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一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上岛

牛头一拍桌子,把李沐都给吓了一跳,然后便听他道:“那王八蛋,当初在时就给活刮了他!”

“若不是他咱们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还要受这鸟气!”牛头真的是气急败坏,让他双鬓间的大串胡须都历时涌动了起来。

朱慈烺斜视了他一眼,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让后者立马就老实了下来。

“咱们来这里是受罪,但同样的以后咱也一定会给他还回来!”

不知怎么的朱慈烺说话越是平淡,就越是有那种感染力,让人不由就会觉得他说的就是真理。

站起身来的朱慈烺接过李沐手中信笺,将其看了两眼之后才淡淡道:“所谓受罪不过是一次磨砺罢了!”

随即朱慈烺转过身,更为坚定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则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当朱慈烺说完这段话,在转过身时除了还在品味其间韵味的牛头外,不过李沐已经完全是一脸呆滞。

朱慈烺有些不安,自己这话会不会太装逼然后……穿帮了?

就在此时朱慈烺却听牛头点了点头,然后点评道:“皇子此言却是说除了我牛头的心里话,大丈夫当如是……”

而这时牛头也注意到了李沐的不正常,于是他便问朱慈烺道:“皇子这穷书生唱的是哪出?”

朱慈烺摇摇头,暗道我那里知道!

好一会儿之后才见李沐神色趋于正常,只听他喃喃道:“皇子此言……实乃……”

好像找一个形容词很困难似的,李沐嘀嘀咕咕老一会儿后才结结巴巴道:“皇子此言……实乃……圣人之言圣人之言呐!”

李沐情绪愈发激动,很明显是文青病犯了。

不过他说的那句“圣人之言”,隔了老一会儿后才让朱慈烺确定,这家伙口中的圣人指的是自己。

当然这也让朱慈烺心中的某种侥幸彻底死去,这里根本就是别人的话!

“皇子,属下比尽己所能辅佐皇子以成大事,宰割天下分裂山河!”李沐重重跪倒在地颇有掏心掏肺的决心到。

朱慈烺的一番话也点燃了他心中隐藏的那可英雄梦,大丈夫当如是也!

牛头一看这就不干了,这是要跟老子争宠啊!

于是他也狠狠跪倒在地,一个大脑门就磕了上去然后大声道:“属下也必拼死保全皇子以成宏图霸业!”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三天之后,这三天以来,自从有了李沐神神叨叨的圣人之言。

朱慈烺无疑又戴上了一层光环,底下侍卫们对他的崇敬无疑又多了几分,甚至私底下还在议论自家皇子是不是圣人降世。

这些事情朱慈烺当然了然,然后他选择了放任,只有自己身上光环越重这个队伍才会更有向心力,所有人才会更加团结。

对于造成这些的始作俑者,朱慈烺也很是满意,比如说此次出行便将李沐戴在了一路。

其实按理来说他们去参加宴会该当是乘车的如此才符合礼数……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马车,当初来的那几辆都被他们给带走了。

这也就逼得朱慈烺几人,不得不骑马赴会……现实上来说真的很残酷。

带上牛头和李沐,再加另外两名侍卫的朱慈烺一行人便往目的地行去。

一行才五个人,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位皇子在出行,但现实正是如此。

经历过城外那场厮杀之后,朱慈烺手下人折损就比较严重,能用侍卫不过二十余人,现在人手实在是紧张得厉害。

原本牛头是建议不去赴会的,但遭到了朱慈烺和李沐的同时反对!

他们和这个人之间本就仇怨深重,人家既然专程发函邀请,便已经做好了你不去的预案,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什么套等着你。

所以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去了的后果就是一切便都在明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种打算无疑是正确的,这人本就很难称得上正大光明,你让朱慈烺如何能把自己送上门去。

…………

五月间正是菊花正放时节,开宴的由头之一便是邀请大家赏花!

然后就很自然免不了附庸风雅,对这种酸味十足的宴会,其实朱慈烺内心是拒绝的。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再恶心他也得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岛,它其实是城外的一处湖心小洲。

纵马离城,朱慈烺便感受到了久违的解缚感,这让他原本不畅的心情有了很大好转。

此时已经夏日所至,甚至粗粗算来他朱慈烺已经到这个世界一年多,回想一年之前貌似此时的自己还在前线和人玩命。

但实际上到了现在整整一年已经过去,他朱慈烺依然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城外的官道此时行人也有不少,他们无人纵马之下把官道上的平静彻底打乱。

“狂徒……”

“庶子……”

马蹄声大作之下朱慈烺等人是听不见这些诅咒,当然了,就算他们听见其大脑也会对之无动于衷。

但是,风铃湖的方位,距离官道也还有一段距离,故而在官道上未能疾驰多久他们便得转入小路。

这样他们的速度也不得不降了下来,还不时得防备前方突然出现的树枝。

当然了在这种小径上行走,他们还不得不担忧另外一个问题,这要是他们遇到刺客该怎么办!

对此朱慈烺只想说:怎么办……凉拌呗!

也不知行了多久,前方树木开始逐渐稀疏,大口径的大树也逐渐变少,现在取而代之是更多的灌木或者其他观赏性的植物。

这一切无不预示着这岛就要到了!

当朱慈烺等人翻过最后一个山坳时,站在坳口俯视下方便见波光粼粼之间一座湖心岛点缀其中,其上建筑错落有致华美无端!

于是几个人就如同乡下人进城一样看着前方景色久久不能释怀。

“你们是什么人,擅闯禁地,左右……立刻将其拿下!”

就在这时一个很不友好的声音在朱慈烺耳边响起将马上几人拉回现实。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二章

小可爱趴伏在书桌对面,摇头晃脑的看着柳明志低沉的神色,目光有些不解。

“爹爹,嫁给娘亲你很不开心吗?”

“没有啊,怎么会呢?”

小可爱迷茫的挠挠了头:“既然很开心,为什么爹爹还愁眉不展的呢?”

“唉,月儿你不懂,我很想娶你娘亲,嫁给她也不是什么问题,俗世的那些看法对于爹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如今眼下局势难明。

爹爹万一失败了,怕是…….算了,见招拆招吧。

你老老实实的吃你的糕点,别打扰爹爹我处理公事的思路。”

“哦!月儿知道了。”

柳明志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心事,翻看着面前的书信。

大龙永平三年二月初二,匆匆十多日转瞬即逝。

二月二,龙抬头。

寂静了一个冬天的大龙,在这日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亦是今日,六万禁卫军,两万武卫持圣旨与兵部调令,在关宁候卢涛的统领之下入驻颍州。

颍州总督秦斌无奈,顶着压力同意了此事,立即传书给齐韵一封,将详情尽皆告知。

毕竟自己的老乡跟同僚柳明志薨逝以后,并肩王王妃便是北疆二十七府身份最尊贵的人之一。

明面上当朝一品诰命夫人又是并肩王妃,可比自己颍州府总督高出了两级,不告知一下怕是不行了。

齐韵知道了此事,自然必不可免的要传到夫君柳明志的耳中。

然而柳明志早已经在有关司的汇报之下得知了此事,齐韵说完之时,柳明志显得有些波澜不惊。

齐韵心里明白,夫君肯定早就从别的渠道得知了此事,见到夫君的反应也没有觉得意外。

关宁候卢涛入驻颍州之后,正在跟驻守城中的五千龙武卫的几个将领请教城防事宜。

毕竟如今的颍州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要将其

文学

打造成一个铁桶

文学

,必须了解城池的利害之处。

一日后,颍州城被大雨洗刷的一尘不染,空气都格外的清新。

某些阴暗位置残存的积雪也在大雨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雪水混合着雨水流淌而去。

卢涛还在听着龙武卫守将常远讲述着颍州城各处易守难攻的位置,几骑快马践踏着泥浆朝着颍州城门飞奔而来。

“报!陷阵,破虏,浮屠,锐士,百战,獠牙新军六卫兵马已奔袭入关,一日之内便可奔赴颍州!”

“报!陷阵,破虏,浮屠,锐士,百战,獠牙新军六卫兵马已奔袭入关,一日之内便可奔赴颍州!”

“报!陷阵,破虏,浮屠,锐士,百战,獠牙新军六卫兵马已奔袭入关,一日之内便可奔赴颍州!”

接连三声震声高呼,吸引了城墙上所有的兵马朝着城墙下看去。

看着挥舞着令旗纵马疾奔而来的四骑斥候,卢涛,常远两人相视一眼神色凝重了起来。

“快,打开城门,放斥候入城。”

卢涛两人扶着腰间的兵刃迫不及待的朝着城墙下赶去。

“报,启禀侯爷,启禀将军,新军六卫的旗号入关了。

是否二十四万铁骑全部赶回,目前尚不清楚。”

卢涛看着嘴唇发干的斥候捶打了一下手心。

“老夫这边刚到一天,他们就奔袭入关了,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啊。

幸亏赶上了,否则怕是不堪设想。”

常远痛惜的叹息一声:“昔日袍泽,如今竟然可能将要成了两军对垒的敌手,真是苍天无眼呢。

关宁候,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因为不知道世子殿下会从何处进驻北疆,我们六城六卫兵马的弟兄没敢私下合兵一起。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三章

感谢书友:斛跋睿壱的打赏;感谢书友:圣心飞扬的打赏。

谢谢各位书友,请各位书友多打赏,多收藏,多推荐,您的支持就是我写书的动力。

………………………

1月20日,冯有财、冯军、赵高明等人来到那2000多解救回了的人的营地,先是把22个暂定的百户叫来说明情况,这22个百户都很兴奋,终于可以有机会参军杀敌了,对于这些人来说杀敌就是他们活着的目标,不过少爷说的对,要把自己身体先养好,然后训练出杀人的本领才能上阵杀敌,否则就是敌人送战功的;所以少爷一直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自己这些人。

所有的人员按照百户的编制站好队,冯有财开始讲话,还是老规矩,不愿意参军的、匠户、识字的先站出来,等待安排。

然后是骑兵队先选拔骑兵,毕竟这些人都是在蒙古部落生活这么久了,或许有点骑术的底子呢,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些人虽然会骑马,但是除了十多个猎户外大都不会弓箭,蒙古人根本不让他们接触武器,只好让这十多个猎户暂归骑兵队接受训练;剩余的那些人全部按照陆军开始选拔吧。

第一次选拔保安军,并把各级待遇和晋级要求给大家宣布了,现在入选的属于新兵,新兵要求是5公里慢跑在半个小时之内,另外就是50斤的石锁要连续举10次,这样就能达到保安军的初步要求了;新兵训练3个月后句可以开始向上选拔或者挑战了,也就是逐步升级,身份和待遇都会相应的提升,这次将在入选保安军的人中选择最好的300多人去保安军营地接受训练,其他的暂时在这里先训练着,等腾出地方后再去保安军军营接受训练。

通过1上午的竞争,总共选出了18位骑兵;1190人保安军军,不愿意参军的430人,匠户110人,识字的文人14人,不合格的489人,不合格的人中留下了100人负责后勤,剩余的389人和不愿意参军的430人准备去军屯或者将来办养殖场或者去放牧;剩余的事情就由各个部门自己解决吧。

21日上午,冯有财回到了千户所,先是去见了母亲妞妞等人,她们已经知道自己是千户官了,这些亲人比自己还高兴,要知道,千户官就是她们高不可攀的高官了,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千户官或以上的高官,千户官就是周围上百里内的土皇帝。一家人很高兴的吃了一顿饭。现在冯天等6人在家负责守卫任务,而郑好、张扬和冯兵也在这套宅子的前院办公,这样办公的时候相互协商是很方便的,就是拥挤点。

下午在书房,冯有财和张扬在合计着,冯有财先提出说,以前承诺过去进攻阿拉善部落。

冯有财说:“此一时彼一时啊,当时我是百户,可以不考虑长远,抢一把就跑,占便宜为原则,现在我是千户了,防区扩大了,所以事情还是要变通的。以前你也同意我们去抢劫阿拉善部落,但是也只是抢劫其放牧群的附属部落,对于阿拉善族长部咱们是攻不下来的。现在咱们可以暴露更多的兵力,还要保证北方防线的安全,我有一个办法,你们看地图,我们只要占领了查哈尔这个小部落,咱就能截断阿拉善部落与北部落的联系,北方部落再来进攻大明,就只能走武威、张掖和酒泉那边了。还有,咱们再把滩西地区占领了,那阿拉善部落会被彻底孤立在贺兰山西部这个半沙漠地带了,然后我们慢慢蚕食他就是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能把阿拉善部落彻底消灭,他们想逃跑的话,也只能走西南的腾格里沙漠地区,绕过武威和金昌,估计他们部落的人口也会损失三分之二以上。这样我们的西部和北部就都有屏障了,想什么时候进攻他们咱们就去他们的地盘上溜达一次,平时的精力主要是向东防御和向东北发展,要是能完全占领后套地区就完美了。以前我不赞同完全占领滩西地区是想给卫所压力,我们好获得好处,现在少爷是千户了,而且这里是少爷的防区,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里拿下而不用有任何后顾之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