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当刘璋说出要砍了自己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许靖,这才抬起头来道:

“杀了我,又能改变什么呢?”

“杀了你,可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刘璋的思路显得很是清晰。

“主公对刘备的进攻毫无办法,就怨不得我等做属下的想要另投他人。”

许靖好像认命了似的,看着刘璋:“就算杀了我,你也改变不了益州会被刘备所夺的将来。”

“死到临头,你竟然还敢嘴硬!”

刘璋刷的抽出佩剑,指着许靖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连严颜都已经投降刘备了,蜀中还有几人能够坚持抗争的?”

许靖毫不示弱的喝道:“刘璋你杀了我,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一起结伴而行!”

刘璋额头青筋暴露,手里捏着佩剑一直对着许靖,眼睛瞪着溜圆,恨不得一剑劈死他。

可是杀了何英之后,不仅何宗归隐,还有许多巴蜀集团的人,同样辞官归隐,或者是向刘备投降。

如今再杀东州阵营的许靖,怕是会有更多的东州人也同样向刘备倒戈。

这是在自掘坟墓!

刘璋面对困境后,现在的头脑,反而更清醒一些了。

杀何英之事,就是关平他一手促成的!

如此想来,自己是落入了关平的圈套当中?

当初自己还颇为羡慕刘备有这么一个好侄儿,如今再想想,他可真是刘备的好侄儿!

想到这里,刘璋收剑入鞘,挥手让士卒把许靖先关进大牢当中,等待发落。

从明日起,务必要严格控制出城之人的身份,不许旁人再任意出城门。

“主公,不杀了许靖以儆效尤吗?”张松拱手问道:

“若是如此宽待他,岂不是谁都会争着试一试,向刘备投降。”

张松内心是希望许靖被杀的,许靖是空有虚名,无什么才干之人。

但是许靖的虚名已经通过别人的传颂,许多人都知道了,若是刘璋能像杀了何英一样杀了许靖。

那想必会有更多的人认为刘璋是残暴的,同时士人们也会加快向刘备投降的意愿。

毕竟许靖也属于东州一派!

刘璋捏着胡须点点头,觉得张松说的在理,只是他心中也有疑虑。

“待到张任传回胜利的消息后,借此来振奋民心,我再斩杀许靖,如此警示效果才最佳。”

刘璋打定主意后,对着吴班陈式道:“汝二人从明日起要打起精神,一定要仔细盘查从成都出城的人。”

“喏。”

刘璋挥挥手,让人全都退下,他自己在好好琢磨琢磨。

益州战事怎么就开始变得对自己越发的不利起来了?

这期间的变数到底是什么?

吴懿投降,严颜投降?

一个是东州集团,一个巴蜀集团,两个人都深受自己重用。

可他们怎么就选择投降刘备那厮了呢?

自己到底哪做的没有他们好?

刘璋思来想去,到了后半夜才深深睡去。

吴班与陈式二人经历许靖越城逃跑事情后,对于巡视也越发的重视起来了。

“元雄,你为何要揭发许靖?”

陈式面露不解,因为吴班向来以豪爽侠义,怎么着也该放许靖一马。

吴班长叹一口气:“我兄长已经向刘备投降,若是我再私放许靖走了,想必我吴家会死无葬身之地。

许靖他不值得我搭上全族人的性命,放走他,更何况他只是一个空有虚名之徒罢了。”

陈式知道吴班的难处,他必须要表现出来,对刘璋的忠诚。

否则吴家这一大家子,怕是难以存活。

盛怒之下的刘璋,怕是会做出一些杀人全家泄愤的事情。

陈式扶着城墙垛子,感受着冰凉的气息:

“元雄,你觉得刘玄德他能赢吗?”

吴班挥手命令二人的亲卫都离的远一些,这才叹了口气道:“主公绝不会是刘备的对手。”

陈式点点头,巴蜀集团的人,甚至许多东州人都开始接纳刘备了。

如今战事糜烂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若是刘备兵临城下,你待如何?”

“还能如何?”

吴班似是而非的回答,已经证明了他内心所想。

陈式点点头,他心中也有底了。

为刘璋卖命实在是没有必要。

天刚刚发亮。

费观就已经率领士卒到了成都南门外,等待着进城。

他明显的可以感受到,成都县已经不同往日了。

守卫城门的士卒变得越发的多了起来。

吴班站在城楼上远远的瞧见一伙士卒奔着成都而来,心中当即警铃大作。

难不成张飞的先锋部队已经要兵临城下了?

不过仔细一看,原来有不少人是躺在木板上,被人抬走往这边走。

吴班便放下心来了,是张任派人护送前面的伤兵回成都养伤。

只不过大公子刘循,不应该把这群人全都留在雒城,以免会造成成都百姓有惊慌之举?

光严颜投降张飞,他们兵势距离成都不足一百五十里的消息,就能让许靖越城而逃。

那这伙伤兵出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慌乱呢!

想到这里,吴班觉得还是要下去迎一迎这活伤兵。

尽量安抚他们,以免他们宣扬什么不该说的话。

等他到了城门口,发现领头的竟然是费观,顿感不解。

“宾伯怎么会回来了?”吴班客气的问道。

经历了雷铜吴兰的事情后,费观现在瞧谁都是自己人的模样。

吴班更不用说了,连他兄长吴懿都主动向刘皇叔投降了,那他更是“自己人了”。

相见之后,费观一点都不慌,下了战马拱手道:

“元雄,我回来是办大事的。”

“办大事?”吴班看看费观,再看看从一旁经过的伤兵们。

这是能办什么大事?

“对,办大事,你要不要也一起来?”费观借机发出了邀请。

“一起来?”吴班对费观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了,陈式他回去休息,主公有令让我严查出城人员,离不开。”

“元雄还是随我走一遭吧。”费观弃马拉着吴班一同往县衙当中走。

吴班陈式皆是成都守将,手里控制着军队。

按照关平的吩咐,最好把他们这些掌军的头头脑脑,全都给一网打尽。

吴班不知道费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故而未曾拒绝,兴许前线又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听完张鲣的话,朱一贵意外的只是点点头,随后笑道:“两位不要在意,刚才是替皇爷问话,如有做的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这就完了?”张鲣诧异道。

他原本以为朱一贵会继续问,问一些细节,甚至包括其他方面的事,谁想朱一贵就问了他和汪文简简单单的几句就结束了。

“我说张帅,我哪里知道这些,我就是代皇爷问几句罢了,皇爷要问什么,想怎么问,哪是我这么一个臣子能决定的?”朱一贵摊开双手,一脸无奈道。

张鲣和汪文同时笑了,而他们这时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朝朱一贵拱拱手,随后三人依次坐下,继续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朱一贵说的没错,朱怡成其实只是让朱一贵过来看看,至于那些问话也仅仅只是点到而止。

要知道朝鲜这边有着锦衣卫和通事处两大机构的人在,一些平日的情报消息早就通过正常渠道送至京师,再加上无论是驻朝鲜大臣黄滔涣或是参赞大臣汪文,还是刚调至朝鲜不久的张鲣,对于他们的能力和忠心朱怡成从未有怀疑。

让朱一贵来问话,一来是借这个理由给朱一贵到这的一个名义,二来也是用这种方式敲打一下朝鲜的这些臣子,让他们千万不要大意。

再加上朱一贵为人机灵,别看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心细如发,如果汪文和张鲣在刚才的回答中有少许不对,又或者让朱一贵察觉到济州的明军有不妥之处,那么朱一贵一定就能看出来。

说白了,这是朱怡成的用人之术,也是他用这种方式给张鲣他们提个醒。张鲣和汪文也是聪明人,当朱一贵笑着说问这些话只是皇爷定的,他无法做主的时候,两人同时想到了原因。

当天,汪文和张鲣为朱一贵设下宴席,济州虽是海上大岛,鱼虾这些自然是不缺的,而且由于朝鲜对济州开发较早,岛上的养殖同农业也很早就有,大明占了此处后,更对其进行了合理规划,如今济州的农产养殖等等虽无法全部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但在大明来往补给之下,却是比起北海道那边更为好些。

宴席很是丰盛,再加上朱一贵这次来仅仅只是半个钦差,身份也更随意些。所以宴中诸人也极是轻松。推杯换盏之间,笑谈甚欢,不过却没有太多饮酒,毕竟这虽然不是战时,可在现在的情况下镇守济州的文武要员都在,如都喝醉了就不妥了。

宴后,朱一贵就在此住了下来,一夜好睡。等第二日天光放亮,鸡鸣声传来时,朱一贵就起了身,依着他的习惯在院中打了一趟拳,出了身微汗后回到房里擦洗身子,再换上了官服,等他再从房中出来时,黄殿和吴外已等着了。

“朱帅,张帅的人已经过来了,在门外侯着。”不是私下,在正式场合无论是黄殿或是吴外都以正式称呼朱一贵,虽然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这点两人自然明白。

点点头,朱一贵一摆手,带着两人并几个随从就出了门,在门外几辆马车早就已停着,一个校尉带着十来个士兵等候着,见到朱一贵迎上行礼,随后邀请朱一贵上车。

虽然皇帝的话朱一贵问了,不过他朱一贵来这并不是仅仅问上几句那么简单。所以今日起,朱一贵会在济州各处转上一转,看看济州的情况,换句话来说,他是替皇帝视察工作,如果一切没问题自然不会插手,但是假如有什么不对,那么朱一贵可以有权利要求汪文和张鲣作出解释,并立即整改。

这个安排昨天汪文和张鲣都已知道,所以一大早就派人来接朱一贵。而张鲣没有亲自来,那是朱一贵特意要求的,毕竟张鲣在军中的资格可比朱一贵早,两人的地位也相差不多,再加上朱一贵对张鲣的信任,这种事只要派下面人就行了,没必要让张鲣来跑一趟,反正等会朱一贵会和张鲣一起对驻扎在济州各部队进行视察,他们在营地碰头也是一样。

就这样,朱一贵等人上了车,由校尉带至要视察的营地。等到了那边时,张鲣也已在了,随后相互见面就开始了他的视察工作之旅。

按照行程安排,朱一贵会在济州呆上十日左右的时间,直到把整个济州从军、政两方面各处情况都视察一遍再离开。

所以朱一贵用不着走马观花,以他的经验和眼光完全可以细细视察这些。一日下来,朱一贵心中暗叹张鲣不愧是名将,虽然接手济州时间不长,可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是军队训练、面貌、装备、后勤各方面都是井井有条,让朱一贵挑不出多少毛病。

当然了,如鸡蛋里真要挑骨头,别说是张鲣领军了,就算是董大山亲至也能找出问题来。不过这就不是视察了,而是来找麻烦的,朱一贵又不是傻瓜,他的责任是什么,朱一贵心里清楚的很,所以一路视察下来气氛不错,心中也很是满意。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嬴政的话,虽低沉。

但发乎由心,更是入心数分。

让这些初入朝堂的将军各个都是面红激愤,恨不得为大秦肝脑涂地。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一统天下,终战息乱!”

将军们一同高呼。

浑厚的声音在秦王宫里回荡。

山呼海啸般的誓言如滚滚雷声,大殿中也是久久沸腾不止。

文学

即。

苏劫,王绾,熊启等人纷纷恭贺到:“恭贺大王,恭贺大秦!”

这些班底,就是秦国一统天下之人。

终于荟聚在了一起。

此时。

忽然,一道传讯,道:“大王,雁门关紧急军情。”

苏劫等人纷纷看去。

只见来人将雁门之事一一说了出来,尤其是蒙恬向百姓颁布了借粮法令,迅中所言,恳请大王原谅蒙恬自作主张!

要知道,这粮食是要三倍还给百姓的。

一时间。

朝堂上是纷纷变色。

不少人更是恼怒交加。

关中现在是什么情况,几十万人从陇西各地迁移到了泾阳所在的十五县,本就是咬着牙在用,恰逢关外三国几千里土地还要兴建,更多的百姓要重建家园,都张着嘴要吃。

朝中已然是劲力在调转。

可偏偏这个时候,却恰逢李牧飞骑打丘林。

王绾有些恼怒,道:“大王,蒙恬私自行事,有驳秦法,臣恳请调蒙恬回咸阳,以法治罪!!”

作为丞相,每天都在和粮食愁眉不展,现在到好!

而此前的十余位新进的将军,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不过,和朝臣们想的不同的是,纷纷赞叹蒙恬好大的魄力。

苏劫也是暗中点头赞许。

蒙恬也是这朝将之一,只不过因为镇守雁门关,而没有出现。

十余个将领没有多言,毕竟今日是初上

文学

朝堂,少说话,除非大王相问。

然而,王绾的话。

有人附议,有人陷入沉思。

嬴政摆了摆手,问道:“寡人到想听听,将军们的意思!”

嬴政指了指案几上的书册,也就是哪些少壮派的将军。

冯劫因为此前乃是少长史,本就多在朝中,此时摇身一变,已然成为了将军!

自然也属他最有发言权!

身份的转变,让冯劫立刻说道:“末将以为,诚如李将军所言,兵事多变,方略谋划务求万全,何为万全,宁备而不用,勿临危无备也。”

章邯,召平等人听完,顿时道:“臣等附议。”

一个问题。

就显示出了,朝堂上,文臣和武将的区别。

冯劫继续说道:“昔年,张仪鼓动楚国灭越而全军南下,却不防北边秦军,遂被司马错将军率军奇袭房龄,一举夺取了楚国的粮仓。今日北方亦如蒙恬所虑,一旦日久,若是胡人形成连横合兵之势,必成大患,到时若是草原被月氏一统,原诸胡,则势力日盛,若是我秦国东出还要灭燕齐楚之时,而北面,唯有李牧,蒙恬一支边军对应,不正如,当年张仪说楚,司马错攻房龄之鉴吗。”

冯劫的意思是明确。

蒙恬做的好。

蒙恬顶呱呱。

王绾顿时说道:“秦国上下粮食本就不多,雁门关乃是新进关要,关内制地尚未安稳,此时行兵,本相便觉得有失妥当,然而,若是调集萧关粮食,那胡虏攻打萧关,又待如何,萧关乃是关中之颈项,萧关一失,其害怕是十倍于雁门,诸位将军可有考虑。”

章邯此时想了想,上前一步,道:“末将以为,丞相所虑有所不全。”

王绾看着章邯道:“那你说说,有何不对。”

嬴政也看向这个二十多岁的将领。

章邯正色道:“战国以来,秦赵燕历来是华夏抵御北狄的北三军,而三国昔年历来传统都是各自为战,胡虏打哪国便是哪国接战,北狄久战成精,后来不再袭扰强大的秦国,也就是萧关,而专行攻打赵燕两国,遂使赵国最精锐的边军始终被缠在草原不能脱身,而燕国在秦开地以前几乎被胡虏打得无还手之力,而后来,秦开地北伐胡虏,让北部丘林氏的国土日益渐小,这些胡虏便开始不断的偷袭赵国以求颜面。”

群臣纷纷点头。

对章邯更是刮目相看。

暗道这等年岁,能上朝堂的,确实不简单,可谓一语见的。

嬴政赞许的道:“接着说。”

章邯拱手说道:“随后,李牧以二十万飞骑,破诸部落,驱逐单于王三千里,至此得以太平,昔日,东胡林胡如此势大,非今日丘林所能企及,如此诚然,其都不敢攻打萧关,何论今日之萧关,有此可见,丞相多虑也。”

章邯继续说道:“时才,冯将军比喻得当,雁门之重,就如今来说,远胜萧关,可谓天下第一雄关,雁门破,天下乱,雁门在,天下安,所谓万全,便是无战亦不能无备,何论如今蒙少将军只是调集粮草一条,并未提及增兵,已是为大秦现状而考虑,竟然如此,即便我等不能相助,也不能治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