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厨房春潮;白洁与高校长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一章

见友可里面露疑惑,奈田永接着解释道:“你不用怀疑,我自然是诚意十足,你若能在我手下做事,倒是不愁吃穿,而且比你当混混头目要风光体面的多,除此之外,我每个月额外多给你加五两白银如何?”

不得不说,奈田永提出的条件确实十分诱人,之前友可里心中还有疑虑,但想到自己也不是怕事的主,心中听了自然心动。

“你确定你敢用我?告诉你,我的脾气可不好,而且毛病也不少,像你们这些富贵人家,我友可里从来没想过要高攀,更加不会因为你们的一些什么狗屁规矩而委曲求全,我自有我的做事风格。”

“这要是换做旁人,一早便高兴的手舞足蹈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没有让我失望。”

对于奈田永的话,友可里有些捉摸不透,面前这个人总觉得深藏不露,让他隐隐有种不安,与其说是不安,倒不如是一种敬畏,从昨日的事情便能看出,他不是一般人。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况且我友可里也不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提前告诉你,我并非什么好人,如果你现在后悔,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按照昨日我们的约定,你赔我银子我便离去。”

奈田永神秘一笑,随后用手敲了敲桌子上一沓子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不瞒你说,关于你的情况我早已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你是古月军中武士,只因犯了军法,被驱逐出军中,来北安讨生活。

我刚才也说过了,我很欣赏你,在我眼里,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我想要你在我手下做事。”

“你派人暗中调查我?”友可里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对奈田永不计前嫌,慧眼识珠的气魄所折服。

“不能说是调查,只是对你有兴趣而已,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感兴趣的人,做点功课也是自然。”

谈话间,友可里被奈田永温文儒雅的谈吐气质所吸引,再加上昨日刀抵在胸口丝毫不乱的胆量,还有今日不计前嫌的气量胸襟,让他深深为之钦佩。

“好,我答应你,我友可里从今日起便是你的人,只为你奈田永一人做事。”

“哈哈,好,走,现在咱们就一同出门。”

“杀谁?”

听到友可里的话,奈田永不由愣了一下,旋即大笑起来。

这种脑子里都是肌肉的愣货,才是最好的刀枪,奈田永对友可里这股子楞劲,很满意。

“这次不是杀人,失去看热闹。”

“那有什么意思,你带着马夫就行了。”

“若是事有变化,免不了是要杀人的,可一旦要杀人,杀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好,我跟你去!”友可里兴奋的说道,此时他双眼之中,满是对杀戮的渴望,而这,再次增加了他在奈田永心中的印象分。

处处被动的奈田永,正需要这么一个杀星,帮他镇住场面。

之前叶天插手哗变,已经让真木泉心生不满,可今天,菜贩的话,更是点燃了真木泉身上的导火索。

作为一个泥塑天子,真木泉唯一能和伊织抗衡的,就是皇室正统血脉和民望。

可如今,他在百姓中的声望一落千丈,引以为傲皇室血统被百姓嗤之以鼻。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二章

裴青儿来到这里,让这里的人群激动了起来,纷纷出来拜

文学

见她,王凝玉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公开露面,她紧紧的挽着裴青儿的手,低声说道:“母亲,还有多远啊?”

“别害怕,马上就到了。”今天把王凝之带来,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因为将来这是王平的长公主。

裴青儿给这些家属不仅仅送去的是抚恤,还送去了王平对他们的感激,让他们知道,大隋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他们,永远会记住他们的。

太原晋阳宫中中,李世民在击败突厥之后想再次南下中原,想要一举消灭李密,因为李世民怕隋朝进攻,所以想速战速决,在大殿之上之中站着着十余名将军,有李唐宗室,比如李孝恭,李神通等人,有大将秦琼,尉迟恭,丘氏兄弟等人,还有文臣刘政会,李禹,众人正在商议中原大战之事。

“这次击败突厥,让朕获得了民心,和军心,这次南下是天赐良机,我们一定要尽快拿下中原。”

李唐和突厥对峙两年之久,心中早已饥渴难耐了,李世民的一席话,让他们激动不已,无不跃跃欲试,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前来禀告:“启禀陛下,据探子来报,西隋山越人造反,李靖率领大军前去平叛乱了。”

李世民大喜,“好,真是天助我也。”

“陛下,我们不如将李密大将的家眷抓起来,逼迫他们就范,反正他们的家眷都被我们围困了。”尉迟恭冷冷的说道。

这时,坐在旁边的李禹道:“陛下,此策不妥,陛下兴王师,理应堂堂正正,不因做这等事情。”

李禹的话,让尉迟恭愤怒不已,李世民见尉迟恭眼中充满了怒意,而李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李世民便对李禹说道:“李侍郎,我这里有封信,你替我给李密回一下。”

李禹据说是丘师利的妻弟,本是西凉国李轨的族人,但是李轨被王平灭了,两年前从凉州前来投靠,才能出众,李世民很器重他,封为兵部侍郎,这让尉迟恭等人不是很满意。

李世民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李侍郎有什么策略呢。”

李禹笑道:“其实消灭李密并不难,重要的是必须必须行王事,持正义,堂堂正正,李密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灭掉李密是迟早的事情,陛下不妨给李密先下战书,以此彰显陛下仁慈之心。”

“好,那就依照李侍郎之策。”

李禹这个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叫做褚遂良,早在两年前,王平派他出来的时候,便给他安排好了家世和接应的人,他没想到的事,李唐的两位手握重兵的大将,丘氏兄弟,居然也是王平的人。

当他知道的时候,不由的苦笑一声,才明白这天下终究是他的,没人能逃过他的算计,就算自己不来,李唐也不会是王平的对手。

他匆匆的赶回了自己的住所,他的住所和皇宫相隔不是很远,李禹回到家中,取出一封信件,他找来了一名亲信,吩咐道:“你速速去大兴,将这封信叫给雍王殿下,我和丘氏兄弟等候命令。”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三章

腰大十围的大老粗许褚觉得,俺和众弟兄们是飞不过那三关去了,可你司马懿说什么黄河也飞不过去俺就是不服这个气,凭啥呢?

那不明摆着的事吗?咱们这可有甘兴霸这“水神”在,凭啥你认为他曹操就不怕俺们真飞过黄河的杀入他那兖州去?

嘶!

许褚只是嘴硬之言却令得本是胸有成竹的华飞与司马懿,登时都张着嘴的就倒抽了一口凉气,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就想到,

以曹操的智略是绝不可能不知道自军随时都可能给他来个袭其后的乱其方略的,那么他究竟有何依持竟敢胆大包天的在自军大军压境时,犹抽调大量兵力的兵临南阳呢?

三关或许还可以为曹操所倚仗,然而诚如许褚所言,有甘宁这绰号水神的大将及其本部水军在,那兖州北面的黄河可不足以成为曹操兖州之屏障。

华飞与司马懿都是刹那间就能把心思转个无数圈的人,却只在短短的时间后就对视一眼的异口同声道:“袁刘?”

华飞见得司马懿也是这样的想法,乃点了点头的脸现凝重之色。

而司马懿却在许褚茫然不解的神色中,略有些心悸的道:“某本以为孙策这一次成功拿曹操当枪使的一举夺下荆州四郡就已经够可怕的了,想不到他曹孟德这边的所图居然还要大。”

“万幸仲康是我的福将,他虽然是无心之语却令得你我皆醒,”华飞赞了许褚一句就随即又沉吟道,“既然你我都已经料定在唇亡齿寒的情况下,

徐州的刘备与袁绍军河内的高干,都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干站着看,那么本来准备围魏救赵着袭

文学

曹操之后的计划就只能暂时取消。”

“主公不可,”正若有所思的司马懿闻言连忙伸手阻道,“眼下刘表军连败得五郡俱失,此时的荆襄必然已经震动,要是没有一场胜利来安荆襄诸士族之心的话到时只怕刘表镇之不住。”

岂止是镇之不住?只怕现在刘表这个素无进取之志而有苟生之意的人,和他的那一帮子属下们现在都已经在想着投降的事情了。

华飞闻言也是大感踌躇,只因为他心中明白司马懿说得极有道理,刘表的治下和自军的是不一样的,他那里士族林立且各拥着私兵与部曲,

通常来说这些士族们不会在意由谁来统治荆州,他们所在意的只有自己家族利益而已,要是刘表已经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与收入,那么投降只是早晚的事情。

华飞正思之时,却听得司马懿又道:“此时认为刘备与高干都不会光站着看还只是一个设想而事实并不一定如此,

反倒是我军之马超、庞德与陈到三部大军皆是长途跋涉,即便他们能很快的到达长安、汉中与白帝城,

也必然会因为人困马乏而无法对孙曹联军展开有效的攻击的打一场胜仗稳定荆襄士族之心,所以我军要是不能设法击破兖州的令曹操首尾难顾着撤军的话,

则刘表匹夫极有可能在内外交迫之下举全军而降曹操,到时这天下间的形势必将因此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