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情深一寸(h),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一章

正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应用于此再合适不过了。

今夜戎灵的行为举止太古怪了!

也太反常了!

以往他只会在门口院子中哭,但今日竟然有了其他的动静!

关键是……戎灵停在门口干什么?

林若虚心头一颤。

是偷听吗?

偷听什么?

他能想象戎灵一脸癫狂地驻足在门口,偷偷地贴近门户,窃听着门内自己的动静。

念及此处,他心中倏然一寒。

还有,那“沙沙”的声响是什么动静?

是他拖着什么东西吗?

突然间——

“哐哐哐!”

一阵扣门声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深夜异常清亮。

但听着这扣门声,林若虚心头却是一阵阵发寒。

因为这扣门声太怪了。

只是三道声响组合成扣门声,但偏偏每道声音的间隙时间是一致的,甚至那每道声音的音调与大小都是一模一样。

只是听声音,林若虚便油然产生了一种……木讷的感觉。

他明智地抿着嘴没有回应。

“哐哐哐!”

又是一阵木讷的扣门声。

之后便是许久的静谧。

林若虚冷眼看着门外的动静,不知为何,明明如此频繁地扣门,可偏偏戎灵就是不进屋。

“不进屋?”林若虚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偏偏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

“呜呜呜!”

又是一阵哭声在门外响起,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哭声竟然变成了女声,哀怨凄惨,尖利至极。

听到这哭声的瞬间,林若虚的身子不由地一僵,他拼尽全力仰起头,尽量不引起任何动静,难以置信的目光落到了那门上。

外面星光正盛,月光如纱,于那纱窗上倒映出一道朦胧的女子身影。

看到那身影的瞬间,林若虚脸色狂变,心脏狂跳不已,虽然仍然没有说出话来,但心中已经惊呼出声。

“不是戎灵?”

“不可能!”

“这是娘的声音!”

“不可能!娘已经死了!”

恰在这时,那女子身影微微晃动,让林若虚熟悉无比的女子声音传入了房间之内。

“若虚,开门啊!”

“为娘给你煮的健体汤已经好了。”

“该喝药了。”

……

林若虚看着那门外的女子身影,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终于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了!

无论是此前的扣门声,还是现如今假装自己娘亲的呼喊,外面那存在定然是进不了房间的。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无疑的是,外面这存在定然是想要自己开口,亦或者让自己帮他开门!

林若虚冷冷盯着那门后的身影,主动封闭了耳识。

门外的女人身影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着什么,但林若虚却只字没有听到。

说了一段时间,兴许是觉得无用,那女人便径直转身离去了。

看着门口并无那身影,林若虚眉头却是微微皱起,他有种感觉,外面那东西可能不会就此罢休!

他再次打开耳识,蹑手蹑脚地起身,于黑暗中坐在桌前,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任何一晃而过的动静都能瞬间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不知为何,渐渐地,浓厚的困意席卷而来,他的眼皮就越来越重。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二章

那一小撮天火法则前,两人驻足。

宁天手中浮现一道黑气,在洛无情娇躯各处留下足以保护她的死气之后,他才是缓缓走向那一小撮的圣洁烈焰,天火法则…就在眼前。

“呼…”

“如此一来,彻底掌握的天地规则,就三个了吧,死亡,时间,天火。”

宁天看着眼前的圣洁烈焰,长舒了一口气。

生命法则他并没有算在其中,对他来说生命法则只是他领悟死亡法则时意外领悟的,并不算十分的熟练,还达不到掌控别人生命的程度。

所以,就先不算在其中了。

眼前那一小撮圣洁烈焰不断散发炽热光辉,宁天深吸一口气,而后朝着那一小撮的烈焰伸出了手。

可就在这时。

还不等他主动吸收,那一小撮天火法则便主动靠近。

“哦?”

“这么想让我吸收吗?”看到这天火法则的动作,宁天眉头一挑,看来这天火法则也算是聪明,知道跟着谁才能变得强大。

“看来,你果然和我有缘。”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

宁天嘴角掀起一丝笑容,抬起手,手中的天地规则适应之力不断爆发而出,将那一小撮天火收入体内,开始不断运转天神录!

【正在吸收,天火法则。】

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

宁天盘腿而坐,周身之上烈焰爆发而出,周围的火焰宛若见到君王,纷纷臣服。

而一旁,洛无情则是静静的守着他。

数十分钟后。

“呼…”

“终于结束了。”

宁天长舒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而睁眼的那一瞬间,眼中一抹火光也是消散。

【恭喜宿主,成功领悟天火法则!】

“夫君,结束了?”

看到宁天睁开双眸,洛无情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嗯…”

宁天微微起身,接着走到洛无情身前,手缓缓摊开,两道圣洁的烈焰浮现而出,其中蕴含着天地规则的领悟,十分强烈。

“老婆,这是我对天火规则的一种领悟,以你的资质,稍加修炼之后定能领悟天火规则。”

他将两道烈焰交到洛无情手上。

“嗯,那另一道呢?”

洛无情看向另一道烈焰。

“也是领悟。”

“这个嘛,你就交给外公吧。”

宁天轻笑了笑,圣阳天神是怎么维护洛无情的,他心中自然是明白,那是一种至亲的情感,他自然不会亏待圣阳天神。

“你为何不自己交给他?”

洛无情看向宁天。

“那不行…”

“就外公那德行,我交给他的话,他肯定又要磨磨唧唧,还不如你交给他,省时又省力。”宁天微微摆手,就圣阳天神那性子,恐怕得和他磨蹭半天。

“嗯行。”

洛无情微微点头,将两道天火的领悟收了起来。

“走吧,事情才完成一半呢,还有一个更大的拆迁工程,正等着我们呢。”宁天轻笑一声,接着拉着洛无情的手,一步踏出这火海。

外界。

“嗯?”

“本神怎么感觉,这地心火的力量似乎平稳了许多?难道,那臭小子已经解决了?”当天火规则被宁天吸收的一瞬间,圣阳天神察觉到了手中的地心火的变化,不由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父亲,你看,熔浆海有了变化!”

这时。

洛泽天的声音,自一旁响起。

“嗯?”

圣阳天神和一群火域强者的目光看去,果然便是看到那熔浆海的变化,从原本的深红,变成了一种更为纯洁的颜色,似乎火焰灵气也更加浓郁了。

“这小子…”

“做了什么?”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三章

这股真气刚刚放出,大木一郎就心知不好,因为气感太足了,隔着衣服已经让他的肚皮感到了无尽的压力。

武道宗师可以利用全身的各个部位发出气劲,但是大木一郎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脚部放气,脚气可不好受。

砰的一声,随着庞小南脚部真气的猛烈释放,大木一郎被震飞,就像一颗炮弹一般飞到了一棵白桦树上。

“咔嚓”,一人粗的树干被震断,树枝刺啦啦的划过旁边的枝丫,一截大树掉落在了河滩之上。

大木一郎颓然的从空中顺着树干掉落,最后靠在了只剩一截的光秃秃的树干上,头有气无力的歪到了一边。

高手对决,一招定生死。

庞小南的这一脚,凝聚了全身的真气,并不只是打飞那个场面看起来震撼,大木一郎的全身器官都遭受到了气流的重创。

这就好像一个人站在原子弹爆炸的附近,真正造成伤害的并不是原子弹爆开的弹片,而是那汹涌的气流,它能把你整个身体吞没,炸成粉碎。

现在大木一郎的五脏六腑,就好像那棵断裂的白桦树一样

文学

,那树皮干枯惨白,没有了一点活力。

甚至,他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连神经都已经麻痹了,他只是还残存着一丝意识。

庞小南走到了大木一郎的身边,蹲下来看着他,有些惋惜的说:“你是个好对手,不过,我不能手下留情,因为你也知道,我们这次决斗是你死我活,我只有尽全力,这也是对你的尊重。”

“哈……”大木一郎连说话都很吃力,“我输了……心服口服……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境界吗?”

大木一郎刚刚在对阵庞小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现象,庞小南能够在空中停留,当时他没有在意,因为在全神贯注的攻击,但是现在他败了,他有时间去回顾整个比武的过程,这个画面让他记忆深刻。

“我嘛,也是宗师巅峰,不过呢,看你是用什么标准,如果说我赢了你,可以看做是超越宗师巅峰的存在,那我就是神了,或者说是超人,如果宗师巅峰里还分境界的话,那我的境界就比你高一点。”

庞小南的分析很科学,因为级别是人定的,并无定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打赢了就是王道。

“我明白了……谢谢你……”大木一郎有气无力的说完最后一句话,眼睛直直的盯着远方的月亮,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他死了。

庞小南伸手拂下大木一郎的眼睑,站起来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站在武道巅峰的高手,这是武林的一个遗憾。

徐赛东战战兢兢的从小树林里出来了,刚刚他听到白桦树断裂的声音就出来瞄了一眼,直到这边没了动静他才走到庞小南的身边。

“他死了?”徐赛东看着大木一郎的尸体问道。

庞小南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走吧,我们回霍拉马去。”

“就这么走了?这些尸体怎么办?”徐赛东有些胆战心惊,月色很美,可是凄美的月光下,这幽暗的小树林边却横七竖八的倒着这么多尸体,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些尸体就丢在这里吧,说不定明天就被野兽给叼走了。”

庞小南说的毫无感情。

“可是,这万一被人发现了,我们会不会有麻烦啊?”

“你怕什么,这荒郊野外的,就算是被人发现了,也追查不到我们头上的。”

“可要是他们的同伙报警了呢?警察会不会追着各种蛛丝马迹来找到我们啊?”

“不会的,他们的同伙不会报警的,他们来霍拉马的目的不纯,只怕都不想把事情闹大,人死了

文学

就死了,他们只会从暗地里复仇,绝对不会报警的。”

“那……接下来他们会派什么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次事情过后,霓虹国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毕竟他们最好的打手都死了,再派人就不知道派什么角色了。”

“也是啊,哎呀大侠,你刚刚实在是太厉害了,老实说,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人打架……哦,不,是比武,看的我眼花缭乱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不是眼花缭乱,是老眼昏花吧,行了,你守了这么久,肯定也累了,走,我们去吃点好吃的,我请客,算是我感谢你。”

“大侠这话说的,怎么能让你请客呢,我有错在先,差点就助纣为虐了,应该是我请客,走走走,我知道伊坦有个地方吃羊肉不错,我们走快点。”

“行啊,吃羊肉去,不过还是得我请客,你没有趁机溜走,说明你还是很讲义气的好兄弟,我要感谢你及时的悬崖勒马,为消灭霓虹人做出了贡献。”

“哎,大侠说这话是在寒碜我啊,我徐赛东,再怎么混账,也不能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同胞,一开始我确实是鬼迷心窍了,不过经过了大侠的教导,我才决定改邪归正,所以,这顿一定得是我请,我要感谢大侠你的谆谆教诲!”

“好,那就你请吧!”

“谢大侠成全,大侠,你看,我那里还收了那家伙一箱金子,要么我们分了吧?”

“你留着吧,以后有大用……”

两人走到了车子旁边,然后驱车朝伊坦方向走去。

路上,徐赛东还在回味今天经历的打斗场面,“大侠,我是第一次开枪杀人啊,我差点就呕了。”

“你以前不是喜欢去打猎吗,杀人跟杀动物不是一样的吗,你应该都有快感啊。”

“是啊,可是这杀人和杀动物当然还是有区别的,幸亏我以前打过猎,不然这次我面对这么些杀手我哪里敢开枪啊。”

“带你过来还是明智之举啊,你今天做了大贡献。”

“什么贡献,我就杀了一个,其他的都是你杀的,说实话,你这速度实在是匪夷所思啊,竟然能快过枪手。”

“这里面有侥幸的成分,你以为我真是神仙啊。”

“不过,你这次带的这个神秘武器倒是没派上用场啊。”

徐赛东瞄了一眼后座的箱子,说实话,这个箱子里面是什么神秘武器,徐赛东到现在都不清楚,他很好奇。

“没派上用场最好,不过有它在,我们两个都很安全。”

庞小南之所以带上金刚机甲,就是以防万一,对方就是来一个特种兵小队,也不是一套金刚机甲的对手。

徐赛东果然是富二代里面的典型,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只是他现在的兴趣主要在吃这一块,他带庞小南来的地方,如果不是轻车熟路,还真的不好找。

这是一个水库的深处,一条只有两三米宽的水泥路环绕着水库,车子走在路上连会车都是问题,可是徐赛东就是熟练的把庞小南带到了目的地。

在水库的岸边有一栋简陋的平房,平房的外面已经停了好多车子,平房里面则传来的欢声笑语。

“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的?”庞小南真是好奇作为吃货的徐赛东如何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这地方连导航都不认识路。

“哎呀,蛇有蛇路鼠有鼠路,你就只管吃吧。”徐赛东把此时化妆成哈拉帕的庞小南推进了平房里。

别看平房的外墙看着普普通通,可是一进去,哈拉帕就闻到了一阵扑鼻的羊肉香。

屋内坐满了食客,男男女女欢声笑语。

“真热闹。”庞小南不禁感叹,这华国人民是真爱吃,这偏僻的地方,比霍拉马生意最好的大排档还要热闹些。

这得是多爱好羊肉的人才会不远万里不顾山长水远到这里吃羊肉啊。

“我给你介绍介绍,看看你吃什么羊肉。”

徐赛东说起了这家店的特色,原来这个店子之所以开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自己养羊。

这家店名叫水库羊肉,但是这里的羊肉有山羊也有绵羊,还有野山羊,就是俗称的麂子。

因为有这么多品种,所以羊肉的吃法也是多种多样。

比如烤羊肉,烤羊肉用的是绵羊,因为山羊太膻了,有气味不好吃,这里每天至少要吃掉两头山羊。

吃法也很有意思,就把剥了皮的羊挂在那里,客人来了可以自己选择哪个部位去切下来,然后交给厨师料理。

如果只是单纯的烤羊肉,那也就没必要来这里吃了,这里的羊肉还不是烤羊肉最出名,最出名的还是羊肉汤。

羊肉汤用的是黑山羊。

这黑山羊,可以说是山羊里的宝贝,肉质细嫩紧致,入口顺滑,是做羊肉汤的上好原料。

羊肉汤的做法也有很多种,其中有两种是客人最爱的。

其中一种做法,是把羊肉从羊骨头上剔下来,然后大火熬煮,煮到羊肉成了一丝一丝的肉屑,夹一把放到嘴中,有入口即化的感觉。

还有一种做法,是把羊肉连骨头带肉剁碎,先大火翻炒,再加点小酒,最后加入山泉水小火慢炖,直到满屋子飘香。

这种羊肉适合慢慢啃,非常的有嚼头。

如果说第一种做法是温婉派,那么第二种做法就是豪放派。这从点单的客人也能看出一二,点第一种羊肉汤的,一般是女人,点第二种羊肉汤的,一般都是糙汉子。

除了羊肉汤,野山羊也有很多人爱,野山羊什么做法都有,人们图的不是那个味道,而是感受那股野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