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在结束了与柏林联合的德国杯比赛后,多特蒙德开始全力备战与沙尔克04的鲁尔区德比战。虽然这场比赛非常的重要,但图赫尔教练却没有办法把心沉下来,因为图赫尔教练脑海里始终想着,那一晚俱乐部CEO瓦茨克与自己的谈话。在图赫尔教练看来,瓦茨克虽然是俱乐部的CEO,但也不应该干涉自己的工作。

而后两天发生的事情,更让图赫尔教练心寒。俱乐部在没有和他商量的情况下,CEO瓦茨克和体育总监佐尔克先后在媒体上发声,确立的新科欧洲金童球队核心球员的地位,这让图赫尔教练心里更加不爽。

在多特蒙德俱乐部高层眼里,新科欧洲金童不但个人能力出众,而且很受球员们尊重,再加上年轻潜力无限,理应列为球队的核心球员,重点培养对象,这种事情不应该有什么异议。但在图赫尔教练眼中,多特蒙德俱乐部高层对外的这种表态,在干涉的他的工作,图赫尔教练始终觉得,对于球队的事务自己应该拥有的绝对主导权,使用哪个球员,怎么使用,完全是他说了算,而不是有俱乐部高层决定。

在纷纷扰扰中,多特蒙德迎来了联赛第九轮的比赛,主场对阵沙尔克04,本赛季第一次鲁尔区德比。

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简称:,位于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州盖尔森基兴市沙尔克地区,是德国和欧洲足坛的传统劲旅。

球队成立于1904年5月4日,因为地处鲁尔工业区的盖尔森基兴曾是欧洲采煤中心,所以球队绰号“煤矿工人”,此外又被称为“皇室蓝”。主场为拥有55,000座位并曾创造129分贝呐喊声浪的傲赴沙尔克球场,现冠名为“费尔廷斯竞技场”。主教练魏因齐尔。

盖尔森基兴市和多特蒙德市同处于鲁尔区,而且两个城市都以煤炭、钢铁闻名于世,因此两个城市在经济上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这种竞争也延续到两个城市的足球上,于是便造就了全欧洲都闻名的鲁尔区德比。

每次鲁尔德比的比赛,当地警方都如临大敌,因为两队都有着众多的铁杆球迷,更有着近百年的恩怨。多特蒙德球迷有一句著名的口号叫做“宁愿拜仁一百次夺冠,也不要沙尔克一次捧杯,两队球迷之间的敌视程度可见一斑。

鲁尔区火爆的足球氛围离不开球迷的苦心营造,除了在比赛时为各自主队加油,球场之外,双方球迷也想尽各种“怪招”打击对手。

2006-07赛季,德甲第33轮,当时沙尔克只要再胜一场就能提前一轮锁定德甲冠军,这也将是他们四十九年来首次触摸联赛冠军,但他们偏偏遭遇了“鲁尔德比”。多特蒙德丝毫没给对手颜面,他们以2∶0取胜,最终导致沙尔克被斯图加特超越,无缘德甲冠军。而赛后,多特蒙德球迷专门租用了一架小型飞机,在盖尔森基兴上空打出了超大横幅:“你们永远拿不了冠军”,狠狠羞辱了死敌一番。这是沙尔克在德比史上“最痛的一场失败”,两家球会之间的仇恨也因此达到了一个沸点。

别以为沙尔克球迷就是吃素的。2006年,有几个穿着多特蒙德球衣的沙尔克球迷前往威斯特**球场,一阵花言巧语后,他们竟然将威斯特**的“圣物”——一幅长达60米、写有“南看台永远的黄墙”的巨型横幅“借走”,并一去不返。虽然,之后多特蒙德球迷团体严加声讨,但沙尔克球迷装疯卖傻,置之不理。

多特蒙德的反击同样来的很快。喜闻乐见沙尔克长达半世纪的德甲冠军荒,多特蒙德球在主场挂着一幅著名标语:“只许看,不许碰”。说来有意思,这句话其实出自沙尔克前经理阿绍尔给赞助商拍过的一个广告,在广告中女友警告他对其他美女只许看,不许碰。结果,被多特球迷现拿现用,嘲讽对手碰不到冠军奖杯。

由于两队有近百年的恩怨史,因此两队的球迷都非常看重两队的每一次比赛,在双方球迷和球员看来,能不能夺冠是其次的,赢得德比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鲁尔区德比的到来,也消减了记者们对于采访胖子的热情,门德斯与多特蒙德互怼的事情,也暂时告一段落。

胖子这两天也很低调,一边积极训练,一边想着门德斯对于自己的嘱咐。胖子知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球员抱怨球队主教练,是一件非常犯忌讳的事情,轻则坐板凳,重则被放弃,因为在一支球队里,主教练的权威是不容冒犯的。这也是胖子一直以来打替补,都没有对着媒体向图赫尔教练发飙的原因。

不过这次不同,胖子已经决定要转会了,自然不在害怕得罪图赫尔教练,再加上门德斯的支持和自己球队里日渐提高的地位,胖子已经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打压的球员的。胖子决定,如果图赫尔教练再敢打压自己,自己就会向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胖子发出的声音肯定不会很大,因为有门德斯这个“助燃剂”在,胖子只需要点火就好,剩下的交给门德斯就好,他才是那个唱红脸的人。

随着比赛的临近,伊杜纳信号公园球场附近,开始出现大批身穿蓝色球员的沙尔克04球迷,原本热闹的气氛也骤然变得紧张。大批的警察,安保人员也出现在体育场周围,维持秩序,避免两队球迷发生冲突。

当胖子坐大巴车来到球场时,虽然这时离比赛开始还有近一个小时,但伊杜纳信号公园球场已经座无虚席,非常的热闹。球场内不少球迷还专门打出特别标语,像“你们永远拿不了冠军”,“只许看,不许碰”,“黄墙被借走”等等,都是两队球迷多年斗智斗勇的经典片段,也仿佛是两队多年爱恨情仇的一个缩影。

“伙计,如果你不经历一次鲁尔区德比,你就不知道什么是正真的德国足球……”胖子想起在比赛前,好友金特尔对自己说过的话。

胖子在加盟多特蒙德之前,确实对多特蒙德与沙尔克04之间鲁尔区德比不太熟悉,胖子更熟悉德国国家德比,拜仁慕尼黑VS多特蒙德。其实胖子不知道的是,在德国国家德比之前,德国最负盛名的德比便是鲁尔区德比,因为两支球队有着相似的背景,相似的球迷群体,就好像两个实力相当的拳手在较量一般。

球迷们积极“备战”,两位解说员也不含糊,都“盛装出席”,鲁伯特穿了一件胖子的9号球衣,迪克尔则穿了一件奥巴梅扬的17号球衣,在两位解说员看来,胖子和奥巴梅扬将是这场比赛多特蒙德能否取胜的关键人物。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不动?”叶晨略微错愕。

“没错,正是‘不动’!”荒天尊点头,仿佛想起了什么,露出一抹罕见的敬畏之色,“不动如山!己身不动,诸天不可撼,站在那里,任是至高天尊来到都打不动!”

闻言,叶晨吃惊。

站在那里,诸天不可撼,至高天尊都打不动,那该是多么恐怖的防御力。

就算是以不朽肉身证道的荒天尊都不敢这般开口,因为与其他天尊对决的时候,尚且会动。

与他对决时,被他一拳轰过去,哪怕未曾如何伤及肉身,但还是倒退了。

“元始王号称绝对防御!”荒天尊正色道:“当年,行劫者降临,元始王站在那里,任由行劫者如何攻击,始终不动如山,没有行劫者能够打穿他的防御,包括天尊级行劫者在内,亦是如此,只能干看着。那也是元始王的最强状态。”

天尊级大恐怖攻击也无法破开防御,的确称得上是绝对防御。

叶晨仿佛都能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那些行劫者一定很绝望吧。

“反正我从没见过有谁能够破开元始王的绝对防御。”荒天尊摇了摇头道,“如果世间上还有谁能够破开元始王的防御,大概也只有盘古王而已!不过,盘古王与元始王,成为天尊之王后,从没见过发生过战斗。或许有,但无人知晓。”

不朽、不动、力量,代表了三种已经被断绝的肉身证道永恒之路。

也就是说,叶晨想要肉身证道,必须要从这三条路外寻觅出新的肉身证道永恒之路。

对于肉身证道永恒之路,如今的叶晨也多了几分感悟。

旋即,荒天尊又是在讲解。

不得不说,作为肉身证道永恒的至高天尊,荒天尊对于炼体流路线的感悟与理解堪称是世间之最,恐怕也位于元始天尊与殒落的盘古大神在这方面有资格与之相提并论。

荒天尊对于肉身证道永恒的见解很深,很多观点都突破了叶晨的想象,每每提及,让他获益匪浅。

甚至很多时候,荒天尊更是自身进行演绎。

分明只是肉身,没有半点道法之力,然后一滴血落下,却也蕴含着万般道法,与众不同,闪耀出特殊的光辉。

叶晨感觉,那是与众不同的大道力量,源自于人体自身。

从弱小时期,他就明白到,人体内蕴藏着无穷的秘藏。

所修行的其中一个大境界,称之为圣藏,便是专门挖掘出自身体内的种种神藏之力,如上苍之眸等,都是挖掘自身神藏,衍变出来的。

荒天尊道:“肉身证道永恒者,乃是挖掘自身潜能,需要摆脱于自身对于这方天地的感悟,以自身进行感悟……”

叶晨作为至高天尊,对于万道的感悟都达到太上境层次,自然听得出来,这些都是很有用的经验,非是虚假的,只是另一方面也颇为疑惑,为何荒天尊愿意对他讲解这一切。

这一论道,便是过去了万载岁月。

万年后,叶晨对于肉身证道永恒的感悟达到极深的一个层次,站起来,对荒天尊认真地施了一礼,以表感谢,道:“多谢道友讲解,让在下获益匪浅。此等大恩不言谢,日后但有事情,在下一定竭力相助!”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