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良妇羞辱

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第一章

“朕仰荷天休,丕承帝统。景命有仆,祚胤克昌。式弘建国之谟,茂举大封之典。今有一等宁国公之玄孙贾蔷,禀资奇伟,赋质端凝。挺峻绰于金枝,挹英风于琼握。除叛逆于临危,斩单于于金帐,大功于社稷,复门楣之荣耀。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今以蔷为总领大燕海师一品大都督,封宁国公。尚其夙夜畏天,慎厥身修思。惇叙九族,庶明励翼。永钦予时命,以克有令誉。钦此!”

宣镇总兵府正门前,设香案迎旨,大燕皇五子恪和郡王持旨诵读,读罢册封贾蔷的封国诏书后,将剩余的旨意交给了随行中官,也没理会淮安侯华文等还跪在那,见贾蔷起身后忍不住嘎嘎笑道:“贾蔷,听到了没有?让你夙夜畏天,慎厥身,修思永!”

此言出自《尚书》,意思就是让人谨慎其身,自身的修养要坚持不懈。

“惇叙九族,庶明励翼”,大白话就是管教督促好族人,让他们当个人……

贾蔷黑着脸道:“这必不是皇上的原话,谁拟的旨?”这言下之意,岂不就是在说他修养品性不行?

然而面上恼火,贾蔷心里却是一阵狂喜,总领大燕海师大都督!!

放在当下世人眼里,这或许和蒙古海军司令是一个级数的,可对贾蔷来说,万金难换啊!!

有了这个官位,首先他在香江岛上积攒的那些兵器家当,瞬间洗白!

还有,虽然多半不给军费,可却可以以朝廷力量来召集工匠,打造最先进的海船,安装舰炮!

当世之人还不了解海军水师到底能强到甚么地

文学

步,所以并不以为意,但贾蔷却知道,兵船,是可以直逼直隶神京城的……

李暄也快笑死了,提醒道:“你小子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是御史大夫韩琮韩大人对你的殷切期望,你回去得给人家磕头。唉,都怪爷没教好你,让人拿你的修养品性说事,爷惭愧哇!!”

看着捶胸顿足,神情显得十分亢奋的李暄,贾蔷面色阴沉,暗暗发誓,回头一定让你喊爹……

李暄不知贾蔷心声,见其面色恼火,愈发乐不可支。

这孩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离京这么远,看到外面的天空……

一路上,都是撒着欢儿来的。

此时淮安侯华文等也已经领完恩赏旨意,华文已二品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升为一品。

算是真正达到了武臣巅峰,将来回京,就不似先前的武侯回京后,只能任个兵部侍郎了。

其余诸将士亦皆有封赏,连华安也因功得了游击将军的封号。

这就注定了,将来华安板上钉钉的承袭侯爵。

这是元平功臣诸国公、武侯世家中,第一个确定第三代仍可原封袭爵的高门。

华家父子自然大喜过望,其余将士亦欢喜,独董川无人问津……

贾蔷当众问李暄道:“董家的事有没有个说法?”

李暄看了董川一眼,知道此人入了贾蔷的眼,也没乱言,只摇头道:“朝廷里对宣德侯府存疑良多,许多事都蹊跷未决,不过父皇还是相信董家的,并未让绣衣卫去圈府。这一次宣德侯世子立下不小的功劳,应该可以折扣一点……”

说罢不理此事,同上前问安的华文道:“淮安侯不必张罗,本王同贾蔷一道住,明儿就和贾蔷回京。你们且慢慢准备,过了十五带着俘虏缴获返京献俘就是。”

难得正经说了句后,便不再和华家父子多言,与贾蔷勾肩搭背笑道:“走走走,带爷去瞧瞧你在哪里杀的博彦汗?球攮的,要不是爷没能来,哪里有你出风头的机会……对了,贾蔷,你知道不知道,你拿小妾给你生了俩双生儿,一儿一女?你小子行啊,贾蔷,打个商量如何?”

贾蔷脸上止不住的笑容,也不追究这忘八的自吹自擂了,道:“甚么事?”

李暄嘎嘎笑道:“让这俩孩子认爷当个干爷爷如何,爷吃点亏……哎哟我艹,球攮的贾蔷,你敢摔爷一跟头?别跑,给爷站住!!”

贾蔷忍无可忍,将这逆子一跤撂倒后,转身就跑。

李暄怒骂起身,追上前去,誓要斩奸臣!

华家父子并宣镇军将,多听说过贾蔷在京炙手可热,与五皇子情同手足。

董川在京里也只是耳闻,并未见过。

这一次,却是亲眼所见。

当世敢将一位皇子郡王摔一跟头的,怕也只有眼前这位了。

华文赶紧同华安道:“立刻带人保护好,出半点闪失,你自己思量后果。”

华安不敢耽搁,忙带人跟上前去。

……

五里堡,虎丘山上。

看着新勒石碑上,鲜红笔墨写着一等宁国公府世袭一等侯贾蔷斩可汗处……

李暄的脸都扭曲了,咆哮道:“你还要不要脸?就这么点破事,就要刻碑勒石?”

贾蔷看他眼睛都嫉妒红了,放声大笑起来。

华安上前赔笑道:“王爷,当晚宁侯以绝大之勇毅,单枪匹马断后,一击毙杀博彦汗。那博彦汗在草原上是第一等勇武之人,号称……”

不等华安说完,李暄觑眼看着他,指了指博彦汗先前所立之处,道:“来,你站这。”

华安一滞,不解其意,干笑了声,站到了那里。

李暄从旁边侍卫腰畔抽出腰刀,怒吼一声:“杀!”

就斩向了华安,华安唬了个半死,忙闪避开来,惊魂未定的看了看仍不死心也要上演一出斩可汗大戏的李暄,又看向贾蔷求助。

这王爷他娘的果然是个疯子,这是真砍啊!!

贾蔷笑着上前夺过李暄手里的刀丢给侍卫,又对华安道:“子扬,你先带人下山去再找找看,有没有博彦汗留下来的玩意儿。”

其实五里堡早被宣镇掘地三尺了,不过给华安寻个台阶下。

华安在京里也算是顶级权贵了,自忖能融入任何圈子。

但显然,李暄对他乱插话很不满意。

华安心里郁气,带人下山后,贾蔷寻了处石块坐下后,问李暄道:“怎么着,生了个女儿不大高兴?”

此处没有旁人了,李暄倒也不必装了,一屁股坐雪窝里,挠了挠头叹息一声道:“爷原想着,要是能生个儿子就好了。”

贾蔷哈哈笑道:“你这是望子成龙,想要父凭子贵?”

李暄斜眼看着贾蔷,道:“爷这是为了哪个?贾蔷,爷跟你说明白,四哥若是坐上那个位置,你想跑都没多大机会。再说,你贾家那么些人,你往哪跑?林相也跟着一道跑?

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第二章

“嘣~刷刷刷~”

“唏律律~”

“啊~!”

10月12日清晨,在距离阿姆河畔约莫六十公里的地方,一场传统的骑兵大战正在展开。交战的双方,一方是张献忠率领的以蒙古族士兵为主力,夹杂一些维吾尔、哈萨克士兵,骑着矮小蒙古马、稍微高大一点的哈萨克马的六万余轻骑兵(初始兵力7.5万),一方是赛义德和哈西姆率领的,以土库曼族、乌兹别克族为主,夹杂少量奥斯曼传统的西帕西战士,骑着相对高大的阿哈尔捷金马、阿拉伯马的四万两千余胸甲骑兵(初始兵力5万)。

因为穿越者们把这个位面的科技树点得奇形怪状:冲锋枪都出来了,但坦克却迟迟没有出来。所以到了现在的1647年,骑兵在三大国的军队里,仍然有一定的地位,并始终保有一定的数量。

但,到底是冲锋枪都出来了。所以,这个时代的骑兵作战,往往是双方先对冲,在冲锋的过程中打光一个弹夹,然后再用马刀决胜负——总的来说,还是传统打法占主流。

这样的打法,在前面的一个多月里,张献忠的骑兵队很是吃亏。李自成的步兵到有可能是诈败,但张献忠的骑兵一般都是真败,战损比一直都很难看,几乎都1:2了——没得办法,在马种上,大明的骑兵太吃亏了。这也是侯赛因敢于留在沙漠里围攻李自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本方的骑兵强于对方的骑兵,可以有效保障本方的后勤线路。

可是在12日清晨的这场战斗,局面却完全反转了过来。

12日清晨六点,高纬度地区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张献忠率领的骑兵就主动对土乌骑兵部队发动了攻击。而兵力虽然处于劣势的土乌骑兵,也毫不畏惧的与对方开始了对冲。

在双方远远的打完一轮子弹,举着马刀互相完成第一次凿穿后,大明这边掉下马来的骑士仍然高于乌土骑兵。但是当双方厮杀了一个多小时,太阳完全升起来,大家的视线都变得良好后。乌土联军这边的指挥官赛义德和哈西姆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怎么回事?怎么今天打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反复凿穿七八次后,我们的士兵掉下马的数量比对方还多?

“一群蠢货,老子的蒙古马,矮是矮了一点,可它们吃苦耐劳啊,可以持续一个多月高强度行军后仍然保持基本的奔跑能力。你们的大马,是,短途冲刺能力是强,也比我们的蒙古马高大得多。可是他们的耐力明显不如我们嘛。更不用说,昨天你们走了一整天的沙漠,而老子是在阿姆河畔休息、喂马将近十天了。”

是的,作为半野生的蒙古马,从公元前三世纪开始,托着匈奴、鲜卑、突厥、回鹘、契丹以及蒙古,那么多的草原民族纵横一时。靠的从来不是什么高大威猛,最主要的,便是吃苦耐劳。

在双方高强度的拉锯一个多月后,乌土骑兵的战马其实早就到了极限。更遑论张献忠的骑兵是以逸待劳的休整了近十天?

所以,在双方激烈的反复冲刺一个多小时后,乌土联军的大马们慢慢的开始跑不起来了。而矮小的蒙古马,依然精神抖擞,维持着可观的速度。

等到早上八点多,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蒙古骑兵们居然在这片偶有杂草的荒漠里,玩起了他们的祖先威震欧亚的曼古歹战术。

此时的乌土联军座下的战马,已经完全跑不动,冲不起来了。面对且战且退,不断远程弓箭攻击的蒙古骑兵,骑着高头大马的乌土两族战士,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

上午九点二十分左右,乌土的骑兵阵列开始崩坏,先是少数,然后是越来越多的骑兵开始溃逃。短短的十多分钟后,还剩下三万多骑兵的乌土联军,完全溃散了……

然后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胯下战马不断的倒毙,以及蒙古战士们轻松的收割首级。

赛义德和哈西姆在溃逃的过程中,还是厚道的给侯赛因发了一道电报:骑兵战败,后路已断,请阁下早作打算!

九点四十分,侯赛因收到这封电报,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一封噩耗到了:今日上午,敌军突然出现在杜尚别,没有正规守军的杜尚别,陷落了!(原先驻守杜尚别的五个师被调到了撒马尔罕)。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圈套!狡猾的中国人多次诈败,一步步的把我引入沙漠。而东边的中国军队主力,看似如同蜗牛一般慢慢的爬到了撒马尔罕,展开了毫无力度的攻击。原来,人家早就分出一支精锐,去袭取了杜尚别!

别看杜尚别身处群山之中,后勤保障线路看起来无比困难。但是,杜尚别陷落后,中亚的这支中国军团,就彻底的打开了通往阿富汗的通道。而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虽然帝国给了他们独立的地位,但是这些年,帝国对他们吸血吸得极很,普什图人并不喜欢奥斯曼。而如今悬挂在普什图人头上的杜尚别被中国人拿到了,那未来普什图人会对帝国采取何种态度,还用说吗?

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第三章

吴四宝也够损的,直接把林之江和王占虎带进了刑讯室。

汪瀚章是李士群的人,跟吴四宝是一条道上的,把人交给他自是放心。

“主任,这回可抓住林之江的把柄了,他就是军统特务林老板,没跑了。”吴四宝见了李士群,兴奋地说道。

“先别下结论,说说过程。”李士群道。

吴四宝把事情经过一说,李士群道:“这些都算不得铁证,林之江不会认,丁默村也不会认。不过,陆潮生说的对,如果在王占虎家里搜出狙击步枪,那就成铁证了。”

“对,主任说的对,为了防止消息泄漏,我已经派人把王占虎和林之江的家秘密监控起来了。”吴四宝道。

他毫不客气地把陆潮生的主意据为己有。

“嗯,不错,有长进。凡事就得多动脑子。”李士群夸赞了两句。

“嘿嘿嘿……。”吴四宝不好意思地笑了。

“林之江怎么说?”李士群问道。

“主任所料不差,他不肯承认,还说林老板另有其人,是他亲眼所见。我问他是谁,他说不见丁主任他不会说。”吴四宝道。

“那好,我去向丁主任解释,你去刑讯室等着。”李士群道。

“是。”吴四宝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李士群拿着金家志最后送出的情报,起身来到丁默村办公室。

“林之江是军统特务?不可能!他是我的老部下了,我对他最了解。”丁默村一听李士群说怀疑林之江,当即大摇其头。

“丁主任,我也不想怀疑他。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林之江瞒着你秘密加入军统,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看这份情报。”李士群把那张纸递给丁默村。

丁默村看完情报,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吧?或许是军统使的一计呢,现在金家志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的事,这能说明什么?还有,林之江出现在杀人现场,而且枪里正好缺了两颗子弹,看起来好像是他在杀人灭口,可他为什么要杀彭怀富?这解释不通吧?”

“这一点确实可疑。主任,我的意思是为了洗清他和王占虎的嫌疑,是不是先搜查一下他们的家?如果搜出狙击步枪,那一切不都很清楚了吗?”

“先见见人吧,看他怎么解释。搜家的事,可不能乱来。”丁默村道。

“那好,主任请。”李士群道。

丁默村坚持,让李士群很无奈,只好跟他一块往刑讯室走去。

“主任,我是冤枉的,吴四宝有意栽赃陷害!”

见到丁默村,林之江大声喊冤。

“不要胡说,吴副大队长会暗害你?之江,你我共事多年,对你我还是了解的。但是,就算我信任你,可事实摆在这里,你必须解释清楚,让李主任和吴副大队长信服才行。”丁默村沉声说道。

“主任,我真是冤枉的。”林之江道。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杀人现场?你怎么穿这么一身?”丁默村问道。

“主任,是这么回事。那天林明的手下出现在益善坊,我就感觉不对劲。本来把那人带回特工部严刑审问,不难得到答案。可后来被吴四宝给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