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睡前一杯奶H阅读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一章

封印大阵被毁,施展镇天锁灵阵的窃天教众人犹如遭受一位强大的仙台高手重击一般,身体倒飞出去数里,狠狠地撞毁许多建筑,并大口咳血!

但是,众人虽然狼狈,却因为提前施展出预防措施,并没有性命之忧!

“祖龙!杀…”

一瞬间,阴宏博做出反应,手握赤日神枪刺出,猛然向着祖龙一刺!

那祖龙龙目圆睁,一只龙爪向前一抓,竟然挡住了准帝道兵瞬间,然后一口龙息吐出,将阴宏博打出数里。

可是,它龙爪却被锋利的准帝道兵划破,黑色龙血滴落将大地砸出一个窟窿。

万酷皇子身为龙族,在龙灵成为祖龙的一瞬,被祖龙威压镇住一瞬间,等他清醒,正好看到到阴宏博被黑髓祖龙打飞。

“那是祖龙之灵…好好好…一成祖龙之灵,便有大圣以上实力,近乎准帝!”他双眼满是羡慕。

要知道,万物虽然都能成灵,进化之路异常困难,但是决定未来成就的,却是先天底蕴!

这龙脉之灵一进化成为祖龙之灵便有近乎准帝实力,等他稳固境界之后,定然在北斗绽放他的辉煌。

早知道,他万酷虽然贵为万龙巢万真圣皇的子孙,但是却不是先天强大,本身底蕴有缺,仍需要在祖父的庇护下定期用真龙不死药的龙珠淬炼自身,提升身体潜质。眼前龙灵竟是先天强大,怎不让他羡慕?

修行,乃是逆天而行,与天争,与地斗,夺他人造化成就己身。一瞬间,他做出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镇压这条龙灵,取其精华,提升自身素质。

“孽畜,受死…”他手中铃铛发出悦耳动听的天籁,与道则共鸣,镇压黑龙灵。

嗷…

黑龙灵从封印大阵中飞出,一个神龙摆尾,镇散万酷铃铛攻击,去势不减,狠狠砸在万酷的身上。

噗…

万酷皇子一口鲜血喷出,他的实力,仍然不是黑龙灵的对手。

“什么?他们竟然一招便被打败?退…”

叶蓉圣人心中震颤,真没有想到这条祖龙灵竟然如此厉害。他袖子一卷,将散落的窃天教弟子裹住,瞬移出数十里之外。

“哈哈哈…万酷,看到你落魄,我心甚慰!”

阴宏博飞身而起,他的手中赤日神枪上面道则震颤,与大道共鸣,这一刻,他拼着本源受损也要催动这杆准帝道兵!

同样,万酷手中一晃,身后万龙咆哮,同样拼写本源受损也要催动准帝铃铛。

两人挥动手中准帝道兵,大战黑龙灵。雷声隆隆,周围山脉大片崩塌,火山喷发,天崩地裂,几乎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退…”

叶蓉圣人带着众人再次后退数十里。

准帝道兵,是给准帝使用的道器,威力强大无比,修为不够而进入道兵攻击范围,定是受到波及而被重创。

众人都仔细观看,从中吸收经验,不断完善自身的道与法。

可惜,万酷和阴宏博两人虽然催动秘法,但却不能随心催动准帝道兵。几个呼吸之后,两人纷纷倒退,并大口咳血,各自准帝道兵破损严重,几乎被毁。

万酷半个身子差点被毁,鲜血不断从衣袍滴落,他脸色苍白,冷如冰霜,大口吞咽丹药灵液。

阴宏博同样受损严重,他一条腿被祖龙之灵撕毁,半个身子耷拉着。他快速吞咽灵丹妙药,恢复自身。

那条龙脉之灵此刻身上伤口深可见骨,好几处枪眼和伤口都是鲜血狂涌。它的两条龙爪耷拉着,已经不能用,身上好几处重伤几乎让它的头颅与身躯断裂。

祖龙之灵催动龙族秘语,引动方圆百里灵力会聚。

万酷和阴宏博则是吞服丹药后再次杀过来,他们不会给祖龙之灵以喘息机会。

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条龙脉之灵刚一进化,竟然堪比准帝。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二章

魔渊海中魔祖神通被束,再出混元力极难,但亦不是绝无可能。天地诸多大能心惊,更忧心于魔!

观世音菩萨显出法身降临南瞻部洲九州人族之地,身化千手千眼普照十方世界,观音千万神念降临天下诸多院庙神像,显化一方救苦救难众生惨运。

观世音菩萨显赫中天,浩大佛光照到了西方佛教三山之上,另三座神山同起光明遥遥呼应。

灵鹫山上六位古佛苍老身影再次踏入红尘滚滚俗世中,在他们身后跟着一群行将朽木的老佛,来自跟随西方二圣最原始的那一批老人。

他们是无数仙佛的传道师,是西方生灵口中的一位位先人祖辈。他们本已经历无数磨难安享道途将灭的最后时光,但西方有难,他们毫不犹豫再行风尘仆仆远赴天涯,救灾除魔,哪怕圆寂于天涯亦不违信仰。

须弥山上,琉璃药师带身后千位未来佛脉修为不高的神佛降临世间,是除魔亦是卫己道。

灵山大雷音寺中,佛钟铭响,灵山佛门弟子皆持三宝入红尘,身着袈裟步履蹒跚,手持禅杖除魔卫道,或响木鱼鼓声阵阵,或持钵盂方寸里装得是一颗慈悲心。

身为现在世佛门主脉下众,他们修为低微,佛法难精,可他们仍有一颗信仰心,心行天下。

大日如来与孔雀大明王佛一坐西北一坐西南,镇守灵山须弥。古佛一脉灵鹫山中,一大鹏飞落而下,为大罗金仙巅峰的元凤第二子金翅大鹏鸟。

他对佛门无感,只因兄长三尸身在佛教,他心与兄同在,所以无须想那么多因因果果弯弯绕绕。

观世音菩萨身在中天为佛门万千弟子指引前路,观音观苍生天下,听众生疾苦,引佛子入佛。

此担此任,只有她来合适,也只有她来做。无论是观音的慈悲心,还是观音在佛教地位,在道教地位,都由她来纵横交错,如明灯照亮天下苍生,照亮天下佛子指引入佛。

救苦救难天尊的陨落,使得天下救苦权神只余观音一位,救苦救难不是哪位神仙都可以救的!

在佛行天下之时,蜀山高峰一声剑鸣传千里,蜀山弟子纷纷持剑入红尘,万丈尘世剑斩妖魔。

老子一脉道统稀少,可仍有天下万道供奉师祖。无论是上洞八仙一脉,还是足以单独列出的纯阳一脉,又或是蜀山一脉,都是天下道门魁首。

阐教之下众山门宗派皆仙人出世降落世间,行善积德,除恶扬正。

金鳌岛上,法令如雨,东海外散修齐齐入四洲,或仙或人或妖,皆以持道心入凡世除恶。

四大上玄宗,三十六中玄门,一百零八下玄宗,道门弟子皆走出仙山深谷,孤僻无人之处,皆走出一位位苦修千百岁月的道人,持道仗法救天下。

道人盛世归山林,乱世济天下。

无关于道佛之争,无关于信仰气运之争,他们只为心中的道。天下之事,不问善恶不忌法理,唯道心判决。

王屋山中,儒教弟子亦同样走出书山字海,身携浩然正气入浊世混乱,风尘万里更添他们以身平天下之心。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三章

云流子看着眼前这位从天而降,身穿金银道袍,身体周围环绕日月光辉,手中捏着一枚金针的修士,面色微变。

作为天盖涤玄天之主的化身,云流子清楚的感受到那一枚金针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比起天盖涤玄天之主以紫气凝聚的金针,对方手中的这一枚显然更加纯粹,好似截取的太阳光辉一样。

这种东西,对于云流子而言,简直就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敢问前辈拦着我,有何吩咐?”

云流子面色苍白,眼波似水,整个人微微颤抖,看上去楚楚可怜,但她的声音却宛如一潭甘泉,清澈中带着一丝丝的甜蜜。

要是一般人碰到云流子,恐怕真的会被她迷惑,可此刻在她面前的是玉宸的身神,比起正常的生灵,身神还是有一些缺陷的,他们没有过多的七情六欲,或者说,也没有对应的内分泌。

无论对方如何表现,眼神本身是不会出现共鸣的感觉,至于主导其身体的玉宸,既然已经看出对方的身份,更不可能被其迷惑,笑道:“贫道明上,见过天盖涤玄天之主,道友倒是好兴致。”

说着,玉宸上下扫视了一下云流子,看的她面色微红,低头道:“前辈在说什么啊!我…我…只是一个弟子而已,怎么可能是老师。”

话语之间,云流子的身上升腾起的缕缕香气,则仿佛是源自于生命的馈赠,带着一种微弱,但不可忽视的诱惑力,席卷周围。

“走得了吗?”明上看了看边上,脑后一轮月光浮现,双眼化作金琉璃之色,日月光辉轮转,直接勘破对方幻象。

手中金针捏起,轻轻抛出,笑道:“道友,你在天目山中以金针考验玄冥和丹元两位道友,贫道明上便也用着

文学

金针请教一二。”

不同于天盖涤玄天之主的紫气金针,玉宸手中这一枚金针抛出,便融入日光之中,看不到踪影,但处在日光之下的云流子却觉得自己四周所有日光都化作了细针,不断扎入她的身体。

万千金针刺体,痛不欲生的云流子贝齿紧咬,看向明上的眼神变得无比怨毒。又过了片刻,忍受不住的她张嘴吹出一缕幽风,漫过四周,于虚空中拂起丝丝涟漪,打通阴阳缝隙,卷起重重黑尘,化作黑风,遮蔽日华,逼出了融入日光之中的金针。

同时,云流子整个人也是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地下,向着远方逃遁。

离开明上黑风笼罩的范围后,云流子原本是打算稍微整理,,可还没有走多远,便看到明上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和另外一人对弈,见到云流子,随手将棋盘打乱,道:“道友,你总算来了,我和玉垄道友,已经等候多时了。”

“哼!”玉垄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在表达对明上打乱棋局的不悦,还是对云流子出现时机不对表达不满。

但伴随着这一哼,云流子便是感受到一股浊气直冲大脑。

这是玉宸昔日创造的另一门神通哼气,由鼻神玉垄和肺神皓华,共同演化出来,只因为哼气平日存于鼻窍之中,故而身神具现之后,便成了鼻神玉垄的一大看家本领。

这一缕直冲云流子大脑的浊气,本质上是玉宸平日吐旧纳新积累的浊气,并非污秽之气,也非恶煞之气,内里也有一丝丝玉宸修行过程中积累的清气。

所以,这浊气一入云流子的大脑,不但让她四肢酥软,更是让她有些维持不足云流子本来的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