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禁欲校草做到哭;公车系到3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一章

隔天的朝报和晚报,还没到午时就卖光了。

刘婆子脚底生风,一路小跑找到李桑柔,问是不是再多送点儿小报过来,统共才一千份,现在连半天都不够卖了。

李桑柔让她别着急,先这么卖一阵子再说,这会儿,少比多好。

刘婆子没怎么想通少怎么会比多好,不过,大当家的既然说了,那肯定是少比多好,她刚做这个掌柜,要学的东西,多得很呢。

文学

不过刘婆子很快就顾不上多想小报太少了这件事,从这一天起,往外寄信的开始有了,还不少。

寄信的小厮长随,一个个躲躲闪闪的进来,要是铺子里有人,指定转身就走,原本在铺子里的,也要吓一跳。

进来的,把信交给她,钱都是准备的正正好的,一把递过来,几乎都要点着信嘱咐一句:收好,别露在外面。

这些信,绝大部分是寄往建乐城的。

刘婆子也是个明白人,她这顺风速递,可是大齐国的邮驿,只通大齐,可不通南梁。这会儿来寄信,这信,那可寄不到南梁去。

毕竟,半个月前还是南梁子民,是南梁的士子,这会儿往大齐国寄信……

这事儿,不能细想不是。

这样的事儿,要谨慎更要仔细了再仔细,不宜让人知道,也是人之常情么。

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卖小报收寄信,偶尔收寄几件货物,帮着选盒子包好扎好。

晚上回到家里,关着门盘帐点钱。

卖一份小报,拿到刘婆子手里,也就一个大钱,可架不住卖得多,一个半天,一千钱到手,卖了两天,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一遍遍数着钱,笑的合不拢嘴。

……………………

能看到朝报晚报的时候,每天朝报晚报一送到,李桑柔都要细细翻看一遍。

刚进了十一月,朝报上最显眼的地方,印了杜相的一份折子。

折子朴实简单,是建议朝廷将明年整个荆州的秋闱,放到建乐城考试,“以免荆州诸士子受战事连累”。

至于验明身份的联保,那都是小事,由地方代为查验,或是等考中后再行查验也不晚,若有虚报,加重处罚就是了。

李桑柔仔细看过一遍,哈哈笑起来。

“啥好事儿?”黑马急忙丢下手里的活,几步窜过来,伸头去看。

大常也伸头过来。

“那个皇上,准备把整个荆州的士子,哄到建乐城去了。”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将朝报递给大常。

“哈哈哈哈!”黑马立刻放声大笑,“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黑马哈哈笑着,凑到大常身边,伸头看了看,实在忍不住,看着李桑柔问道:“老大,怎么哄?这啥意思?”

“把荆州明年的秋闱,挪到建乐城去考。”李桑柔笑个不停。

“啊?哈哈哈!”黑马再跟着笑过一阵,接着问,“挪到建乐城怎么了?秋闱不都在建乐城?咱们在江都城的时候,可没听说过什么闱,从来没有过。”

“秋闱都在地方,一路集中在一个地方,比如这荆州,原本年年秋闱,都是在鄂州考试。

明年挪到建乐城,”李桑柔再笑起来,“以往在鄂州,这秋闱谁来考了,谁没来考,大家可都看着呢。

要是挪到建乐城,那谁去考了,谁没去,可就只有去考的人,或是在建乐城的人才能知道了,这里头的文章。”李桑柔啧啧有声。

“要是考过,落了榜,他自己不说,差不多就是没人知道他考过了。秋闱可不好考,十有八九是要落榜的。”李桑柔解释的很仔细。

这种鸡贼事儿,那位皇帝做起来简直太得心应手了。

“哈哈哈哈哈!”黑马放声大笑。

“得挺多人去考?”大常看着李桑柔,问了句。

“不知道。”李桑柔摇头,“瞎子说过,文人风骨这东西,是玄学。

齐梁之间,是兄弟之争,不是非我族类,这是肯定的,那些文人怎么看这场争斗,每个人要拿出什么风骨,会有个什么风气,很难说。

文人之间,又最爱互相瞧不起。

咱们不管这个。

大常替我写封信给王壮,让他去找花边晚报的林掌柜,找个文笔清楚,条理清楚的写文先生,把从鄂州,经平靖关到建乐城,总共行程多少里,一路骑马快走,要多少天,慢慢走要多少天,一路上怎么走,哪一段子能过车,哪些不能过,哪一段不好走比较险,一路上经过什么镇什么村,哪儿能住宿,哪儿能吃饭,哪家小店公道实在,饭菜好吃。

总之,就是从鄂州到建乐城这一路上的事儿,越详细越好,越仔细越好,写一份路书,附在晚报后面,这份路

文学

书,只发卖鄂州城,还有建乐城两处。让他们越快越好。”

大常应了,进屋拿了笔砚出来写信。

“老大这是,给他们指路?”黑马这回总算是真明白了。

“嗯,从前他们都是顺江而下。

现在沿江肯定不行了,只能走平靖关。

平靖关这条路很不好走,又很远,认路的人又极少,给他们行点儿方便。”李桑柔笑眯眯道。

“还有,”李桑柔看向大常,“再写一封信,给林掌柜,让他去找一趟朝报的董掌柜,把从今年元旦起,朝报和晚报每一天的要紧文章,特别是跟秋闱春闱相关的,文章题目,谁写的,列个目录,按月区分,印上两千份,发到鄂州来。”

大常看向李桑柔。

“顺便赚点儿钱。”李桑柔迎着大常的目光,笑眯眯道。

……………………

这份印着伍相折子的朝报,卖的飞快。

略晚一晚,没能买到朝报的小厮长随,拧着眉问刘婆子:怎么就不能多印几份?以及,明天的朝报晚报,能不能今天就订下,先给钱也行!

刘婆子照李桑柔的吩咐,赶紧搬出小报订阅业务。

不过,这个订,只能订从明天到今年底,以及明年一整年的,不零订,也不今天卖明天。

明天要买,请早来!

一群小厮长随回去禀告了,九成五没再回来。

这一订一年,是得谨慎再谨慎的事儿。

倒不是因为贵,也没几个钱,要谨慎的,是这会儿两国交兵。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二章

但是别人自己能说,人家亲父女两人自己还没法说,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罗羽提示:“恭喜主人顺利完成任务。”

罗裳问道:“既然我已经完成任务了,你之前说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呀?”

罗羽有些犹豫的说道:“主人,因为系统的差错导致您这个世界的盲做,所以特给您一个机会,可用所有积分换取自由之身,从此脱离系统,能够在这个世界寿终正寝。”

“不过您需要放弃永生的生命,只能享受着一辈子的生命,但是系统会保证您这辈子会幸福美满。”

“您,可愿意?”

罗裳沉思了许久,终于开口说道:“那,我是不是也要与你彻底分开了。”

罗羽被罗裳的话惊到了,自己一个系统没想到主人最终留恋的竟然是自己。

罗羽最后说道:“是。”

罗裳沉默,然后说道:“让我考虑考虑吧。”

几天之后,兰舟带着罗裳到了最美的山巅看日出,在日出的第一时刻与罗裳求婚,在骄阳下,罗裳答应了兰舟的求婚,也在此同时回复了罗羽的话:“我愿意,不过我有个请求,我可以用我时空中转站的所有东西换取你投胎做我的孩子吗?”

要不然按照道理是可以将时空中转站中的东西转换到现实的。

罗羽沉默不语,最终恢复了冷冰冰的语调:“解除契约,恭喜宿主恢复自由。”

罗裳再问,脑海中却再也没有罗羽的声音。

一个月之后,盛世的婚礼在京都举办,人人都知道兰府的少爷恢复了心智,那

一日高头大马,陌上公子人如玉,红衣似火十里红妆,不知毁了多少少女的心。

兰舟如愿娶到了自己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洞房花烛,一夜未眠,二人互诉衷肠,渡过美好的一夜。

只是在午夜梦回之际,罗裳口中却喃喃一个名字“罗羽”。

后来罗裳听说自己成亲当天,京都的明家明小姐疯了,再后来得知,原来那明玉喜欢的人就是兰舟,可是罗裳问起兰舟,兰舟却什么都不知道。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三章

船翻了!

船里传来人们惊恐的尖叫声,有海员哭着护住自己怀孕的妻子,在寻找一切可以求生的东西。

温溪这些弟子在努力维持现场的秩序,调动船上的救生衣、救生圈和救生艇之类的东西。

刘琦对着那已经傻了的老伯爵骂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救人啊!”

身为医修,怎么能够接受一个个健康的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了性命?

岸上众人:“……哦,救人,立刻救人。”

特么的,打死他们都没有想到,船上的人不是恶徒,而是被抓的海员。

在所有人的潜意识里,这些海员肯定没命活了,那些恶徒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怎么可能留他们性命?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乌龙,传出去要被人笑话死。

当然,这件事肯定要被传出去。

刘琦站在港口,盯着那位老伯爵先生胸前闪闪发亮的勋章,不由问道:“老伯爵先生,这枚勋章是……”

老伯爵先生闻言,下意识地挺了挺胸l膛,带着绅士的优雅说道:“这是女王曾经授予我的女王勋章,是荣耀的象征。”

刘琦声音凉凉:“上一个得女王勋章的伯爵,才被我师父送去了恶人岛。”

希克斯,可不就是么?

听闻当年因为斩断华国龙脉,而被秘密授予了女王勋章。

现在是什么下场?

只能在恶人岛上参加劳动改造。

老伯爵先生瞬间被噎住:“……”

他垂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金光闪闪的女王勋章,再看看远处快要沉默的大船,忽然觉得自己这枚女王勋章可能快要被收回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