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6|白洁最刺激一篇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一章

林毅晨刚刚把猛犸兽从山上弄到村子里面,紧接着就听到地面传来了剧烈的颤抖。

他感到有几分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于是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前面不远处,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席卷而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慢慢的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一片乌云,而是一支队伍,正是黑暗组织的队伍。

当村子里面的那些人看见黑暗组织的人席卷而来的时候,都感觉格外担心恐惧。

林毅晨嘴角却只是浮现出来一抹淡然的笑容,他慢慢的上前,温暖的日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将自己的双手紧紧握住。

没有想到这一天居然来得这么快。

自己终于见到了传说当中黑暗组织的帮主。

高玉兰把自己手中的武器给拿着,朝着对方慢慢走了过来,嘴角浮现出来一抹阴冷的笑容,那是一把斧头上面缠绕着黑色的雾气。

“臭小子,没有想到我们两个人现在又见面了。”

林毅晨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没错,他也感觉到很意外,没有想到自己和他那么快又见面了。

“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敢主动送上门来,你信不信我现在可以一招把你给杀了。”

林毅晨在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他知道如今自己的本领完全恢复,想要打败黑暗组织的人轻而易举。

“看来你很有自信哪。”

他站在原地,将右手紧紧地握住那一把斧头,仿佛还在轻微的颤抖。

待在边上其他的人都感觉格外的担心,林毅晨伤势刚刚恢复,如果要对付传说当中黑暗组织的老大,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你一定要小心啊,他可是黑暗组织的老大,这个家伙特别的凶狠残暴。”村长这个时候慢慢走上前来,拍打着眼前这个少年的肩膀,对他提出警告。

“放心吧,他不会是我的对手。”

林毅晨说出来这句话之后,人们都感觉到特别的意外,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过了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女孩走了出来。

蒋佩珊。

蒋佩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因为人们都清楚的记着对方身受重伤,现在还卧病在床,没有起来。

为何转眼之间他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

“这什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高玉兰呆在一边,内心当中发出心态,他一直都以为蒋佩珊已经死了,没有想到直到现在还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上。

蒋佩珊也把自己右手的武器拿了出来,嘴角浮现出来一抹嘲讽的笑容。

“没有什么不可能,是你自己太过于无知了,难道在你的心目当中我们就这么容易失败吗”

他稍微停顿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之后仰天大笑这笑容显得极度的疯狂,没错,自己的确失算了。

“但是没关系,今日我照样杀了你们两个。”

说完这句话,他纵身一跃,高

高跳起,将自己手中的斧头扔到半空,紧接着整个人也凌天直上。

然后他把自己的右手伸出握住那一把斧头,迅速朝着两个人砍了下去,这一把斧头有惊天动地之能,很多人都看在斧头上面闪烁着耀眼的红光。

这一把斧头迅速坠落而下,就宛如天火流星一般拥有极其强悍的力量,一般人绝对无从招架,这两人见到之后却依旧从容把手中的武器给拿了出来。

林毅晨看着呆在身边的展会上,眼神当中充斥着无限的温柔,他相信待在身边的这个女孩,他们可以彼此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对方。

两个人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无数的生死一线,无数的波折坎坷他们都已经熬过来了,他们已经不再畏惧一切,两个人联手,没有谁能够阻挡。

“你害怕吗”林毅晨看着来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孩发出好奇的疑问,女孩听到之后微微一笑,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无论面临怎样可怕的敌人,他都不会害怕。

“我不害怕。”蒋佩珊回答的相当的直接,他们两个人握着双手,紧接着身子也直接飞了出去,和半空当中射下来的那一束红色光芒相互撞击。

紧接着巨大的冲击波随即席卷开来,周围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是对手,很多的人都被这巨大的冲击波给伤害到。

两人所发动的这一招攻击力量实在太过于强大,天地都为之失色,很多人感觉天空在不断的剧烈颤抖,他们都特别的恐惧。

这一次究竟谁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呢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二章

谢忠军离

文学

开楚沧海的公司之后,直接去了看守所,楚沧海透露得消息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从未将安崇光和陈玉婷联系在一起,他要尽快搞清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邻居的关系,谢忠军和陈玉婷要熟悉得多,他直接打着代表老爷子前来探望的旗号。

陈玉婷比谢忠军想象中要冷静的多,平静淡定,看不到她的惶恐。

谢忠军微笑道:“婷姐,老爷子让我过来看看你。”

陈玉婷漠然道:“你们不是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吗?”

谢忠军被她的这句话给噎着了,干咳了一声道:“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陈玉婷道:“倒也是,血脉相连,不过你好像是养子啊。”

谢忠军心中暗骂,这女人真是哪句话刺耳说哪句。心中虽然不爽,但是没有表露在外,谢忠军道:“婷姐,你们家的事情我才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陈玉婷道:“你真是后知后觉,我杀人的时候你不帮忙,现在人都死了你又说帮忙,帮什么忙?毁尸灭迹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谢忠军憋得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吐出来,强忍着愤怒,毕竟今天过来是调查情况的,耐着性子笑道:“婷姐,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今天来是老爷子的意思,他是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的,婷姐,您跟我说句实话,真正的凶手是谁?你为什么要维护他?”

陈玉婷没说话,平静望着谢忠军。

谢忠军满脸堆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绝不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帮,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够解决。”

“可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你可是杀死佟建军的第一嫌疑人。”看到陈玉婷的态度如此冷漠,谢忠军也就收起了伪善的面孔。

陈玉婷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警察还是律师?一个脑满肠肥的商人罢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说要帮我。”

谢忠军道:“婷姐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陈玉婷道:“一个对养父如此绝情之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帮我?”

谢忠军脸色一变,这女人可没有他想象中简单,他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霍然站起身,却没有马上走,目送陈玉婷在女警的陪伴下离开,忽然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安崇光的关系。”

陈玉婷道:“什么关系?有没有你和秦君卿的关系密切?”

谢忠军的身躯僵立在原地,一双小眼睛里面流露出慌张的光芒,可很快这光芒就变成了阴冷的杀机。

谢忠军驱车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安崇光和楚沧海就坐在车内远远看着。

安崇光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楚沧海点了点头,如果是谢忠军在背后布局,那么谢忠军根本就没必要来看守所,楚沧海故意放消息给他,谢忠军前来的目的就是要查证陈玉婷和安崇光的关系,由此逆推,他根本就对陈玉婷的事情不知情。

虽然证明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不是谢忠军,可安崇光的心情反倒越发沉重了,看不见的敌人才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会遭遇这样的报复。如果仅仅是一个污蔑,一个谎言那还倒罢了,但是他和萧九九的父女关系已经证明。

楚沧海道:“陈玉婷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他?”

安崇光道:“她早晚会说,手里握着那么一张牌没理由不用。”

楚沧海道:“你打算怎么做?”

安崇光道:“还能怎么做?”

楚沧海看出了他的犹豫:“其实以你现在手中的权力,完全可以在事情闹大之前先控制住。”安崇光是神密局局长,利用这一身份向相关部门施压,争取先一步将陈玉婷控制在手中。

安崇光道:“背后的人布局二十年,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我如果这样做,可能正中他的下怀。”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你做事如此畏手畏脚过。”

安崇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策划,可这个人实在是可怕。”

楚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个他本不想提的名字:“岳先生?”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我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傀儡,对付我,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也没必要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不是谢忠军,也不是岳先生,那么会是谁?究竟是谁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预见到安崇光会成为神秘局长?

楚沧海道:“谢忠军说江河他们会在年前回来。”他是故意提起这件事,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铺垫。

安崇光道:“这次的行动我不负责,岳先生先将学院分离出去,然后又安排安崇光负责外勤,我现在其实已经被架空了。”说起这件事他对楚沧海一度颇有微词,毕竟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和他也有些关系。不过自己也有对不住他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恒的。

友情呢?安崇光在心中悄悄问自己,他和楚沧海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无论承认与否,楚沧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自己对他也是一样。这些年来,两人始终维系着朋友的关系,不仅仅因为他们彼此有相互利用的价值,志趣相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存在着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想要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就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多半永远都无法再恢复昔日的平衡。

率先打破平衡关系的是自己,如果不派楚江河前往深井执行任务,也不会有上次的意外,他们之间的友情或许还是一如从前。安崇光想起楚沧海在得知楚江河死讯时悲痛欲绝的情景,此时方才意识到那时的楚沧海如同心死,也许因为他没有子女,所以体会不到楚沧海的悲痛。

当初他误以为张弛是自己的儿子,马上就做出了让何东来前去幽冥墟营救的决断,现在看来自己只是被楚文熙利用,萧九九!他和萧九九之间的鉴定报告是自己全程监控,绝无任何的问题,他有女儿,萧九九就是他的女儿。

想到这里,安崇光的心中忽然有些异样,闭上眼睛仔细分辨着这种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愤怒,而是欣慰,他竟然在想,就算败露也没什么大不了,安崇光第一次意识到,人世间居然还有比名誉和地位更重要的东西。

楚沧海静静望着这位老朋友,在沉默中观察了良久,方才道:“你是不是很害怕?”

安崇光仍然闭着双目:“为什么要害怕?”

楚沧海笑道:“就像是被人押上刑场之前,不知那把刀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崇光道:“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安崇光道:“我在想你得知江河飞机失事之后的事情,不惜代价地在失事地点打捞了整整一个月。”

楚沧海道:“看着我那么痛苦,你却不告诉我真相,这件事我可要记你一辈子。”

安崇光道:“你那么爱江河,为何又要第二次将他送入幽冥墟?”

楚沧海将座椅放下,两只手交叉枕在脑后,两人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透过全景天窗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记得曾经有一次,他们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躺在草原上遥望夜空,他们同时发现,原来黑夜可以比白天看得更清晰。

安崇光道:“你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险地的,除非留下来比离开更加危险,沧海兄,你对谢忠军也产生了警惕之心。”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三章

在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身背后一个声音传来:\”找我吗?\”

男子吓了一大跳,猛然回头,正看到江策笔直的站在他身后。

月光照在江策的脸上,阴冷恐怖。

那人都快要被吓的尿出来了。手里的刀都握不住,咣当掉在了地上。

江策一把从对方手上把绳子给抢了过来,然后嘁哩喀喳,三两下就把两个贼人给捆绑了起来。

整个行动过程,简洁快速,甚至蒋依芸还在呼呼大睡,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双鱼推门走了进来。

他同样把一个捆起来的男子给推了进来,扔在地上。

\”统帅。我这边也抓住一个。\”

\”嗯。\”

江策伸手打开灯,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蒋依芸,笑了笑,伸手在她身上的几个穴道按了下,很快,蒋依芸就醒了过来。

\”额……怎么……怎么开灯了。\”

蒋依芸揉了揉眼睛。在看都屋子里面突然多出来好几个男人之后,吓得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啊!!!\”

她惊慌失措,直到看到江策跟双鱼安安稳稳的站在那边,才总算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蒋依芸问道。

江策回答道:\”他们在饭菜里面下了安眠药,吃完之后你会睡的很死,这样就方便他们行动,杀人劫财。\”

\”杀人劫财?这……是一家黑店?\”

\”嗯。\”

蒋依芸躲在了江策的身背后,说道:\”你都知道饭菜有问题,为什么不提醒我?\”

江策微笑说道:\”我要是说了,

文学

你还会吃吗?你不吃,我怎么能引蛇出洞,把他们全部抓获?其实那饭菜也没什么大问题。一点安眠药而已,吃不死人。\”

蒋依芸听了,嘟着嘴,狠狠的掐了江策一把。

\”你可真够损的!\”

她看着屋子里面被绑起来的三个男人,问道:\”那他们是谁?要怎么处置?\”

江策缓了口气,问道:\”你们三个,谁管事?\”

\”我。\”

其中一名长着络腮胡子的男子主动承担了责任,而他,也是刚刚准备动刀杀死江策之人。

\”我叫刘胡子,这家店是我开的,所有的安排计划都是我一个人策划,其他人都是听我的。要杀要剐,你冲着我来就好了,不要对其他人动手。\”

倒还蛮有义气。

江策淡淡说道:\”你以为,对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我还会放过你们吗?\”

刘胡子愣了下,\”你什么意思?\”

\”我会先杀了你们三个,然后把你的老婆孩子也全都杀了。\”

江策一下就认出来。接待自己的那个女老板,以及两个孩子,就是刘胡子的老婆孩子!

果然。听了这话,刘胡子一下子就着急了。

\”你敢?!\”

\”有何不敢?\”江策语气冰冷的说道:\”以你们现在的状况,还怎么反抗我?再说了,杀死你们这样的贼人,那是替天行道。不说废话了,我先解决掉你们三个,然后再去把女人跟孩子都杀了,斩草除根。\”

说话的功夫,江策把刀给拿了起来。

刘胡子是真的吓傻了。他自己死倒是无所谓,可连累兄弟、老婆、孩子一起死,那就受不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