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长日光阴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季墨的保镖公司转让了,他出任务受了伤,医生的意思,需要一年半载的修养,即便恢复了,受伤的腿也没有以前那么灵活,出任务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为此,韩昭霖只评价了三个字“转得好”。

季墨无奈,揉着他的脑袋,低声道,“公司没了,以后养家糊口的任务就靠你了。”

韩昭霖拍着胸膛,“你负责美貌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

季墨嘴角抽搐着将他踹到了一边。

韩昭霖粘过来,递给他一个苹果,“我有件事要问你,不许不回答,不许转移话题。”

“说来听听。”

季墨神色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短发已经微微长长了些,五官更加的精致立体。

韩昭霖眯起眸子,“为什么你受伤的事情,许晴云那么清楚,你跟她是不是有一腿?!”

闻言,季墨就笑了。

他笑得很好看,韩昭霖却觉得那笑令他浑身不自在,不禁就有点炸毛。

“你特么笑屁呀,老子问你话呢。”

季墨一手撑着脑袋,眯着眸子看他,“你是不是吃醋了?”

“放屁,老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吃个毛醋!”

“万花丛中过?”

季墨眼神透着危险,“你睡过别人?”

“当然!”韩昭

文学

霖不知死活道,“老子长这么帅,二十六还是个处才有问题吧,倒是你,”说着贱兮兮的笑道,“你丫该不会是第一次吧。”

季墨绷紧了嘴唇,脸色阴沉,韩昭霖一愣,“你还真是第一次。”

季墨丢开手里的苹果,起身进了屋。

然后,整整三天,季墨都没搭理他一句。

韩昭霖本来还挺横,结果第三天自己就认怂了,挠着门板,嘟哝道,“老子吹牛骗你的,你也信,真是的,现在这年代,处男说出去会被笑话好吗……”

季墨依旧不应。

韩昭霖佯怒,“姓季的,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熟不熟练,你不知道?!”

“砰——”

门开了。

季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水珠顺着性感的肌肉纹理一点点下滑,韩昭霖的视线慢慢上移,对上季墨的眼睛,嘿嘿笑了一声,还没多说一句话,就被人拉进了房间。

事后,韩昭霖才想起来,从头到尾,季墨都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自己反倒傻缺一样送上门被吃干抹净。

他气恼不已,揪着季墨非要他回答。

季墨被追问烦了,才叹了口气,“既然不戳破,继续做朋友不是很好,你小子干嘛非得刨根问题!”

“我就想知道你什么态度,十几年,你就一点不心动?”

韩昭霖一想到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季墨当时出事的,就特别不爽。

“那会儿我的心都被你占据了,哪儿还看得见别人,”季墨叹了口气,“小祖宗,能不能睡觉?你明天不去饭店了?”

韩昭霖这才消停下来,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八爪鱼一样抱住季墨,“你是我的!”

季墨眉眼温和,拍了拍他的手背,“睡吧。”

结果第二天一早,许晴云突然打来电话,要见季墨一面。

韩昭霖当时迷迷瞪瞪,一听见是许晴云,顿时就,来了精神,季墨一挂电话,就咬牙道,“一大早的,她找你干嘛呢!”

“不知道,”季墨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说是有件事请我帮忙,我去

文学

看看。”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一行长不见尾的婚车队在被隔离的国道上徐徐前进,每一辆都价值不菲,车子外面,缠绕着粉色丝带,井然有序的随着第一辆婚车赶往本市最豪华典雅的大酒店举行婚礼,场面跟随者大量随行的记者,抓拍着这场盛世婚礼最为震撼的一幕。

更有直升机随行护航,无数人观望着车道两边。

全世界都在直播着这样的一个世纪婚礼。

第一辆车子里,坐着身穿婚纱的新娘子。

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胸花的男人。

女人一身雪白色婚纱,紧贴着肌肤的胸口,深V领蕾丝设计,镶嵌着一颗颗精致耀眼的钻石,领口带着一条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钻石项链,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璧无瑕,透着荧光般诱人。

琼鼻樱唇,明眸皓齿,那是一张精致到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蛋,一双眸子淡如秋水般,平静无波动,静静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结婚的喜悦,也没有半丝不悦。

仿佛,今天结婚的,并不是她。

身边的男人与她则不同,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深邃,薄唇微抿,然嘴角微勾,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看起来冷俊无比,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一身裁剪得体,看不起来奢华无比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独裁者。

和女人平静的样子不同,他看起来很开心,转头看着女孩的眼神温柔似水,就像看着世界绝无仅有的珍宝一般。

修长的手裹住她柔夷般细嫩的十指,她倏然身形一震,回头看着他。

男人温和一笑,抚平了她的不适,柔声问道,“紧张么?”

女人看着他,却不说话,但是眼中的平静,早已经在回答,她并不紧张。

男人对她的安静习以为常。

她是个哑巴。

或者说,她并不是天生的哑巴,只是,自从三年前大病初愈之后,她就没有再开口说话,医生说,她是心理造成的自闭症。

车队很快停在了一个看起来豪华如宫殿,精美华丽的大酒店前,酒店前面,聚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闪光灯不停的闪耀着,嘈杂声响彻不断,再加上人太多,门口的大量保镖维持秩序都很紧张。

今天,是国际前十大企业的华人企业家温天铭和Z国大豪门的千金黎月的婚礼,举世瞩目。

看到婚车到来,记者全部沸腾了,闪光灯不断的闪着,只为了抓拍新娘子和新郎的照片。

黎月平静的看着窗外混乱的局面,眼底,闪过丝丝的迷茫,还有坦然。

她要嫁人了,可是,她的亲人,却都不知道。

也许,这一生,都回不去了。

温天铭淡笑着下车,绕过车子,走到她这边,打开车门,伸手。

黎月看着他,微微抿唇,却还是把手伸出来,放在了温天铭的手上,随后,水晶般闪耀的高跟鞋触及地面,她倾身下车。

太阳下,满身的镶嵌霎时让人难以直视。

惊艳和赞叹声响起。

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又是门当户对,十分的般配和养眼,相机拍摄的声音不停地响起。

温天铭拉着她的手,缓缓步入铺满红毯的酒店,记者和观看的人群被隔离在外。

酒店被梦幻般的摆设渲染,犹如童话世界里的婚礼现场,在温天铭的搀扶下,进入酒店大堂。

婚礼现场的门口,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相携走来的男女,眼中满是欣慰和欢喜,身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花,男女走近他,温天铭叫了一声,“大哥!”

男人是新娘的哥哥,黎家唯一的继承人,黎阳。

轻微颔首,温声道,“进去吧!”

新郎点头,看了一眼黎月,走进去。

黎阳看着黎月,轻声问道,“怕么?”

看着他自小最宠爱的妹妹,他眼底全是温和,还有淡淡的心疼,自从三年前那场病之后,妹妹就都变了,原本多言活泼的她,成了哑巴,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欢声笑语,日复一日,都是沉默。

她顿了顿,缓缓摇头,不语。

黎阳也不再问,把手里的花交给她,她接过,他伸出手臂,含着笑意,她嘴唇微抿,伸出手,挽着他,随后,一起走进婚礼现场。

看着现场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听着耳边从未听过的音乐声,黎月眼底有些悲伤。

没有想象中的凤冠霞帔,没有该出现的十里红妆,同样的婚礼,可是,那记忆深处,最古典的画面,和面前的世纪婚礼,截然不同。

而娶她的人,不是当年许下诺言娶她为妻的男孩。

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她不知道。

温天铭站在前面红毯尽头,含笑等着她。

一条不算长的红毯,走了仿佛一个世纪,站在温天铭身前,黎月很平静,可眼底,终究有些迷茫,两世为人,第一次嫁人,她从未和异性有任何的牵扯,也不曾,尝试过男欢女爱,可是,转眼,她要嫁人了,从今往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

不是她曾经憧憬着长大后嫁的那个人,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黎阳看着温天铭,温声道,“我的妹妹,就交给你了!”

温天铭颔首,“我会照顾好她的!”

黎阳才把黎月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随后,温天铭拉着黎月,缓缓踏上身后的高台,司仪已经在那林等着了。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宋窈窈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她跟霍云阙结婚了。

她家哥哥臭着脸站在台下,看着爸爸牵着她的手走过长长的地毯,最终将手交到另外一个男人手里,眼里流露的满是不爽。

妈妈见状,拍了拍哥哥的后背安抚,看向台上的眼神带着欣慰。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哪怕年过五十,却因为保养得宜,丈夫疼爱,孩子孝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看上去像个刚刚三十岁的美妇人,眼睛清澈一点也不像年过半百的人。

主持婚礼的年轻神父勾唇一笑,立刻引起全场女孩们集体犯花痴。

脖子上戴着的十字项链,在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散着银辉。

他问:“你愿意吗?”

“我愿意——”

清晨微醺的阳光肆无忌惮的钻进房间,热情亲吻床上那张白皙的小脸。

那么多年过去,时间好像在她身上停留,那是上天的眷顾。

她习惯整个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粉嫩白皙的脸,阳光下,皮肤细腻的犹如新生婴儿。

霍云阙端着温水走进来时,听到的就是这句‘我愿意——’,他脚步一顿,无法遏制地轻轻一笑。

他知道,他的小娇妻是又做那场梦了。

宋窈窈感觉到额头发痒,她嘤咛了声悠悠转醒,一睁眼就受到来自某位男人的美颜暴击。

眉眼线条深邃,五官清隽逼人,带着他独特的气质,就像是一副上好的水墨画,上头绘着世间独一无二的人。

“唔……你干嘛啦……”

她咕哝了声,习惯性地伸出手去。

霍云阙俯身,让她勾住脖子,大掌托着她柔软不盈一握的腰肢把她抱起。

在明亮光线下,小女人身上的红色痕迹无处遁形。

像雪地里盛放的红梅,从圆润的肩膀处开始蜿蜒而下。

霍云阙亲了亲她的额头,“这么喜欢婚礼,要不我们再办一次?”他提议。

宋窈窈还迷迷糊糊,脑袋枕在他宽阔肩膀上打盹,听到这句,小脸倏然红了。

埋着脑袋吐槽,“婚礼之所以神圣,难道不就是因为一辈子只可以有一次吗?”

再办一次是什么鬼啊!

她扯了扯霍云阙的耳朵,心想这男人的脑回路真是越来越古怪了。

霍云阙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轻笑一声,“你不是一直惦记?”他拿过那杯温水,也不用宋窈窈动手,直接喂到她的嘴边。

宋窈窈喝了口,闻言白嫩嫩的小脚踹踹他,“就会笑话我!”

“有么?”霍云阙俯身,双臂撑在床上,将她困于身下。

宋窈窈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经不起挑逗,一害羞就恨不得整个蜷缩起来的小姑娘了。她嘻嘻一笑,主动勾住男人的脖子送上香吻,“不过在梦里经历再多次,我的答案永远都是那一句。”

我愿意——

霍云阙眼底笑意涟涟,他刚要吻回去,宋窈窈已经调皮地躲开。

看霍云阙扑了个空,顿时笑的双眼弯起,露出几颗雪白贝齿。

狡猾小狐狸的模样,让人又爱又恨。

“耍我,嗯?”

下巴被捏住,霍云阙缓缓倾身。

阳光正好,心里的小鹿扑通乱跳。

啊,这个男人永远都有让她心动的本事,数十年如一日。

宋窈窈闭上双眼,睫毛飞快颤动。

就在霍云阙的吻即将落下去时,门被‘轰’地推开,紧接着两只小炮弹似的小胖墩,就飞快冲了进来。

两只小胖墩穿着同款的衣服,一粉一蓝。

“麻麻!麻麻起床——啊!”

小胖墩忽然一个紧急刹车,小胖手一捂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然后悄悄打开手指,从缝隙里偷看。

“嘭——”

落后一步的另外一个小胖墩没来得及刹车,直接撞到前者身上。

两人叠罗汉似得,摔在地毯上。

顿时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旖旎的氛围因这滑稽的场面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霍云阙眉心跳了跳,咬牙切齿地直起身。

心想究竟是哪个基因没对上,才会造出这两个蠢东西来。

宋窈窈吓了一跳,连忙要跳下床去抱他们,“哎呀快起来,摔疼了没有?”

“你坐好。”

霍云阙睨她一眼,走过去一左一右将两只小萝卜拎了起来,掂了掂,道:“又胖了,”他冷冷道:“从明日开始,戒糖戒零食。”

“啊?”

两只小萝卜眼前发黑,累觉不爱,“爸爸,不要啊!!”

宋窈窈坐在床上晃着小脚偷笑。

她是毕业那年结的婚,至今已经五年了,在婚后第二年她就怀孕,生下了这对双胞胎兄弟。

宋窈窈当然怕疼,但她怀孕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不过因为有前车之鉴,那次扎TT的时候,宋窈窈做足了准备,果然没有被发现。

一次中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