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大白腚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一章

其实这事还是因为昨天夜里,夏天无意中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这《阻道者杀》以前的名字,也就是《一个老道士》,这才发现了盗版……

当然,大家看夏天的书,无论正版或者盗版,夏天都很开心。(加上起点的书友,估摸着每天有上万人在看这本书,我能不高兴吗?)

只是……看了下评论,这才发现了一些问题。

就是盗版网站不仅没有把夏天的作者书评写上,也并没有根据起点修改之后的文章版本修改盗版(这本书,我前后修改了可能有20多次,主要是一些语病之类的)….

这就造成了很多书友对于本文的吐槽,所以夏天就在此解释一下……

夏天想写的是一本不按照套路的硬核修仙…….

所以本文中的很多章节下面都会有夏天的作者书评,方便书友们更加了解文中所提的武术、道术、邪术、以及一些科普类的知识。

比如《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幕拉开!》中关于步云生预感自己寿命的原理的作者感言是这样的…..

+++至于寿命的问题,夏天窃以为人体约有5×10^13个细胞,2^50=1.12×10^15。也就是说人体细胞复制潜力是一个正常人体细胞数量的20倍以上。再计入每代细胞的平均存活时间,就可以估算出人的大致寿命。(所以感知到自己的寿命应该不算BUG吧?)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二章

足足过了两天两夜,殷素桦这才醒来,殷素桦一睁眼睛,就见的在床边用心诵读《黄庭经》的内经的李靖,只见殷素桦轻呼一声,脸色微红的看向李靖道:“靖哥,你怎么在这里,我这真是丢人,在你安全回来这么好的日子,居然先睡着了,靖哥你在这照看我那么久了,快些去休息吧!”

李靖听了殷素桦的话,微微一笑道:“无妨,无妨,我也不累,这样便好,我现在就告诉厨房,把米粥呈上来,你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这两天滴米未进,还是先祭一下五脏府吧。其余的事情,待我们吃完之后,在说也不迟。”

李靖说着,就起身到了门外,朝守在门外的亲卫说了几句,不一会,就在殷素桦的房间的桌子上摆满了数种粥和几样小菜。殷素桦红着脸看了看正在桌边等着自己吃饭的李靖,害羞的道:“靖哥,你能否避让一下,待我、待我洗漱梳妆一下,再吃饭也不迟。”

李靖听了殷素桦的话,一抹笑容浮现在李靖的脸上,这古代的女人和现代的女人还真都类似,起床就要梳洗打扮一下。李靖想了想,二人对两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心照不宣,但是毕竟在人家闺房,看着人家起床、洗漱,也算是失礼。

李靖朝殷素桦点了点头,就朝门外走去。殷素桦见李靖出了门,这才红着脸起身,到了屏风后,开始梳洗起来,李靖闲着无聊,就在门口暗暗默声诵读《黄庭经》,通过仅仅两日的修习,李靖发现这个《黄庭经》真的是对神魂修为有极大的提高。

而且这《黄庭经》是现在的玄门教义,自己既然已经彻底进了玄门之中,自然要好生研习,这经文也算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李靖也算是很满足了。不知道多久,门内才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这是让李靖进去一起用餐。李靖自然也没客气,抬腿就进了屋里。

二人彼此虽然熟悉,但是在这么有“家”的气氛之下的用餐,属实还是第一次,即使李靖也感觉到一丝尴尬。不过除了这一丝尴尬之外的,全部是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李靖观察殷素桦,见其双眼有些发直,吃饭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明显对方的心中也是十分的平静。

在殷素桦醒来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燃灯道人先去东海龙宫打探玄元真人时,透漏了自己与其的关系,还是这玄元真君在侵犯陈塘关一

文学

段时间之后,就被人毁了道场,至于玄元真君,本人也不知去向了的关系,东海之上再也没有一支势力在履步陈塘关。

这下李靖和殷素桦就闲了下来,李靖的便宜老师,李靖再也没寻到过他的踪影,李靖心中暗暗腹诽,这燃灯道人当时跟自己说的好听,说什么他会在陈塘关逗留些时日,对《黄庭经》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询问他,到李靖想要寻找他时,整个陈塘关都没有找到他留下的蛛丝马迹。

时间荏苒,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是李靖从下山为止,过的最安逸的一年,这一年陈塘关一片繁荣,关外的自贸区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加上陈塘关的震慑,或者是燃灯道人的震慑,没有任何势力在之力惹事,各方面势力都在自贸区租用一块地皮,那个自贸区慢慢的行程一个足以匹敌陈塘关的巨大城市。

一年之中,对于李靖来说是收货颇丰,这一年之中,李靖与殷素桦的关系除了不同房之外,其余的事情简直就如世俗夫妻一般,殷素桦作为陈塘关的副总兵,慢慢的淡出了陈塘关的管理,却慢慢的扛起了陈塘关总兵府的各项事宜。

现在的总兵官府中,不再是原来的都是李靖的亲兵,现在什么丫鬟和仆役等一应俱全,总兵府上上下下被打理的井井有条。而李靖的亲信们,因为这总兵官府的护卫工作交给了大汉巨灵,所以巨灵还在府中居住,其余的人也全部搬出总兵官府,各自在关城之中寻找自己的府邸。

文学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第三章

(谢谢dnad书友的月票)

月柔儿紧跟着月心儿的步伐,站着她右侧时不时的偷看她的脸色,见她脸色由脖颈到脸颊都是一片红润的潮红,眉宇间更是有一抹媚态,一副要动情了的样子。

月柔儿心中不由大喜,看来这大皇姐的定力也不怎么样嘛,想到昨日先被她吃了一棋她心中就颇有不岔,若是今日能借五妹之手好好给她吃点苦头那是最好不过了,到时自己在充头一次老好人假意帮帮她,她还给自己心中感激呢,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完美机会啊。

心里想着,月柔儿目光落在草坪上的那群疯狂女子,尤其是中间那个被数女虐待的宫女更是触目惊心,若是换成是月心儿,那该多好。

公主们表面和和气气,一事好姐妹的样子,可是私下一个个都各怀鬼胎,各有心计,若是能将对方踩在脚下,几乎是每位公主的想法,这仅仅是她们自己的想法,更有各位母妃的推波助澜,因为这一切都可能影响到将来皇后之位的变数。

传闻五妹的母亲闭死关很多年了,可是一直都未出来过,私下底很多人都在传她已经修炼出了问题,可能已经身亡,不会对她们勾成威胁,其独女灵儿公主更是久病缠身势单力孤,更不会造成多大阻力,眼下大家都知道,那飞扬跋扈的大皇姐和其母才是重中之重,许多人都看够了她们的脸色,可是却从来都是敢怒不敢言,而更要象奴才们一般对她们笑脸相迎,阿谀奉承,月柔儿早已厌恶了这种生活,大家都是父皇的子女,凭什么自己要活的象个狗奴才一样,她不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五妹这个疯丫头竟然突然转了性子,竟然敢出头跟大皇姐对着干,这真是一个天赐良机,错过了可能就难有机会了,所以月心儿不知道的,私下里她已经吩咐人通知了其它公主来五妹府上,到时一同看大皇姐出丑,让她颜色扫地,在大家面前在也高傲不起来才好。

想到这,她差点笑了出来,约莫在过小半时辰,其它姐妹也差不多会来了,也不知道五妹这丫头这回到底会耍什么手段来收拾大皇姐,月柔儿真是好期待。

至于自己,她压根就没考虑过,她知道自己在五妹眼中只是个陪衬,大皇姐才是重点目的,即便自己牺牲色相但是能教训一番大皇姐,挫挫她的锐气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月心儿见月柔儿默不作声的,浑身难受的她不由侧目看了月柔儿一眼,奇怪的道:“二妹,你不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嘛?”

月柔儿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些热。”

府上的阵法有古怪,月柔儿非常肯定这法阵当中布置了甘种能调动人的情欲的手段,好在她有了上次的经历早有了准备,进来之前已经服下了一粒静心丹,所以身体的反应并没有月心儿那么大。

“真是奇怪了,这小贱人的府上到底搞了什么鬼东西,一个个丫头都变了态,就连本宫都有些难受起来。”主儿夹紧双腿,走起路来有些扭捏,可是那里的空虚和酥痒越来越强烈,她实在无法控制各种奇怪的念头,心里只恨得月灵儿咬牙切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