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一章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簪中录合集最新章节!

京城最热闹最繁华的缀锦楼,今日依然是宾客满座。

“各位客官,小老儿今日又来说书。哎,说的是,前日先帝驾崩咸宁殿,新皇于柩前即位。这扶立先帝之人,各位可知道是哪位?”

众人立即异口同声议论道:“还有哪位?自然便是夔王殿下了!”

说书人一声击鼓,说道:“正是啊!自今年以来,满朝纷纷扬扬,尽说的是夔王

文学

企图倾覆我大唐天下,可谁知如今先帝龙驭归天之后,也是夔王自东宫迎接幼帝登基。这耿耿忠心,当初又有谁知?果真是周公恐惧流言日啊!试想,在谣言说他杀害鄂王、为恶鬼所侵而企图篡夺江山之时,又有谁知晓真相!”

“夔王本就是李唐皇室中流砥柱!先帝驾崩后,还不就靠他支撑幼帝?”

“这么一说的话,王皇后——哦不对,应该是王太后了,她之前不是常涉朝政的吗?都说‘今上崇高,皇后尚武’的,如今又怎么了?”

在一片议论纷纷中,那说书人又将手中都昙鼓一敲,待得满堂寂静,才说:“此事说与各位,可有分晓。区区在下不才,唯有耳聪目明,早得消息。原来先帝临大去之时,王皇后伺候于前。先帝询问皇后,朕龙驭之后,卿如何自处?王皇后泣道,臣妾唯有追随陛下而去。”

“皇后死了?”有人赶紧问。

“自然没有。陛下劝解她道,幼帝尚需你爱护,又如何能使他幼年失怙呢?但王皇后虽然打消了追随陛下而去的念头,终究是悲痛过甚,以至于如今与当初宣宗皇帝的陈太妃一样,因痛苦而陷入癫狂,幽居行宫,怕是此生再也无法痊愈了。”

“真是料想不到啊,原来王皇后与陛下如此情深。”众人都钦佩嗟叹道。

二楼雅座之上,穿着一身橘黄色锦衣,里面衬着青紫色里衣,还系着一条石榴红腰带的周子秦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赶紧回头看向李舒白和黄梓瑕:“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听到了。”黄梓瑕淡淡道。

“怎么可能?你们觉得可能吗?王皇后那样强势狠辣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先帝而悲痛发狂啊?”

李舒白不动声色地指一指窗户,周子秦会意,赶紧将门窗“砰”的一声紧闭上。黄梓瑕提起酒壶给他斟了半杯酒,低声说:“陛下早知自己不久于人世,所以,向王宗实要了一颗阿伽什涅的鱼卵。本来是准备给夔王殿下的,后来,便转赐了王皇后。”

周子秦倒吸一口冷气,问:“王宗实知不知道陛下要……要谋害王皇后?他怎么不拦着陛下呢?”

黄梓瑕与李舒白对望一眼,心下都想,王皇后本就不是王家人,只是他们用以安插在皇帝身边的棋子而已。如今王芙的儿子李儇顺利登基,王芍,或者说梅挽致的利用价值已尽,继续活下去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哎,这阿伽什涅这么可怕,我现在每次喝水都要仔细看一看水里才放心,”他说着,低头看看杯子,没发现红色的小点,才放心地喝下,“麻烦死了,还是赶紧回蜀地吧,好歹那里应该没有人养这样的鱼。”

“放心吧,王公公已经走了。”黄梓瑕说道,但也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杯子,心有余悸。

“走?去哪儿了?”他赶紧问。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小皇帝身边亲近的是田令孜,王公公手下的神策军前几日损伤惨重,被参了本之后神策军便换了护军中尉,如今是田令孜上位了。”

“神策军损伤惨重……是怎么回事?”周子秦赶紧问。

李舒白抬头望天,黄梓瑕则指着楼下说:“好像又在说什么好玩的事情了,你听听?”

周子秦顿时忘记了刚刚的问题,赶紧将靠近中庭的窗户打开。果然这边又开始在讲另外的事情了——

“新帝登基,京城如今各军马换将频繁。不说神策军的事情,单说夔王手中的神威、神武军,真是令人诧异。据说愿意回家者,发给十倍银钱,还送老家十亩土地,好生安顿;而愿意继续建军功的,要留在京城的便并入了御林军,要上阵的也可以前往陇西,他们之前与回鹘作战最有经验,此次凯旋自然指日可待。而这回抗击回鹘的先锋,便是御林军的王统领,琅邪王家的王蕴了。”

听者顿时个个议论纷纷,有说夔王这是在打消新帝疑虑,是以连兵权都不要了,真是不知该佩服还是该叹息;也有人羡慕说,跟着夔王打过仗就是好,解甲归田还能有十亩地十倍的钱;更有人津津乐道,这王蕴就是王家如今最出息的一个子孙了,真没想到他宁肯从戎也不愿在朝堂中消磨一生,果然是胸怀大志……

“王蕴要走了啊?那我们得去送送他啊。”周子秦说着,见黄梓瑕神情颇有些尴尬,这才突然想起她之前要和王蕴成亲,连嫁衣都试过的事情,不由得比她更尴尬,连忙转移话题,“这个这个……今天的天气真不错,连这个茶水也似乎特别好……”

“别喝茶了,眼看时近中午了,我带你去吃饭。”黄梓瑕说着,盈盈站起,朝李舒白示意。

李舒白微微一笑,说:“走吧。”

周子秦顿时目瞪口呆:“不会吧?好不容易碰见了,你们就请我喝个茶啊?连饭都不请?好歹来碗粥、来个饼啊……”

黄梓瑕跟着李舒白往外走,说道:“一起去!待会儿你吃到的东西,绝对让你吃得满意无比,比一百顿缀锦楼还要让你开心。”

“我不信!天底下难道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我不信!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昭王府的花厅之中,四面桃李花开,柳枝拂岸,青草茸茸。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人顾得上欣赏风景了,尤其是周子秦,他嘴巴里塞满了古楼子,左手捏一块,右手攥一块,眼睛还盯着桌上的一块。

昭王李汭开心得哈哈大笑,拍着桌子笑问:“那子秦你说,这

文学

是不是你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古楼子?”

“唔!可以算是……并列第一!”他吞下塞得满满的一口,喝半杯茶喘了口气,说,“和当初在张二哥那里吃的,滴翠做的那个,不相上下!”

黄梓瑕手中捏着一块香脆的古楼子,与李舒白相视而笑,轻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嗯,确实不错。”李舒白点头道。

昭王得意地说道:“四哥,你是有所不知啊!我当初在普宁坊吃了一个古楼子之后,那真叫一个念念不忘,神魂颠倒!可惜做古楼子的那姑娘就喜欢普宁坊那家的傻小子,就连我都没挖到她过来!”

“你看见什么好的不想要?当初还想从我身边挖走梓瑕呢。”李舒白笑道,回头看向黄梓瑕。

昭王赶紧抬手,说:“不敢不敢!九弟我那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以为是个小宦官!如果我早知道是夔王妃的话,打死我也不敢啊!”

黄梓瑕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两朵红晕,低头不语。

李舒白却慢条斯理擦手道:“知道就好,以后打人主意的时候,先看清那是属于谁的。”

昭王和周子秦对望一眼,都露出牙痛的表情。

眼看场上气氛诡异,周子秦赶紧找话题和昭王聊:“昭王殿下,不知这位做古楼子的高手,你又是从何请来啊?”

“哦,这个说来就复杂了,她听说是为夔王准备的,便说自己做完古楼子后,也要换件衣服过来拜见的,怎么还没过来呢?”昭王一边看着桃李深处,一边随口说道,“说起来,介绍她过来的人,你们肯定也认识的,就是韦驸马。”

“韦驸马……韦保衡?”周子秦立即跳了起来,脑中想起一件事,结结巴巴地问:“难道……难道说,做古楼子的那个人,就是,就是……”

还没等他说出口,只见桃花深处的小径上,走过来一条纤细娇小的身躯,一身青碧色的窄袖罗衣,发髻上一只翠蝶,是个清秀如碧桃的少女,只是面容上笼罩着些许散不开的愁思。

她走到他们面前,盈盈下拜,轻声说:“滴翠拜见夔王殿下、昭王殿下,见过黄姑娘,周少爷。”

黄梓瑕赶紧站起来,扶起她帮她拍去膝盖上的草叶。其他人都只笑而不语,唯有周子秦的嘴巴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圆,倒吸一口冷气:“吕吕吕……吕姑娘!”

滴翠向他微微点头,挽着黄梓瑕的手静立在旁边。黄梓瑕见她虽然清减,但总算神情看来还算不错,才放下心来,问:“你可还好吗?”

滴翠眼中不由得蒙上一层薄薄水汽,但她强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只轻握着她的手,低声说:“多谢黄姑娘关心……其实我本已是该死之人,我也曾想去大理寺投案自尽。只是后来韦驸马劝我,我爹为我不惜一切,张二哥也……肯定不想看到我这样轻生,我的命是他们换回来的,我……一定要顾惜自己才好。”

黄梓瑕轻抚她的鬓发,低声说:“你能这样想,你爹和张二哥泉下有知,一定会欣慰的。”

滴翠咬住下唇,默然点头,抬起手背拭去了自己的眼泪。

黄梓瑕见她情绪低沉,便转头对周子秦说道:“子秦,你现在知道了吧?天下第一的古楼子,还是属于滴翠的。”

“唔唔,滴翠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周子秦大力点头,为了证明似的往嘴巴里又塞了一大块。

滴翠看他这样盛赞,便努力朝他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昭王见黄梓瑕重又坐回李舒白身边,便问:“四哥,你与黄姑娘应该好事近了吧?”

“嗯,下月初六,黄家族老已经陆续进京了。”李舒白说。

“哈?这么快?”昭王与周子秦异口同声冲口而出,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等看对方一眼,昭王又立即说道:“宫中的那些女官特别可恶!我府中的孺人生孩子的时候,她每天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烦死了!”

周子秦凑上去说道:“黄家的族人也很麻烦!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去蜀地的时候,知道你是夔王,那几个老头儿就凑上来不停叽叽喳喳,我都受不了!”

李舒白和黄梓瑕相视而笑,李舒白挽住黄梓瑕的手,笑道:“没什么,想要把天下最好的姑娘娶到手,自然什么都能承受。”

黄梓瑕不由得翻他一个白眼,在周子秦和昭王抽搐的神情下,悄悄凑到他耳边问:“你这样会吓到他们吧?”

“反正我们都要离开了,最后颠覆一下他们的印象,岂不是很好玩吗?”

黄梓瑕无语:“这么大了,才开始想着好玩。”

“是啊,因为我的人生,现在才刚刚开始。”他含笑看着她,轻声说,“在遇见你之后。”

黄梓瑕竟无言以对。

周子秦早已拼命拍着自己胳膊上疙瘩,喃喃自语:“不容易啊,不容易,二十四岁终于混上媳妇了,夔王都开心得这样了……这说出去谁信啊?”

人生的阴霾已经扫尽,他们的人生,自此一片明媚绚烂,就算李舒白有点喜悦过头的样子,似乎也不算坏事。

好歹,对着如今这张面容,总比对着以前那张铁硬死板的脸好——在离开昭王府回去的路上,黄梓瑕这样想。

李舒白骑着涤恶,黄梓瑕骑着那拂沙,周子秦骑着“小二”——没错,就是以前那匹“小瑕”,现在它改名了,而且居然迅速地适应了新名字。每次周子秦一进哪家店门叫“小二”,它便立即屁颠屁颠地从门外冲进来,还因此撞飞过人家好几扇门。

涤恶还是那么凶,唯有那拂沙能与它并排而行。周子秦骑在自觉落后的小二身上,问:“那个……滴翠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放心吧,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而且当今圣上没兴趣替他已逝的姐姐操心这个,日日忙着打击鞠呢。”黄梓瑕说道。

“哦……”周子秦点着头,一脸若有所思,“那我这个成都总捕头,应该还有效吧?”

“这个自然,你可是先皇钦点的朝廷命官,”李舒白说着,想想又低声说,“你回去后,让你爹与范应锡早点撇清关系。”

“哎?”周子秦赶紧睁大眼睛。

“之前梓瑕在蜀地时,范氏父子已经民怨沸腾,但黄使君数年努力不但无法扳倒,反受其害,让他们借刀杀人的计谋得逞,连梓瑕也背上不白之冤亡命天涯。如今我替梓瑕一家出这口气。”

黄梓瑕在旁朝他点头,微微而笑。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二章

日子悄然入冬。

常梨毕业的第四年,当年开的工作室已经超目标步入正轨,成为一个艺术文化类公司,还拉来了泡芙一块儿。

而外界传闻这公司实际的执行负责人是承和总裁,也是许氏整个集团的继承人。

前一年,许承正式把公司全权交给许宁青,而后带着陈湉游山玩水去了。

常梨和泡芙都不是管理公司的料,虽然是最大的两个股东,但不参与决策,生怕瞎决策把公司给弄倒闭了,于是决策权全权交给许宁青,两人只负责创作板块。

“梨儿,一会儿去晚饭吗?”泡芙脚一蹬,滑着椅子到她旁边。

“今天不行,要去我女儿的家长会。”常梨笑了笑,看她一眼,“范恺没约你吃饭?”

“他今天有活动。”

常梨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多,起身收拾东西,边笑问:“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公开啊?”

泡芙漫不经心:“再说吧,这事儿不急。”

当初常梨刚认识泡芙时她朋友圈里就都是关于范恺的内容,那个有千万粉丝的微博号也经常吹范恺的粉红屁,追星女孩的人设立得非常稳。

后来因为陈潜让和珞迦公开受到非议,泡芙站出来说了那些话,而后范恺转发并且关注她。

当时#范恺泡芙互关#的热搜还挂了许久。

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追星成功的故事,就连泡芙都这么以为。

直到范恺去向陈潜让要了泡芙的联系方式,认真表达了喜欢和追求。

泡芙直接在朋友圈发了一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达激动之情,至于这背后为什么激动只有身边几人知道。

常梨原以为范恺追求泡芙只要一句喜欢就已经足够,万万没想到这一追就追了两年。

她问过泡芙为什么不答应。

泡芙很严肃地说:“这个时候谈恋爱太影响他事业了,30岁都还没到呢!成绩还没打牢,很可能造成粉丝大面积脱粉。”

常梨:……?

泡芙笑眯眯的解释:“我吧,不是他的女友粉,我只是个单纯的沉迷美色的事业粉。”

于是两年后,范恺拿到影帝奖杯,泡芙才答应了他。

但依旧迟迟不肯公开,持续地下恋情。

常梨随口调侃一句:“你们干脆隐婚隐孕好了。”

泡芙点点头:“好主意。”

常梨翻了个白眼,拎着包下楼。

许宁青已经在她公司底下等着了。

小梨子今年刚刚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今天是第一学期结束的家长会,学校邀请了父母一同参加。

许宁青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没马上下车,而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常梨歪着脑袋瞧了他一眼,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她这位老公满脸都写着——“我踏马真不想看见我那个7岁的女婿”、“我的命好惨”、“我家公主自己给自己定了门娃娃亲可还行。”

一切都归结于:许璎和沈晨风继幼儿园同学之后,如今还成了小学同学。

此刻校园内。

因为要举行家长会,下午最后一节手工课取消,值日生开始打扫卫生。

许璎不是值日生,溜出去学校的面包房买蛋糕吃。

她拿小勺子舀一块奶油塞进嘴里,刚走出面包房就看到旁边江随咬着雪糕从小卖部出来。

许璎跳起来指着他:“江随你又冬天吃雪糕!阿姨肯定要骂你!”

“你别告诉我妈不就行了。”

许璎下巴一抬:“我就说。”

江随皱皱眉:“那我就告诉舅舅你不叫我哥哥,天天叫我名字。”

“我爸爸才不会骂我呢。”

“那我就把你和沈晨风的事告诉舅舅。”江随很快转变战略。

“……”许璎怂了。

“来。”江随坏笑着朝她勾勾手。

许璎站着没动,很警惕:“干嘛?”

“快过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江随往旁边走,“关于你男朋友的。”

“沈晨风才不是我男朋友!”许璎立马争辩道。

当初说男朋友时她才刚进幼儿园,什么都不懂,看人家小男孩儿长得好看就给他冠了这个名号,后来知道害羞了,可还是被江随这混蛋揪着从幼儿园嘲笑到了小学。

她争辩完,步子还是很诚实的朝江随走过去。

“认识阮卿卿吗?”江随问。

许璎点点头。

隔壁班的女生,长的很漂亮。

“她和沈晨风都选上英语节的小主持人了。”江随说。

许璎又点了点头,理所当然:“沈晨风英语本来就特别好,肯定可以选上的。”

“阮卿卿送了沈晨风礼物。”

嗯嗯嗯嗯嗯??

许璎立马警惕起来,又听江随悠悠道:“沈晨风收了哦。”

“她送了什么?”

“听说是一盒自己折的星星。”

江随说完,原本想看看许璎炸毛的样子,盯着她看了一秒,两秒,三秒……许璎眼眶红了。

“诶诶诶你别、别哭啊。”江随慌了。

“才没哭。”许璎嘟囔一句,不想搭理他了,转身就走。

回到教室时常梨和许宁青已经到了。

常梨转身看到她,举起手跟她挥了挥:“小梨子!”

许璎蹬蹬蹬跑进去,抓着常梨的腿扑进去,黏黏糊糊叫了声妈妈。

常梨把她抱起来:“怎么了这是?有人欺负你了?”

常梨想着学校里应该也没人会欺负许璎,一来许璎性格开朗,交了不少朋友,二来还有现在读二年级的她那江随江慎两个哥哥在,也不会让别人欺负她。

许璎扁扁嘴,揉了揉眼睛:“江随最讨厌了!”

常梨笑了声:“怎么讨厌了?”

她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许宁青在自家公主面前是个没有原则的昏君,把许璎抱过去,当即表示:“改天爸爸去把江随爸爸打一顿,给你出气。”

常梨:“……”

江妄可太惨了。

估计是小朋友之间的小吵小闹,常梨也没放在心上。

很快家长会开始,其他小朋友都出去玩了,许璎刚刚红了眼眶,赖在许宁青怀里不肯走。

班主任放出幻灯片,上面统计了这一学期下来大家的各方面情况。

在成绩上许璎和常梨差不多,是个半吊子,始终浮游在班级中下层,而学校的文艺活动倒是参加了不少,诸如板报设计、小音乐家一类的活动,还拿了不少奖状。

常梨认真听老师奖,片刻后凑到许宁青耳边,手半挡着悄声说:“那个沈晨风成绩好好啊,几乎每门课都是第一,还是班长和数学课代表。”

许宁青轻嗤一声,对此很不屑。

中途沈晨风作为班长拎着水壶进来给各位家长倒茶。

到许宁青面前。

刚要倒水,一直怏怏的许璎突然坐起来,捂住杯口:“我爸爸妈妈不喝水。”

常梨:……?

许宁青:……孺子可教也。

沈晨风顿了顿,抬头看了许璎一眼,眉头轻轻一皱:“家长会挺久的,后面会渴的。”

他说话也是静静的,一点儿不像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样子。

常梨心下一软,心想这小男生也太乖了,于是把许璎的手捞回去,笑眯眯的说:“谢谢你呀班长。”

许宁青也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也笑着说了声谢谢。

常梨奇怪的偏头看他一眼。

瞬间了然,完全是因为自家女儿没被拐走高兴的。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