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白洁与高校长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全体都有,敬礼!”

一走进军统局苏浙沪督导处总部,在赵云的带领下,所有人都站得笔直,对孟绍原端正的敬了一个军礼!

“做什么?”孟绍原倒是一怔。

赵云上前一步,大声说道:“长官在镇海奋勇作战,忠勇感天动地,我等在上海闻知,皆为长官风采喝彩。我等在长官带领之下,必然万众一心,誓死抗战到底。精诚团结,绝不背叛!”

赵云说的全部都是真心话。

在孟长官的麾下,会拍马屁是第一要务。

但这次赵云绝对不是在拍马屁。

他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说过一次话。

包括总部所有同僚在内。

侯家村一战,是孟绍原的光荣,也是整个上海区的光荣!

孟绍原很满意。

但他必须要做出一副谦逊的样子出来。

勉励了几句,便让众人散去,该做什么做什么。

这次吴静怡生平第一次和孟绍原一起出差,没想到差点死在镇海。

再想起在宁波的种种荒唐,也不禁有些脸红。

积累下来了那么多的公事,还得赶紧处理。

因此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孟绍原一走进办公室,看到格雷西正在那里看书。

“主人,您回来了。”

在任何时候,格雷西在孟绍原面前永远都是这幅恭谨的态度。

“嗯,汇报一下上海情况。”

孟绍原也没有想寒暄的意思。

“是。”赵云立刻说道:“最近几天,日特机构,76号,情报总部的活动非常频繁,而且一反常态,我们暂时无法摸清对方动态,格雷西大胆的做了一个假设。”

他把说话的权利让给了格雷西。

格雷西随即说道:“根据敌人最近一段时候的调动,我猜测,敌人是不是重新调整了在公共租界的部署,甚至有可能将整个公共租界划分成了几个区域。

我让赵云先生派人进行了一些试探性的攻击,但对方根本就没做出任何反击。相反表现的非常懦弱,龟缩在各自的区域绝不应战,致使这几次试探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效。”

孟绍原的眉头皱了起来。

敌人的懦弱绝对不是好事。

相反,这种刻意的避战下,也许隐藏着更大的陷阱。

“主人,您看。”格雷西来到地图前,上面用红笔标出了很多点,然后又划成了四个方块:“我的判断,就是这四个方块,就是敌人重新调整的四个区域。”

“你是怎么判断出的?”孟绍原忍不住问了一句。

格雷西风轻云淡的回答道:“从对方调整、活动的路线,各个地方已知的人数,活动时间规律,用数学的方式,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推断,就能够大致猜测到了。”

赵云又说道:“为此,格雷西建议我们,在没有摸清楚敌人的真正目的之前,我们也不主动出击,形成对峙局面。”

这点做得很对。

在敌人态势不明的情况下,盲目的出击,只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格雷西,这根孟绍原的拐杖,已经充分的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孟绍原看着地图许久,缓缓点头:“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你辛苦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三年的时间里大唐的变化非常大,各个方面与西征之前相比像是两个时代。

首先是经济方面,大唐连续三年的国库收入涨幅都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俗话说大河有水小河满,百姓的收入增长的更多,基本上实现了全民温饱。

其次是科研和教育。全民温饱这个词是云家提出的,受益人却是大唐的皇帝和百姓,云家并未得到太多的好处,相反,云家的收入减少了一大块,在维持正常的商业运行之外,大部分的收入都投入到了科研和教育领域,皇家三分之一的收入也投入其中,让大唐的科研和教育有了大踏步的进步。

识字学校的数量不断增加,李二顶着压力在大唐全境推广五年义务教育,文华司终于找到了组织,成为礼部的正式在编的下属机构,礼部的教育经费支出达到了每年三百余万贯,几乎接近军费开支。

这些投入都是无法在短期内获利的,但是打下的基础足以在未来的二三十年的时间里慢慢的转化为国力。

再有就是基础建设的进步。三年的时间里,大唐新修了长达两万多公里水泥路,基本实现了贯穿全国的三横两纵的道路网络,五条主干道几乎把大唐所有的重要地区和城市连接起来了,减小了地域间的交流障碍,增强了中枢对地方的统治。

北方的铁路已经完成,北至大凌河,南至幽州和津门,并从幽州继续向南延伸,目前已经修到了邯郸,长安至洛阳的铁路也在施工,长安至邯郸的铁路也在规划之中,预计五年后大唐会拥有一套由三条铁路组成的简单铁路网,大唐北方会和中原连成一体。

交通的便利进一步促进者经济的发展,两湖地区的优越自然条件吸引力不少势力的目光,朝廷拍卖出了大量的土地使用权,得到不菲收入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大量的粮食补充,南洋出产的粮食也可以通过便利的水陆交通运往各地。

变化最大的是工业产能,尽管高端的工业产品还是掌握在云家手中,但是大量出现的大小工厂可以给市场提供很多初级的工业产品,大唐成为世界的制造业中心,供应着亚欧非大陆所有的市场需求。

三年时间,仅是进出口的关税收入就达到了三千多万贯,加上商税,国内的税收之中农税所占的比例还不到两成。

大唐海外开发集团进行了第二次分红,人头税正式取消,人口增长进入快车道。

军事方面,十六卫完成火器化,士兵配备五发弹仓的直拉栓动步枪,重武器包括火箭弹和前装线膛火炮,各地府兵规模缩小到不足十五万,预备役军队的规模扩大到三十万,轻武器是十六卫退役的单发步枪和前装滑膛炮,府兵和预备役还保留了一部分冷兵器部队,近卫军则是完全按照岸防营的标准装备和训练,成为世界上第二支纯火器部队。

兵部在崖州成立中级军官学校,按云家传出的作战方式授课,专门为个部队培养中级军官和技术军官。

长安的大唐军校则是负责培养高级军官,云家人知道自己的斤两,培养能指挥作战的军官没有问题,但是要论战略战术,以李靖为首的那些老将才是大拿。

各地折冲府则是开办了很多预备士官学堂,为军方培养初级军官。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你也监国这么些年了,也该是时候把棒子交给你了。火然????文w?ww.,太液池边,父子两人前面走着,周遭人等离得很远,毕竟这里是皇宫,不需要太紧张,况且两人是要说些私底下得话,活的不耐烦了,才会凑到前面听。

李没说话,也没有假惺惺得说父王正年富力强,还可以做很多年什么废话,当了几年太子,怎么会不想登基。实际上,父子两人早就对这个问题做过讨论。并且自前几年李忱亲征后,他实际上就负担起了监理国政,处理一应事务得职责。

然后李忱就一心留在改名为燕京得幽州,一方面开发东北,一方面则是安置那些投降的草原牧民。

治理方式就如李忱所预想得,将草原划成了数各道,投降的牧民,将他们打各部族打散,和部份迁徙得汉民,分散在这数各道,每道都派汉官治理。一部分也被迁徙到了东北,同样,居住东北得诸部,一部分也被迁徙到了草原。

李忱花了数年,玩了一场百万人大风吹得游戏。彻底的稳固大唐在北方的安定。一些能耕种地方,让蕃汉混合,开始种田。其他地方则是划分草场,此后这个草场就是他们的。

他不仅将草原分割成数道,还彻底的把草原割裂给些牧民,模仿后世得牧场,彻底将草原大唐化,以及私有化。分到土地的牧民,可把自家土地看得紧了,无论是谁都别想从他们手里夺走。

分割完成,李忱才松了口气。到嘴得肉还想吐出来?他不想吐,这些牧民更不想,他们唯有拥护大唐的利益,才能保住这些土地。

他就不信了,假使有一天,大唐衰落了,有

文学

成鸡思汗,成鸭思汗一类得,卷土重来,不会把土地收回来。蒙古人没那等智慧。

况且,他也不光是拆分这些,最主要的还是让他们固定下来。他还在北方选址,预定建设了一些大城市,作为一道得主要枢纽,让他们完完全全习惯那种固定得生活。

草原和农耕,是两种不同得文化习惯,等到他们固定下来,传统习惯就会慢慢改变,有土斯有财得观念,到时候可不会只是汉人独有。再加上接受了大唐得文化冲击,这里一定也会成为中华文化得一部份。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他不会在这里建设什么工业基地,这里挖掘出来得矿藏,都会运到中原,进行加工,了不起就是粗加工,那怕是会因此提高成本,也要防微杜渐。

除了这些,为了让大唐在北方的统治彻底稳定,他不断派遣骑军,不断追亡逐北,花了年余时间,把一些残军,不愿意接受大唐统治得残军,全部赶过了如今得小海,汉代时期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以北得瀚海。唐军一路追击这些残军,最后把仅仅剩下不过数万人,包括妇孺在内得残军,赶过了后世外兴安岭以北的地方。

再往北实在难以活动了,地球还没有暖化到那种程度。所以,即使不管他们,说不定都会自己灭亡。并且这里还有足以

文学

防御得一些地方,他会在这里修筑一些要塞,到时后会有一只骑军常驻此处,一方面算是锻炼,一方面就是不断出击,,打击北方的那些异族。

哼哼,谁规定只有这些草原蛮子可以来抢农耕且文化高的民族,以后这些骑军,每年都会出去扫荡一下,彻底弄得他们鸡毛鸭血。

有这些安排,李忱相信恐怕五十,甚至一百年内,都不用担心北方会死灰复燃,至于更久以后,就留给后代子孙发愁了。花了数年,底定了北方,李忱才回转长安,进行他最后得身后事。

如今吐蕃也拿下了,天竺就看你的了,你的几个弟弟,都封了国,只是还有很多地方都都不在大唐手上,以后就看你这个兄长,替弟弟拿回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