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500篇香艳短篇合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一章

逃!

京城,长乐坊之中,一个身影正在疾驰。

速度之快,哪怕是通脉境界的武者,都难以捕捉到其的身影!

要知道,通脉境界的武者可不是大白菜。放到内三司衙门这种暴力机构,也是个四品镇抚使。拿到江湖上,更是一方豪雄。

然就是这种

文学

大人物,都难以望项其背的人,此时竟都在亡命逃窜。

甚至都不敢凌空虚度,与长空踏行,而是选择在长乐坊之中穿梭。

单凭这一点,就可以想象,这追杀他的追兵究竟有何等恐怖。让他只能寄希望于依托长乐坊复杂的地形,和来往的人流,来阻拦追兵。

然这追兵似乎并不像其想象中的一样,对街上来往的人有诸多的顾忌。哪怕此地是京城,天子脚下也是一样。

只见这月光下,那疾驰的身影尚未从这条街上消失之时,数个身影便现身在了这条街的街角。而后也不等来往的人察觉到这些人的到来,便感觉一阵巨痛传来,接下来便是天旋地转。

紧接着,还没有走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情,整个人变就这么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沿街的建筑物之中。

莫名遭到这般横祸,不知所措的同时,但凡有点脾气的,心中都不由无名火起。

其中自持有点身份,脾气又不好的,更是直接准备放声破口骂街。

然而也正是此时,但听雷鸣般的咆哮之音,就在其等耳边骤然炸响。

当场便震的整条街上的人都不由气血翻滚,耳晕目眩。像是一些体质较弱的,更是为此而七窍流血,整个人直接给震晕了过去。

“陆九重,你那里走!”

陆九重?

没错,被追杀的,正是拱卫司指挥使,陆九重。

哦,现在应该称为前拱卫司指挥使。

至于其原因,自然是不用说了。

他内鬼的身份,终于暴露。

老实说,当时在百骑和宗正府,将相关的证据交到天子手中的时候,天子还不太敢相信。

毕竟那可是拱卫司指挥使,内三司衙门的三大巨头之一。

天子最忠心的鹰犬!

虽论权利和影响力难以和三公相比,但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

这等人物,有什么理由背叛朝廷。

要是这样的人物都不能相信,那什么人才能够相信!

对此,其实宗正府的宗正赵雍和百骑司的大将军邹平,当时听到手下人汇报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但正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事实已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而天子见过了赵雍和邹平拿出来的铁证之后,也不由为之默然。

沉默良久,才开口,用前所未有的冰冷的语气,目露寒光的吩咐道:“抓人,拿活的!朕倒想亲耳听一听……朕的这位陆爱卿说说。到底是因何缘由,才选择背叛大周,辜负了朕!”

而伴随天子命令的下达,赵雍和邹平自然是不敢怠慢。直接领天子令,安排人手了,然后亲自出动,前往拱卫司拿人。

而面对来势汹汹的赵雍和邹平,现在正在疾驰亡命奔逃的陆九重,即使时至今时,也不由后背发凉,道一声好险。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他就被人堵在了拱卫司衙门之中。

幸得当时,突然有人暗中

文学

传信于他。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二章

@@新年马上到了,提前在这儿跟各位道友拜个年!预祝各位道友吃好喝好,长生不老,财源滚滚……然后今天累瘫了,脑子都是昏的,眼睛也快睁不开了,所以今天没有更新。然后过年这期间,只能随缘更新了,实在不好意思,还望理解……@@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三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