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萝H小说,打工妇女不戴套

玩弄萝H小说 第一章

“大师,这是何意思?”年轻人有些不解的问道。

“如果地上有金银,你是捡?还是不捡?”法海看着年轻人笑到。

这个年轻人叫朱平,自从寺院开张,就常来,法海当时还有些疑惑,这小子一天天也不干事的,天天往寺里做什么?

后听刘承说起,才知道。

原来这朱平与晋城的某个家族女子两情相悦,只是双方身份相差太大,没法在一起。

以前那女子在晋城还好,虽然没法在一起,但至少还能看见,解去思恋之苦,但自从牛妖来袭后,各大家族就提前逃离了晋城,所以现在连看上一眼都成了奢望,以致这朱平日渐颓废,消极起来。

朱平一愣,随后看着法海道:“当然是捡呀。”

他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抱怨,自己为什么没钱,要是有钱的话,岂不是早就可以跟双儿在一起啦?那还用落得现在连她的去向都不知道?

法海看着满脸怨气的朱平,笑道:“要是你不捡呢?那他还是金银吗?”

“自然也是。”朱平答道,有些错愕。

却见法海笑道:“这就对了,“金银”无论你捡或不捡?他永远都是金银,不会因为你的捡与不捡,改变它是不是“金银”的区别,而真正改变的,只有你自己。”

“我悟了,大师。”朱平欣喜不已,有些激动。

“施主,极乐世界是存在你的心中,信则有,不信则无。”法海双掌合十,低声说道。

待他抬头时,朱平已经跑了出去。

“师傅,他究竟悟到了什么啊?”慧能低声问到。

“悟到什么,就是什么了,旁人又怎么会知道呢?”法海叹了口气。

又看向慧能,“今天的《金刚经》朗诵完了吗?”

“没有。”慧能的眼睛纯粹干净,他望着法海投来的目光,又低下了头,“师傅,朗诵这《金刚经》真的有用吗?”

“哎!你这痴儿,还是没有听进去啊?”法海在其头上敲了一记。

“疼,师傅。”后者吃痛喊道。

…………………

“咚咚!咚!”的声音突然响彻全城。

法海正疑惑间,已经有人快步跑了进来,火急火燎的,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那人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法海大师~法海大师。”

“出了什么事?”法海不急不忙道。

“不好了~不好了!那些妖怪又来了。”男人满脸焦急,气喘吁吁的说到。

“我们去看看。”法海大步走出,又回头对两个小沙弥道:“你们在此看管寺庙,为师去去就来。”

“恩。”

慧能、慧心不情愿的点头答应,其实他们也想去看看,师傅是如何降妖的。

……………

城楼上,此时站满了人,但见法海到来,众人纷纷让开了路。

“大师,现在可怎么办啊?”刘承有些紧张的问到。

“刘老,不要害怕,有贫僧在。”法海淡然说到。

刘承看着城下乌泱泱的妖怪,又看向法海,有些担心道:“大师,这次妖怪的声势可不小啊?您只有一个人,怎么应付的来?”

玩弄萝H小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玩弄萝H小说 第三章

龙其生在定眼一看的时候,只看到这几个持枪男子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有点懵逼了,什么节奏这是?刚才宁先生不是出手了吗?为什么这些人不倒下啊。

“走啊。”

宁沉央回头看了一眼龙其生,笑着说道,这家伙一直傻傻的站在那里做什么呢。

龙其生“就,就这么进去啊、”这不是都被抢指着吗?

“他们动不了了。”宁沉央说道。

龙其生瞪眼,就这么动不了?太厉害了一点吧,然后,有点不信邪,接着,龙其生在一个男子的眼前手指晃动。

果然男子根本就没反应。

现在龙其生才明白,宁沉央刚才是给他们点穴了。

宁沉央,龙其生快速的朝着里面住院部走过去。

几分钟之后。

手术室外面走廊。

叮咚。

电梯门打开了。

“你们怎么进来的?’

那个唐延的心腹看到宁沉央,龙其生出了电梯后,直接傻眼了。

“你说呢、

龙其生早就看这个比不顺眼了,直接一个大步过去,对着这男子就一个大嘴巴。

男子蒙圈了。

宁沉央:“安静。”

也是一巴掌打在了这男子脸上。

接着,男子很听话的站在那里,眼珠子一直转动。

“宁先生,他中邪了啊、”龙其生问。

宁沉央;“不是,我点了他的穴位而已。”

手术书的门开了。

“严主任。”

一个手术医生快速的走过来;“聂盛那边的事情,你们考虑怎么样了?”

这个医生看到心腹不说话。

有点意外。

“我是龙其生。”龙其生对着医生说道;“说,什么事情?”

“龙,龙先生。”这医生瞬间有点吓尿了,怎么龙先生在这里?

“说。”龙其生再一次喝道,双眼已经呈现杀气了。

医生吓尿了;“是,是,龙先生,之前这严主任给我们一瓶药水,具体是什么

文学

作用,我们没有检查,他想会聂盛打药水。”

“宁先生,你看?”龙其生肺都要炸气炸了,打什么药水?肯定是要杀人的。

“药水在哪里,我看看。”宁沉央快速的问道。

医生立即把一瓶药水递给你宁沉央。

宁沉央嗅了一下,说道;“这个药水不能打,现在聂先生怎么样了?”这药水看着没什么副作用,但是和聂盛身子的一些慢性毒药水融合在一起的话,会让聂盛气孔流血而死。

“是,是。”

“聂盛手术完了?”宁沉央问道。

医生:“正在手术,他伤得不是很严重。”

宁沉央点头,这就好,要是晚来一步,只怕这个药水,就要打下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