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多p的刺激,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赫本惊喜万分地望着周文强:“是您?这真是太巧了!”

比起惊慌失措的格里高利和他的编剧朋友,周文强宛如一根定海神针,让赫本瞬间安定了下来,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赫本直觉地感到,这位东方绅士完全不惧怕黑手党徒,面对库斯拉齐家族的继承人,就像是面对一个无足轻重的流浪汉。

而且他从出现开始,目光就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甚至都没有多看阿布鲁佐这个讨厌的胖子一眼。

这让赫本又是开心又是羞涩。像她这种被无数男人追求过的绝世美人儿,太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周文强轻轻握了下赫本伸出的右手,感受着她丝质手套下传来的一抹柔滑,用后脑勺对着阿布鲁佐道:“我的朋友聚会中可不应该出现你这种愚蠢如猪的家伙,所以,滚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让你变成明天的头条新闻前。”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赫本有些迷醉的看着这位英俊的东方‘国王’,他的男儿豪气与喷薄而出的荷尔蒙让她的心跳瞬间超过了一百下。

格里高利和他的编剧朋友则是不敢置信地望着周文强。

那可是黑手党徒啊,这个东方人怎么敢?难道他以为这里还是他的东方世界。

还是倚仗他远在东方,在苹果城几乎毫无用处的财富和地位?

这位年轻的东方富豪恐怕并不知道,曾经有一位来自中东的阿拉伯王室成员在苹果城得罪了某个黑手党家族,于是他的儿子很快就收到了可以继承遗产的‘喜讯’……

“华夏周,这似乎并不关你的事情吧?而且是我先邀请的赫本小姐。”

阿布鲁佐强忍住了拔枪的冲动。

像他这种不成器的纨绔子弟往往是最不信邪的,可他却非常惧怕自己的父亲。想到父亲警告的话,总算是保持了一份理智。

“可惜赫本小姐对你的电影没什么兴趣。”

周文强望着简直要化身为自己小迷妹的赫本,优雅地笑了笑:“赫本小姐,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不会同意和一头猪合作的,对吗?”

格里高利一惊,想要开口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赫本被周文强逗得咯咯一笑:“当然,那将会是非常糟糕的经历、我可不喜欢。”

“你听到了?”

周文强终于转头看了一眼阿布鲁佐:“现在,是转身离开这里,替我向你的父亲问好,还是让我把你扔出去?”

“华夏周,很多人都说你是个神奇的家伙,还有人传说你拥有恐怖的力量,可我偏偏不信!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就接受我的挑战吧!”

阿布鲁佐狠狠一咬牙,从身上抽出一把柯尔特M1873,推出弹轮,倒出五颗子弹,然后将弹轮推回弹仓,用手迅速转动了几圈。

“敢不敢玩一把男人间的游戏?”

“呵呵,要玩儿这个?”

周文强笑眯眯地看了阿布鲁佐一眼:“就我们两个人吗?”

“不,当然是我和我的四名手下陪你玩儿。”

阿布鲁佐指了下自己的四名保镖,像个滑稽小丑一般的狂笑起来:“不要怪我不够公平,我们虽然有五个人,可是除了赫本小姐外,你们一方不是也有四个人吗?”

如果加上梦露、格里高利和他的编剧朋友,周文强一方确实是有四人,虽然少了一个,玩这种‘俄罗斯死亡轮盘’也足够了。

不过阿布鲁佐可不认为格里高利和那个小鸡仔般柔弱的好莱坞编剧有勇气玩这种游戏,至于梦露,周文强如果把女人都推上来,还有脸面和他争夺赫本吗?

而且这种死亡游戏是勇者的专属,就算父亲知道了,也不会指责他。

“亲爱的,不要!”

“周,这样不公平的!”

梦露和赫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阻止周文强。

赫本吃惊地捂着小嘴儿,她可不想周文强因为自己有任何的意外,但是在内心中似乎又在隐隐期待周文强接下这个勇敢者的游戏。

天下的女人其实都一样,既不希望自己看中的男子有任何危险,却也不希望他是一名懦夫。

“我看很公平。”

周文强嘿嘿笑道:“而且我这个人最喜欢一打多啦,那么就从我开始吧?对了,大家请让一让,不要被子弹误伤到。”

在五零年代初期的灯塔国,牛仔的悍勇精神尚未完全逝去。在加州,只要保证绝对的公平,男人可以为了爱情、事业而对枪决斗!在苹果城虽然禁止这种决斗,可在酒馆餐厅内玩俄罗斯死亡轮盘,却不会被警方主动禁止。

尤其在Fraunces酒馆餐厅,这更是一个传统。

周文强当众接受了这个游戏,就表示双方合约达成,生死不论,且在双方同意游戏终止前,任何人不得阻挠。

侍者甚至是有些兴奋地帮忙‘疏散’了梦露和赫本她们,让她们和两名胆怯的电影人呆在足够安全的地方观看这场死亡游戏。

周文强端起咖啡轻轻喝了口,点头赞道:“很不错。”同时拿起弹仓内只剩下一颗子弹的柯尔特M1873,冲自己‘砰砰砰’连开了三枪……

子弹没有射出。

梦露和赫本看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死亡轮盘是你这样玩儿的吗?

“哈哈,看来我的运气很不错,所以剩下的这颗子弹属于你了,对吗?”

周文强拿起枪,对准了这轮游戏的对手,阿布鲁佐的一名保镖:“你的运气很不错,在两位美女的面前,我不想看到脑浆飞溅的场面,所以……”

‘砰!’

一枪打在了这名保镖的右肩上,虽然见血,却没有直接取命。

倒不是他对黑手党徒手下留情,而是不希望这场与赫本的美妙邂逅牵连几条人命,那就太煞风景了。

阿布鲁佐的保镖露出感激的表情,手捂肩膀深深鞠躬道:“谢谢您手下留情。”

“呵呵,你应该感谢赫本小姐才对。好了,下一位?”

接下来的三名保镖,一名临时放弃,情愿接受阿布鲁佐的惩罚也绝不参与这场游戏,一名抢到了第一枪,他的运气很不好,子弹射穿了颅骨,当场死亡。

周文强对此只能表示无奈,结果还是出了人命。不过是这家伙自己找死,跟自己可没什么关系。

另外一名保镖在见到同伴死亡后被巨大压力引发了旧疾,他是一名患有羊癫疯的病人……

“那么,现在就剩下我和你了。”

周文强望着满头大汗的阿布鲁佐轻笑起来:“阿布鲁佐先生,你是没有子弹了吗?或者,是恐惧让你忘记了继续游戏?”

“华夏周,我可不相信你每次的运气都是这么好!”

阿布鲁佐狠狠瞪了周文强一眼,再次将一颗子弹放进了弹仓。

哪怕冒着失去荣誉的风险,他也必须要施展那种手法了。

可怜的华夏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在死亡轮盘游戏中也是可以作弊的!

……

俄罗斯死亡轮盘发明于俄罗斯,却盛行于灯塔国。玩这种游戏的人中不乏热血上头的牛仔,却也有机心重重的赌命专家。

只要是赌具,就有作弊的可能。

阿布鲁佐在转动弹轮时,右手小指仿佛不经意地阻拦了正在旋转的弹轮一下,而后弹轮才发出‘卡’的一声轻响,归入了仓位。

“第三枪将会射出子弹,这一次我只要抢先开出两枪,华夏周就死定了,无论他有多么的神奇。”

阿布鲁佐暗暗冷笑,抢先把枪指向了自己的额头。

“周,我想必须让你见识到库斯拉齐家族的勇气,所以,这次让我先来。”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又到了万众期待的每卷总结部分,呃,大概只有我自己这么期待吧。

其实吧,这个时间蛮尴尬的,再多写几章,到12月31号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上架感言合并过来,省得麻烦。

当然,这也有好处,到了1月1号就要上架了,12月31号完结第一部,我还敢请假的啊?

所以说,万事万物都是有利有弊。

说回第一部本身,因为诡秘本身写得很沉重,长夜再延续这个基调,不仅会显得重复,而且没有缓冲和调节和余地,另外,我前面几本小说,除了小孟,其他在性格和内在上,都有较大的相似性,只是某一方面和部分细节上有不同的地方。

所以,我想挑战一个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主角,突破自己的局限。

基于这两点,我之前就说过了,打算写一个精神病式的主角,一方面,这对我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也能给比较昏暗的背景带来欢乐,冲淡水面下潜流的悲伤。

我不是精神病人,笑,我没法真正地模拟精神病的思路,这是挡在我真正创作前的最大障碍,经过反复的思考,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放弃绝大部分心理活动,用行动和语言来塑造人物。

采用这个办法后,我惊喜地发现,这和以往的创作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不再是预先设定这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喜好是什么,他的小缺点是什么,他的人物弧光在哪里,而是给出他的背景,他过去的经历,然后,在他遇上不同事情的时候,从背景、经历、人物状态出发,推出不同的反应。

这么写着写着,我才发现,商见曜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这对看小说的朋友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因为不管用什么方法,归根究底都是在塑造人物,不存在高低之分,但对写作者来说,这种船新的感受,特别的美妙。

这不是在夸我自己写得好,这一点并不存在,初次尝试一个手法肯定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一点点开拓出来,试探出来,很有成就感。

这种写法也不是没有短板和弊端,至少我现在就发现好几个:

一是没有了心理活动,就少了营造代入感的最有力武器,这对一本网络小说来说,相当麻烦,而没有了代入感,很多剧情就没法铺开张力。

二是人物的初步塑造会拉得很长,我大概在水围镇那次,商见曜一点点给小女孩把牛肉分开的时候,我才觉得这个人物的双脚真正站到了地上。

三是也没法靠心理活动来快速给一个新出场的人物贴标签,加深印象,塑造形象。

再结合我在第一部作死地采用了类似游记和公路片的写法,整个故事的推进因此难以绷起太大的张力,没能很快地把一些配角立起来,以至于明明发生了许多起伏,剧情却显得缓慢。

这个写法也有自己的好处:

当缺少心理活动后,塑造人物就更多地依赖互动,而一旦互动变多,经常出现的人物就自然而然地鲜明和丰满起来。

而在第一部里面,主要就是旧调小组的成员。

这一点我是可以稍微自夸一下的,不过嘛,目前剧情还太少,人物的弧光肯定是还没法带出来的,只希望之后能做好。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妖月心中郁闷了,为什么,为什么她有一种,做了坏事,被父母给抓包的感觉……

无涯与妖月不知,因为这事,无涯直接被小小傲给鄙视了,打死也不叫无涯叔叔,说是他不要一个这么丢脸的叔叔。““

咳咳,难后某个小女生听到了,爬到神魔的肩膀上,朝着神魔的嘴巴,吧唧一口咬下去,然后高傲的宣布:以后,你就是我的了。直接把神魔给亲的风中凌乱了,那受惊程度不比无涯当年。当然了,这是后话来……

现在的重点是,面对无涯的耍赖,面对妖月的害羞,东方曼丽很好心的出口调解:“好了,我们不说。现在还是说赌石大会的事情吧,妖月公主,其他几族是什么人来?”

东方曼丽要好好想着,可用资源。

正事提来,妖月也就顾不得羞愧了,她知道这是一个契机,妖月将她所掌握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

“兽族和往年一样是麒麟王,人族是人皇,宗派则是倾似也,而妖族你们看到了。另外精灵一族,还没有来……”

除了妖媚外,其他人都是隐秘进入翡翠城,要查起来也不是很容易。

这个名单一出,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心中就明了异界的动向了。

倾似也看上去倒霉,但是他的师傅却极度维护他,如果妖月说的是真的,那么倾似也就是宗派的下一任首领了。

至于君无量吗?

不得不说,他太耀眼了,而人皇很忌惮他。也许君无量的耀眼,就是人皇的捧杀态度,毕竟有一个这样的耀眼的太子,人皇的瞬间黯淡的无人提起了……

看东方曼丽与雪傲杰沉默,妖月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要去参加暗处的赌石大会吗?”

妖月只是单纯,并不笨,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并不会无缘无顾来翡翠城,不然也不会向她打听翡翠城的内幕。

“是。”东方曼丽点头微笑,朝妖月公主释出善意。

这个妖月,虽然性子单纯,但却是个聪明人,与无涯一问一答,绝对不是没有任何沉府的表现,因为她每一句话,都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那,我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吗?”妖月怯怯的问着,大眼里有着水雾,看着无涯,又看着东方曼丽……

这是投诚,以公主之主,投诚……

“那,我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吗?

妖月这话一出,东方曼丽、雪傲杰同时保持沉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品茶。

妖月心急不已,又不敢多问,一脸的忐忑,额头上沁出一滴一滴的汗珠,双手握的死紧……

她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太唐突了,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一旦妖族发现她的踪迹,肯定会抓她回去,以后她连自由都不会有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室内的气氛越发的怪异了,妖月看着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从期待到紧张,然后到失望……

沉默,有时候是默认,但这一刻,妖月却是知道,这是拒绝,毕竟没有人,会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得罪异界五大势力之一,收留了她,就和妖族不死不休了……

妖月强压下失落,想要开口缓和一下气氛的,比如说自己是开玩笑什么的呀,让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不用放在心上……

可她还没有开口,无涯就替她开口了:“好了,东方曼丽,雪傲杰,你们两个差不多好啦,妖月不会有坏心。”

无涯实在是看不怪,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保证?”雪傲杰抬头,不冷不热的说着。

东方曼丽依旧不言语,睫毛微微往下,遮起眼中的笑意。无涯,为妖月出头了,不知道妖月会不会感动。

不管如何了,她和雪傲杰都替无涯铺了条路了,以后如何走,就看无涯自己了。

对于妖月,他们说不出来感觉如何,只是一个比较有灵性的女子,个性很阳光爽朗,经历那么多起伏,还能保持一颗健康的心,很不错了……

配无涯这个,外表阳光,实则阴暗的人,很合适……

当然了,一切的前提是,无涯喜欢。

“我保证,妖月肯定不会有问题。”无涯看到妖月一脸的不安,立马拍胸脯保证着。

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妖月的一举一动,都说明她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更何况他们也需要妖月在身边,有妖月在他们去远古战场的事情也顺利解决了不是。

无涯不懂,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这是怎么了,妖月那么明显的暗示与投诚,他们都没有听到吗?

妖月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倒向他们,再怎么说,人家妖月也是公主之尊呀,还是天神级别的高手呢,虽然这个水份很多……

“你拿什么保证?”雪傲杰话是对无涯说,但却是在问妖月。

在无涯替妖月出头时,他倒要看看,这妖月会不会领无涯这份情,而这份情,又是怎么领……

雪傲杰凌厉的眼神,让妖月有一瞬间想要退缩,但看到无涯处处为她出头,妖月的心就平静了下来,深吸了口气,举起右手,作发誓状:

“我妖月,以死去的母亲为义发誓,我绝无害你们之心。”

妖月看着无涯,她的誓言并不是发给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听的,她是给无涯听的,让无涯明白,她妖月绝对不辜负他的信任……

咳咳……无涯的耳根微红,对于妖月的明示,无涯有点接受不了。

东方曼丽与雪傲杰满意的点了点头,妖月总算没有辜负了无涯的好意。

“走吧……”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起身,准备外出……

“啊,那我?”妖月连忙起身,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呀。

无涯拉着妖月:“走吧!”

走出茶楼,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站在门口,看着热门的大街:“妖月,翡翠城最大最热闹的客栈在哪里?”

“那里,城主府旁边的墨玉客栈。”刚刚在路上,无涯悄悄的告诉了她,一此关于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的事情,让妖月大为佩服,同时亦万分的佩服大长老的眼光,只见过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一面,就知道这两人很是不同。

对于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的决定,妖月并没半分怀疑,和他们在一起,妖族想对她下黑手,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墨玉?玉中灵力最高的吗?”东方曼丽

文学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翡翠城的情况。

翡翠城算是一座很繁华的城池,随处可见贩卖玉石与金属的铺子,铺子人流量很大……

妖月摇头:“不是,玉中灵气最高的是血玉,其次才是墨玉,不过血玉在异界几乎没有看到过,墨玉也很少,只千年前出过一块,那块墨玉足足有一个婴孩般大小,是异界启今为止,灵气最高的玉,也被称为帝王玉。墨玉客栈的得名,是因为拍下那块墨玉的人,曾住在墨玉客栈。”

千年前?墨玉?东方曼丽连忙停下脚步,难掩激动的问向妖月:“那块墨玉最后落到谁的手中?”

“我,不知道。”妖月吓了一跳,隐隐知道那块墨玉,很重要。“如果,大长老在的话,他肯定知道,只不过,大长老此时肯定凶多吉少了。”

东方曼丽正想再问一下,关于墨玉的事情,翡翠城的大街上,却突然喧闹了起来:

“血玉,开出血玉了……”

“血玉?听说有人开出了血玉?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知道呀,有人说,是血玉呀,从没有出世过的血玉问世了?”

“在哪,在哪?”

“在赌石广场,快,快去看看……”

“走走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