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妇,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乳妇 第一章

是役,独立大队雷霆出击,共计歼灭日军一个中队、皇协军一个营,缴获无数。知晓了雷大队在山口歼灭了携带着迫击炮前来剿匪的日军中队后,谢家寨一众土匪无不感恩戴德,从此更是坚定了要死抱雷仁大腿的决心。

开玩笑呢,光是日军一个小队就够把谢家寨轰个片瓦不留了,更别说是一个中队的鬼子。而一个中队的鬼子在独立大队跟前,也就是一轮齐射的事情,仿似在池塘中扔进去一颗小石子,激起几个涟漪后即消失无踪,仅此而已。

交代了谢国强负责埋葬皇协军6营后,独立大队携带着大量战利品回归雷仙镇。当然,雷大仙没有随队返回,他晚上留宿在了土石坝,准备第二天再去伊川,跟他们家的佩儿相聚最后一天。

春节过后,独立大队派出1中队,穿上日军军装,大摇大摆地开进了义渠的皇协军军营里面,再次无耻地上演了石寨据点的一幕。原本驻扎此地的6营已经在黄头岭被全歼,因此留守的皇协军一个排,在如狼似虎的1中队跟前化作了刀下亡魂。自此,6分区的所辖地域再次扩大,完成了雷仁过完春节即再次北上开辟根据地的预定计划。

一片风平浪静中,1941年的春耕没有任何日伪前来打搅,老百姓有说有笑的精耕细作,种下了一年的新希望。杨青山等人看着分区各地汇总上来的春耕工作报告,都是喜不自胜,再次把一张臭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随着新5连与新6连形成战斗力,是年五月,6分区独立大队在全分区所辖的七个正规连里,举行了一次公开选拨。为了能够参加这支传说中的不败雄师,一时间报名者多如过江之鲫,尽管雷仁规定了其不论在原部队担任何职,入选雷大队以后仍需从普通小兵干起,全分区一千多人的部队仍然是趋之若鹜。

经过连队初选后,两百多名优秀战士来到雷仙镇,参加了独立大队的最后选拨。看着眼前生龙活虎的棒小伙们,雷仁与周凯是这个也想要,那个也舍不得,最终干脆是把牙一咬,全部收下拉倒。

由此,6分区独立大队完成了最后一次扩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特战营。

大队除去直属机关外,还下辖一个火力支援连、三个步兵连。火力连连长仍是那个脑子一根筋的李焦,装备十一年式70毫米迫击炮3门,九二式重机枪

文学

3挺,歪把子轻机枪5挺,50毫米掷弹筒6具。其火力之强,让第一次见到的杨青山顿时就吓晕了过去。

雷仁保留下歪把子和掷弹筒,实际上还是为了日后换装重机枪和迫击炮做准备。在雷仁的意识当中,随着以后的缴获不断增多,装备八挺九二式的重机枪连和装备九门迫击炮的迫击炮连,都是早晚的事情。说不得,随着战斗规模的不断扩大,往后就连九二式步兵炮也不会只是个梦想。

三个步兵连分别由赵长旺、李自在、卫益担任连长,每个连都跟6分区的其他连队一样,满编超过一百五十人,各连除了那清一色的三八式步枪,还装备了九挺歪把子机枪,其战斗力之强悍,任何一个连拉出去,都能把日军一个中队给揍得满地找牙。

秋粮丰收后,雷司令一纸命令,6分区再次新编了两个连队,又把谢家寨的近两百悍匪招致麾下,抛开负责保卫分区机关与雷仙镇的警卫连不算,全分区的野战连队已然达到九个,编成了三个营。加入雷仁的特战营后,一个满编团就此新鲜出炉,且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精锐野战团。番号嘛……6分区独立团。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

乳妇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乳妇 第三章

王翠翘玉臂舒展,以银钗击石,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泡在水中大小不一的顽石竟然真的变成了一款乐器般,敲出来的声音动听而有韵律,就连躲在远处的亲卫们都禁不住屏息静气,侧耳倾听起来。

徐晋自觉耳目一新,下意识地坐直了,这曲子的韵律明快而跳跃,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最神奇的是,这乐声似乎能与这天上的明月,与这谷中的溪流相和,情景交融,当真是身心俱畅。。

这时,只见王翠翘一边敲击石头,一边珠唇轻启唱了起来,也不知唱的是什么方言,总之徐晋是听不懂,不过第一串音节唱出后,徐晋便立即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什么叫开口脆,什么叫天籁之音,这就是啊,用一句时髦的话来形容——耳朵都听怀孕了。

“我的个乖乖,五夫人的歌声简直不能太好听了。”赵大头那货抚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脸沉醉的表情。

闻声而来的小将刘显等人也是听得入了迷,一个个躲在远处的暗影里,跟呆头鹅似的。

徐晋此时算是听出些门道来,翘儿此时所唱的倒是有点像印地语,风格也有点像,只是由翘儿那金嗓子唱出来,何止动听十倍。

待一曲唱罢,王翠翘又敲了一会旋律才结束了表演,盈盈站了起来甜笑道:“夫君,翘儿献丑了。”

徐晋此时已经使劲地鼓起掌来,一边摇头晃脑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神乎其技,天籁之音呀!”

王翠翘噗嗤地笑了起来,顿时如春暖花开般好看,得到夫君的夸张,倒是开心得像个小女孩似的。

“翘儿所唱的可是莫卧儿一带的民歌?”徐晋笑吟吟地问。

王翠翘美眸一亮:“夫君如何得知,

文学

莫非听过?”

徐晋摇头道:“倒是未曾,猜的!”

王翠翘闻言自是不信,偏就那么巧,一猜就中的,不过她对徐晋层出不穷学识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也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道:“这首确是莫卧儿一带的民谣,翘儿当年游历时听当地人唱过,于是便记录下来,再谱成曲子润色一番,可惜那些手稿如今都丢失了。”说完便叹了口气。

徐晋微笑道:“翘儿那些手稿如今都还在莎车城中,哈斯木献城后,我已命人妥善保管起来。”

王翠翘闻言欣喜地道:“真的?”

“比珍珠还真,这些可是翘儿游历四年换来的心血,本夫君又岂会不珍视之。”徐晋笑吟吟地道。

王翠翘高兴得像乳燕般投入徐晋的怀中,激动地道:“谢谢夫君。”

儿童不宜啊,躲在远处的刘显等人见状赶紧溜了,免得被大帅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徐晋搂住王翠翘动人的纤腰笑道:“翘儿真要谢本夫君,不如就免了那诗词吧。”

王翠翘娇嗔道:“那可不能,正所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堂堂大明北靖王更不能言而无信,快快作来吧,可别随便糊弄,即便不如滚滚长江东逝水,也得相去不远才行,否则翘儿可不依。”

徐晋不由苦笑连连,这首《临江仙》可是大才子杨慎毕生的巅峰之作啊,你让我上哪去弄一首水平相去不远的?更何况还是限定诗题的情况下。

徐晋正准备厚着脸皮耍无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或许金老那一首可以借来搪塞一下,水平自是不如杨慎的《临江仙》,但贵在气势和风格跟自己过往的诗作相符,于是便松开搂着王翠翘纤腰的手,在溪边对月踱起步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