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H紧致:东北大炕

限H紧致 第一章

(不会真有乐

文学

孝子看我的书吧?乐孝子那气急败坏给未来可期洗白的嘴脸,还真是有够好笑呢)

“冰女没有传送,在四打五的情况下,侠盗勇士没有选择去争夺峡谷先锋,而是求稳拿掉了小龙,这样的话小天是以牺牲自己的发育为代价,帮助团队拿到了一些优势。”

米乐正在认真分析局势,却被哇哇用标志性的废话打断:

“哇,小天这个青钢影真的就是不跟你讲道理,绝食型打野!毒硬币现在应该被青钢影搞得挺难受的,先是被逼着交tp去保护上路,然后是在野区被青钢影抓住打了个闪,最后好不容易回到塔下,刀还没来得及吃又被青钢影越塔抓死了。”

米乐尝试把话题拉回局势分析上:

“其实我觉得侠盗勇士是可以尝试接峡谷先锋那波团战的,异地鸡在抓死冰女之后,还是要落后侠盗勇士一千五的经济,他们肥的点是剑魔和卡莎,这两个人的作战能力很强,反观异地鸡的青钢影和洛因为抗塔,状态都不怎么样,这波团真要打起来,结果还是挺难说的。”

“我感觉侠盗勇士不接团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塞恩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另一个就是你刚刚提到的,剑魔和卡莎虽然很肥,但是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你可以看到卡莎明明压了霞三十刀,还吃了一塔和镀层,装备却跟霞差不多,他的经济优势没能转化成装备。”

“不过说实话,异地鸡现在落后还是挺多的,不到十三分钟就被拔了一塔,现在就得看异地鸡能不能利用这个峡谷先锋做到事情了。”

米乐看到画面中,青钢影惩戒掉峡谷先锋之后,自己并没有去捡先锋死后化成的眼睛,而是小昭的霞将先锋捡走,顿时有些讶异:

“异地鸡这里是将峡谷先锋特意让给了adc小昭,这种情况在异地鸡是很罕见的,我原本以为这个先锋不是小天拿,也该给到炫神拿。”

“而且小昭拿到之后是要直接在上路放出来了,上路的一塔被炫神吃了三个镀层,峡谷先锋一头应该能直接撞掉,残血的塞恩也已经和下路换线了,卡莎和牛头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峡谷先锋没机会再撞第二头了,也就是说异地鸡只是单纯用先锋撞了一座外塔,给霞补了些发育。”

哇哇总结了一下:

“毕竟双方adc的经济差距有些大了,让霞单吃一个外塔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选择。”

“谢谢打野爸爸给的先锋,爱您么么哒。”

徐安有些无语:

“昭皇你也太真实了吧?答应我别当舔狗,好吗?他前十几分钟都没去过你下路的。”

妹扣吐槽了一句:

“这个队伍喊小天‘野爹’次数最多的难道不是你吗?你哪来的批脸在这里说昭皇?你自己就是最大的舔狗!”

小昭也插嘴说道:

“有一说一,确实,炫狗你能少叫几次打野吗?我看人家贴吧微博天天说你是靠打野无线帮起来的伪强势上单。”

徐安大怒:

“我喊打野怎么了?上单叫打野帮几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没听可汗说过的那句话吗?上路崩了那就是打野的锅,那些键盘侠看得懂比赛?”

限H紧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限H紧致 第三章

看到西施一副贼兮兮的样子,白初摸了摸下巴,倒是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可以,你说个数字。”

看到白初一副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西施总感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再加上……自己这边,也是隐瞒了真实的情况进入稷下学院的。

难不成是被发现了什么吗,西施忍不住的想了想,一时间,居然有了想从稷下学院开溜的想法。

“唔……”西施看着白初,最后试探性的报了一个偏高的数字。

“嗯?”白初听到后,看着西施微微一笑:“这样就够了吗?”

“就够?”西施先是一愣,随后试探性的看着白初:“喂喂喂,你不会很有钱吧。”

“还好吧,不过这个数字拿出来倒是很容易。”白初微微一笑,毕竟他好歹也是三分之地的国王,再加上钱这个东西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有钱人……真的庄周老师的意思?”西施忍不住问道,不知道为何她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值得信任。

这个对西施来说是个危险的信号,毕竟从小生活在那样的一个环境,她是不可能轻易的相信某个人的。

“真的是老师的意思。”白初说道,然后露出温和的笑容:“对我这么警惕做什么,我不是坏人。”

西施看着白初,的确,这里是学校,既然是学校的人,那么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对,想了想后,西施只好点了点头:“其实生活费什么的是我开玩笑的,你就说需要我做什么吧。”

说完,西施的纤细的手指点了点空气:“要不然呐,我才不会安心呢。”

说着,西施对着白初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这样的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师的意思是让我多照顾你,别让你闯这么多祸。”白初笑着说道。

“闯祸?!”西施顿时眼神飘忽的看着其他地方:“真过分呢,人家是那种问题少女吗?”

“大概?”白初微微一笑。

“唔。”西施仿佛是反驳不了,只是背着手原地晃荡了几下:“所以说,我是被你们监视了吗?”

听到西施这么说,白初反应了过来,也难怪西施会这么想,毕竟无缘无故

文学

多了一个监护人,而且似乎还限制自己做什么来着,如此看来,被西施误会也不是很奇怪了。

“并不是,简单的来说,只是……”白初想了想,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啊。

不对……

庄周要自己做什么来着……好像是,师傅?

白初猛的回过神来,自己貌似不是监护人啊,怎么说着说着被西施这个家伙带到沟里去了。

毕竟西施一开口就是说要生活费,搞的白初的思想也是朝着监护人那边过去了。

“咳咳。”白初咳嗽了一声,然后看着一副天真烂漫模样的西施说道:“西施。”

“什么?”西施一副乖巧的模样,然后眨了眨眼。

“我说错了,其实并不是监护人。”白初说道:“是……师傅。”

“师傅?”西施愣了一下,然后宝石般的眸子仔细的看着白初,随后微微歪着脑袋问道:

“你是说师傅?”

“没错,就是你理解的那个师傅。”白初笑着说道:“监护人这个说法有点错误,简单的来说,就是我要受你为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