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新翁熄粗大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一章

秋阳镇

萧书岚带着萧益还有萧梦以及胡建伟,再加上萧益和胡建伟请来的朋友和亲戚,一大堆的人往宋奕诚家冲去。

宋奕诚家和杨晨家离的不远,其实真要说起来,萧元小的时候住在秋阳镇,他那个时候住的地方离宋家也很近,三家都是一个小区,这也是为什么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原因。

一行人先到了宋家,萧梦和几个大嗓门的女人拿着扩音器就在宋家楼下喊:“宋宝林,你出来,你养的什么东西,你出来给个说法,宋宝林,你儿子不要脸……”

楼上,宋宝林和他媳妇吓的缩着脖子不敢露头。

楼下叫嚷的声音一句句传到他们耳朵里,宋宝林吓的脸色难看,他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给宋奕诚打电话:“儿子,萧家的人找来了,就在咱家楼下,你,你说这可咋办啊?”

宋奕诚这会儿还没下定决心要不要甩锅,但是听到他爸这么一句,他就下定决心了。

主要是这事他不甩锅的话,萧家还不定怎么治他家呢。

从小在秋阳镇长大的宋奕诚知道萧家在秋阳镇是什么份量。

也就是萧书岚这些年修身养性的,好些事情都不沾手了,要不然宋奕诚哪敢这么坑萧元啊。

可现在萧书岚出面了,宋家要是不给个说法,他们就别想安然无恙的走出秋阳镇。

毕竟当年萧书岚在秋阳镇可是个大人物,他的生意不说做遍了秋阳镇,就是县城省城都有他的买卖,那个时候跟着萧书岚吃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萧书岚的生意做的最大的时候,秋阳镇有一半的人家都在他的厂子里干活,后头萧书岚收了手,但那个时候他也安置好了跟着他干的工人,每一家都分到了不少钱。

就算这么些年过去了,好多人家还是感激萧书岚的,宋家这么坑萧书岚的长子,秋阳镇不知道多少人家要给宋家下绊子。

再者,就连宋奕诚也拿不准萧书岚是不是还有后手,毕竟当年他买卖做的那么大。

这个时候,宋奕诚为了家人的安全,为了他的事业,他就下定了决心要甩锅给杨晨的。

宋奕诚拿着手机对宋宝林道:“爸,我也是被杨晨给害的,你跟萧家的人说,这一切都是杨晨做的,我就是太喜欢杨晨了,才,才没把持住,暗中和杨晨搞在一起,可我真没给萧元下药,我真没害他。”

宋宝林一听这话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行,我,我去跟萧家人说。”

这边宋奕诚挂了宋宝林的电话,就给罗姐打电话:“姐,就照你说的做吧,一会儿我就开直播。”

宋宝林收起手机,打开窗户朝着楼下的萧家人喊道:“你们别在我家楼下喊了,这事真不是我家奕诚做的,我家奕诚就是从小就喜欢杨晨,他,他没控制住和杨晨暗地里交往,他真没害过萧元,真的……你们有气就朝杨家人撒去,别往我家楼下站着了。”

“呵呵。”

萧梦一听这话先笑了。

她看向萧益:“这话你信吗?”

萧益摇头:“骗鬼呢。”

两个人都看向萧书岚。

萧书岚神色淡定:“那就去杨家,这事就要大闹,最好让宋家和杨家狗咬狗。”

于是,一行人转战杨家,在杨家楼下叫骂了小半天,骂的杨家两口子差点就哭着跪地求饶了。

等萧家人骂够了离开,杨家两口子开始痛

文学

骂宋家人不是个玩意。

他们不只骂,还给杨晨打了电话,让杨晨想想办法。

网上关于宋奕诚的事情闹的天翻地覆。

不管是一中还是职中的学生都在看热闹,也就是楚雨橙因为被楚景行赶了出来,她心里难受,呆在现在住的小屋子里也不上学,更不和外界联系,这才没有看到这些消息。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二章

因为房氏等人的原因,所以百姓们对于余楚楚的‘身世’都了解了。

“各位父老乡亲,今日我司马相如,幸得老头垂怜,能够找回失散多年的两个孩子,特地在府上摆了流水席,各位父老乡亲若是乐意,可到府上一起享用!”

司马相如转过头,对着百姓们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谁都没有想到,司马相如之所以到了这边,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名声赫赫的余楚楚以及出类拔萃的金科状元,居然是司马相如的孩子!

这样的消息一下子不胫而走,不过是半天的时间而已,便已经人尽皆知了。

谢逊走在大街上,听着百姓们的议论,整个人也是不由得一愣。

“余楚楚居然是相如的女儿?那……”

想到了什么一般,谢逊头也不回的朝着司马府跑去。

他要亲眼去看看才行,如果这位是真的的话,那不就是说明……

而另外一边,余楚楚与余楚之两人被司马相如接回了府上,司马光与司马懿两人自然是不肯,出来大闹了一场,却被所有人要求将两人从司马府除名。

司马相如告诉了所有人事情的真相,也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众人明白之后,心里面对于余楚楚与余楚之两人更加的敬佩起来,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司马相如为人正直,为国为民,是一个难得的好官,而余楚楚与余楚之两人也是当仁不让,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司马大人,恭喜恭喜!这下子可以安心了!”

“是啊司马大人,这下子可算是光耀门楣了,羡慕羡慕啊!”

“哈哈哈哈,各位说笑了说笑了,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的而已!”

司马相如听着众人的夸奖,嘴巴都快要咧到天上去了,却还有故作谦虚的说话。

众人无奈了,看着司马相如那嘚瑟的样子,莫名的觉得手有些痒痒的。

谢逊看着司马相如以及余楚楚两人,默默的离开了司马府。

他必须要赶紧回去,告诉谢君合这个好消息才是!

只是,在谢逊回到了府上之后,却是一愣,因为谢君合正在命人将那些聘礼挨个挨个的搬出来。

那么多的箱子,看上去宏伟隆重不已,谢逊走到了谢君合的身边,一脸的诧异。

“君合,你这是?”

“自然是去找楚楚提亲了!如今她的身份被公布,若是不抓紧时间下手的话,到时候指不定有多少人盯上她了!”

谢君合说完,大手一挥,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就朝着司马府而去。

原来,谢府为谢君合订的亲事,本就是司马家的女儿,但是,之前因为司马府并没有女儿,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搁置下来了。

谁知道余楚楚居然就是司马府的女儿,这下子倒是顺理成章了起来,谢逊心里面虽然还是觉得有些那个,却也没有再阻止谢君合什么。

也许这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吧,兜兜转转之下,事情居然有了这样的一个巨大的转变,两个孩子之间有着缘分,那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夫人,为夫该做的,已经做了,只希望两个孩子日后可以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度过自己的生活就好!”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第三章

祝明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雾气中。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逐渐浮现在祝明的面前,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带着繁复花纹衣衫,面容模糊不清。

这两道人影冲着祝明鞠了一躬,少女身形的人影对着祝明道:“您好,欢迎来到0123号世界中转站,我的工作代码是008,而我旁边这位工作人员的工作代码是0132,希望您对我们的服务感到满意。接下来,秉持着透明和公开的原则,我们将会为您解释一切。”

祝明:“?”

大约是看出了祝明的困惑,008语气亲切而友善地继续道:“请容我向您解释,这里是众多世界中转站之一,主要用于短时间收纳时空穿梭者,而今天,我们邀请您来到这里,是为了让您知晓您穿越的前因后果。”

迅速冷静下来的祝明听了这话,不由得忍俊不禁道:“你们这个穿越还要讲前因后果啊,行啊,麻烦你了。”

008微笑了一下,接着道:“在大约两万个纪元以前,‘平衡者’证悟,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以公正为信条的祂将自身变为‘循环之道’,旨在让所有生灵在死后能够获得绝对的平等

文学

。”

“说得通俗一点,这比较类似于你们世界中所说的的‘轮回‘,在一个肉体死亡之后,‘循环之道’会评定这个灵魂所携带的功与过,并且由此做出审判,让这个灵魂去到该去的地方,唔,这可以理解为你们世界里说的转世。”

“在经过评定之后,有的人会去到更好的世界,有的人会去到更差的世界,有的人会拥有更好的身份,而有的人也会拥有更差的身份。”

祝明十分配合地鼓起了掌:“厉害,厉害。”

008继续道:“随着多年的发展,‘循环之道’不断吸纳来自各个时空的维护者,而我和0132也是其中的一员。在各个部门的维护者的努力之下,‘循环之道’也越来越稳固和完善。”

“但越是这样发展,我们越是发现,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功与过、善与恶是不能完全相抵的。所以我们衍生出了一个分支,即‘世界中转部’,专门用于给那些难以用常理审判的人,制定一对一的,特定的结果。”

008看向了祝明,微笑道:“而你就是其中的一员。”

“为了给余琛复仇,你用尽了肮脏的手段,最后更是通过自己的人脉,让余泽惨死狱中。而在掌握大权之后,工作之余,你酗酒,私生活混乱。这样看来,你下辈子会去到一个更差的世界,这可以类比于你们人间常说的‘地狱’。”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你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捐献给了需要的人,让许多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许多出生贫困的孩子的生命轨迹因你而发生改变,且变得更好。这样看来,你下辈子会去到一个更好的世界,这可以类比于你们人间常说的‘天堂’。”

“根据‘循环之道’的规则,虽然你功大于过,但你的功过并不能完全相抵,所以你并不能去到一个更好的世界。由此,我们‘世界中转部’专门为你制定了‘时空交换02-世界线032-5664’计划,旨在让您得到对您来说,公平公正的结果。”

“让您保留记忆,是为了让您背负过去犯下的过错;而让您拥有贺成云的身份和地位,则是对于您善意的回报。”

祝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来我做好事还是有用的嘛…谢谢你们,我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开心。”

008微微欠身:“我们也很乐意见到您放下了过去,开始一段新生活。”

祝明想了想,继续问道:“我可以问问别人的情况吗?”

008微微颔首:“虽然这属于加密文件,但由于您上一世的慷慨与善意,我不介意用我的权限,为您打破一次规则。”

祝明笑了一下:“谢谢您,”接着她的表情多了几分紧张,“我想问问,祝念和余琛,在去世之后怎么样了?”

008的身影飞速地模糊了一下,接着一大串虚无的符号在她的身边转瞬即逝,片刻之后,她空灵的声音再度响起:“祝念,由于想要保护弱者而死,且她的行为和死亡带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一些人的生命发生了改变;且她的生前几乎没有任何过错,所以她去到了更好的地方。”

“保护弱者而死…?不是因为同学矛盾吗?”

008的抬起了她的右手,上边浮现出了繁复而神秘的符号,而下一刻,一道光在她和祝明面前炸开。接着祝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栋教学楼的走廊上。

一名瘦弱的短发女生被一群画着浓妆的少女逼到了走廊里,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污迹,嘴角的血痕若隐若现。为首的金发女生扬起手,给了短发少女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