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变乱家庭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诶,你们听说了吗?我们日月市有一家非常神奇的餐厅。”林森无聊的趴在桌子上,他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听这些八卦或者类型于都市怪谈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办法阻止别人在他的耳边一直唠叨。

“对啊,我也听过,据说在日月市的市中心,有一家一直关着门的餐厅,但是这家餐厅很奇怪,它有的时候会突然营业,有一些人会进去吃饭喝酒,据说那里的饭菜特别的好吃,酒水也非常的棒,可是醒过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在家里,而那家餐厅就根本没有开过门!”另外一个女生也叽叽喳喳的说着,声音很吵,让林森有一种想要用书包捂着脑袋的冲动。

“甚至没有人知道那家餐厅对面名字,大家好像都刻意忽视了那家餐厅!”别的女生也加入了聊天的阵营。

“而且啊,我听说那进去过的客人都说里面遇到了一些特别奇怪的客人,甚至上次还有人看见黑白无常在里面吃饭!”声音越来越大了。

“哼哼,我听说之前有人进去了,结果发现里面坐着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教授呢!”另外一个男生也加入了这个八卦团体。

“哇,福尔摩斯,是卷福吗?那家餐厅会吸引那些大明星来吗?”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如同一万台挖掘机在耳边不断的施工,让林森感怀疑自己的耳耵聍都会被他们震出来。

“你们真是够了,什么餐厅会一直不开门啊?不开门拿头营业啊?而且还黑白无常呢,你们这书白读的么。”林森忍无可忍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那你怎么知道那家餐厅真的不存在呢?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第一个说这句话的男生鄙视的看着这个深受老师欢迎的优等生。

“呵,我为什么要去证明?一家餐厅不开门就是不开门啊,不开门你还进去吃饭?做梦呢?”林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些家伙了。

“哟,您就是杠精本杠啊,你没去过怎么知道没有?”另外一个男生也阴阳怪气的嘲讽着林森。

“那你就去过咯?”林森虚着眼睛看着这个男生。

“我…我当然去过!我还在那里看见一个恶魔呢!”男生色厉内荏的吼着。

“嚯,你每天放过学不都是回去打游戏么?昨天晚上班级群里还看见你在那里发带妹战绩呢,你拿头去的啊?”林森毫不犹豫的戳穿了男生的谎言。

“你这个胆小鬼!有本事你就去啊,混蛋!”看着无能狂怒的两个男生,和其他女生看戏的眼神,林森突然觉得自己很蠢,为什么要和这些没脑子的猴子胡闹。

“鬼才会去啊。”林森又趴在了桌子上,下一节

文学

课是数学,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所以为什么我要像一个傻子一样的来这家餐厅啊…”晚上,林森站在这家神秘餐厅的门口,叹了口气。

普通的门面装修,普通的木门,上面还挂着一个停止营业的牌子,并且里面还是漆黑一片的,大晚上都没有开灯,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这会的戴沐白捂着一张脸,忍着痛走到古月娜面前。

古月娜看到走到她面前的戴沐白,美眸再次变得有些冰冷。

古月娜还以为戴沐白是有点不服气,她好像看戴沐白很不顺眼,这一点和林凡还是很像的。

“你来干什么?”

古月娜冷冷的问了一句。

戴沐白这时却连忙鞠躬说,“对不起,娜姐,我刚才确实不应该那样对宁荣荣,我也惹不起她背后的七宝琉璃宗,刚才我确实有点冲动了,是娜姐你那一拳救了我,所以我特地来感谢你。”

“啊,什么,你来感谢我……”

古月娜这时突然有点懵了,看着眼前的戴沐白,感觉这人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

看到古月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林凡故意咳嗽了一声说,“好了,差不多了,戴沐白,你的感谢,我替娜儿收下了。”

说完,林凡再次走到古月娜身边,轻轻捏住她的小手。

这时,林凡明显感觉到,小舞,朱竹清这两个女孩子也在偷偷看自己。

林凡淡淡一笑,也并没有在意,这本来就很正常,自己随便说几句话,就让院长乖乖放过了宁荣荣,这样的男神魅力,小舞和朱竹清怎么会不喜欢呢。

至于小舞和朱竹清偷偷吃醋,那也没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冷落她们,等到宠爱她们的时候,她们才会感觉到无比幸福,反应也一定会很热烈,那样就会很舒服。

弗兰德这时却再次忍不住眼神复杂的看了古月娜一眼,心里还在盘算着。

“从那天昊天冕下的反应来看,这女孩就算不是10万年魂兽,体内也应该也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到底该不该留下她……若是被武魂殿和天斗皇室发现,史莱克学院必然会受到牵连……十万年魂环,十万年魂骨,足以引来惊动两大帝国所有的封号斗罗,当年连昊天冕下都没能保住他的妻子,哎……”

想了想,弗兰德还是没办法作出选择,不过他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那就看这两个孩子究竟有多强大的底牌,凭他这个魂圣,当然是没什么办法保住他们了。

想到这,弗兰德也立即收回了思绪,正色道。

“好了,现在我们出发,准备去索托城上第1堂课,奥斯卡和小李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要想在这里留下来,成为从史莱克毕业的学员,就必须服从学院的管理,你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任务,一定要尽全力去做好……”

说完,弗兰德便脚下一蹬,快速的往学院外去了。

林凡牵着古月娜的手,立即跟了上去,小舞,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奥斯卡,马红俊也纷纷跟了上来。

走出史莱克学院后,弗兰德立即加快了步伐,故意训练林凡等人的速度,但这个速度对林凡和古月娜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林凡一边和古月娜聊天,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就这样漫不经心的跟在弗兰德后面,这会已经很晚了,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

紧接着跟在林凡和古月娜后面的是鼻青脸肿的戴沐白。

再后面是朱竹清,唐三……

林凡等人很快就来到了索托城,进了城门之后,林凡看到这索托城的夜晚也很繁华,有很多摆摊的小贩,这一点和现代的三线城市还是有点像的,这索托城的建筑也并不是古代的府邸,几乎和动漫中一样,类似于欧洲教廷的风格。

古月娜这时也感到十分新鲜,夜晚的索托城她还没有逛过呢,就在这时,古月娜突然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玩偶,她双眸一亮说。

“那个是什么?林凡哥哥,好可爱……”

林凡立即停下来,拿起那个玩偶,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龙形魂兽的玩偶,只是做得很可爱,就像一个小白龙一样,毛茸茸的,也很小。

没想到古月娜喜欢这个,这也不奇怪,她本来就是小龙女。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伊妮德的生活恢复了平静。

是吗?

她不知道。

自从伏提庚“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后,她思考的方式也渐渐得向着曾经的方向接近,体内剩下的龙血也不再会影响她的心智。

简单地来说,她变回了那个没那么暴躁,更加能够忍耐痛苦的伊妮德,而且也不会陷入彻底的歇息地里了。

这是更好吗?

她也不知道。

赫文告诉了她,伏提庚能够通过血脉影响自己的后代,在他意识清醒的时候,所有的龙血后裔都会受到诅咒,而诅咒的影响和血脉的纯度息息相关。

乔治知道吗?

伊妮德这样对赫文问道。

赫文的回答很简短。

他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因为亚瑟还是伏提庚自己,乔治作为父亲最骄傲的儿子,他的体内并没有这种诅咒,但是他应该多说也知道诅咒的存在。

也许他没想到,自己的血液能够造成如此严重的情况,也许是有哪位巫师对他承诺过,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也许他其实一直都知道。

也许谁都不知道。

赫文当然也不知道,但是他说了,如果有需要,他可以帮自己问清楚。

她拒绝了。

伊妮德觉得自己没那么想知道答案。

这样看起来,自己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对吧,发了一场疯,让所有人承担自己的任性,虽然赫文说这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但她仍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

人类会愧疚,龙不会。

很简单的变化,但却会导致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出现。

“都结束了,你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了。”

这是乔治叔叔说的。

确实,而且自己和母亲的隔阂,也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聊一聊了,说不定,她们能够趁着这个机会解除误会。

对吧?

伊妮德站在自己“家”楼下。

她已经站了30分钟了。

自己是怀特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她的母亲是上议员的大法官,虽然在贵族中身份还不算显赫,但她的叔叔是纯白骑士乔治,现在她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叔叔正是在无数年前跟随过亚瑟王的二十四位圆桌骑士之一。

而她现在正是乔治麾下的副团长,鉴于另外一位副团长已经牺牲于绿龙莎娜爪中,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自己的叔叔可能还会对自己有愧疚,那么……

她年纪轻轻的时候,已经掌握了让人畏惧的权力,虽然有很多人讨厌自己,但那是距离近的地方,在很多不了解情况的许多人看来,自己简直就是沃顿市最耀眼的年轻女贵族。

有很多年轻贵族在追求她,也许有些人内心肮脏,但也有牢记绅士礼仪的男人。

而今天后,这个地方就不再有阴霾,没有人会因此针对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