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乱亲生子小说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一章

@@斗罗大陆,神武大陆,最后的地球。

三个世界,不同的目的,叶辰从最初的变强,中期的守护,最后的明悟。

一切皆是因果。对于唐三的计划,就是一个最大的地雷。神魂未灭的唐三,在得知叶辰所做的一切之后,誓要叶辰付出代价。神武大陆的蛰伏,地球的实力展露,以及最后的决战。

事情往往不会如同表面的那么简单,叶辰的故事可能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但是故事却又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

等我收到那张烫金的录取通知书后,将会把它完整的写下来。@@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二章

《穿透幻影的太阳》–「三章」

他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到这个梦了,他很显然已经没有上一个世界毁灭之前所做噩梦时候,情绪不稳大喘气,

现在的他,只是单单从之前所做的噩梦中所惊醒。

但世界重构之后,泰格勒完全不记得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自己那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床单,衣物,都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的湿润。

干的……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变得如此稳定,明明之前做这些噩梦的时候,每次醒来都是吓得浑身发冷,还有床单,被褥,被子全部都会被汗水所浸湿,可是这次却没有这样。

他还在想着到底怎么的时候,身体一边掀开了里侧的被子,双脚从床上落地,正好将拖鞋穿在了脚上。

他刚起身,正想往厕所走的时候,前世结束时,他所使用六道轮回之力,重构世界的场景。

犹如电影播报一般涌现脑海之中,一道又一道白光幻化成难以接受的巨大信息量,在泰格勒脑袋中不断地跑步。

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疼痛的蹲在了地面上……

画面再次涌现……

道贯三才为一气耳,天以气而运行,地以气而发生,阴阳以气而惨舒,风雷以气而动荡,人身以气而呼吸,道法以气而感通。

水之润下,无孔不入;火之炎上,无物不焚;雷之肃敛,无坚不摧;风之肆拂,无阻不透;土之养化,无物不融!

阴阳术法「时雨弓流术–天仪八卦阵–丛雨

文学

」-「七重贯穿」

那位封印泰格勒多次魔力的女子再一次在高空中拉起了弓。

箭头处出现了七个且都不是一个颜色的魔法阵。

她将手中的弓松开后,一把弓箭穿过七个魔法阵,变成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雨滴一般落下。

还有的开始向空中的飞洞飞去,所到之处都将洞口暂时压制住了。

一道又一道光芒落在了十二个魔人身上。

在他们还在抵挡的时候,女子再一次拉弓。对准了泰格勒一行人的正中间位置。

“孩子…..妈妈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接下来看你的了!”

「阴阳术法」–「七星八卦阵」

弓箭飞快落在了泰格勒一行人正中间,一个十分巨大的阴阳八卦阵出现在了他们的脚下。

随后一道光芒笼罩了整个世界。

将泰格勒召唤到了意识世界中,

在黑暗的意识世界中,女子像天使一般落了下来,出现在了泰格勒的眼前。

泰格勒一看,双眼落泪。

嘴角嘀嘀咕咕的说道:“妈妈……”

她的颜容既然跟泰格勒死去的爸妈一般模样,简直让泰格勒触景生情,落下泪水。

“孩子…..现在已经不是重逢之时,落泪感动的时刻。你身为阴阳家结合后诞生的最强阴阳术师,拯救世界将世界重置到原来的起点也只有你能够办法,如果不再快点,那将会来不及了。”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三章

不过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事情也吸引不了罗塔

文学

的注意,主要这群家伙不要主动招惹罗塔,罗塔也不打算和他们一般见识。

罗塔来到酒保面前,没等酒保询问就直接要了一杯血腥玛丽。

酒保没有多说什么,能够直接说出血腥玛丽这个字眼,他就清楚眼前的来者是何种目的了。

酒保很娴熟的呈上了一杯血腥玛丽,罗塔手拿血腥玛丽特地挑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血腥玛丽的味道,罗塔一直想尝尝来着,现在刚好有机会了。

虽说罗塔的位置比较偏僻,但酒馆的规模就那么大,再怎么不起眼也还是可以被注意到。

之前那些调侃罗塔的恶人们依旧没有管住他们的嘴巴,还是一个劲儿的打趣着罗塔。

“你看看那个家伙,装模作样地要喝血腥玛丽,也不知道到底收不受得了!”

另一名恶人双手环抱在胸前,笑嘻嘻地说:“指不定他要恶心的吐出来呢,到时候可就丢面子了。”

血腥玛丽正如它名字所表示的一样,这种饮品,只不过和一般的饮品不一样,血腥玛丽不是单纯的血腥,其本身就是人类之血。

罗塔倒是不怎么在意其他人地眼光,难得现在安静一些,他准备先把上次任务完成的奖励领取了。

“滴,宿主,恭喜您完成命定之人,奖励灵魂誓约秘法。”

在贾维斯的提示音结束后,罗塔就察觉到脑海中多了些许东西,想来应该就是那个灵魂誓约了。

具体如何,罗塔先不着急探索这个灵魂誓约的用途,等眼前这些事情解决后,再慢慢探索也不迟。

坐在罗塔不远处的恶人们看着罗塔迟迟没有喝下血腥玛丽,也以为罗塔是遵从了内心的选择(怂),纷纷叫嚣着:“喂,那边的小子,再不喝的话,可就没那味道了。恕我直言,像你这样的弱鸡,就应该滚回家里找妈妈。”

罗塔不紧不慢地端起血腥玛丽,刚刚他是在接收人物奖励,这才没有第一时间饮用血腥玛丽。

罗塔很自然地喝下血腥玛丽后,一众恶人的脸色瞬间变了。罗塔完全是一副生面孔,按理说接触血腥玛丽肯定会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感。

可罗塔的表现也未免有些太平淡了些,就好像是经常喝这种东西的人一样。

恶人们不由得面面相觑,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回想也找不到任何关于罗塔的信息。

一口气喝完血腥玛丽的罗塔泰然自若地放下酒杯,平淡地砸吧砸吧嘴。其实血腥玛丽的味道也就那样,根本谈不上多么恶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罗塔造成的杀戮也不少的原因吧,不过这种事情也无伤大雅。

在正式进入杀戮之都前,罗塔还有件事情要处理。只见罗塔手插着口袋缓缓走向了刚刚问候了自己的那名恶人面前。

“喂~就是你吧,刚刚你好像叫得听欢快的吧?”

罗塔的语气异常平静,仔细听其实还能听到一丝玩味之意在其中。

“没错,就是你大爷我,怎么不服气啊?”这名恶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依旧叫嚣着。

在罗塔看来这个家伙很明显没有嚣张的资本,是时候让他尝尝来自社会的毒打了。

恶人眼中,就算是罗塔很轻松地饮下了血腥玛丽但也只能证明罗塔是个手染鲜血之人罢了,他们何尝不是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