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一章

下午时分,皇宫门口。

许多别国的公子小姐都赶了过来,虽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但也免不了想要凑个热闹。

“那是云桑国的八公主和云桑商会的马小姐,不愧是云桑国,女子地位真令人羡慕。”

“那有什么?你看看那边,那可是魅蓝国的云姬娘娘,据说是魅蓝第一美女。”

“肤浅,要我说,还是西川国的三皇子出众,你看看,多帅!”

“啧啧,你们可真是没眼光,若论样貌,我们苍梧国的摄政王爷和摄政王妃,简直是神仙眷侣的颜值!”

话落,一辆马车驶来,众人纷纷看了过去。

苍梧国的女子纷纷尖叫出声:“

文学

是摄政王府的马车!”

马车内,苗凡心听着众人的声音,不由得打趣的看向玄潇冥:“王爷还真是受人欢迎。”

“不过王爷日日戴着面具,怎么也会有人说您帅?”

玄潇冥无奈的看了眼苗凡心:“本王三年前不戴面具。”

若不是那场意外,他怕是也不会戴面具。

看出玄潇冥眼底的苦涩,苗凡心莫名有些不忍,赶忙转移了话题:“算了,我们先进去吧,在这里被人围观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着,苗凡心率先下了马车。

尽管戴着面纱,但白皙的皮肤,黑亮的眸子,都足以令围观群众尖叫。

“哇,不愧是苍梧国第一美人,真好看!”

“第一美人不是苗萱莹吗?”

“你是有多久没出来了?苗萱莹能跟摄政王妃比吗?”

一侧准备进皇宫的苗萱莹听到这话,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昨日太子得知朱雀不是她的,回去不仅斥责于她,甚至还把她赶回娘家,说是要休了她!

若不是皇帝发话,她此刻怕是颜面全无!

今日她来这里,也不过是想要求得太子原谅!

想到是苗凡心害她这样,苗萱莹便恨不得杀了她泄恨。

注意到苗萱莹的目光,苗凡心抬眸看了眼,唇角勾起一丝玩味。

这就受不住了?

抢别人未婚夫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

“在看什么?”玄潇冥站在苗凡心的身边,低声询问。

“我在看一个自食恶果的人。”

闻言,玄潇冥不由得轻笑一声:“别看了,我们先进去。”

“好。”收回目光,苗凡心跟着玄潇冥走进了皇宫。

“女眷要先去面见太后和皇后娘娘。”就在苗凡心打算跟着玄潇冥去正殿,一侧的嬷嬷忽然开口提醒。

苗凡心微微颔首,转身便要离去。

“等等。”玄潇冥唤住苗凡心,拿出一根簪子,轻轻插在她的发髻上:“戴好。”

“这是什么簪子?”苗凡心蹙了蹙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去吧。”

苗凡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跟着嬷嬷离去。

“啧啧,皇叔,你就这样把那根簪子给皇婶了?”玄墨尘忍不住感慨道:“难道我的皇叔真的是铁树开花?”

看着玄墨尘玩味的目光,玄潇冥不疾不徐的开口道:“今日,各国使者来见,是时候为你指婚了。”

此话一出,玄墨尘顿时变了脸:“皇叔,我错了!”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二章

童心兰穿过玻璃,进入了病房,伸手抚上母亲的手,却从她插着输液管的手腕穿过了。

她已经死了啊,现在只是以脑电波的形式利用科技被投影出来了而已,想到此处,童心兰悲从心起,不禁哽咽起来。

却没有眼泪,没有心酸,只是她觉得自己应该哭了而已。

“兰兰,是你么?”因为带着呼吸面罩,再加上身体虚弱,母亲说话的声音闷闷的、还很小声。

“妈,是我,我回来了。”看着母亲挥动的手,童心兰知道母亲想要握她的手,确定她的存在,可是她伸出去的手,每次都只能从中穿过。

“兰兰,你为什么不握妈妈的手?”

“妈,我,我……”悲伤成河的童心兰,难受得没了思考的能力。

“我知道了,兰兰是来接妈妈的是吧,我知道他们一直都在骗我,说你在外面做任务,可是兰兰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怎么可能被国家委以重任呢?我知道,你肯定出事了,有一天,我心里特慌张,就像你爸爸出事的时候一样,我的心扑通扑通乱跳,然后你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不过那些人也是好人,照顾、安慰我这么多年,不然,其实我早就不想活了,但是我心里却依旧期待他们安慰我的话是真的,所以我吊着一口气,就想等你回来,我等啊等,终于等到你回来了。”母亲流着泪,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真好,兰兰,你带妈妈走吧,我们去见你爸爸。”

母亲这像极了临死之人的话,让童心兰不敢再哭,妈妈她误会了啊,以为她是临死前听到的幻象,以为她是来接她去天国的。

“妈,我还没死呢,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这时候一直在一旁那个女人伸出手,替童心兰抓住了母亲的手。

母亲摸了摸,这才相信童心兰还活着。

接下来的岁月里,童心兰一边接受关于航天母舰等等将来逃亡地球进行星际航行时候的知识,一边陪伴母亲。

这期间,童心兰也算知道那个看起来有熟悉感的女人是谁了,她就是童心兰以前在任务世界里见过的那个蛇女王尤妮斯、还有帝王东方青晔的任务者叶茜,她当时是进去近身评估任务者精神状态的。

叶茜还告诉童心兰,这个测试方式是她提出来的,借鉴了快穿小说的模式,很具有迷惑能力,会让被测试的实验者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样也能测试出最后一批任务者成了高处不胜寒的“神”之后会如何做好工作。

她这点子还真够折腾人的,不过叶茜说,这方法很有效,各国参与这个项目的领导者都觉得这主意很好。

那些膨胀的人、灭世的人、独裁者、开后宫的人,对于火种来说,都不是最好的选择,会命运堪忧的。

“神”应该众生平等,不能厚此薄彼,童心兰有些方面不够优秀,但这一方面算是里面做的算好的那个了,拉高了不少分。

叶茜还说她很早就看好童心兰了,不过童心兰不太信,叶茜也只是笑笑。

虽然有最好的医疗看护,母亲的生命终于还是在第二年的时候走到了岁月的尽头。

这时候,童心兰终于接受了传导,彻底脱离了“大脑”状态,脑电波导入了航天母舰主机房,和0561成为了“邻居”。

从此刻开始,航天母舰算是成为了童心兰的身躯了,想要脱离主体出去散散心的话,只能依靠船上的机械装甲、小飞船、或者将来的“人造人”。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三章

“不,那时候他还根本不出名呢,甚至还没被经纪公司看上呢。”艾心笑了笑,“那个时候啊,他就只是一个在S大学跳舞的男孩子,白白净净的,也没什么心眼儿。”

“S大?”喵喵愣了下,S大和B大虽然同是数一数二的艺术院校,却离得非常远,至少她是一个S大的学生都不认识。不过想到艾心超人的交际能力,倒也不觉得稀奇。

“我们俩啊,就是在一个普通饭局上认识的,加了微信也没聊过天。有年七夕节,看见他发朋友圈,说室友全都出去过节了,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别说花了,连块巧克力什么的都没收到。我那时候心情也挺不好的,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你给我电话,我给你订花。”艾心叹了口气,不由地苦笑了一下:“其实后来想想,他那种男孩子怎么可能没有追求者呢,不过是看不上追他的人,在朋友圈矫情罢了。”

喵喵点了点头,李晟廷的身材和外形,就算是在养眼的艺

文学

术院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只是她没想到,艾心也有这么冲动的时候,倒是平添了几分烟火气。

“后来花送到了,这孩子还挺惊讶的,估计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吧。也挺开心的,就拍照发了个微博,说以为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真给我订了花。结果有人在下面留言,大概是冒充订花的人吧。李晟廷发了挺大的火,我看见了就问了一句,结果他就说啊,明明是你做的事,怎么能让别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呢。我就想啊,这孩子是非观倒还挺明确的,就挺有好感的。”

“后来呢后来呢?”喵喵凑近了艾心,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后来?那小子就开始玩儿命追艾心了呗。”陶离不屑地撇了撇嘴,到现在,他仍然是一点也看不上李晟廷这个白眼狼。

“也不算追吧,我们偶尔会聊聊天,一起玩玩游戏之类的。后来他辗转问了下我有没有男朋友,知道我单身之后就表了白。”

“那你们就在一起了?”喵喵不敢相信李晟廷就这么轻易地追到了艾心,毕竟艾心在学校里,可是有“铁石心肠”的外号。

“怎么可能啊,艾心二话不说就给拒了。”

“要不你来?”艾心看着一直插话的陶离,像是要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一样,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不不,还是你来吧。”陶离摆了摆手:“说起他我就来气,不能在喵喵面前说脏话。”

“来气?”喵喵有些疑惑地看着艾心。

“大概是几乎没被拒绝过吧,所以李晟廷可能挺不甘心,也挺好奇的,毕竟我也不算多漂亮。”艾心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他就打听了一下,我那时候快毕业了,投了几个导演系同学的作品,他们也在好多电影节上拿了奖。所以李晟廷打听到的我,应该是既有钱,又舍得花钱,还有代表作品的那种,看不上他一个二十出头的穷学生也正常。”

喵喵闭口不语,她当然知道艾心不是因为看不起李晟廷才拒绝的。不过又觉得正常人的思维应该都是这样的,毕竟艾心在校的时候,在自己的专业里,也算个不小的传奇人物了。

“一般人呢,打听到这个也就知难而退了。也有个把不识趣的,仗着自己有钱有势,还非要跟你周旋一段时间才退……”

“嘿嘿嘿,说谁呢?”陶离啐了她一口:“那不叫不识趣,叫迎难而上。”

“行吧,总之呢,李晟廷不太一样。当然了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这孩子家境一般,但偏偏上天给了这幅好脸好身材,所以一直都非常想出道。那会儿正愁找不到门路呢,天上掉下我这么个馅饼,他估计是肯定不会让我给跑了。他倒也是通人情世故,猜到我大概不吃一般女孩子的套路,就换了个方式。”

“你别说,就这点来说,这小子得天独厚啊。”陶离发出了令人感到违和的赞叹:“苦肉计,我怎么就想不到呢?我要是装个贫困潦倒的艺术生上你这来博取同情,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少爷。”喵喵无奈地看着他:“你就算装,也没有人会信吧……”

“也是,我这该死的富贵气息啊……”陶离叹了口气,颇有些遗憾地摸了摸额头,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陶离,我相信喵喵说的没人信,指的是艺术生那个部分……”艾心惋惜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讲着:“李晟廷是挺聪明的,他既没放弃也没纠缠,告诉我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我,但是请我等等他,他会努力选上练习生和公司签约,会努力挣很多钱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之类的。平时也经常找我聊天,时不时地会送一些自己做的小玩意儿,还有些家里的特产之类的,总之就是给人花了很多心思的感觉。”

喵喵点了点头,像艾心这样含着金汤匙长大、见多识广的女孩,往往花心思会更容易让她们心动。

“后来,冬至的时候,他来学校找我。因为想给我个惊喜,就没提前告诉我,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的那个超市外面等我。那天我很早就有事出去了,而且我也不住在宿舍,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晚上八点多,我有点事要去学校,就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那,冻得哆哆嗦嗦的,怀里还抱着个东西。”

“抱的什么?”喵喵看着艾心的样子,十有八九那都是件很有心意的礼物了。

“饭盒。”艾心叹了口气,目光向远处望去,仿佛是在回忆那天的场景,“他看见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看他嘴唇都发白了,问他等了多久,怎么也不来个电话什么的。他特别兴奋地打开手里的饭盒,结果一瞬间脸就垮了,很抱歉地看着我说……冬至了,想给我带点饺子吃,结果都凉了……”

喵喵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使知道那都是苦肉计,她也有被打动的感觉。即使是没出名以前,她也能猜到李晟廷在学校里、网络上一定都非常受欢迎。而这样一个人,却如此用心地对待艾心,宁愿在寒风里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了……她看了眼陶离,却只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鄙夷。可想而知,李晟廷后来应该是做了非常伤害艾心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