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美妇小说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

这股真气刚刚放出,大木一郎就心知不好,因为气感太足了,隔着衣服已经让他的肚皮感到了无尽的压力。

武道宗师可以利用全身的各个部位发出气劲,但是大木一郎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脚部放气,脚气可不好受。

砰的一声,随着庞小南脚部真气的猛烈释放,大木一郎被震飞,就像一颗炮弹一般飞到了一棵白桦树上。

“咔嚓”,一人粗的树干被震断,树枝刺啦啦的划过旁边的枝丫,一截大树掉落在了河滩之上。

大木一郎颓然的从空中顺着树干掉落,最后靠在了只剩一截的光秃秃的树干上,头有气无力的歪到了一边。

高手对决,一招定生死。

庞小南的这一脚,凝聚了全身的真气,并不只是打飞那个场面看起来震撼,大木一郎的全身器官都遭受到了气流的重创。

这就好像一个人站在原子弹爆炸的附近,真正造成伤害的并不是原子弹爆开的弹片,而是那汹涌的气流,它能把你整个身体吞没,炸成粉碎。

现在大木一郎的五脏六腑,就好像那棵断裂的白桦树一样,那树皮干枯惨白,没有了一点活力。

甚至,他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连神经都已经麻痹了,他只是还残存着一丝意识。

庞小南走到了大木一郎的身边,蹲下来看着他,有些惋惜的说:“你是个好对手,不过,我不能手下留情,因为你也知道,我们这次决斗是你死我活,我只有尽全力,这也是对你的尊重。”

“哈……”大木一郎连说话都很吃力,“我输了……心服口服……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境界吗?”

大木一郎刚刚在对阵庞小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现象,庞小南能够在空中停留,当时

文学

他没有在意,因为在全神贯注的攻击,但是现在他败了,他有时间去回顾整个比武的过程,这个画面让他记忆深刻。

“我嘛,也是宗师巅峰,不过呢,看你是用什么标准,如果说我赢了你,可以看做是超越宗师巅峰的存在,那我就是神了,或者说是超人,如果宗师巅峰里还分境界的话,那我的境界就比你高一点。”

庞小南的分析很科学,因为级别是人定的,并无定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打赢了就是王道。

“我明白了……谢谢你……”大木一郎有气无力的说完最后一句话,眼睛直直的盯着远方的月亮,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他死了。

庞小南伸手拂下大木一郎的眼睑,站起来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站在武道巅峰的高手,这是武林的一个遗憾。

徐赛东战战兢兢的从小树林里出来了,刚刚他听到白桦树断裂的声音就出来瞄了一眼,直到这边没了动静他才走到庞小南的身边。

“他死了?”徐赛东看着大木一郎的尸体问道。

庞小南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走吧,我们回霍拉马去。”

“就这么走了?这些尸体怎么办?”徐赛东有些胆战心惊,月色很美,可是凄美的月光下,这幽暗的小树林边却横七竖八的倒着这么多尸体,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些尸体就丢在这里吧,说不定明天就被野兽给叼走了。”

庞小南说的毫无感情。

“可是,这万一被人发现了,我们会不会有麻烦啊?”

“你怕什么,这荒郊野外的,就算是被人发现了,也追查不到我们头上的。”

“可要是他们的同伙报警了呢?警察会不会追着各种蛛丝马迹来找到我们啊?”

“不会的,他们的同伙不会报警的,他们来霍拉马的目的不纯,只怕都不想把事情闹大,人死了就死了,他们只会从暗地里复仇,绝对不会报警的。”

“那……接下来他们会派什么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次事情过后,霓虹国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毕竟他们最好的打手都死了,再派人就不知道派什么角色了。”

“也是啊,哎呀大侠,你刚刚实在是太厉害了,老实说,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人打架……哦,不,是比武,看的我眼花缭乱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不是眼花缭乱,是老眼昏花吧,行了,你守了这么久,肯定也累了,走,我们去吃点好吃的,我请客,算是我感谢你。”

“大侠这话说的,怎么能让你请客呢,我有错在先,差点就助纣为虐了,应该是我请客,走走走,我知道伊坦有个地方吃羊肉不错,我们走快点。”

“行啊,吃羊肉去,不过还是得我请客,你没有趁机溜走,说明你还是很讲义气的好兄弟,我要感谢你及时的悬崖勒马,为消灭霓虹人做出了贡献。”

“哎,大侠说这话是在寒碜我啊,我徐赛东,再怎么混账,也不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同胞,一开始我确实是鬼迷心窍了,不过经过了大侠的教导,我才决定改邪归正,所以,这顿一定得是我请,我要感谢大侠你的谆谆教诲!”

“好,那就你请吧!”

“谢大侠成全,大侠,你看,我那里还收了那家伙一箱金子,要么我们分了吧?”

“你留着吧,以后有大用……”

两人走到了车子旁边,然后驱车朝伊坦方向走去。

路上,徐赛东还在回味今天经历的打斗场面,“大侠,我是第一次开枪杀人啊,我差点就呕了。”

“你以前不是喜欢去打猎吗,杀人跟杀动物不是一样的吗,你应该都有快感啊。”

“是啊,可是这杀人和杀动物当然还是有区别的,幸亏我以前打过猎,不然这次我面对这么些杀手我哪里敢开枪啊。”

“带你过来还是明智之举啊,你今天做了大贡献。”

“什么贡献,我就杀了一个,其他的都是你杀的,说实话,你这速度实在是匪夷所思啊,竟然能快过枪手。”

“这里面有侥幸的成分,你以为我真是神仙啊。”

“不过,你这次带的这个神秘武器倒是没派上用场啊。”

徐赛东瞄了一眼后座的箱子,说实话,这个箱子里面是什么神秘武器,徐赛东到现在都不清楚,他很好奇。

“没派上用场最好,不过有它在,我们两个都很安全。”

庞小南之所以带上金刚机甲,就是以防万一,对方就是来一个特种兵小队,也不是一套金刚机甲的对手。

徐赛东果然是富二代里面的典型,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只是他现在的兴趣主要在吃这一块,他带庞小南来的地方,如果不是轻车熟路,还真的不好找。

这是一个水库的深处,一条只有两三米宽的水泥路环绕着水库,车子走在路上连会车都是问题,可是徐赛东就是熟练的把庞小南带到了目的地。

在水库的岸边有一栋简陋的平房,平房的外面已经停了好多车子,平房里面则传来的欢声笑语。

“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的?”庞小南真是好奇作为吃货的徐赛东如何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这地方连导航都不认识路。

“哎呀,蛇有蛇路鼠有鼠路,你就只管吃吧。”徐赛东把此时化妆成哈拉帕的庞小南推进了平房里。

别看平房的外墙看着普普通通,可是一进去,哈拉帕就闻到了一阵扑鼻的羊肉香。

屋内坐满了食客,男男女女欢声笑语。

“真热闹。”庞小南不禁感叹,这华国人民是真爱吃,这偏僻的地方,比霍拉马生意最好的大排档还要热闹些。

这得是多爱好羊肉的人才会不远万里不顾山长水远到这里吃羊肉啊。

“我给你介绍介绍,看看你吃什么羊肉。”

徐赛东说起了这家店的特色,原来这个店子之所以开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自己养羊。

这家店名叫水库羊肉,但是这里的羊肉有山羊也有绵羊,还有野山羊,就是俗称的麂子。

因为有这么多品种,所以羊肉的吃法也是多种多样。

比如烤羊肉,烤羊肉用的是绵羊,因为山羊太膻了,有气味不好吃,这里每天至少要吃掉两头山羊。

吃法也很有意思,就把剥了皮的羊挂在那里,客人来了可以自己选择哪个部位去切下来,然后交给厨师料理。

如果只是单纯的烤羊肉,那也就没必要来这里吃了,这里的羊肉还不是烤羊肉最出名,最出名的还是羊肉汤。

羊肉汤用的是黑山羊。

这黑山羊,可以说是山羊里的宝贝,肉质细嫩紧致,入口顺滑,是做羊肉汤的上好原料。

羊肉汤的做法也有很多种,其中有两种是客人最爱的。

其中一种做法,是把羊肉从羊骨头上剔下来,然后大火熬煮,煮到羊肉成了一丝一丝的肉屑,夹一把放到嘴中,有入口即化的感觉。

还有一种做法,是把羊肉连骨头带肉剁碎,先大火翻炒,再加点小酒,最后加入山泉水小火慢炖,直到满屋子飘香。

这种羊肉适合慢慢啃,非常的有嚼头。

如果说第一种做法是温婉派,那么第二种做法就是豪放派。这从点单的客人也能看出一二,点第一种羊肉汤的,一般是女人,点第二种羊肉汤的,一般都是糙汉子。

除了羊肉汤,野山羊也有很多人爱,野山羊什么做法都有,人们图的不是那个味道,而是感受那股野的力量。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

“傲雪她们小看了李兄,白某却不敢有丝毫小觑于你!”

白玉京听到李侠客的话后,哈哈一笑,手中玉笛横放到嘴边,笑容收敛,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淡淡道:“小弟近年来闭关修行,偶又所得,创出一曲笛声,还请李兄品鉴!”

李侠客点了点头:“正要领教!”

他想了想,跳下马,收起长枪,在赤骝马身上拍了一拍,道:“且出去躲避一下!”

赤骝马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撒腿跑了出去,一直跑出两三里地之后,方才停下脚步,回首看向来时路。

此时一道低沉几不可闻的笛声开始响起,这笛声如情人花间低语,又似痴人梦呓,只听了一个开头,就能深深体会到这笛声中所蕴含的相思之意,这相思之意十分的强烈,别说是人了,就连赤骝马听了,脑海中都禁不住浮现出与自己好过的小母马来……

这笛声开始就很低,随后不见高亢,反倒是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但偏偏就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使得赤骝马不得不凝神其中,竭力想听清楚,又过片刻,这声音越发的低了,赤骝马两只耳朵不住抖动,也难以听的清楚。

这使得它心中陡然生出极其失落的焦躁之情,忍不住向来时的路上奔去。

刚跑了几步,便听到李侠客的呵斥声从它心灵中传来:“回去!跑远点!”

这一声轻喝犹如雷霆在赤骝马心中炸响,瞬间炸飞了它焦躁不安的情绪,使得它顿时清醒了过来,发出一声嘶鸣,飞快的掉头跑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笛声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而在现场,赤骝马跑出去的时候,李侠客看的明白,白玉京一开始是吹奏玉笛出声,最后却是玉笛不再发出声息,真正的响声已经变成了精神回响,白玉京以极其高明的精神修为,在人的心灵深处投射出一缕笛音。

这种精神影响而产生的错觉,真要是功聚双耳去听,那根本就听不到,可是在心灵深处却清清楚楚的意识到是有这么一曲笛声,似乎只要努力一点,就能听得到,可是无论怎么凝神,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种诡异的情形自然而然的会引发听众情绪上的不适,进而生出焦躁之情,只要妄动无名,那么自身的情绪就会被笛声引导,免不了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李侠客胯下坐骑赤骝马,在小世界中多有奇遇,本领十分不凡,即便是先天高手也不是它的对手,便是武道宗师一对一的,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赤骝马,可就这么一匹马儿,有着不同于人类情感的动物,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竟然也难以招架。

连马儿都如此,寻常人类高手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武道宗师在面对白玉京的笛声时,若是没有维持心神的宝物,恐怕也难以抵挡。

但是李侠客除外!

他是什么修为?身兼儒道佛三家传承,融会贯通,修成了丈六金身法体,练就了腾云驾雾神通,更兼将儒门天河真气修到了同境界前无古人的地步,无论是心智还是武功,亦或是精神修为,都可以说是同境界无敌,白玉京虽然也是魔门正宗,武道宗师,但是与李侠客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他这笛声有个名字,叫做六欲沉沦,开头只是柔柔一曲,引起无限相思,之后便会越来越剧烈,勾起人的七情六欲,精神沉沦,难以自拔。

寻常心志不坚之人,一旦被催动魔心,几乎都难以自持。

但李侠客所学功法之中,儒门浩然正气,最是刚烈,道门清幽,最是清净,佛门功法更讲禅心,全都对这等邪魔之法有着天然的克制,任凭白玉京魔功深厚,却也难以撼动李侠客的心灵。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

小萝在豆荚树中沉睡,陈景观察了一下巨树,发现它的情绪没什么变化。

小花妖微不足道,豆荚树根本没在意。

陈景又施展了几次万木朝春诀,把巨树哄得高高兴兴的,确认没有问题才离开。

回到洞府,上了楼阁,小兽和弟子们已经等了一会儿,陈景宣布:“开饭!”

吃了一会儿,他说道:“蓝蘑菇在龟壳里种活了。”

挺长时间没提起灰毛猴子送的蘑菇了,没想到种活了。

“喵!”芒果很高兴,这下它以后也有蘑菇吃了。

“唧唧!”茭白对此有些期待,不知道猴子说的好处是什么。

“喳喳!”蘑菇多了,小雷也能尝尝。

周云仙听而不闻,她一边吃饭,一边还在琢磨着炼器的问题。

秦业准备明天去龟壳里看看,他对种植蘑菇没多少经验。

“师伯,没看到龟壳里有蘑菇啊?”

苏彩云和张陵筑基后去过好几次,龟壳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蘑菇会先在地下长出菌丝。”秦业解释了一句。

陈景点了点头,吩咐道:“不要在龟壳里乱来。”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立刻表功,它们平时就约束手下,不进龟壳。

陈景又说起另一件事:“小萝睡了,可能要进化。”

松果抬头看过来,小青麟兽和小花妖很要好,还是交易时的好搭档。

“小萝要进化了?在哪里?我去看看!”默默吃饭的周云仙急忙问道。

“喳喳!”

“唧唧!”

“喵!”

小雷、茭白和芒果都兴奋了起来。

“小萝进化,那太好了!”苏彩云很高兴。

“进化后会有新能力吧?”张陵有些好奇。

“师父,小萝怎么忽然进化了?”秦业问道,他培育灵植,有时找小萝,她都很帮忙。

乌龟板栗也抬头看向陈景。

文学

小萝十分可爱,又很热心,大家都喜欢,现在听说她要进化了,全都非常关心。

陈景说道:“小萝吃了一点蓝蘑菇,在豆荚树里睡着了。”

竟然是和蘑菇有关,楼阁上顿时又是一番热闹。

小兽们叫嚷着,对蓝蘑菇更加期待了。

想了想,陈景又嘱咐道:“这些天你们不要靠近豆荚树。”

第二天早上,陈景刚出小楼,就感知到一个有些困惑的情绪,是碧桃树发来的,大树发现小花妖不见了。

陈景解释了一番,不过很难让碧桃树明白小萝在沉睡进化,过些天就会回来。

小萝虽然是个小不点,这一不在,就发现她在山上还是很重要的。

柳飞儿闭关,小萝沉睡,陈景并不担心。

师妹服用玄阳丹,没什么危险。

小萝是花妖中的传奇,肯定也不会有事。

七八天之后的下午,几只小兽在山坡上走走停停,来到了后山。

小兽们走近了豆荚树,停在在点星阵外。

找了个地方卧下,几只小兽看向护罩里面,数十颗青色光球般的豆子成群结队飞在翠绿的大树周围。

这景象已经看惯了,小兽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小萝、蓝蘑菇还有山上其它事。

忽然!豆荚树周围的青色光球混乱了起来,巡逻的豆子开始四处乱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