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一章

龙飞几人抓起周边的物件就往窗户的方向丢去,花瓶、碎石块、台灯、茶杯,只要是能抓到的,尽数丢过去。

稀里哗啦的声响不绝于耳,只有龙飞丢出的一个透明花瓶无声无息的化为齑粉,位置恰好是窗户的中央。

这无声的恐吓,比任何声势骇人的恫吓都要恐怖,眼看那花瓶瞬间变成粉末飘落,没有能量波动,没有预兆,没有声音。

龙飞几人互相对视,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如果他们一头撞上去,同样会化作血瀑。

至此,再没有谁敢掉以轻心,几人沿着刚刚安全的抛物路线迅速移动到窗户两侧,生怕迟疑一秒,对方隐藏的空间异能者再给他们放置一个空间震颤出来,那就真他妈是倒了大霉了。

出于龙飞他们下方的龙啸,立刻询问,“有没有伤亡?”

龙飞立刻回答,“没有,暂时安全!”

嘴上说着,他手上并没有停,冲窗户另一侧的明天使个眼色,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立刻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两人随手从身边折断一根钢筋,往窗户上探去,只要钢筋断掉就立刻换位置,短短几十秒就测试出了那空间震颤的范围,龙飞立刻报信,“爸,这空间震颤的范围差不多有一平米的大小!”

这讯息弥足珍贵,龙啸顿时振奋,嘴上喊道:“你们马上换位置,空间震颤极其消耗精神力,也需要时间布置,不管那人有多厉害,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布置出很多,你们只要小心的移动,就会安全!”

这经验都是用生命换来的。

换言之,与会空间震颤的空间异能者的对决就好像一场博弈,比的是预判和反预判,利用的就是时间差。

龙啸和那名暗桩冲出窗户的时候窗户上并没有空间震颤,当龙飞他们要行动的时候却出现了,这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奥朗德冷笑道:“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

龙啸他们这样的交流,实际上算是一种阳谋,等于双方把博弈都放在了台面上。

“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龙啸一边思索破局的方法,一边问道。

奥朗德耸肩摊手,“我们能有什么目

文学

的?

只是为这美丽的星球消除一些隐患罢了,你们这些东方人是另类,是这星球上最大的变数,圣族的崛起需要用你们的鲜血祭祀!”

“这么说来,你们的目的还是老掉牙的统治世界?”

“不,我们圣族不需要统治世界,因为我们不需要劣等的普通人,更不需要你们东方人,这个星球的未来不会有这么多蛆虫存在,”奥朗德倒很是悠闲,似乎根本不着急。

龙啸猛然皱眉,不对!对方在拖延时间!就在龙啸醒悟的瞬间,他头顶的房间中传来两声惨叫,一个属于明远一个属于龙飞。

“怎么回事?

说话!”

龙啸吼道。

“爸,我的脚没了,明远叔没了右臂,”龙飞的声音传来。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二章

嗯,如题,这本书写完了。

虚空的话,不写了,留白吧。因为我也不知道虚空究竟是什么东西,大家可尽情想象。

碰巧的是刚好是在过年的时候完结,在这里祝福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安康。

在后台查了一下码字日历,自开这本书,就没断过更新。呃,比起先前,也算是个很大的进步,总算对大家有个交代,也对得起自己。

回溯以往,开这本书的初衷,无非就是为了弥补遗憾。上一本书过于仓促,这本书写完了,遗憾就没有了。

当然,我知道有很多默默支持我的书院,但我不敢去看评论区章评啥的,主要是怕影响心态。写作,正是很吃状态的一件事。而且19年烦心事不少,所以也没什么心情去看书评区或者创书友群。

现在感觉,写完后,可以躺在床上歇息,真是件美好的事情。

写超神的同人文,就是源于对超神的喜爱。因为喜爱,所以看到这部动画里有些遗憾,总想写部同人文,改变一下其中的悲剧。

要是看得不爽,在不影响工作学习的情况下,大家也可以尝试着写写看,不管成绩,权当练笔。当然,前提是不会给生活造成困恼!!!

感谢所有支持这本书的书友,还有责编玄武。

让人哭笑不得,这本书上架那天,我的老编辑文乐辞职了。一本书上架,直接送走一个编辑,也真是没谁了。

我还以为就此没推荐了,没想到玄武责编那么给力。这本书写到中期的时候,一大堆章节都被封了,我都失去了信心,都怀疑下一秒这本书会关进小黑屋。这时玄武责编提醒我,我这才回过神来,妈呀,原来还能写下去啊。

再次感谢玄武,祝福你。

嗯,希望我下本书上架,不会再送走一个编辑。

还有,最近的疫情大家也知道,一定要重视啊!

口罩戴起来,少去人多的地方,保持房间空气流通!

人的命只有一条。不是胆小,而是就这么中招,离开世间,未免太可惜。

等我准备好开书,届时会再通知大家的,就这样。

新年快乐,希望下本书,你我都能安全相见。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第三章

暗星大帝没有和剑尘多言,留下空间戒指后就离去。毕竟剑尘对暗星族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要说心中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剑尘现在的实力之强,已经到了能够威胁到暗星族种族存亡的地步了,逼迫的暗星大帝不得不换一种方式与剑尘进行合作。

剑尘一把将空间戒指抓在手里,神识立即探入其中,旋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

这枚空间戒指内,的确装着大量的神王草,不仅是上等神王草,就连中等、下等神王草也有一部分,而这些中、下等神王草,都是应剑尘的要求,准备带到圣界去作为练手所用。

因为他要亲自尝试炼丹,而作为一名毫无炼丹经验的武者,要想短时间内成长到能够炼制百劫神王丹的

文学

程度,那必然需要大量的材料来挥霍。

除了各类神王草之外,先祖圣土也有不少,加上暗星大帝带来的这一部分,如今剑尘身上的先祖圣土,总量已经接近了二十斤。

作为以两为计数的先祖圣土,二十斤这个分量,显然是有些恐怖了。

“这些先祖圣土,可全都是炼制气血类神丹的上好材料啊。”剑尘心情有些澎湃,简直是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拥有炼制神丹的能力。

除了神王草和先祖圣土外,空间戒指里还有不少暗星族的特产,每一样东西都很是不凡,都是属于圣界难寻之物,是各大顶尖势力处心积虑都想要收集的稀缺资源。

当然,如生命之水这些产自两界山内的天材地宝,则是一样都没有。

收起了空间戒指,剑尘通过空间法则离去,在远离了暗星族皇城百万里之后才驻足停留,然后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朗声道:“天圣贤前辈,还望现身一见……”

剑尘的声音浩大而洪亮,虽然不至于传到皇城那边去,但却在这方虚空连绵回荡。

不过他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天圣贤并未现身。

剑尘并无气馁,而是再次开口呼唤,在接连几次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这才轻叹了口气,道:“天圣贤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想见圣贤前辈一面,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我只能去找暗星大帝帮忙寻找下圣贤前辈了。”

说罢,剑尘就欲离去。

“外界武者,你胆子不小,破坏了我族大祭之后,竟然还有胆量求见本座。”就在这时,天圣贤那虚幻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剑尘面前,看不清五官,声音中也听不出喜怒哀乐。

剑尘目光炯炯的盯着天圣贤,脸上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道:“事到如今,我们也无需遮遮掩掩了,不如大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何?万骨楼楼主。”

“本座没有明白你再说什么。”天圣贤出声,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万骨楼楼主,您在圣界好歹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绝世强者,受世人敬仰,\\b难道如今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了吗?还是说,你真的将我剑尘当成了愚昧之人。”剑尘不等天圣贤说话,继续开口:“万骨楼楼主,我也不瞒你,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大家都爽快点,后面的话,我们才能更好的谈下去,不是吗?”

天圣贤没有说话,仿佛在用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紧紧的盯着剑尘,片刻后,他才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的气势也是猛然一变,有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而出。

剑尘顿时感觉心中一紧,\\b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一刻的天圣贤忽然变得无比的可怕,如果说曾经的天圣贤是一柄藏于剑鞘中深藏不露的宝剑的话,那此刻的他,赫然成了已然出鞘,绽放出惊天光芒的神剑。

\\b尽管此刻的天圣贤元神分身给人的感觉并不强,但是剑尘却有一种天地万物的生死,尽被天圣贤掌控的感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