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小说,岳双腿之间

母乳小说 第一章

轰!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天空之中,道小背后的道之虚影携着天地气息,重重的碰撞到那大天使之剑的剑尖上。

在这两股极强的能量碰撞的一瞬间,这万里云层之上,都是寂静起来。

这一瞬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紧接着,惊天动地般的震动轰鸣而起,恐怖的力量冲击波宛如风暴一般席卷出来,这股风暴周围的空气都被驱逐,甚至空间都已经开始破碎。

这一阵巨大的震动甚至都再次将云龙惊醒!

龙躯之上鳞片翕动喷涌出云雾,将他瞬时笼罩起来,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不过还好,神女与道子两者战斗的地方,离他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倒是身躯扭动了一会之后,又是回归沉寂。

而姜皓一众和魔子则是身形暴退起来,远离这片战斗的主场。

这等破坏力,看的他们震惊不已,若不是这个秘境压制,恐怕他们早已经突破B级巅峰的境界,将有着更强大的战力提升。

轰!

那巨大的大天使之剑在空中微微停滞,随后断裂成两半,从两边坠落下去。

砸出一阵阵气浪,将两者身影都是掩盖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注视过来。

“道小,一定要没事啊!”

“看着架势,似乎打了个平手?”

“……”

在众人窃窃私语之时,便是看到那云层缓慢消散,神女和道小的身影也是再度浮现出来。

此时的神女气息虽是萎靡起来,但是在其额上神纹更显得熠熠生辉,神纹光辉流转之间,一股圣洁之力竟是再次涌现出来。

而其下的道小,身影一颤,周遭阴阳莲花碎裂开来,那些莲花碎片散落空中,形成黑白之色的阴阳能量。

这……看上去,似乎神女还要更胜一筹!

魔子撇撇嘴道:“毕竟乃是一界神女,没有点底蕴倒是说不过去,只是她额间神纹,倒是有些让我觉得忌惮。”

道小周边粉碎的阴阳莲花流转起来,在其身边舞动,跌宕的阴阳之力宛如活了过来,形成阴阳鱼,

不过魔子转眼则是察觉到异常。

“不对!那阴阳之力有古怪!”

便是看到神女背后的虚空之中,两只阴阳鱼交织游淌,这一显形,竟是那柄分裂成两半的阴阳小剑!

文学

原来那一招道之虚影的剑指乃是虚招,真正暗藏杀机的招法还是这一柄阴阳小剑!

此刻阴阳小剑又是再次合并起来,剑锋之上燃烧着磅礴的阴阳之力,携着强烈消融之力,猛然刺向神女。

不过在突刺之时,道小一声闷哼,竟是直接昏迷过去,背后道之虚影直接消散而去,道之虚影的消耗实在太过庞大,而恰好打断了她对阴阳小剑的操控,导致阴阳小剑突刺的速度变得缓慢下去。

咻!

神女蓦然惊醒,生死一瞬,娇嫩的身躯半侧开来,这致命的一剑竟是划过她的羽翼,将一只翅膀斩断开来!

神女娇躯颤抖起来,巨大的疼痛让她无法继续飞翔!

“啊……”

她止不住的嘶吼一声,娇嫩的身躯直直落了下去,三个天使随从猛然跃出,接住了娇躯还在不断颤抖的神女。

失去一翼,战力大降,她变得极为虚弱。

“圣光降临。”

三个随从释放圣光为其疗伤,天使界的圣光降临威能极强,数息之间便是将那一只被斩掉翅膀的伤口止住了鲜血,开始好转起来。

不过就算能够养好伤口,少掉一只羽翼的致命后果还是会伴随着神女,她或许,将永远少一只羽翼?

她极为的不甘,应为她还有神纹之力未曾动用,没想到这个道小真有击杀她的实力!若是自己直接动用最强的力量,是否能够取胜?

她惊骇的看着那把穿梭后插在云层的阴阳小剑,若是道小再晚一息昏睡,自己是否将会没命?

可是没有这么多如果。她不再去想这些,白皙娇嫩的身躯因为重伤显得苍白,带了一丝病态,却更显娇柔,她确实是一个绝代的美人。

魔子心中暗自计算起来,场上的局面,他最有利,若是这些人进入第八层搜刮好处,岂不是不妙?

那不如就在这里,将他们……

想到这里,他目光便是扫视起来。

神女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在接手圣光降临之后,身体恢复了些气力,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没有我,你们是打不开第八层的入口的。”

但是下一秒她又是说道:“你不如把他们收拾了,我们进入第八层各取所取。”

魔子皱了皱眉,他在第六层答应了姜元的条件,立下誓言,若是违反,那种后果,他不想承受。

而姜皓将道小和佛小安置在了一起,两人竟然都是昏迷不醒,虽说已无生命之忧,但都是深受重伤,需要恢复。

他便使用修罗珠,释放修罗之力,再调用气血之力,凝聚血能水滴,向两人汇去。

唉……这修罗珠的修罗之力应该是要消耗殆尽了。

不过没了修罗珠的修罗之力,我的处境岌岌可危。

目前神女虽断一翼,但是短期内战力应该还是有的,可是我这边,道小佛小皆失去战力,可能短期都无法有任何作战之力,这样下去,即使神女开启了第八层之门,我敢不敢带他们进去?

神女重伤佛小道小、偷袭之仇,我记下了!

不论如何,我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思绪回转,眼下最主要的还是佛小道小的恢复,即使开不开这第八层之门,我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如此想着,便是加快催动修罗之力,汇聚更多的血能水滴汇聚过去。

而两方治疗恢复,魔子这一方倒是显得无事可做,便开始在这条沉睡的云龙周围逛了起来。

“云龙到也算是神奇,这云雾能量波动可以消融其他能量,倒是有一点像我魔界的云虫。”

说到这里,旁边的魔物叉一便是舞动小爪子,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听得魔子连连点头,然后如同慈祥的老婆婆哄小孩一般,摸了摸魔物叉一的脑袋。

这几头魔物都是纯黑色,似乎像是能量体,身躯庞大,爪子在其下放置起来,这个姿势,怎么说呢……有点像狗。

“叉一你说的不错,云虫确实好吃,但是我不喜欢吃这种肉乎乎的虫子,很恶心。”

随着魔子的闲逛,现场三方势力竟是一下子僵住了。

这一僵就是半日时间。

佛小率先醒了过来,这也难怪,他虽然被打碎了佛像虚影,身躯受到创伤,但是姜皓的血能水滴,对于身躯的修复能力,则有极大的作用。

“道小……这是怎么了?”

道小还处于昏迷,但是姜皓方才将其长发盘起,又用道冠给她戴上,倒是显得比较中性。

恐怕她女扮男装所为的就是佛小的吧。

“她方才为了保护你,消耗过度,虚脱了。”

姜元回答道,他刻意没说道小刚才爆发出的惊人实力,将神女斩断一翼。

因为他怀疑,可能是道小刻意为了隐瞒佛小的,因为他们两个一起张大,佛小的资质稍差,而道小应该是那种天资卓绝之人,为了不影响佛小的佛心,她便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实力。

想到这里还不由感叹,佛小这么努力,还是败给了天资。

难不成真是,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

佛小赶紧双手合十,念诵佛经,他所念诵乃是‘心经’对于精神能有所恢复。

那柄阴阳小剑此时也安静的放在道小身边,散发的阴阳之力,似乎也带有不甘,就差那么一丝,便是能将神女斩杀!

神女此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断翼的后果让她此时的实力,确实是下降了一个层次。

此时她站了起来,走向的位置,正是那条云龙。

“她要做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她,难道她是准备开启第八层的传送之门?

这一片云层洁白,天空蔚蓝,单是看风景,甚是美丽,有让人心静凝神的效果。

神女此刻蓦然走到云龙旁边,那一片羽毛路之上,这上面的羽毛散发幽幽圣洁能量,大大小小插在云路之上,似乎是在吸收云雾能量。

神女纤纤玉手轻轻点出,此时她虽断裂一翼,成为折翼天使。但是娇柔的身姿和绝美的容颜,在清澈的天空之中,更显一种清纯。

一大片圣洁能量汇拢而来,她微微张开半边翅膀,那些羽毛竟是齐刷刷回到这个羽翼之上,迸发出一团团云雾,将其环绕,而她在这仙云雾绕之中,则是更显得美丽而神秘起来。

那条云龙在这条羽毛路上躺的舒舒服服的,此刻羽毛被抽离出云层,身躯好似挠痒痒一般,不断扭动,看的让人想要上去给他挠挠背。

这云龙扭来扭去,竟是一下将之前神女走过的羽毛路给直接荡平了,但是好像还是没有挠到痒痒,‘咻’的一声,破云而出,飞向更高位的云层之上,消失隐匿起来了,

而这条云龙做完这一系列举动,似乎都未曾睁开过眼。

让小胖子看的如痴如醉,他向往起来,仰慕道:“要是有朝一日吗,我能够像这条云龙一般,能够一边睡着觉一边挠着痒,那也不枉此生了!”

姜元打趣道:“其实你已经做到了啊。”

“什么?”小胖子浑圆的脸上绽放出太阳般的微笑,将那九层下巴挤开,两团肥腻的腮帮子挤开,高兴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做到过?”

姜元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梦里面。梦里全都有!”

小胖子:“……”

佛小看着两个调笑的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看着身旁沉睡的道小,有些郁郁寡欢。

舍嫣轻声道:“道小应该没事的。”

“但愿吧。”佛小叹息一声,不过他倒不像在第四层那般对舍嫣抱有敌意了,

随着在这些层的相处,他能感受到舍嫣似乎是真的把姜大哥当成‘王上’了……

虽然很好奇姜大哥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佛小却不想问,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即使是最好的关系,也应该保有一些隐私的余地。

那条云龙飞向上一层的云层之后,神女仅剩的那一只羽翼猛然扇动起来,竟是在云龙扭动的那一条道上出现了光点。

魔子激动起来,那光点正是传送门的雏形!

姜元细细看去,那条羽毛路似乎沾了些什么?

微微凝神看去,便是看到上面的一层云雾粘液。

这云雾粘液正是刚才云龙扭动所留下来的,这粘液从龙鳞的翕动之中脱落,它扭动之时将这一层保护粘液脱离了下来。

不过那羽毛竟是为了挠云龙痒痒……这个法子究竟是怎么想到的?

似是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神女白皙的脸上竟然闪出一丝羞意,不过很快便遮掩下去,声如莺啼道:“这是……我天使界大能曾经来过所留下的方法。”

魔子点点头,虚弱身体微微站直,笑道:“我们又没问,你不必解释。”

神女轻咳一声,旋即又是恢复了清丽高冷的模样。

随着她羽翼的扇动,这传送之门倒是愈来愈大。

不过很快,众人便是发现,竟然有两道门!

这下就连姜元也是微微错愕起来。

“怎么会有两道门?”

只见其中一道呈现白色光圈围绕的传送之门,另一道则是黑色光圈围绕,波动几乎一致,让人除了颜色,根本无法从别处辨别。

“难道……”姜元猜测起来,“这其中一道是出口,另一道才是通往第八层的门?”

这倒是让人为难起来了。

神女黛眉轻皱,柔润的嘴唇轻吐,音色清雅道:“竟然出了两道传送门,不知各位有何办法分辨?”

这一下倒是成了众人的一个难题,目前皆是想进入第八层,可若是选错,则与那天大的机缘擦生而过。

若是不乱选,又该如何知道传送门究竟传往何处?

魔子觉得麻烦起来,他最怕这种麻烦的问题,就像是乾闼婆的问题一样,搞得他很头疼。

于是他便问向身边的魔物,“你们有何想法,都给我说一说!”

那四头魔物张牙舞爪起来,其中‘叉一’伸出一爪,画了个圆,随后另一爪又画了个方。

‘叉二’顿时打断了他,摇了摇头,他伸出那一爪,画了个方,另一爪则画了个圆。

‘叉三’、‘叉四’则都是摇起头来,两只爪子乱刨起来,然后‘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魔子顿时一阵头大起来,连忙伸手阻止他们这等乱指挥。

小胖子却笑了起来,学着那魔物‘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小胖子你学他们干啥?”姜元好奇道。

小胖子认真起来:“我感觉我好像懂他们的语言了!”

姜元带着疑惑的表情,但是看小胖子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的问道:“你能听懂他们说什么?”

小胖子点点头,认真道:“你看,那个‘叉一’左爪画圆,右爪画方,左右对应着那黑白传送门,圆代表进入。”

就连佛子也感到有兴趣起来,道:“为何圆代表进入?那方代表什么?”

小胖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妙不可言!”

却是听到小胖子这样说了之后,便是看到那四头魔物顿时点头哈腰,似乎在说小胖子说的对。

魔子眼前一亮,对小胖子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胖子笑了笑道:“你的魔物真面目不是这样凶神恶煞吧?”

魔子听到小胖子这样一说,便是笑了起来,对小胖子比了个‘你真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的手势。

姜元则是惊讶的看着魔子身边的几个漆黑的魔物,然后惊讶的看着魔子。

而魔子则是被姜元看的不好意思,便解释道:“其实我带他们出来,主要是他们不够凶,担心有损我魔子的气势,才花了大功夫,将他们换了这个装扮。”

说完便是魔能涌现,苍白虚弱的手一挥。

顷刻间,四头巨大漆黑的魔物变小起来,缩小成两手可捧的大小。

竟然是四条小狗!

这四条小狗像是那种姜元在现世看到的中华田园犬,奶凶奶凶的,都是黑白相间的小狗,看着颇为可爱。

神女看到这边凶神恶煞的四头庞大魔物竟是缩小成这幅模样,登时走了过来,清丽的眼眸之中露出一丝喜爱道:“能不能给我摸一摸?”

魔子错愕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一顿,还是说道:“可……可以。”

听到魔子说完,便是一个抬手将其中一只捧在怀里,而那中华田园犬般的魔物似乎很享受,不停的抬起狗头,向神女那不算丰满的酥胸蹭去。

看得众人一阵懵逼,卧槽,这狗……真狗啊!

魔子将脸扭了过去,用手抹了抹,暗叹一声,真特么丢我的人。

不过姜元则是看到这黑白相间的小狗身上,那白色的毛好像是字。

其中一只扭了扭屁股,然后端坐起来,才让姜元看清楚,上面那白色的毛写的‘叉二’。

然后小胖子招呼一声,这三条小狗竟是一应而上,全部扑到了小胖子身上,似乎很喜欢小胖子。

而神女身上那只好色的狗正是‘叉一’,此时‘叉一’似乎觉得蹭着不爽了,竟是伸出舌头,想要舔舐神女胸部。

神女‘啊’的大叫一声,登时将这小色狗甩的远远的,在云层之中打了几个圈圈。

“没想到你魔族魔子竟是如此无耻之人!”

神女的三个天使随从齐声喝道,骂向魔子。

魔子顿时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只是不远处‘叉一’还在对着魔子笑了笑,小色狗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憨态可掬。

在小色狗‘叉一’搞出这个小插曲之后,众人便是开始思索起来,关于第八层传送门的问题。

母乳小说 第二章

众生如水,苍生似海,滚滚浪潮涌动,尽数显露在李长生的上空,想要成就大罗,就必须在这众生之海之中超脱出去才行。

看着这无边无际,从过去到未来,纵横无量天地而来的众生之海,李长生伸手一挥,便见一块残片冲天而起,造化玄机变化不定,众生生灭尽在其中,茫茫天道变化,一一浮现在李长生的双目之中。

随后,一朵莲花在李长生的背后绽放出来,无形莲花分成十二瓣,每一瓣莲花之中,都绽放出绚烂的光芒,浮现出一座众生之海。

众生难渡,唯众生可渡,第一瓣莲花之中,只见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之中,一个青年学子,来往于古墓之中,考究过往历史,背后浮现的,是科技昌明,百花齐放的现代社会,化作一方众生之舟,落入众生之海。

随后,其他的莲瓣也是一一显化出来,江山飘摇之中,有武学大家黄飞鸿,正义之邦星煌帮,开民智,聚民心,为天地立心,众生立命,泱泱中华,崛起于苍生之海,横渡狂厄之舟,抵达绚彼岸。

黄沙里,狂风中,破烂的客栈,立足黄沙之中过,正邪相随,恩仇汇聚,孰善?孰恶?善恶一心,道之所在,义之所存,心之所往,情之所钟。

浊世污浊,妖魔纵横,鬼怪害命,一纸黄符,一把木剑,一剑黄衫,破僵尸,震鬼怪,诛妖邪,一身正气化碧血青天,用镇人间。

十二瓣莲花一一显化,显露出李长生纵横诸天世界之象,学子,武者,行侠,修仙,问道,每一都是李长生,却又不是李长生,最终,都化作如今的李长生,将那十二瓣莲花熔铸成十二座渡海之舟,落在众生之海中。

轰隆隆,十二座渡海之舟落在众生之海中,顿时犹如精卫填海一样,将无数的众生之象化去,舟与海同存,象与象共生。

随着每一个李长生的消失,李长生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平淡,似乎有一只无形的画笔,再将他的痕迹轻轻的抹去一样,终于,当最后一瓣莲花也消失在天地之间的时候,神农鼎,五灵珠,神农九泉,女娲血玉,同时显露出来,最后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团本源之力,落入即将消失的李长生体内。

砰!

众生之海炸裂,命运长河之中,一道灵光冲天而起,席卷众生之象,却又脱离红尘气韵,化作一方道人,脚踏无形莲花,手持乾坤法剑,头顶造化残片,超脱命运长河。

“为侠为道只战火,枉度红尘求仙佛。

菩提何来有正果,今日方知我是我!“

一偈作罢,只见李长生的身上一股神光显露,似在天地之间,却又超脱天地之外,命运长河之中,来往过去,轮回未来,尽数归一,从今往后,凡人李长生是他,修士李长生是他,仙道李长生也是他,一人化万,万人归一,天上地下,为长生独尊独存。

就在李长生成就大罗的瞬间,天地间,仙音四起,祥云阵阵,一方九龙天座从天而降,只见一身穿龙袍的中年人高坐天座之上,头戴冠冕,从天而降,穿梭命运长河,不垢不净,落在李长生面带笑意,开口道:“道友成就大罗,超脱自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母乳小说 第三章

苍白的雷光从天落下,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在这刹那进入无声寂静的状态。

与此同时,苏礼感受到自己‘老丈人’的意念在这一击之后就已经归于天外不复存在……也的确是只有这一击之力,在这一击之后,这位青帝至尊的意念就无法在帮到他了。

但是他能够感受到他的灵威叔叔走得很从容也很自信,似乎能够确定这一击必然能够起到效果。

于是他看向那苍白之雷霆轰击下的六翅黑龙……

却见那魔龙的头部直接被白雷击中,微微一顿之后就整个化去消失在雷光之内。

苍白之雷随后一路穿行往下,又集中了魔龙的身躯,并且彻底融入它的身躯之后再猛然从内而外地爆开。

这黑色魔龙乃是一头冥渊大君,其肉身强度非同小可。

哪怕是从内部爆开的天谴苍雷也是没有办法将其整个身体引爆,而只是炸出了大片的肉块洒落四周。

随后这无头的龙躯仿佛依然能动,却是在内部爆破了之后全身难免抽搐痉挛了一下,就从冰涡之中又滑落了下去……

冰涡依然存在,明珠界必须还得要在空间维度内上浮一段时间才能够彻底脱离与冥渊的接触并消弭这道伤痕。

众人都是心有戚戚地看着那恢复了平静的冰涡处,似乎是在等待,又似乎是在惧怕。

他们当然惧怕那庞然的巨龙回归,那已经是超出了他们理解范围的存在,只是呆在那巨龙边上就足以令他们头脑空白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三位女神也是回到了苏礼的身边一起看向那冰涡之内,她们觉得很奇怪……微妙间似乎是感应到了这世界的危机正在过去。

“天谴有这么强吗?”白露问。

苏礼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这显然是被青帝加了料的天谴。

倒是一只小土狗挤到了他们的脚边然后郁闷地说道:“应该是没有了此世之浊的影响,天谴的威力被调到了最大的原因吧。”

麒麟有理由郁闷,因为这和它一贯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

按照它这么多年以来的经验,这一场大战不应该是在‘天选之子’的引导下进行的吗?

结果它的天选之子北光全程打酱油,最多在剑阵中一起出了把死力气。

再然后,天选之子不是应该成为最后胜利的关键吗?

结果人苏礼直接跟‘老天爷爸爸’商量了一下,连天谴这种东西都直接拿来用了!

所以这次的‘救世之战’虽然是过去了,但是作为中天天庭的麒麟神兽,它全程都是既没有参与感也没有体验感。

全副身心都是空落落的感觉。

“难道需要北光那小子杀到冥渊去?”麒麟转起了危险的念头。

但是下一刻,苏礼已经说了:“冰涡已经在缩小,预计再过三天就能够彻底消失……这三天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就赢了!”

好吧,看起来不需要北光去送死了……

麒麟有些寡然无味的感觉……总觉得这次下界就是陪着一群小朋友玩了一大圈,它还没怎么用力呢,使命就结束了。

它看向苏礼,眼神就更怪异了……这世界既然已经有了这样一位仿佛天人化生一般的存在,那为什么还要搞什么‘天选之子’?

它这还算好的,原本还以为最后就算要赢也是要汇聚四时神再加上它这个中央戊土瑞兽为阵眼,施展起四时五方大阵才行。

结果人夏神赤阳都还在神之眠内没醒转呢……于是赤阳等于是错过了最后一次摆脱此世业力的关键节点,他或许只能继续在大火山中沉睡下去了。

神之眠之所以会成为被众神遗忘的一种摆脱神性影响的方式,那就是因为一旦‘睡下’,神灵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等等,如果说赤阳的意志是都散布在大荒城与阳教,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阳教和大荒城都灭了,他就能够醒过来了?

原来如此

文学

,这就是赤阳给自己留下的苏醒机制啊……一旦阳教覆灭,那么就意味着世界大劫开启,他也就能够顺理成章地复苏并且不用担心世界的清算了。

麒麟想着想着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它忽然想到,照这么看来那阳教似乎是因为苏礼的支援被留存了下来。

那是否意味着,赤阳就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

“黑,真是太黑了……”麒麟的脑子里千回百转,看着苏礼带上了一丝浓浓的戒惧……这是个将上界大神给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狠人啊。

苏礼被一只土狗瞪着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麒麟也算是替他解释了那黑龙大君败落的原因吧。

于是他对着那土狗露齿一笑……

麒麟夹起尾巴缩着脑袋藏在北光的身后……太可怕了,怎么感觉要把它吃了一样。

神兽天然恐惧烧菜好吃的大神通者,苏礼此时在麒麟眼中和大神通者也没多少差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