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bl啊好烫撑满了abo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一章

秦昭里诚实地说:“吃什么午饭,我现在就想跟你睡觉。”

姜灼:“……”

这是路上。。。

他小声提醒:“别人听得到。”

秦昭里才不管,抓着他的袖子,看着他问:“你不想啊?”

他不说话,耳朵很红。

秦昭里贴在他怀里蹭他、勾引他:“不想?”

“……想。”

怎么会不想,他那么喜欢她。

她踮起脚,凑到他耳边:“家里没有套了,我们去买吧。”

“……”

姜灼害羞地点头:“嗯。”

两人先去了超市,姜灼说还要买点菜,推了购物车,秦昭里先去拿了超级多的套套,而且大大方方、不遮不掩。

姜灼:“……”

他拿了一袋抽纸,把四四方方的盒子盖住,推着车、牵着女朋友去了生鲜区。

在他们买牛肉的时候,后面的女孩子探头过来看了看,不太确定:“你是姜灼吗?”

她看了眼姜灼的助听器。

“我是,请问你是?”姜灼并不认得她。

秦昭里见是女孩子,顿时一脸防备。

女孩腼腆地笑了笑:“我也是学大提琴的,我在网上看过你拉琴的视频,真的很棒,恭喜你拿奖。”

“谢谢。”

女孩拿出笔和本子,有点不好意思:“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姜灼待人很礼貌:“可以。”

女孩把本子和笔递过去。

姜灼第一次给人签名,字签得端端正正,还写上了日期。

女孩接过纸笔,悄悄咪咪地打量秦昭里:“这是你女朋友吗?”

“嗯。”

“祝你们幸福。”

姜灼礼貌地笑了笑:“谢谢。”

女孩带着签名走了,走远之后偷偷拍了一下音乐家和他女朋友的背影。

秦昭里去货架上拿了个口罩,拆开给姜灼戴上。

“你火了。”

他眼睛露在外面,眼神很干净,带着困惑,像迷路的小鹿:“嗯?”

他还不知道他在微博上小火了一把。

“网上好多小姑娘喜欢你。”秦昭里故意把购物车里的抽纸戳开,让那几盒套套露出来。

姜灼又去把抽纸放好,盖住:“我喜欢你。”

他把她接下来要吃的醋全部堵回去了。

快一点了,他们才买完东西回家。

进门后,姜灼把袋子放在玄关柜上:“我先去做饭。”

秦昭里拉着不让走:“不吃饭,吃你。”

姜灼担心她的胃:“吃了饭再——”

她将他推到了玄关换鞋的椅子上,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边吻他,边坐到他腿上,鞋子踢掉,双腿盘到他腰上。

不是单纯只接吻,秦昭里怎么可能只接吻,她手在他身上到处作乱。

没一会儿,两人的呼吸都乱了。

她离开他的唇,换气的时候,吻住他的喉结:“我好想你。”

他身上出了汗,很热:“我也想你。”

特别想她。

上课时想她,演奏时想她,走路吃饭也想她,梦里还是她。

他的手刚碰到秦昭里的上衣衣摆,门突然开了。

是姜烈回来了,兄妹两个目光撞了个正着。

姜烈呆滞了三秒,然后收回惊掉的眼珠子,淡定地揉了揉眼睛:“哎呀,眼睛好痛。”她伸手,摸摸前方,“怎么突然看不见东西了呢?”

姜灼:“……”

姜烈目不斜视,“摸瞎”去了自己房间,并关上门,打开手机音乐,把声音调到最大,仿佛在说:我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秦昭里窝在姜灼怀里,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你还笑。”他脸都快要烧熟了。

她擦掉他唇上沾的口红:“我们去隔壁。”

“嗯。”

他们去了隔壁的房子,门关上,又吻到一起去了。

秦昭里伸手去扯他的衣服,他按住她的手:“窗帘没拉。”

青天白日的,秦总还是要脸的。

“去房间。”

姜灼把她抱起来,面对面地,托着她,让她腿放他腰上:“去浴室好不好?”

他挺会的,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

“好。”

姜灼抱她去了浴室。

天气很热,他把花洒开了,两人站在微微带了点温度的水下面。

他吻着她,衣服扔得很乱。

“昭里。”

“嗯。”

他语气很懊恼:“刚刚买的东西没有拿过来。”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二章

楚景琛赶紧举手,做投降状,一副妻管严的样子:“我当然不敢。”

“我哪敢呀,我可是知道你的拳头很厉害的,我怕你削我。”

“知道怕就好。”苏乔有点傲骄地扬了扬下巴,坐上了车子。

苏乔的到来,果然让楚奶奶高兴得手舞足蹈,她一见面就握着苏乔的手不肯松了。

一直到吃完饭,到了午休时间,才让苏乔哄着去睡了。

“这画怎么在你这?”

苏乔进楚景琛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墙壁上的某幅被框上了框架,挂在墙壁上的画。

楚景琛暗恼了一瞬。

怎么就忘记把这个弄下来了?

他赶紧上前,背靠着墙壁,妄想用自己高大的身躯遮住,脸上的神情略有些尴尬。

“别遮了,我自己画的东西,我还能看不出来?”

都已经暴露了,还有什么好遮的?

而且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遮什么遮啊。

楚景琛耳根子有点红,摸了摸鼻子,有些郝然:“咳咳,这个,这个是当初我从顾华磊的手术室里捡到的。”

苏乔有点意外地挑起了眉:“你那个时候就在那?”

“我是去找顾华磊谈点事情,结果医院的人告诉我,说他正在忙一台整容手续,我就找过去看了看。”

他想起了当初的情景,摸了摸鼻子。

“咳咳,结果我看到你蹑手蹑脚地离开手术室,然后摸进了医护人员用的衣帽间,换了套衣服后,又悄悄地摸出了医院。”

他真不是故意的,那真的只是凑巧而已。

苏乔:“……”这个小四,当初是怎么干活的?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三章

这天,周阿3洗完澡后照常坐在书桌前,书桌很整齐,很干净,一尘不染。

桌前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桌子左上方,则放着两个相框。

最左边的相框里,是两个伸着手玩着剪刀石头布的孩子。

女孩比着石头,男孩比着剪刀手,赢的那个人笑得很开心,输的那个人笑得比赢的那个人更开心。

最开心的时光被定格在了这一方小小的相框里。

旁边的相框里只有一个人。

一个女生一身黑裙闭着眼拉着小提琴。看她的表情,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左边的照片更清楚一些。

右边的照片有些模糊。

除此之后,纯黑色桌面的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干净得让人有些乍眼,有些压抑。

周阿3坐在凳子上像往常一样呆呆地看着两张照片,这一看就是一下午。

钟表嗒嗒嗒地走着,总是给寂静的房间带来了一丝丝人情味。

时光就这样慢慢消逝着,慢慢消耗着。

窗外渐渐黑了起来,弯弯的月儿沉沉地睡着,调皮的星星总眨着眼,似乎想要吵醒散发着淡黄光芒的月亮。

世界即将进入黑暗的那瞬间,四面八方亮起了五彩缤纷的灯光,极为耀眼。

花花绿绿的世界并没有因为阳光的消逝而寂静,而是更加繁荣,更加光怪陆离。

千千万万的灯火阑珊,在这一方小小的窗前,有一个身影。

听着耳边的滴答声,心愈加平静。

窗前之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翻开笔记本。

一页一页翻着,或许是翻的次数太多,导致前面的纸张已经有些发黄了,甚至有些短短的毛刺。

翻了很久很久,终于翻到了空白的一页,也是最后三页了。

看着干净洁白的纸张,空寂无澜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丝波动。

修长白皙,指节分明的手指拿起质感上好的钢笔,犹豫了一下,便放在了发白的纸张上写了起来。

【半生,你知道吗?以前最怕失去你,我以为失去你是这个世上最难过的事。

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最怕的,不是你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是,我忘了你。

忘了,你曾出现在我

文学

的生命中;忘了,我曾经是多么爱你;忘了,我们曾经相遇过,相伴过;忘了,从小陪伴过我的那个影子,要去哪里寻找。

直到这个世界让我忘了你。

好难过。

我不想忘记,可是,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可怕、很讨厌的东西。

你在我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模糊到我开始讨厌自己了,讨厌这个快要忘记你的自己了。

你总说,生死有命。

在医院这个满眼白色的地方,我见过太多的死亡与新生。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一张张欢乐和悲伤的世人之脸,我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我明明记得,那天我流了很多眼泪。

可我也好像记得,也是从那天起,我的泪腺好像干了。

干到荒芜,就像流沙的沙漠一样,就像干涸的大海一样。

你让我好好活着,我听你的话。

我每天都在尽力救治病人,每救一个,就会想,为什么当初没有把你救回来?没有把你从阎王的手里拉回来。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终究还是食言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有很多面孔,却唯独没有熟悉的你。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听着耳边萧瑟的风声,看着寒来暑往,突然就会想起我们三个排成排的模样。

你知道吗?

一个人真的好孤独。

你说我的手很宝贵,让我多救些病人,那我现在给你讲个笑话。

我的手,以后都拿不了手术刀了。

结局有些遗憾,没要了我的命,却伤了这只手。

伤了这双你曾经引以为傲的手。

现在,我不当医生了,去R大当了老师,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

这个职业和医生一样,也是很神圣的,也是可以,救人的。

这是你说的,也是可以救人的。

半生,你肯定会支持我的,是不是?

我总想着,如果那刀再准一点,再准一点,我们现在也会相遇了吧。

我这双手,拿得起手术刀,却抓不住你的手,救不了你。

嘿嘿,这样也好。

我留在南空了,青月,以后就不经常回去了。

那里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文学

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缺了点什么东西。

都说故乡的月亮最亮,那是因为有故乡的人,而现在的我,一无所有。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做过梦了,以前我也是个特别爱做梦的人啊,可是现在,为什么就不做梦了呢?

老人常说,如果在梦中见到心里想见的那个人,说明她也想你了。

可是,我为什么就是见不到你呢?你是不是不想我了?

半生,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半生,你是不是想彻底丢了我?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你为什么不想要我了?

为什么?

……

——人死了,就变成一个星星。

——干嘛变成星星呀?

——给走夜道儿的人照个亮儿

……

以前学习这些文章的时候,总觉得搞笑。

可是,现在才懂了。

但是明白这些故事的代价太大了,真的太大了。

有些承受不了。

现在我总喜欢仰头看星星。

你说过,人走了之后会变成星星,变成一颗颗闪亮、眨着眼的星星。

天上有你,有阿姨,有小叮当,还有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