在五丈原也是这般轻进易退,被后将军杀得弃马抛师、夺船避箭。我看刘备根本就没想清楚,只是挟对后将军的私愤而来,就是想报仇。

当然了,此僚内心的卑劣,也是人所共知。天下谁人不知那刘备勾结当年的逆臣王允、私相授受王爵,还借此沽名钓誉,他此番想杀到长安,显然是私欲膨胀,想利用他诈称宗室的便利,弑君夺位,行吴楚七国之乱之实!”

不得不说,李傕组织大义名分的语言功底还不赖。在朝廷中枢淫浸了两年,这些泼脏水的话说起来也一套一套了,用不着幕僚提词。

这番话旧瓶装新酒、七真三假,还有模有样,似乎刘备真有把汉献帝取而代之的野心。

而且后面对于“刘备不足为惧”的分析,也有理有据,什么粮道劣势、挟愤而来,都能找到蛛丝马迹。

对答结束之后,士孙瑞倒是没觉得什么,他已经跟李傕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自从他带头承认李傕,他就知道

文学

要是将来朝廷被翻过来,他肯定会遭到清算,马日磾幸亏是被袁术扣了,也快自然病死气死了,要是马日磾能回到长安肯定也逃不了清算。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二章

北蛮连夜赶制打造三千艘战船,但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由武睿率领的八千已经走过了大半的路程,根据地图显示再越过这座高山,就可以绕过三座关卡直达益州腹地梓潼,只不过益州腹地多少沼泽高山,行军极为缓慢。

粮草输送更是如此,导致每日只能行军十里,不过武睿心里更是清楚,自己这一次能否成功也意味着,自己能够受到重视。

“将士们,越过这座山,我们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武睿打气道,这几个月的缓慢行军,让很多军士都心生怨言,因为一路上光是是在沼泽地的军士都有几百。

“将军,我看到了,那是敌军的关卡。”一位前方的哨探赶来汇报。

“很好,弟兄们,加速赶到山顶驻地休整,探查敌方粮道所在。”武睿终于露出了笑容,

“是。”众将士齐声呐喊。

这几个月以来自己所遭受到的质疑,若不是二皇子殿下帮自己压住了,自己恐怕早就已经被迫退军了。这下也算是证明了自己奇策可行,接下来只需回一道书信给二皇子殿下,让二皇子殿下发兵攻打第一座关卡,让其他两座关卡发兵救援。自己也可以发兵切断对方的粮道,让三座关卡可以不攻自破,也可以少损失几万将士的性命。

武睿的书信刚送到赵简的案台,赵简便亲自下令,让白子骞亲自带着两万兵马攻打白水关,白水关守军不过六千,白子骞又是带兵强攻,不计伤亡。不得已,只好派人去求救。其余两座关卡各自引精兵三千前来救援。

武睿的兵马在山坡上隐藏了三天才查探到阳平关的人马调动,武睿立刻调集了全部的兵马誓要切断敌军粮道,让白水关和剑阁两座关卡没有粮食供给,让这两座关卡不攻自破。

七千步卒如同神兵天降,从阳平关的上下杀下来,杀他个措手不及,恰好敌军的运粮车正在往关卡里搬粮,连一点准备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冲进了关卡,兵不血刃就拿下了阳平关。

之后立刻紧闭寨门,严防敌军来攻,随后又写一封书信交给赵景,告知赵军自己已经拿下了阳平关,只需向关卡里面射箭,告知此事,并且说出了另外两座关卡已经缺粮的事实,让将士们只需每日在关卡外叫骂,用不了几日敌军自然自溃。

当武睿的书信交到赵简手上时,赵简情不自禁地夸赞道:“武睿做得好!他来信说自己已经拿下了阳平关,并且他还知道白水关和剑阁两座关卡此时也已经没有任何兵粮了,只需要每日在城中叫骂即可。”

“若不是他这一次立大功,恐怕就要被那群人口诛笔伐了。”白子骞这一次算是彻底扬眉吐气一回,自己几个月前保举武睿奇袭的策略可是被张恒好一顿驳斥,这样也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正确的。

赵简自然知道白子骞所说的那群人指的是谁,不过若是赵简不相信武睿的奇策的话,也不会在武睿动身之后,就立即将所有兵马从江州转向汉中。

不过赵简自己也不会去怪罪张恒,毕竟都是为了入川做的谋划,在没有成功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接下来就是等,等白水关和剑阁的敌军开关投降,毕竟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赵简笑道。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三章

话说孟达派人向张颌乞降,张颌当然欣然同意,挑选部队连夜渡河,等到第二天一早,就堵在了孟达的营门口。这个时候法正刚刚起床,还没得及用高价买来的并州青盐刷牙呢。

一听说曹军渡河,法正连忙召集众将议事,但是谁也没有前往中军帐的意思,法正顿时心中一凉,知道他们已经投向了曹军。这个时候,曹军和孟达所部并不知晓李严早就抬着诸葛亮离开了,还以为诸葛亮正在营中,因此只是严密包围,谨防他们突围。法正倒也是条汉子,为了给李严争取时间,法正假托诸葛亮的命令,率领所部九百余人奋力抵抗。以九百士兵对抗近万敌军,一个时辰之后,法正所部全军覆灭,就连法正也在抵抗时被曹军弩箭命中要害,不治身亡。

张颌、曹休、曹真等人兴冲冲冲进诸葛亮的中军帐,却发现其中空荡荡的,并无半个身影,这才知道中了法正之计。众人相顾叹息,将法正厚葬,集合部队,扑向了剑阁。

而此时的剑阁之中,却是愁云惨淡。剑阁守将高翔顺利接应李严来此,并遍请名医,为诸葛亮诊治。众位白胡子名医们搭脉叹息,高翔和李严顿时全都明白了,不过名医们在此倒是有些效果,那就是在他们的诊治之下,诸葛亮终于醒过来了。

诸葛亮看着高翔、李严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情况,何况此时伤口已经溃疡生脓,恶臭连连。诸葛亮对李严说道:“正方,我无力握笔,还请你帮我写一封书信,交给我的孩子: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

文学

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苦庐,将复何及!’”

(有道德修养的人,是这样进行修养锻炼的,他们以静思反省来使自己尽善尽美,以俭朴节约来培养自己高尚的品德。不清心寡欲就不能使自己的志向明确坚定,不安定清静就不能为实现远大理想而长期刻苦学习。要学得真知必须使身心在宁静中研究探讨,人们的才能是从不断的学习中积累起来的;不下苦功学习就不能增长与发扬自己的才干;没有坚定不移的意志就不能使学业成功。纵欲放荡,消极怠慢就不能勉励心志使精神振作;冒险草率、急躁不安就不能陶冶性情使节操高尚。如果年华与岁月虚度,志愿随时日消磨,最终就会像枯枝落叶般一天天衰老下去。这样的人不会为社会所用而益于社会,只有悲伤地困守在自己的穷家破舍里。到那时再悔也来不及了。)

诸葛亮一边吐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他对儿子的殷殷教诲与无限期望尽在言中。当说完这几句话后,诸葛亮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要让自己的儿子离开成都。

得到诸葛亮重伤昏迷的消息后,蒋琬大惊失色,一下子瘫倒在地,久久不能动弹。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诸葛亮竟然连遭败仗,更有生命危险,在蒋琬的心中,天都要塌下来了!他连忙命人备好车马,护卫着诸葛夫人及年幼的诸葛瞻紧急赶往成都,因为事出突然,蒋琬只是封锁消息,却忘记了颁布戒严令,这就给了曹铄的锦衣卫以机会!

在锦衣卫数名指挥使的策划之下,早就潜回蜀地的张松顺利溜进了成都城。这时候成都城中虽然看起来风平浪静,内中却是很不平静,蒋琬的突然离开,让城中消息灵通之辈都感到了异常,接着锦衣卫发来的大批传单更让大家了解到了前线的战况。这个时候,蜀地虽然没有伤到元气,却使大家却丧失了对胜利的信心,全都陷入了迷茫当中。加上大家现在得知曹军已经平定了江东、江南,正征调全国军队征讨益州后,大家更是有了改换门庭的念头,张松来的正是时候!

在锦衣卫的协助之下,张松对成都官场、军队中的高层们分化瓦解,许以锦绣前程,换取他们对曹军的效忠和支持。对于死忠于诸葛亮的人,张松只是将他们的名字全部写下来交给了锦衣卫,基本上这些人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三天之内,足有百余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这大大震慑了******,许多人赶紧拉关系找门路,向张松套近乎。但是他们并不清楚,其实刺杀这些人,并不全是锦衣卫的功劳。如果锦衣卫真有这么厉害,那还打什么仗啊,直接靠他们就能够平定天下。在这刺杀过程中,有许多准备反水的蜀军将领也掺和其中,以同僚们的性命充当自己的投名状。但是为了自己的声名着想,他们就把这事情全都推到了锦衣卫身上。

结果锦衣卫在成都的名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多的人碍于它的赫赫杀声而投向了曹军方面,就在蒋琬离开成都的第四天,整个成都城内已经找不到诸葛亮的拥护者了!

张松下令宵禁,封闭成都四门,整顿军械准备守城,同时派出大批使者,前往益州各地劝降。诸葛亮占领益州时日尚短,还来不及撤换所有的官员,许多人其实对于谁当自己的主公并没有多少意见,更何况曹军治下百姓安乐,官吏的待遇也不错,加上曹军势大,使得很多人都摘下了诸葛亮的旗子,投向了曹军。

成都以东大多数郡县纷纷倒向了曹军,由此便打开了从建平、涪陵两地进入益州的通道。早就等候在那里的曹仁所部,立即向益州进军,其先锋部队两个山地营更是骑着蜀地特有的矮脚马,迅速向益州腹心挺进。等到忠心于诸葛亮的少数官吏冒死逃出、派遣死士冲破张松设下的封锁圈前往剑阁送信的时候,益州的大半江山已经落入了曹军手中!

这时蒋琬想要率军反扑,可是手中根本就没有得力的大将,高翔守城尚可,指挥部队攻城夺寨实在不是他的强项;再说了剑阁如今正面对着曹军的凌厉攻势,也根本就抽不出多少部队来。除了扼腕叹息,蒋琬、李严他们居然再也没有任何方法。两个人只能够抱着诸葛瞻,在昏迷的诸葛亮面前放声大哭。

也许是这哭声过于响亮、过于悲伤,昏迷四五天的诸葛亮居然醒了过来。也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诸葛亮惨白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血色,他向蒋琬说道:“公琰,你怎么可以在这里,你来了谁能够镇守成都?!快快返回。好了,不要哭了,人总有一死,我虽然壮志未酬,但是想必千年以后,我孔明也能够留下一些声名,这也就足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